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放浪(中)

过不多时,周彦之又与众人商量了一下拨营的具体时间和事宜,便宣布散帐。

众人皆走,只留下拓跋焘一人。

拓跋焘面带疑惑的坐在一旁,脑中却在猜测着周彦之到底要和自己商量些什么。

"拓跋焘,你对此次我军南下,可有意见?"片刻之后,周彦之打破沉默。

"哦,想来是这老厮怕我不高兴,所以想跟我说说他的道理。"拓跋焘暗想,他忙站起身来,走到周彦之的身前,说道:"嗯,大人,我总觉得这么做不妥。沂蒙据此地甚远,一路上还有壶关、黄河这样的险障,我军区区三万余人马,只恐怕兵马未到琅琊,便已然全军覆没了……"

"那若依你的意思呢?"周彦之含笑问道。

"这个……"拓跋焘一时语塞,因为他也知道,此时天下虽大,却已然没有了他们的立身之地。

周彦之看出了他的犹豫,狡然一笑,说道:"方今天下之大,已经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了,也许投身草莽,才是我们的出路,难道你不觉得,以后这西魏山河,定将有一场变动么?"

"杜元一死了。"周彦之突然那插了一句话,但是随后又很快的接着说:"南方各系门阀贵胄蠢蠢欲动,不臣之心早已上达朝廷,西方雍王拓跋遐思也非善类,此番文显殡天,定然也不会善罢甘休,我想,如果我们先找一处落脚之地,想来今后说不定会有些机会。"

说完,周彦之注视着拓跋焘,想看看他的反应如何。

"所谓英雄乘势而起,周大人,您刚才说得,却是有一定的道理。"拓跋焘目中光华闪现,大声道。

"拓跋焘!"突然,周彦之一改往日的作风,肃然喊道,只把毫无准备的拓跋焘吓了一跳。

"我果然没有料错,拓跋焘,你决不是一个忠君之人。"

拓跋焘猛地打了个激灵,额上已见冷汗,他心中飞快的盘算着:"老头想干什么,他这么说什么意思?打算把我正法?不管怎么说,看他面色不善,想来不是好事,我得先辩解一下。"

"大人何出此言?难道把我日前的血战全都不算了吗?我知道平日我和郑王素有来往,可是,郑王城府极深,作乱事前可是没有一丝的表露啊!"

"行了行了,别和我装了,难道,你要让老夫亲自点破?"周彦之有些不耐。

"愿闻教诲!"拓跋焘心下癝然,面上却丝毫不动,看面色,反觉得他是真的不知。

"你是一个不甘平凡的人,拓跋焘。"周彦之淡淡的说出,闻听此言的拓跋焘身躯一震,他把头又低了低,以免被周彦之瞧出面色的改变。

"三年前的那场战事我知道的不大详尽,不过,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将军一意请军出战,除了所谓的报仇,你对功名的渴望,也是占据了很大的一部分吧。"周彦之喘了口气,接着道:"而且,你在这个方面,行事颇像赌徒,想想,只带三万骑兵去迎击柔然,怎么想怎么都有些博命的味道啊!"

拓跋焘此时已经有些微微发抖,不过他现在却毫无办法。

"不过很庆幸,你赌赢了,你赌到了西魏中两千石的高官。然而,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再参与到郑王和尔朱荣的党争!"

"你很聪明,知道尔朱荣权势熏天,隐隐盖过拓跋猗卢,所幸赌个冷门,将来的回报自然更大,而且,郑王心思缜密,行事有度,虽然表面上势力不如尔朱荣,实则处处算定尔朱荣。所以说,跟着他,应该不会失败。"周彦之兀自说着,浑然不顾下首的拓跋焘已经汗透衣襟。

"不过,你没有想到的是,郑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便是连你,他被他当作手中的筹码,给押了出去哩!你也没有想到,拓跋猗卢那厮居然胆大包天,便是连"通敌"与"弑君"这样的事情也敢作!"周彦之说到此处,语气渐为严厉。

拓跋焘布他说得如此清楚,心下不禁一阵恐慌,这种被人直指人心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不过他又转而迷茫:"周彦之与我讲这些,究竟要干什么?"

"大人,不论你说的是否臆断,但我拓跋焘几次血战外地,惩戒奸臣,就算我不甘平淡,想来也是个人性格问题,不过这"不忠"之名,我却实在是不明白!"拓跋焘把心一横,抬头朗声道。

"呵呵,狡辩是没用的,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在跟着郑王倒尔朱荣的同时,难道没有想过尔朱荣倒了以后的情景?那时拓跋猗卢纵然不为魏文,也是魏武!"

所谓魏武魏文,乃是汗末三国的曹操,曹丕父子。

"这……"拓跋焘顿时无语,心中却想:"完了,这老厮好生厉害,平时我怎么就看出来?"

"大人与我说了这许多,究竟要干什么!"拓跋焘声音低沉,此时的他仿佛被人剥光了一般难受,不对,他至少还有一件底裤,因为周彦之毕竟还有说道最后一层。

看来,他还是没有被完全看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