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的老师

  • 光之子
  • 唐家三少
  • 2429字
  • 2004-02-25 20:40:00

满怀着成就感回到家,妈妈已经作好晚饭了。

“回来了,今天上课乖不乖啊。”

“我很乖啊,对了,妈妈我今天选择我要修的主、次魔法了。”

“啊!!,什么,孩子他爸你快过来我们儿子选了主、次魔法了。”

“是吗?儿子儿子你是不是选的风系魔法啊。”

听到这个消息,老爸飞快的跑了过来。

“肯定不是,我们儿子一定选的是水系魔法,对不对,儿子?”

老妈用充满希望的眼神看着我。

我老妈是水系的中级魔法师,老爸是风系的中级魔法师,他们为了我主修什么魔法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就开始争论了。

看着他们充满希望的眼神,哇,怎么办,把他们忘了也,我小脑袋一转,对了,就这么回答他们吧。

“不是,不是,都不是,我选的主修魔法既不是风系,也不是水系,”

“什么?”他们共同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

“那你选的是什么,难道是土系或火系,你这个不孝的小子,居然不和老妈我选一系,你这个月的零花钱没有了,哼!”

“你的小屁屁是不是痒痒了。”老爸用威胁的眼神看着我。

“没有没有,妈妈爸爸你们不要生气嘛,我选的也不是火系和土系,我选的主修魔法是光系,我是有原因的,我可都是为了你们啊!”

“什么!为了我们?”

“对呀,当然是为了你们,也是为了我们家的和睦哦,是这样的拉,你们想想,如果我选择了水系魔法,爸爸肯定会不高兴的,如果我选择了风系魔法呢,妈妈肯定也饶不了我,所以这两系我都不选,火系魔法是和妈妈相克的魔法,为了我温柔、美丽、善良的老妈我当然不能选了,而为了我英俊潇洒、风liu倜傥,高大威猛的老爸当然也不能选和风系相克的土系魔法拉,所以我就选择了和全家都不相克的光系魔法,我可是为了我们家全体成员的美满幸福着想的哦!”

一边说我一边眼泪汪汪的看着老爸老妈。

他们对视了一眼,妈妈走过来温柔抱着我。

“我们长弓好乖哦,都会为爸爸妈妈着想了。”

爸爸也走了过来,将我们环抱在怀里。这种和谐的气氛我好喜欢啊,没想到一篇瞎话加两顶高帽就将他们哄的团团转了,嘿嘿。

“长弓,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啊,最起码也要混个高级魔法师哦!”

“是,爸爸,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妈妈好象突然想起了什么。“长弓,光系魔法在初级,中级阶段好象都没有攻击魔法啊,现在好象很少有人学了。”

“没关系,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成为高级魔法师的”

成为个鬼,我才不想那么费劲,要不也不选光系了,嘿嘿,先混过眼前这关在说吧。

“好了,吃饭吧,为我们长弓的选择庆祝一下。”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就被太阳和老妈联合叫了起来,吃过早饭,奥德来找我了。

“长弓,去上学了,今天该分班了。”

“来了来了,咱们走吧!”

和昨天一样我们又是踩着点进了教室。

老巫婆走了近来。

“好了,同学们安静了,下面我们开始分班了,你们这界学生5个班所有同学都已经选定了自己所要修的主、次魔法,5个班会打乱,按照所选的系从新排班,基本情况是这样的,火系3个班,水系2个班,风系2个班,土系1个班。下面我来宣布每位同学所在的班级,我念到谁谁就到相应的系去报道。”火系魔法攻击力是不容质疑的。

疑,怎么没有光系班?一个大大的问号在我脑中产生。

“唐棣.纳火系1班,里查.森火系1班……奥德.林水系2班……,……,……”

除了我所有的同学都有了自己的班级,一个一个去自己的系报道去了。等除我以外的最后一个同学出去以后。

“长弓,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你的老师,由于你选的是10几界以来都没人选的光系,所以学校特别为你安排了一位老师对你进行专门辅导。”

啊!不会吧,专门辅导,一定要是个脾气好的老师啊,千万不要是老巫婆这样的,要不我就死定了,(我可没少吃老巫婆的苦啊!)一边想着,我一边和老师走出教室。

来到学院老师的办公楼3层,咦,这不是校长室吗?

“走啊,长弓,跟我进去”看着犹豫的我,老巫婆拉了我一下。

“哦,好的,老师”

一进校长室就看到做在办公桌后慈祥的校长,他冲我微微一笑。

“林老师,这就是你们班选学光系的长弓吗,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主修空间魔法,次修光系魔法的,大魔法师,席雨.秀老师”

我顺着校长的手一看,啊,这就我以后的老师吗?一个50多岁的老头子,浑身上下一尘不染,精神抖擞,穿着紫色的魔法师袍,胸口的魔法师徽章上有四个星星,(魔法师等级可以从徽章上看出,每上升一级就会多一个星星,魔法学徒没有星星)板着个脸,好象很凶哦。

“秀老师您好,以后长弓这孩子就拜托给您了。”

“林老师,您不用客气”

“你就是长弓.威,以后跟着我好好学习魔法,我可是很严厉的,希望你能刻苦学习,我会尽量把我的所学传授给你。”

我能说什么,我已经目光呆滞了,为什么我忘了这一点,看来以后要当炮灰了,惨了惨了!创世神啊,你对我真是不公平啊。

“谢谢老师,我会努力的。”

看来,以后我的苦日子多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奥德问我和谁学习魔法,为了我的面子,我吹牛说是一位很和蔼的老师。奥德羡慕的不得了,说他们班的班主任很凶哦,凶??能凶过席雨.秀这个老头吗,哎,现在我只能寄希望于今晚席雨.秀心脏病发作以后不能给我上课拉!

正在吃饭的席雨.秀打了个喷嚏,‘谁在咒我’

后世的史学家对席雨.秀的评价是:如果没有当初的大魔法师席雨.秀为光之子在儿童时代打好的坚实基础,也许就没有世界的和平。

可这个所谓的坚实的基础是怎么打下的呢,到30年以后,已经成为大魔导师的光之子一提起席雨.秀这个名字还要不自禁浑身发抖啊。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