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 领主的世界
  • 不才小龙
  • 4234字
  • 2004-06-05 21:38:00

乡愿不是盐湖镇最大的酒馆,却是盐湖镇最古老的酒馆,打有狗那年便存在这个镇上了。

它座落在镇上的小巷里,外表并不起眼,里面却别有洞天。酒馆整体都是由未经修整的原木搭成,墙壁上不泛醉酒客人的涂鸦,干净而整洁,清雅而幽静,是个避世的好去处。

沉溺在乡愿的大多都是专业的酒徒,这里卖的麦酒味道醇厚,后劲足,在镇上颇得大家的口碑。乡愿的客户群并不多,但都很稳定,按理说是不应该出现经济之类危机的。

但一个客人的到来则使乡愿面临着倒闭的危机,天还未亮这个客人便准时出现在乡愿的门口,然后便一个人默默的在酒乡中沉沦至深夜才醉醺醺的不情愿的离开。

其实这种客人是很受酒馆欢迎的,喝的多且不闹事。

但这个客人有个致命的毛病,那就是——喝酒不给钱。

他便是戈麦斯。

当老板心惊胆战的来到戈麦斯身边一边盯着放在他脚边的长剑一边颤颤巍巍的小声问:“客人,您的酒钱……”

“欠着……”戈麦斯云淡风清的回答,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似的。

“本店利小,向来是不许客人赊欠的……”老板愁眉苦脸。

戈麦斯用手驻着长剑站起身来,眼睛中露出酒徒所特有的疯狂眼神:“你……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我是说……欠着就欠着吧……呜呜。”看着戈麦斯只要一语不对便要拔剑斩人的样子,老板哭丧着脸回答。

如果是普通的酒客,老板早就和伙计把对方踢出大门扭送到镇上的治安所,可眼前这个客人让老板不敢轻举妄动。老板可清晰的记得前几天广场上那个威风凛凛号令大批手下的骑士,虽然不知道他怎么会变成这样,但老板倒也知道对方不是自己所能惹的起的。

转天老板便去找临时镇长卡瑞德诉苦,但卡瑞德一听是曾经踩断自己手指的戈麦斯,自己先被吓瘫了。连问都不敢问,便把事情推在了修尔身上。

老板去找修尔,到了门口便被冲天的火光吓的不敢进入,那时正是爱莲刚和精灵学习魔法的时候。

于是郁闷的酒馆老板只好一个人坐在柜台前盘算着是不是先关门一阵,等戈麦斯转去别家之后才重新开门营业。

这时,一个肥胖的身影的走了进来,对方在店里张望一周,径自来到烂醉如泥的戈麦斯身前。

看着戈麦斯喝的跟死猪一样的脸色,修尔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戈麦斯竟会堕落到这个地步。

“戈麦斯,醒醒。”修尔推推戈麦斯的肩膀,戈麦斯醒了过来,看了修尔一眼,便伸手去抓酒瓶。

“别喝了,看看你现在,还有半点骑士的样子吗?”修尔抢先一步把酒瓶抓在手里,制止戈麦斯继续喝酒。

“骑士?”戈麦斯嘿嘿笑起来,语气中带着嘲谑和自讽:“有背叛自己主人的骑士吗?有抛弃自己手下的骑士吗?骑士,我已经配不上那种高贵的名号了。”

受打击太大而心死如灰吗?修尔任凭戈麦斯抢去他手中的酒瓶,老子还指望他帮我训练一支骑兵队伍呢。

“戈麦斯,你真的是为了背叛手下的负罪感吗?”修尔在边上坐下来问。

这个问题让戈麦斯喝酒的动作为之一僵,然后他缓慢的放下酒杯,凝视着修尔的眼睛:“那你说我还是为了什么?”

“主要的原因是为了对自己前途的绝望吧?”修尔冷冷说道:“如果你真是那种对自己的过错而无法原谅自己的家伙的话,那你当初就不会选择背叛你的手下了。”

这句话像把利刃狠狠的刺入戈麦斯心里,他的身子为之蜷缩起来,然后突然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声的咆哮道:“没错,我是对我的将来绝望了。我身为骑士团副团长,本来有着大好光明的未来,但却扎眼间失去了一切,金钱,权力,美女……包括我的手下,我现在却连酒钱都付不出来!”

他说着说着用手狠狠指着修尔的鼻子哭了起来:“而这一切都是你和那个女人害的,你们这两个恶魔。”

“哦。”看着戈麦斯失态的样子修尔不由感到有些有趣:“所以你就天天在这里等着你的梦想从天上掉下来吗?并欺骗自己是个高尚的为了自己的错误而忏悔的家伙?”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真的就没想过东山再起吗?没想过再重新开始你的人生吗?”修尔把手臂支在桌子上,不相让的注视着戈麦斯的眼睛:“振作起来,帮我建立自己的骑士团,用自己的双手去取得你想要的一切。”

“说的很好听,但你当我是白痴吗?你们凭什么去和梅林斗?你们在梅林面前就像一只小小的蚂蚁般微不足道……”戈麦斯嘿嘿冷笑:“不过呢,如果现在我把你脑袋割下来,倒是个跟总督将功补过的机会。”

“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才是真正的白痴。”修尔一点也不信戈麦斯的说法:“那你只会成为梅林公然杀害王国大臣的替罪羊。”

“我不会给你足够的保证,我只是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想回复以前的地位和荣耀的话,现下只有跟着我这一条道路。”修尔站起身来,已经快到中午该去和碧苔丝赴宴了:“跟着我总比你什么也不做只会沉迷在酒乡里面强,至少还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我忙的很,没功夫和你说太多,做与不做你自己考虑吧。”

说完,修尔出门消失在街未,只剩下戈麦斯愣愣的坐在原地不语。

※※※※※※※※※※※※※※※※※※※※※※※※※※※※※※※※※※※※

这便是碧苔丝的家吗?修尔惊讶的看着眼前这栋外表毫不起眼陈旧十足的小楼,似乎和自己以前想象的大不一样呢。

看了看手里碧苔丝给他画的地图,他确定自己没有走错。犹豫的上去敲敲门,一个比法尔莫老爹还要年迈的老头开门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

“我……我找碧苔丝夫人。”修尔说道,对方没说话只是死死的看着他,当修尔怀疑这个老头是不是哑巴的时候对方才传来嘶哑的声音:“跟我来。”

门内是条长长的昏暗的走廊,当老头把大门关闭上之后修尔突然有种来到另一个世界的感觉。走廊上壁灯的光晕只有黄豆大小,忽闪忽灭像是栖息在黑暗中妖魔的眼睛。

走廊安静之极,只听得见修尔走路的脚步声,不过……怎么只有我自己的?

修尔为这个发现毛骨悚然起来,他又仔细的观察了一遍,确实没有这个看起来一阵风就能吹倒的老头的脚步声。

正在他心思不宁期间,走廊已走到了尽头,老者在墙壁上一按,于是尽头变成了向下的螺旋楼梯。

难道碧苔丝的家竟住在地下?修尔发现自己对碧苔丝的了解实在少的可怜,两人又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才终于走完。

“小姐就在这里。”老头指了指楼梯尽头的一道黑色小门。

修尔忐忑的推门进去,发现里面竟是一个酒馆!?这个酒馆和大街上经常可以见到的酒馆没什么两样。

这里……修尔呆呆的看着眼前,他怎么也没想到在碧苔丝的家里竟有着一个酒馆的存在。

酒馆里共有十来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碧苔丝便跷着脚坐在吧台边上的高脚椅上。

“喂,修尔,你怎么傻掉了?”碧苔丝的笑着说,她今天换了一身和以往修尔从未见过的装束,头发盘在脑后,长长的黑色低领长裙,暴露出修长的大腿,使得碧苔丝身上凭添了一丝魅惑的味道。

傻傻的走了过去,修尔直着眼问:“碧苔丝,这是什么地方?”

修尔话让另外几个人吃吃笑了起来,碧苔丝眨了眨眼睛回答道:“这里是我的家。”

“这……这是你的家?”修尔呐呐的说,他观察了一下其它几个人,四、五个面貌普通的中年男子在桌子上喝酒,两个白发干瘦的老头低头在一个人玩牌,有个和碧苔丝差不多年龄的少妇正给大家倒酒,还有一个年纪不大满脸纯真的小女孩坐在碧苔丝身边。

“他就是碧苔丝姐姐提起的那个家伙?”那个小女孩歪着脑袋看着修尔说:“怎么看起来一副呆呆的模样。”

现在的小女孩怎么都这么难缠?修尔不禁想起了爱莲,她和眼前这个小女孩在气质上颇有些相似的地方。

“这个家伙外表看起来很笨拙,但心思里的鬼花样可多了。妹妹小心不要被他骗了。”碧苔丝捂着嘴轻笑。

“是吗?”小女孩不知怎么突然到了修尔面前,她无声无息的动作不禁把修尔吓了一跳:“没看出来啊,不过太胖了,应该想法减减肥。”众人又都笑了起来,只留修尔微微苦笑,然后转脸无奈的望着碧苔丝。

“不闹了。”碧苔丝正色说:“修尔,既然咱们成为了同盟,有些事情我也该告诉你了。这里是影贼工会在盐湖的分部,这几个无聊的家伙便都是我的手下。”

原来这些人都是盗贼,修尔心里想,真没想到自己领地上有这么多盗贼,今后可得好好盯住他们。

仿佛看出了修尔的心思,碧苔丝说:“修尔,你不必担心,他们不会在镇上惹事的,出了这里,他们便都是个安分守己的普通镇民罢了。”

安分守己才有鬼呢,修尔可不会相信,不过这自不能表露出来。

碧苔丝没有把这些人对修尔作过多的介绍,她领着修尔来到吧台后面的一间屋子。屋子里的奢华让修尔大吃一惊,他也算见过世面的,但这里有些东西仍让他咋舌不已。

地面铺的是上好的来自东方的地毯——修尔只在宫廷中见过,摆设的一些器具也都豪华少见,不过最吸引他注意的是墙壁上的一副壁画。

碧苔丝丢过来几件宴会上穿的晚礼服:“这是我的死鬼丈夫,你试试能穿不能穿。”

穿死人的衣服……好像有点晦气……修尔郁闷的想,不过他没有这种宴会礼服,现订又来不及了,也只能将就一下了。

“修尔,外面那些家伙你要特别小心那个看起来跟小女孩似的女人。”趁着修尔换衣服的时候,碧苔丝在边上说道:“她虽然是我的手下,但我也管不动她。前阵子她在外办事不在镇上,否则的话你没这么轻易的活到现在的。”

“什么意思?”修尔眉眼一跳。

“她是个娃娃杀手。”碧苔丝凝重的告诫修尔:“你别看她外表很小,但其实这都是药物的结果。她的实际年龄绝不在我之下。”

听起来是个危险的家伙,不过修尔并不在意,他不相信这世上还有比精灵更危险的人物存在。

“虽然有点小,但只能凑活了。”修尔整了整衣物,看到修尔穿上礼服的样子后,碧苔丝眼睛一亮:“想不到你这个家伙虽然胖但穿衣服倒不难看。嗯,很有点绅士的风度。”

那是自然,当年我好歹也是在宫廷里混过的,修尔想做出谦虚的样子但怎么也作不出来。

“不要耽误了,快跟我走。”碧苔丝一把拉着修尔:“这个宴会可不能耽误,咱们必须在黄昏前赶到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