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劫后重逢(下)

在同兰钦的那三千余北州残军汇合了之后,拓跋焘的心里稍稍地得到了一些安慰。这些北州将士久战成精,能从那种局面中成功杀出了,战斗力自是惊人,何况,兰钦为人进退有据,谈吐不凡,想来也是一员名将。

不过,拓跋焘看了一眼他右手边的马上之人,不由得皱眉道:"为什么这个人也在他们的军队里呢?"

马上的那人,约摸四十岁年纪,一身歪斜的紫色战甲胡乱地批在身上,在他的腰间,本该佩戴着马刀的位置,赫然的别着一个紫金酒葫芦。此人姓葛,名荣,乃是西魏沃野镇镇将。不过此人历来的风评不佳,拓跋嗣当年,颇为瞧不起此人,说他"好色、纵欲、满口玄言、不知礼节、酒癖不佳、没有学问、傲慢、不认真、利己……最糟的还是态度不好!" 能把一向行事沉稳的拓跋嗣气成这样,看来他也确实有几分本事。

不过,当时兰钦将他向拓跋焘引荐的时候,嘴里面对这个显得十分邋遢的男子却是这样的评价:"昨日一役,若非葛镇将一力相救,我们恐怕根本就杀不出乱军了吧。"难道说,这个无比邋遢的男子,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吗?

"葛将军--"强烈的疑问和好奇心使得拓跋焘终于忍不住了,"早就听闻阁下大名,在下十分思慕,不过现在我有件事想问问您,不知能否赐教?"

葛荣斜了拓跋焘一眼,以一种有些含糊的语调道:"大名?恶名才对吧,当年你父亲可是很讨厌我呢!臭小子,别废话了,有什么就说吧。"

"这个人还真是无礼的紧!"拓跋焘心理暗道,不过他的脸上却还是荣色不改,"您觉得,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呢?"

"哼!又是这个问题!"葛荣颇为不屑的看了拓跋焘一眼,"怎么办,还能怎么办?现在还哪里有我们的容身之所?咱们这些人手,反攻肯定是不行了,要是还有二十万人,我倒是想帮着你去和柔然骑兵还有郑王大打一仗。现在嘛……我想,还是去当盗贼把!"

"你!"拓跋焘一时气结,原来之前兰钦所说的要落草为寇,都是他的主意啊!

"我告诉你,就算是你到了榆城行营,周彦之那个老贼也得这么说,他还是盗贼出身呢!"葛荣毫不理会身边已经气得发抖的拓跋焘,自己一个人摇头晃脑地说着。而一旁的兰钦,则是向着拓跋焘作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打马而去。

不过,由于他们的可以称之为另类的表现,使得拓跋焘那本已阴云密布的心情,一时间轻松了不少。

于是乎,就在这几个人斗嘴的时候,他们的前军,已经与萧长华和常云的一万林字部将士汇集到了一起,拓跋焘、萧长华、常云几人劫后重逢,自是免不了一番唏嘘与感慨,略为不提。

一路无话,前行十余里,拓跋焘他们终于来到了榆城行营。

安顿好了军马,拓跋焘顾不上歇息,只是略微整理了一下仪容,便向着周彦之的中军帐走来。

帐帘一挑,拓跋焘走进了中军。此时的帐内,众将齐聚,正中端坐的乃是西魏帝国原羽林军殿前都检点周彦之,在他的左手是萧长华父子以及原中央军飞鹰卫和近卫军的一些将领,右手坐的,则依次是陈宁、高洋、王花和冉闵。

王花乃是西魏羽林军悍字部主将,虽说他的名字宛若女子,其人却是一个身高八尺的黑脸巨汉。其人作战十分悍勇,杀敌无数,而如此杀名赫赫的战将竟然以花为名,实在是颇为讽刺。

"拓跋焘啊,你能够平安归来,真是让我欣慰!"周彦之虽然有的时候有点为老不尊,不过在大家面前却也是颇有章法,不失名将风范。

拓跋焘闻言,赶忙施礼道,悲声道:"大人,末将领军不利,致使落马平原一战……"

"行了,我已然知道了。昨日之战罪不在你。相反,你能在那种情况下击退了柔然的鹰击骑,还能够成功抽身,已经是大功一件了!"周彦之脸色突然一肃,朗声地对在场的诸位将军道:"各位将军,我等适逢国难,自应全力铲除国贼,不过,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眼见众人全都洗耳恭听,周彦之接着道:"那就是活命!诸位将军,都听好了,以后与敌接战,战死有罪,逃跑有功!"

"什么!"众将不仅都是大吃了一惊,正待分辨的时候,一个含糊的声音在中军帐外响起,"老周啊,要么说这么多人我就看着你顺眼呢,哈哈,几年不见,你得贼性依旧啊!"

听到最后这句话时,在场的诸位不禁全都大惊失色。

周彦之大人青年时尝为山贼,啸聚在青、徐二州,一度纵横黄淮,无人可挡,后来先皇昭烈王亲发了数万大军征讨,才将其成功收服。

再后来,昭烈王由于欣赏周彦之的才能,破格将他提升为西魏的正规军官,随后,周彦之凭着诡异多变的战术,在数次的对内对外作战中立下了不世之功,被外国人称之为"西魏之贼",只是由于他出身低贱,才没有位列"帝都八将"。而周大人一生,也深以当年的那段历史为耻,平素旁的话题都可谈及,但就是严禁别人在他面前提到带有"贼"的话语。

话音刚落,只见中军帐帘一挑,两位将军从外而入,当前的一人,正是葛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