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序章 缘起

戍楼西望烟尘黑,汉军屯在轮台北。

上将拥旄西出征,平明吹笛大军行。

四边伐鼓雪海涌,三军大呼阴山动。

虏塞兵气连云屯,战场白骨缠草根。

剑河风急云片阔,沙口石冻马蹄脱。

亚相勤王甘苦辛,誓将报主静边尘。

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

**************

拓跋鲜卑历729年,西魏永明六年。春三月,十五日。

西魏帝国·关外云中城镇北门。

清晨的阳光明媚而温暖,照映在青草尖端的露水之上,折射出五彩的华光。两只早起的麻雀‘唧唧喳喳’的叫嚷着,呼扇着它们短小的翅膀,将将的掠过草丛。

“哈欠……”白宋思张着大嘴,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哼!这么早就让老子过来看城门,也不说给多发几钱银子!”

满腹的牢骚被一个暴栗生生的给打断,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声叱喝:“想什么呢!还不老老实实的给我站岗!娘的,你小子一天到晚就知道抱怨,不好好站岗,万一哪天柔然人打进来了,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是何队长啊,哈哈,您来的可真早……”一身普通西魏步兵装扮得白宋思赶忙换上了一脸的媚笑,“我冤枉呢!您看,我这不是一大早就跑过来站岗了吗?您再瞧那帮小子,哪个不是比我来的还晚?”白宋思小声说着,还向着对面的那几个看门的士兵努了努嘴。

手扶腰刀的小队长何其冤根本无视他的小动作,冲着他冷哼道:“行了,都给我用点心,小崽子们!”说完,便向着城门内的其它士兵走去。

同时,在云中城的烽火台上。

“老丁,你来了啊。真麻烦你了,这三年来,每天都要运送这么多东西过来。”一个中年小校微笑着对他面前的仆役说道。

那个被唤作“老丁”的仆役并没有搭话,他只是向那个军官报以憨厚的一笑,随即便又麻利的自己忙活起来,看得出来,他是个老实人。

老丁熟练的生着灶火,柴木被燃着所发出的“噼叭噼叭”的声音在这个烽火台的行营里清晰可闻,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安逸,一如往日。

“这里是云中城啊!西魏帝国北部最重要的边城,有着整个雁门关以外的草原上最高大城墙,柔然人疯了吗,没事敢来这里滋事?拿柔然人来吓唬我,呸!”闲来无事的白宋思,居然对着北方那广阔无边的平原,发起了牢骚。

“咦?”正在大发感慨地白宋思突然发现从自己的脚下传来了一阵阵轻微的震动,“这是怎么回事?地震了吗?”疑惑的他,抬眼望向了北边的平原。

远处风平浪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如常,只是在草天交际的地方好像有些模糊,不似往日那般清晰,正当白宋思将要收回目光的时候,在那片模糊之中,好像隐约的出现了一个骑影,随后,骑影越来越多,直到他们仿若一堵黑色的长堤,向着这里压来。

白宋思的血液仿佛在一瞬间凝固,不过马上,他就反应了过来。

“柔然人!是柔然人杀来了!”白宋思声嘶力竭的叫喊出来,强烈的震惊使得他的音调早已经走形。

“什么!在哪里?”何其冤闻听也是大吃一惊,急忙跑上城墙观看。只见从云中城北面的草原之上,箭一样的涌过来数支的柔然骑兵,身后扬起了阵阵的尘土,他们来势好不凶猛,一时间,仿佛太阳的光辉也变得暗淡了起来。这些蛮人口中大声的呼喝着,手里的弯刀在太阳的照射下分外的晃眼。

数千柔然人的战马在平原上纵情的驰骋,势若奔雷,疾似闪电,转眼间,他们就已冲到了据镇北门不足两里的地方。

“快关城门!快关城门啊!白宋思,你小子发什么愣!”何其冤面色如土,的确,这等规模的柔然入侵,如果不关上了城门,云中城的这一万多驻军还真不一定抵挡得住。

听到何其冤的叫骂,城下的白宋思这才反应过来,急忙的向着城内跑去。可是,就在此时,打镇北门的西北方向,有几个小黑点,带着身后的滚滚烟尘,在他的视线中疾驰而来。短短的一瞬过后,这一个,两个……十七、十八,对,十八个飞骑,已经离他不过百步了。

疾风般驰来的柔然骑士们在坐骑上抽出了他们的骑弓,在距离白宋思七十步远的地方,射出了他们弦上的利箭。

随着一声尖啸,接着一声痛彻心肺的惨号,紧跟着就是金属箭头穿过皮肉、肋骨,和透体而出的清凉。弓弦响过,白宋思的胸前多出了五支没入身体的长箭,只剩箭尾的翎羽还在随风振颤。

白宋思双眼睁得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胸前透体而出的箭头,随后,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在迅速的流失,“轰”的一生,他的身躯倒在了云中城的镇北门前,随后便被冲击而来柔然精骑的马蹄踏作血泥。

这些先头的柔然骑兵勇悍异常,他们冲入了正在努力想要关上城门的西魏军中,弯刀起处,带起了阵阵的血雾。随后,大股的柔然骑兵跟着他们,一同冲进了云中城的镇北门……

而兀自立在城头的何其冤,在这数支的柔然尖兵后面,分明是看到数量更为庞大的柔然军队。

“我们的探哨和斥候呢?”何其冤本能的想到了这个问题,不过,在现实中,他却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探索这个是不是某些军队职能失调的问题了。

“快点狼烟!”这是何其冤在被敌人斩下头颅之前,所喊的最后一句话。

烽火台。

眼下的烽火台上已经乱作了一团,因为无数的柔然士兵正要从下面的石阶上冲杀过来,烽火台上的小校一边指挥着人手抵挡,一边在给点火的士兵下令。

“起狼烟!十道!十道狼烟!”他的呼喊声嘶力竭,生怕上面的人听不到,因为他知道,也许在下一刻,自己就再也说不出话了。

“诺!”上面的士兵听到了命令,急忙准备点火,十道狼烟啊!按照西魏帝国的军制,这可是二十万以上的大军入侵。

点火的士兵一时间摆不好那么多的火堆,急忙向着那个平时烧火做饭的杂役道:“老丁!老丁,快过来帮忙啊!柔然贼子就要杀过来了,要来不及了!”

“老丁”闻言,也不多说,急忙跑过来帮忙收拾柴火,不过他的双手,却已经开始了不自然的颤抖,无怪,因为要是等到柔然人杀上来时,这里恐怕就再无活口了。

突然间,他一把拔出了那名士兵的战刀,向着他的后心狠狠地捅了进去,刀快如电!

“啊!”的一声惨叫,那个士兵立死当场,同时,剩下的两个点火的士兵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杂役”。

“你疯了吗?那是自己人啊,柔然狗在下边呢!”一个兵士不禁恼怒,正准备好好的教训“老丁”一番。

“老丁”闻言,翻着充血的双目看向了那人,表情竟是说不出的狰狞,“没错,西魏猪猡们,我伟大的兄弟们,终于来迎接我了!”随着这句阴冷冷的话语,“老丁”手上的战刀刀气大涨,如同一道闪电般的向着那两个士兵掠去。

两名士兵慌忙拔出自己的战刀迎敌,不过从他们的手法上看,显然不是“老丁”的对手。

寒光起处,那两名西魏帝国的士兵与他斗不过两合,便纷纷倒地,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明平日里看起来颇为老实木衲仆役,竟然有“将刀出气”这般的身手。

“奸细!”一个士兵在临死前,瞪着他说出了这么一句。

“老丁”一脚踹开了这两具死尸,他舔着刀上还带着温度的鲜血,阴测测得笑了,随后,他一刀砍出,用刀气熄灭了烽火台的火种。看着底下如潮水般涌上来的柔然人,“老丁”操着一口极其流利的柔然蛮语,满怀感情的说道:“柔然,祖国!”言罢仰天长啸,双手猛地撤开了胸前的衣服,一个青色的狰狞狼头刺身清晰可见……

拓跋鲜卑历729年,西魏永明六年春三月,西魏帝国关外重镇云中城陷落,守将冯敬并驻军一万三千人战死,未起烽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