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异变突生

拓跋鲜卑历729年,西魏帝国永明六年夏五月,柔然右军陷武川,杀镇将顾宪之。后,败柱国将军尔朱荣,荣退至怀朔镇。

同月,西魏冀州大旱。

怀朔城下一战,拓跋林和牙狼军团在两天内斩杀柔然士兵三万余人,其中一万死于自相践踏,杀柔然铁达尔一万五千,俘虏敌军两万余人。其中,柔然乌豆部可汗完颜衰并其子战死,柔然铁达尔第十一、十三军团整建制消失,军团长那牧骑,古尔列死于战阵。自军团长下百夫长上战死或被俘八十余人,整个柔然左路军团被拓跋林一战而败。

****

“古尔烈,难得的勇士啊…… ”

清晨,拓跋林静静地注视着身边如潮水一般的柔然降兵,却并没有表现出胜利之后应有的欣喜,昨日的那一幕似乎刚刚发生在自己的身边。

惨烈的战斗之后,在柔然的晋南大营外,当所有的负责阻击任务的柔然铁达尔全部丧失战斗力,非死即伤的时候,一位柔然将军,仍然在西魏帝国军的包围之下奋力死战。

几乎是用皮来连在一起的左手明示着柔然人的伤情,而仅存的右手却依然死死的握住弯刀,不断地向西魏军队砍来。操使长枪的西魏骑兵们或是笑嘻嘻的闪身躲开,或是用枪轻巧的将他的弯刀拨开,实力上的悬殊差距使这情景根本不像是在两军打仗,反倒更像是一场狩猎游戏。

“西魏猪们,给老子一个痛快吧,如此折磨人,难道是你们西魏国的武训上有的吗?”柔然将军满脸的愤恨,却又无可奈何。

他真的是很无奈,一个堂堂的柔然帝国精锐战力铁达尔的万夫长,现在竟落到了一个连自杀都没有能力的地步,每当他的弯刀要砍向自己脖子的时候,可恶的西魏人长矛就会把刀架开。如是几次,他也明白了:这些西魏人根本就不是在同他作战,而是要从根本上,羞辱他作为一个柔然武者的起码的尊严。

最主要的是,他说的是柔然语,而那些士兵们根本不懂……

“嘶”锋利的刺枪枪尖在古尔烈的身上又划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一个西魏骑兵愤愤地说:“柔然狗,你们在晋阳、雁门关屠城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们也会有今天?我们杀的是军人,而你们杀的全都是手无寸铁的平民,哼!老子今天就是要玩死你,你能怎么着?”

正在此时,指挥着军士们打扫站场的拓跋林在路过了这里,刚才那名士兵的话清晰地进入了他的耳中。

“混账!”拓跋林一声怒吼。无论如何,作为一名同样领兵打仗的将领,他确实不忍心看到眼前的柔然武将如此落魄。

拓跋林看了看那名柔然的武将,铁达尔万骑长的身份已经注定了他投降的不可能性,所以,就给他一个真正的武者的归宿吧!

“在下西魏帝国怀朔镇偏将军拓跋林,现在请求与对面的柔然武将一战!”拓跋林用柔然语说道,他举起猗卢,刀尖往自己的头盔上示意性的一杨,以示对对手的尊重。拓跋林明白,自己为这个重伤的柔然将军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像一个标准军人那样,在战场上怀着自己的尊严光荣战死!

“我是柔然汗国铁达尔军第十三军团军团长古尔烈,林将军,多谢了!”古尔烈有几分惊奇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青年将军,随即明白了他的用意,不由大感欣慰。

“将军请了!”

“来吧!”

两匹战马以极快的速度相对飞驰,在电光火石般的交错之后,一个身躯轰然倒下。

拓跋林出手极快,出刀,劈砍,入鞘。和往次杀人不同的是,当拓跋林在看到了古尔列面带微笑得倒下的时候,心中没有了仇恨,竟有了一丝惆怅。像这样豪勇慷慨的将军,任谁都会心存敬佩的。

“你们听着!”拓跋林对那些刚才那些西魏骑兵说道:“以后不要再在战场上做出这种令我们西魏武人蒙羞的事情!我们西魏的男人,要去堂堂正正的较量!”

“是!”刚才那些逗弄着古尔烈的骑兵们,闻此言也不禁低下头去。

“好了,你们去把这位将军好好埋葬一下吧。哎……”拓跋林一挥手,继续前行。在国家的利益面前,他所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如果不是因为战争,还真想结识一下他呢!”马上得拓跋林叹了口气。准备殿军回城了。这两日的战果斐然,据派出的斥候回报,伏明敦的左路军,已然向着雁门关溃败,看来怀朔镇现下的危机,似乎可以稍稍的缓解一下了。如今,只等武川镇那边的尔朱荣消息,这六镇的精骑和郑王爷所带的中央军,就可以一举而出,收复失地了。

突然,一个惶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将军!大事不好了!”远方一骑飞驰过来,马上的闪族斥侯一脸血污,焦急的他竟然还未等跑到近前,隔着数十步的距离,就冲着拓跋林大喊。

“慌什么!”拓跋林不禁微微皱了皱剑眉,怀朔军镇的军纪一向严明,按规定斥侯绝对不会再还没有跑到主帅的马前就传报军情的,如果要是致使重要军机被走漏的话,按军律可是要问斩的。“过来再说!!”作为一名将领的敏感使他于感到战局可能出现了不利的因素。

“哦,是,大人!”这个年轻的斥侯也明白了自己刚才得一时失语,打马赶到了拓跋林近前,翻身下马,低声到:“大事不好了,武川镇失陷了,怀荒、玄柔两镇也都在告急!”

“什么?那顾宪之将军呢?武川那里不是还有驻国大将军尔朱荣吗?他可是带着南营的中央军呢!”闻听此言的拓跋林等人,均是大吃了一惊。

“情况紧急,你不必拘泥于军令,给我们详细说来!”拓跋林焦急地说。

西魏帝国军制,凡任斥候者,不但要身手敏捷,耳聪目明,对于军情的回报,也一定要做到言简意赅,盖因军情紧急,切不可延误拖沓之意。此时由于异变突生,所以拓跋林妻妾的想把事情知道个明明白白,故此特意让这个斥候细细说来。

"喏,大人!"斥候闻言,唱了一诺,开始细细说来。

这名斥候年岁并不是很大,但是言语倒是颇为清晰,而随着他的叙述,拓跋林等人也渐渐地了解在武川镇那边所发生的事情。

武川镇江顾宪之乃是帝国著名的战将,为人老实持重,自柔然人兵临城下以来一直坚守武川镇。柔然右贤王曾多次强攻,都被顾宪之凭借地利打的狼狈不堪。可是自从尔朱大人带来了十万援军,尤其是之中还有六万中央军的时候,许多将领都认为是到了应该出城和柔然人一战的时候了。

顾宪之在考虑到了西魏军队的基本情形之后,本来是反对的,因为柔然右贤王部是柔然人最为嗜血好杀得军队,曾经数屠西魏城镇的阿伏罗部就在其麾下,这些人不单是好杀,其战斗力也自是非常。

然而将领之中只有南营的飞熊卫步兵都督萧长华反对出兵,其他的人却都赞成出战,而且,最后连柱国大将军尔朱荣也赞成出兵,此时的顾宪之等人也就再没什么话可言了。两军约好日期,与武川镇下展开决战。

战役打响,刚开始时两军势均力敌。西魏每每同柔然打仗,步兵的标配都是长戟,柔然人骑兵虽多,一时倒也占不到多少便宜的。可是,正当两军打到一半的时候,柔然右贤王带着三万铁达尔精骑突然由战场的东侧掩杀了过来,西魏的中军阵脚遂稍稍被冲乱了些,而这时候,意想不到事情发生了:尔朱荣的亲卫队突然向后撤退,中央军南营飞虎卫都督成方也带着自己的军队向后败退,数万人突然间仿佛丧失了士气,只顾没命的向着武川镇中撤退。

由于他们的这一溃退,原本还在相持的局面立刻被打破,魏军阵线立时被冲的七零八落,眼看就要崩溃了,亏得顾宪之带着两千近卫军死命抵住了铁打尔的冲击,局面才稍有好转。顾宪之奋起神威,手中战刀飞舞,挡着莫不披靡。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柔然右贤王飞马抡刀杀到了顾宪之的马前,顾宪之措手不及,甫一交手就处在了下风,三五十合之后,柔然右贤王大喊一声,一刀将顾镇将砍下马来!

"什么!"听到此处,拓跋林和陈宁齐声叫道。顾宪之镇将是帝国使刀的名将,一套"天行刀法"纵横沙场二十年不曾一败,一度被推为西魏军中第一,拓跋林,陈宁都曾经受过他的真传,说来也是他们两人的受业恩师。《西魏书·顾林龙诸葛尔朱刘列传》说他"刀术妙冠三军"。纵使是拓跋嗣战斗战术翘首三军,在武艺方面,却也自叹弗如顾宪之,深以为憾。现在听人说有人在正面战斗中一人杀了"西魏刀王",拓跋林和陈宁自然是吃惊不小。

"顾老师!"林、陈二人脱下头盔,眼圈发红,冲着武川镇的方向默默致哀。

顾宪之为人颇为朴实,在教授他们二人刀法的时候的时候也是尽心尽力。怎想到,如此的一位慈师名将,竟然也在一时间惨死沙场!

"像顾老师这样的名将,也免不了有一天会战死吗?"拓跋林悲伤之余,竟然生出一种戚戚的感觉。

那名斥侯停了一下,见到拓跋林他们沉默不语,不由得又跟着难受了一会,随后开口道:"军队眼见右贤王杀了镇将,立刻溃散了,拦都拦不住,一窝蜂的往城里跑。可是咱们大多数都是步兵,哪有人家骑兵跑得快呀,好多兄弟都让柔然狗砍死在城下,柔然狗还在那个右贤王的带领下,一口气拿下了城门,随后就杀了进来,幸亏武川镇的骑兵都督许可新在南门那领着人拼命死战,才掩护我们的大部队得以安全撤离武川。"

"尔朱荣是傻子吗?"拓跋林不由气急,"柔然人十五万大军,几乎全是精骑,还有三万铁达尔强兵,我们所有的骑兵加一起不过五万人,这样子去和他们打yezhan,不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吗?而且还在阵前不战而逃,跟本就是西魏之耻!"他哪里想到,自己不也是逞了一时之勇,领兵出战了吗?只不过他的运气较好,一开始只是碰见了完颜可汗的三万骑兵,若是左贤王的十万部署一拥而上,也许现在的他,恐怕也早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吧。

"那你们撤往何处去了?"陈宁再也按耐不住,急忙问道。

"我们往怀朔镇这里撤退,打算和郑王爷还有冠军侯汇合之后,再作打算,可是我们在半路上又被柔然狗贼给追上了,好多部队都被打乱了,我是负责报信的,在把武川失陷的消息告诉郑王爷后,郑王爷立刻让我来告知将军。将军,你可要速速回军救援啊,我走的时候,郑王爷和冠军侯都已经出城接应去了!!"

"什么?郑王爷和父亲他们已经出城了?"拓跋林更感焦急,忙说道:"小宁,阿里将军,咱们也得快些去准备了。"

"父亲……还有郑王爷,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不知怎地,拓跋林在此时,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是!"众将纷纷称是,他们也知道,现在的情况,确是十分的紧急。

“全军听令,马上结成战斗队形,全速回军怀朔城!”伴随着拓跋林的军令,陈宁舞动者中军大旗,以旗语向西魏军各部下达了命令。西魏将士不敢怠慢,纷纷以最快的速度去聚拢人马,因为在西魏军中,以旗语的方式来下达军令的情况,往往都非常紧急。

“阿里不花将军,麻烦你带着五百牙狼骑,在此处故作疑兵,虚张声势,免得左贤王一路,闻听右路军得胜的消息后,复又赶来厮杀!”拓跋林看着大军集结已毕,对阿里不话说道,他之所以选阿里不花,是因为从这不多的几次见面中,他深感此人乃是一个心思缜密之人,把这个任务交给他比交给那个勇猛无畏的阿里不答,自然要放心许多。

“得令!”阿里不花闻言即去点军,走之前,他带着几分赞许的看了看拓跋林,看来拓跋林办事,也却是十分的周密。

“大人,恕我直言,您的那些俘虏该怎么办呢?”那个斥侯骑兵怯生生的问道。确实,如果要是大军奔袭,这几万的柔然俘虏,还真是不能带着。

拓跋林不由得又打量了一下面前的斥候,此人不但身形敏捷,看来也是颇有几分头脑,加之言语条理清楚,虽说相貌平平,但确是一个精干之人。

“放了吧,不过,柔然皇族的就地屠灭!”拓跋林稍一犹豫,随即说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回大人,我是羯族的高洋,草字子进。”那个叫做高洋的羯族斥侯大声道,双目的光华熠熠生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