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劫后重逢(上)

拓跋鲜卑历732年,四月二十六日,晨。

在西魏京都通往榆城城行营的官道上,一支败军正在凄惶无比的赶着路,破损的军旗卷作一团,马上的甲士也是一脸的颓唐与疲惫。 此时刚刚天亮,火红的旭日映得天空半边血色,就好像是用那昨日力战而死的十余万西魏将士的鲜血染成的一般。

"小宁,现在天亮了,你去看看一共逃出来多少军士,顺便让他们也休整一下。"说话的正是拓跋焘,他现在虽然努力的想保持着往日的神态,可是那低沉的声音却将他现在的心情反映的清清楚楚。

"嗯,我这就去。"陈宁虽然满脸的疲惫之态,但是还是跑去点军了。

随着全军修整的命令一下,无数的羽林军将士纷纷下马,找寻着休息的地方,有的骑兵由于太过于劳累,竟然直接从马上摔了下来。一时间,原本宽阔的官道两旁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士兵,场面显得颇为凌乱。

昨日一战,拓跋焘和尔朱超的联军,在郑王拓跋猗卢和柔然人的联合设计之下,以完败收场。

参加帝都会战的二十万西魏北州军士,成功逃出的不到五千余人,战死十万六千,西魏北府军大都督尔朱超战死。而逃跋焘他们虽然侥幸逃脱,但是也是损失惨重,不过昨日他们由于害怕柔然人和郑王的追杀,竟纵马连夜奔驰了将近一百五十里。

羽林军所部虽说所骑俱是良驹,但由于一则他们是连日奔袭,战马早已不堪劳顿,二则他们昨日更是血战了一天,所以到了今天早上,已有不少战马都已经不支倒地了。

拓跋焘也下了战马,不过他的警惕性却依然没有放下。

"高洋,你去带二十闪族斥侯,四处去打探一下,看看京师方向有没有什么人追过来。"

看着一脸劳顿的高洋,他也不免有些不忍,"辛苦你了啊,跑了一天还不让你休息,唉……"

最后的那声叹息,凄凉而无奈。

"别这么说,大人!斥侯是我们羯族的特长啊,呵呵。"高扬极不自然地笑了几声,想要缓和一下拓跋焘现在的情绪。

拓跋焘神情无奈的冲他摇了摇头,不复再言。他在路边找了一块看上去还能座的石头,双目微闭,休息了起来。

全身的经脉都仿佛要裂开了一般,现在的他竟然累得连动都懒得再动一下,看来,昨日的恶战,确实让他难过不已。

陈宁一人一马来到了拓跋焘的身边,此时的他面色凝重,全然没有了往日的那种近乎于无奈的洒脱。

"老拓跋,我点完军了。"

"哦?"石头上的拖跋焘猛地睁开了眼睛,语气急切地问,"还剩多少,小宁?"

陈宁摇了摇头,没有出声。

"八千?"拓跋焘直到昨日一战甚为惨烈,所以,半数以上的损失看来也是免不了的。

"羽字部四千二百五十三人,"陈宁顿了一下,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到"飞字部,九百八十七……二十个幢主--就剩两个了。"

"什么!"拓跋焘大惊之下,失声说到。他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不过在听到了陈宁的报告之后,也是心里一惊。

"能战斗的还有多少人?今天我们要在中午时分赶到榆城,然后马上开拔,所以,伤者可能不能得到很好的治疗了。"

由于郑王早已知道他们曾经屯军榆城,想来自是难免不会派兵追杀。

陈宁略一思考,说道:"大概还有三千人吧!"

"好吧,我知道了。"拓跋焘叹了口气,落寞地说道。

"老拓跋,我有一个问题。"陈宁语调低沉,想是努力再三方才开口,"以后,我们该怎么办?"

是啊,虽然郑王假借柔然之手将尔朱兄弟诛杀,可是却也陪上了西魏苦心经营的二十万北部精兵,拓跋焘他们虽然侥幸逃脱,但是现在的身份却是万分惊险,不管怎么说,现在坐镇帝都的还是郑王,而他们,只不过是一支败军而已。

"不管怎么说,咱们还是先到了榆城再作计较吧。"

正在他们在这里讨论着战损的情况之时,从南边的官道上飞奔过来一匹战马,在来到了拓跋焘近前的时候,马上的斥侯翻身下马,禀道:"报!北方十里,有一彪人马出现!人数大概三千!"

"啊!"

得知此信的拓跋焘与陈宁赶忙上马,指挥着军队聚拢起来。

"通知全军,尚能一战者面北列阵,伤者后退!"拓跋焘拔出猗卢,高声发布者军令。

而正当拓跋焘的部属们纷纷上马准备集合的时候,顺着官道,榆城方向也是一骑飞来。

"报!大人,南面十里处有人马晃动,人数……"马上得斥侯略一犹豫,还是说了出来,"至少一万以上!"

"什么!"陈宁和托跋焘不禁齐声叫道。现在的他们,所谓的尚能一战者,也不过区区三千余人,更何况这些人连日血战,身心俱已万分疲惫,和北方的那三千骑兵胜负尚在五五之数,更何况是至少一万大军。

更为重要的是,这一万人乃是从榆城方向而来,难道是郑王早有图谋,在把他们调往帝都的同时,又派了人手突袭了榆城行营?以拓跋猗卢的心思来看,这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不好!霜月公主还在那呢!"拓跋焘念及到此,也不禁大为失色。那个颇有几分刁蛮的小公主虽说不至于让他动情,不过,她也毕竟是王公贵胄,现下天下大乱,他的身份就显得是更为重要。

"陈宁,吩咐下去,不要面北结阵了,叫全军成梭形阵,准备从南方突袭!"现在的他,脑子里只想着尽快突围,好赶紧去榆城和悍林两部会合。

"是!"一声短呼,陈宁赶紧下去整军了。

羽林军的战士们纷纷起身上马,连日的奔波早已使得他们疲惫不堪,可是一旦听到军令,这些人仿佛神奇般的又恢复了精神,一个个带马列阵,毫不马虎,不一会,一个尖锐的攻击振兴就已然列好,矛头直指北方。

看着后面的这些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将士,拓跋焘的心理稍微有了一丝宽慰,至少,自己还有他们,并不算孤单。

"呱哒哒,呱哒哒……"随着这由远及近的马蹄声,有两骑从南方的官道上奔驰而来,紧凑的马蹄声显示出他们乃是全速前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