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埋伏(中)

待到龙瑞走远,陈宁和拓跋焘脸上才恢复常色,两人并马而行,但是心里想的却全然不是一回事。

"周彦之到底在想什么?把我当赌注?"拓跋焘刚才虽然因为陈宁得失态事件稍为轻松了一下,但是现在,却有深思了起来。

"我们同为所谓的叛逆,此时他确实是不会对我有什么不利,不过看他方才得一系列问答,似乎又对我参与党争十分的不满,不过,不论如何,如果要利用我来达成他的目的,那他便彻底到错了!"拓跋焘心道,心里又想了想今后得事态。不禁又嘿然一笑:"如今我们连立足之地都没有,我却还想这些作甚?哼哼……"

拓跋焘心思愈重,脸上得表情也就越难看,"不管怎么说,等到明天扎营,我得把杜元一被害得事情和大家说一声,唉,所谓过犹不及,老杜就是因为太过于刚直,才落得如此下场……"想到此,拓跋焘也是面色惨然。

与他的凄荣相对应的,则是一旁陈宁的傻笑,这小子现在一门心思全在萧月琳身上,脑子里全是佳人的倩影浅笑,还有那调皮的表情……

此时的拓跋焘他们已然从榆城行营启程,向着周彦之那个老头口中的东蒙山前进了。队伍前面是五千多骑兵,经过了昨日的那场大战,真正的还能够作战的骑军士兵就只有这么多了。中军是由王花的羽林军悍字部、周彦之的三千近卫军和萧长华的五百亲兵所构成,由于霜月公主的鸾架和女眷、伤兵们大都在此,所以护卫他们的人,自然是要十分的精锐。后队便是常云的那一万羽林军林字部的士兵了,因为担心郑王和柔然人会用骑兵追击他们,所以这些专克骑兵的长枪兵们,被留下担任断后和押运粮草的任务。

诸位将领也已经各司其职,陈宁、冉闵三将和葛荣担任了先锋开路的任务,中军是周彦之、萧长华、拓跋焘、萧超贵和王花,后队则是兰钦和常云,至于高洋,羯族专业斥候的身份自然确定了他的任务。

拓跋焘本是坐镇中军的,不过由于他现在心事重重,所以在不知不觉中,便落到了后队。而那个陈宁,则中毒更深,已经被前锋军落下很远了……

"将军大人!"一个林字部的士兵眼见拓跋焘落在了后队,冲着他说道,"您说,我们这一走,还能够再回来吗?"

"咳!"拓跋焘猛地被此人的询问打断了脑子里的胡思乱想,一时间颇为尴尬。

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拓跋焘抬眼看了一下刚才说话的那个士兵,此人生的十分的健壮,只不过在他的双目之中,似有一分的愤恨。

"当然了,我们一定会回来的!我们以后不光要重返平城,铲除国贼,我们还要和柔然人决一死战,一雪前耻!我要让柔然的狗贼们知道,他们在昨天,犯下的是多么愚蠢的一个错误!"说此话时,拓跋焘的脸上虽然还是一幅仇深似海的表情,可在连他的心里也在想,以盗贼的身份,难道还能有什么大发展?

"对!将军,我们一定会让柔然人血债血偿的!"那名士兵表情坚定而决绝。

"我都落到了这里了啊,嗯,陈宁这厮居然也落道这里了?他可是前锋啊。"拓跋焘自言自语道。

"陈宁!"拓跋焘一声断喝,非常残忍的把陈宁又拉回了现实世界,"你这厮干什么哪!都落到后军了,前方怎么办?"

陈宁正在恼恨拓跋焘打断了他的淫思,方才在幻想中他都已经搂萧月琳的腰了,正待发作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周围全是林字部的后军,一时理亏,便也只好嘿了一声,不情不愿飞马跑向前军。

按下陈宁脑子里的想法不同,放浪军的前队已然进入了一处漏斗形的开阔地,这里最阔处约三、四里,最窄的地方却仅有一里左右,东面临着汾水,水旁乃是一大片芦苇荡,一人过高的芦苇密如纱帐,看上去倒也好不秀丽,西面有一座小山,山虽不高,但是山上林木茂盛,此时虽是春天,但是隐隐已有了几分夏意,山林里倒也仿佛有了七成绿色。

"好一处凶险之地啊!"前军的葛荣,此时正醉意隆隆的看着这片空场,不由得发出了一分感慨。

"冉闵,再放出几路斥候,告诉诸军,小心通过此处。"说完了这些话的葛荣,又换上了那幅醉醺醺的样子,几乎是躺在了马背上前行。

"好的,葛将军。"冉闵随后便撒出了几路斥候,不但如此,他还叫来一个本地的小校,问道:"这里唤作何处?"

"沙苑!大人。"那名军官答道。

"辛苦你了,下去吧。"一挥手,冉闵打发走了那名校官,随即,他换来行军的文书,吩咐道:"你去记一下,就说据平城八十里,官道之旁有一险要之处,唤作沙苑!以后行军至此,必要多加小心!"自从放浪军出奔帝都,冉闵便在心里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把着沿途的诸多地形关口一一详加记述,好为了以后打回帝都之用。因为,他深信,他们一定还会回来的!

"冉将军,葛将军,我回来了--"终于,跑得呼哧带喘的陈宁在此时归队。

随着各路的斥候纷纷回报说此处一切平安,前军的骑兵队们安然的通过了沙苑。紧接着便是中军,虽说周彦之在初见此地时也是被此处的诡异地形惊得深吸了一口凉气,不过由于此处并无伏兵,他们也是平安的通过了此处。

接下来,便是拓跋焘他们的后军了。此时的拓跋焘,已经和兰钦聊在了一起,由于两人年龄相仿,在许多的问题上观点又是不谋而合,所以两人也是谈兴正浓,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兰钦还真是不简单呢!思维敏捷,见识过人,更难得的是他赤子忠心,踏实诚恳,日后为我所用,想在防务和阵地战上面当有过人之处。"拓跋焘心里暗想道。

"拓跋将军行事磊落,谈吐间透着一种王道正气,真是少年英杰啊!"这是兰钦心里的想法。

正当他们两人还在惺惺相惜的时候,从后面飞奔过来几匹战马,这些战马细腰长腿,神俊异常,乃是西魏原羽林军专用的斥候战马,专供斥候传达信息而设。

在这些斥候之中,当先的一人,正是高洋,不过现在的他似乎有些狼狈,原本清俊的脸上满是尘土,豆大的汗珠仿佛小溪般的趟下,显然是一路狂奔而来。

"报大人,我们于身后一百二十里处,发现了柔然轻骑兵的踪影!看来是沿途追杀而来的!"

"人数多少?谁人领军?"闻听此言的拓跋焘并不惊慌,因为他们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确实,以郑王拓跋猗卢的为人,不派追兵的话,才显得有些奇怪呢。

现在他所关心的,仅仅是来者何人,来了多少人罢了。

"大约两万,俱是骑兵,从旗号上看,至少有五千是铁达尔,领军的将领不详,不过,我想,以他们的速度来看,不到两个时辰,他们就会追上来的!"高洋的脸上有些忧色,此时的他们已经没有了多少骑兵,而林字部的将士们,由于要押运粮草,所能用的,也不过区区五千之数。

而他们的敌人,却是整整两万刚刚打完了一个大胜仗的柔然骑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