第41章 残忍(上)

遍地哀鸿,丧失了主人的战马正在悲愤的仰天长嘶,折断的军旗和散落了一地的军械无不在说明着一个问题: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常云,你去清点一下战果吧。"拓跋焘的脸上虽然满是污血,不过依然难掩他发自内心的兴奋。

沙苑一役,被拓跋焘、兰钦、高洋三路夹击的柔然追兵阵脚大乱,死伤枕藉,在主帅赫勒部可汗秃发保周战死之后,混乱的柔然人一时间不知所措,除了极少部分逃走的和负隅顽抗的骑兵之外,余者皆降。此役拓跋焘因势利导,成功的运用了地形的优势,仅仅以三军的羽林军战士,就将整整两万的柔然骑兵打的近乎于全军覆没,不可不谓是大功一件。

此时的夕阳几近落山,在微弱的阳光之下,常云正在带着战士们在打扫战场。战场上,无数的柔然骑士双手抱头的蹲在一起,他们已经被解除了武装,现在正在放浪军的监视之下,而他们的战马,也早已被常云他们迁到了一旁。

"禀大人,我军缴获敌人上等战马一万两千五百三十二匹,骑弓、弯刀无数,另外,还有大约一万两千人的降卒。此外,我军此役斩获敌人部族可汗一名,万骑长一名……"常云流水账一般的向拓跋焘汇报着战况,两条粗重的眉毛时不时地就向上杨上一杨,显得也是非常的兴奋。确实,取得了如此大的战果,即使一向沉稳如他,也忍不住内心的喜悦。

"好了,别的就不说了,弯刀之类的东西我们也用不上吧,不过那些缴获的良种战马,确实我们此役的最大收获。"拓跋焘欣然道:"常云啊,你去把那些战马都赶去中军,顺便和周大人说一声,就道是小儿们已经破敌!"

古来北战仗马,南战倚舟,战马在北方的作战中有着无可比拟的地位,而柔然汗国拥有着整个大陆最大的天然马场----翰海旁的"风之草原",每年所产战马数以万计。也正因为此,柔然汗国拥有着整个大陆最强大的骑兵建制,柔然铁骑纵横漠北,来去如风,无人可挡。西魏帝国虽然国内也有三大马场,但是其规模与柔然的风之草原相比,无疑是云泥之别,其中最大的马场"长河落日"紧靠着河套地区,水草也是无比肥美,不过每年所出的战马不过一万于匹,而另外的两大马场"平沙归雁"和"江南马场"每年的产量总和,也仅有区区一万匹。此次一战就获得了一万余匹战马,自然给我们那处境尴尬的放浪军们,积累了一笔不小的财富。

"大人。"高洋和兰钦同时策马跑近了拓跋焘,"那些降卒怎么办呢?难道也要带着他们一起走吗?"

拓跋焘挠了挠头,这确实是一个棘手的问题,眼下他们正在流亡,自身尚不能保,又怎么能够有能力去处理这些战俘呢?

"这样吧,"拓跋焘想了半天,开口道:"高洋,这些人就交给你了吧,待会等我们走远了,就把他们放了吧。"

"可是,这不等于是放虎归山吗?"高杨禁不住开口道。

"但是……我们也不能带着他们走啊,一万多人呢!"拓跋焘也不愿意这么便宜就让这些柔然人回去,可是,现在的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好了,我自会处理的,大人,您就快去周大人那里交令吧!"高洋的脸上浮起一种妖异的光华,让人很是不明白它究竟在想些什么。

夕阳西下,当最后一抹得余晖也消失在地平线上了之后,拓跋焘他们终于和周彦之的中军队汇合了。

"小焘啊,看来你还真是没有让老夫失望啊!"作为放浪军主帅的周彦之,并没有像其他将军那样策马而行,而是一个人坐在了一辆宽敞的大车里。透过车子的账帘,周彦之的声音从里边传来。

"我呸!还没让你失望,你差点害死我啊!你这老厮,自己去重操旧业也就罢了,竟然把我们也拉去,这就算了,可是你让我带着羽林军去迎敌,竟然连一个弓箭手都不给我,你知道这让我多死了多少人啊!"拓跋焘眼看附近没有旁人,不由得又对周彦之放肆起来。

"弓箭手?我有吗?我要是有我早给你了,咱们现在唯一的远程力量就是你那些羽林军的弓骑兵,他们在前军开路,难道你要让我把他们从前边调回来?这里地面狭窄,哪里适合大范围调兵?恐怕不等他们去后军,我的中军就已经乱了营了!"周彦之倚老卖老起来,不过他说得确实是有他的道理。

"难道,你就让我去送死吗?你这老匹夫啊,我算白跟了你了!我冤啊……"拓跋焘就地里竟然喊起冤来,所幸附近没有旁人,不然非得被他如此的泼皮表现京的是目瞪口呆,要知道,拓跋焘在大家面前,一直还是以一个沉稳多谋的年轻将帅的形象出现的。

"小点声!别把自己说得和个怨妇一样!"周彦之哭笑不得,"你不是已经把他们给打的大败亏输了吗,连他们的驻主将都被你们给杀了呢!"

"那是,我是谁呀?福大命大,那个柔然老狗一看见我,就被我吓得瘫软在地……"

"行了!"周彦之打断了兀自还在自我吹嘘的拓跋焘,正色道:"我们的损失有多少?"

"两千四百二十一人战死,六百人负伤!"拓跋焘闻言,也是收起了自己的油腔滑调,正式地说。

"哎……又少了这么多兄弟啊!虽然说敌人几乎是全灭,不过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我们耗不起啊!"周彦之的语气里,明显的透着一股无奈。

"拓跋焘!你要记着!"周彦之话锋一转,无比严肃地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们的每一场战斗,不但要取得胜利,而且还要尽可能多的保证我们士兵们的生命!"

"是!大人!"拓跋焘明知道这个目标无比艰难,但内心还是涌过了一份热流。是啊,这些士兵对自己不离不弃,即使是沦为放浪军,他们也没有什么人选择放弃,如此忠勇得一支部队,自己又怎么能够看着他们倒下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