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遇难
  • 领主的世界
  • 不才小龙
  • 4463字
  • 2004-05-07 11:57:00

夜沉如水,蟋蟀和蝉鸣此起彼伏,演奏着一曲动听的小夜曲。

但修尔却仰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从湖边吹来的微风,带着湖水所特有的腥味传入他的鼻息,让他感到大脑格外的清醒。

白天小镇里的事情让他烦心,成为一个领主,现在看来比他想象的要复杂的多,绝不是件省心的事情。

自己会适合做一个领主吗,自己有成为领主的资质吗?修尔这样默默的问着自己。

他虽自信自己的头脑绝不比别人差,但关键的是他缺乏足够的经验。

多年以来,他一直只是在宫廷之内担任一个小小的无争的医师,那些政治上的斗争、人心的阴暗他只是略有见闻,却没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过,也没有自己体会过。

当被国王赏封为领主并赐予贵族的头衔后,他也并没意识到自己走上了一条和以前截然不同的道路。

他缺乏经验,缺乏知识,缺乏力量,如果他能像那些平日所见的权贵一样拥有着私人武力或是私家骑士,镇民们还会这样的不把他放在眼里吗。

他现在所倚仗的不过是国王的一纸文书,在这个动乱的时代,国王和律法的威慑已经被减至最低。

万幸的是,他背后有着精灵这个强大的武力给他撑腰,这样他还能去和那些无法无天的镇民们斗上一斗。

不过,以精灵的那种任性不负责的性格和肆无忌惮的做事方法来看,她就像一把双刃剑,一个弄不好反而会伤到自己。

还是求助于本省总督比较稳妥一些,虽然有些没面子,但手中没有任何筹码的自己有什么资格还去考虑面子呢,而且从白天的试探来看显然镇民们也很忌讳镇上的事被总督知道。

去省会多芬的道路肯定已经被镇民们封锁,不过有精灵帮忙却不是值得担心的事情。

想着想着,修尔的眼睛朦胧起来,慢慢的陷入了睡梦之中。

※※※※※※※※※※※※※※※※※※※※※※※※※※※※※※※※

在庄园门口,两个鬼鬼祟祟的黑影正在小声的嘀咕什么。

“欧林,我怎么总是觉得这所庄园看起来好像和以前印象中的不一样?”其中一个黑影对同伴说。

“尼维,看起来有什么不一样?我看你是刚才喝的太多了。”被称作欧林的同伴摸了摸怀里藏着的匕首。

尼维连忙把他拉住:“笨蛋,不要走大门。从后花园进比较好。正门对着的窗户太多,万一被胖子发现逃走就不好了。”

欧林歪着头想了想,认同了同伴的说法:“好,就走后花园。”

俩人沿着墙根遛到庄园后面,发现了一条从墙内伸出的枝干“就这里了。”尼维抓住树枝试了试其坚固的程度。

两个人手脚笨拙的沿着树枝爬了进去,看的出他们在这方面并不专业。

才跃进墙内,他们就立刻有种不对的感觉,虽然入目并没有什么扎眼的事物,都是一些树木而已。

“奇怪,怎么会有种似乎来到一个不同世界的感觉?嗯……像是来到了人迹罕至的森林。”尼维喃喃自语着,环顾四周,愕然于满目的不知名的各种植物。

“还有,这儿的树木也太茂密点儿了吧。”欧林也感觉出不对劲来,望了望夜空,还好,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两个人勉力分开那些挡在眼前的古怪植物,试探着向前走了几步,却愕然发现在阴暗之处闪烁着一双闪烁着黄色光芒的亮点。

“那是什么?”尼维伸手指着前方问:“似乎是双野兽眼睛。”

“大概是只野猫吧。”欧林不在意的回答,并在地上拣了一块小石子丢了过去,想把野猫赶跑。

前方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一个体态优雅,身躯健美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猫样生物从阴暗处缓缓踱出。

黑色毛皮表面在月光下竟呈现一种银色的光亮,大猫微微张嘴,露出雪白锋利的牙齿。

“天……天啊……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竟然会有黑豹的存在?”尼维震惊的张大了嘴,并怀疑自己是否做了一个真实的噩梦。

“我……我还向它丢石头……”欧林已经被吓得哆嗦起来。

“赶快离开这里,把这事报告给镇长。”尼维看着不住向他们逼进的危险生物,冷汗不住从头上流下:“这个新来的领主绝对是个危险人物。幸好咱们走的不算远,往回跑还来的及。”

相互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转身企图逃离这里。

抬起一半的腿就那么的定在空中,眼前的景色让他们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本该就在视线之内的围墙竟消失不见,入目的只有那层层叠叠的似乎无穷无尽的树木与草丛。

“啊…………”凄厉、绝望、震惊、不甘、崩溃……包含了诸多人类最极端的感情的声音在无际的原始树海里起伏回荡。

他们就像两朵不起眼的浪花,被淹没在海洋之中。

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

小丫头爱莲起了一个大早,她几天前便约好和自小的玩伴奇美去湖边钓鱼的。只是最近两天心情郁闷懒的动,才顺延到今天。

“乖孙女啊,一个人老闷在房间里对身体不好,还是出去走走吧。”她的爷爷法尔莫老爹这样劝她。

于是,在一个晴朗的早晨,爱莲和奇美带上午餐,结伴向湖边走去。

同行的还有镇上的两个少年图朗和汉森,这两个家伙是死皮赖脸跟着来的……他们一直对爱莲都抱着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通常有的、企图与异性发生超越友谊关系的幻想。

由于爱莲是镇上最漂亮的少女,这使大多数与她同年的少年都对她抱有朦胧的幻想。

只是爱莲却完全没有在他们两个身上注意太多,实际上,她正想着最近镇上发生的一些事情。自从那天那个自称修尔的陌生人敲响她家门的时候。

自从那个胖子来到这个小镇之后,镇上的大人们就处于一种诡异的气氛。

虽然爷爷从来不跟她提这方面的事情,但爱莲却也隐隐约约猜到了一些自己爷爷正在和那个人正在做的事情。一想到那个人,小丫头便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尽管没有证据,但她也从镇上偶尔听到过镇上大人们的谈话中明白了上代领主海森老爷的死因。

海森老爷绝不是个坏人,只是有些老迈,有些顽固,但对大家都很和善很亲切,她小时候可没少吃过海森老爷的糖果。

那为什么还要对海森老爷下那样的毒手呢?

这一切都是那个人做的,为什么爷爷要和那个人走在一起?

爱莲恨恨的踢了踢脚边的石头,心里越来越别扭了。

“呼,终于到湖边了。”旁边传来奇美的声音,爱莲抬头一看,他们已经来到了湖边的一个小悬崖上。

“在这里钓鱼最好了,鱼二特别容易上钩,上次我在这里钓过这么长的一条大鱼呢。”图朗用手比划着,想在心上人面前显示自己的能力。

爱莲没有理他,上前走了几步来到崖边,伸开双臂,感受着凉爽的微风。

清晨的天空还泛着殷红的早霞,映在碧绿清澈的湖水上,漾着那淡红的旭日,掩着远远的青山。微风吹皱了平静的湖面,***着爱莲的长发,使之轻舞飞扬的随风飘动,让身后的两个男孩看呆了眼睛。

一时间,爱莲感到那些烦恼都似乎远离了她,心情也开朗起来。

四个人在崖边坐下,拿出鱼杆开始钓鱼。

“有我这个钓鱼专家在,今天保证会满载而归。”图朗拍着胸脯向爱莲保证,汉森在边上报以不屑的冷笑:“是啊,某人的才能也仅限于钓鱼了。爱莲,转天我带你去打猎,那玩意可比钓鱼有趣多了。”

爱莲微微一笑,不理自己身后相互敌视的图朗与汉森。她对这两个男孩并没有太多好感,愚蠢、邋遢、自以为是,典型的小说中配角式的人物。不过她倒是很享受这种两人争相向她邀宠的感觉,这满足了她那小小的虚荣心。

“见鬼了,这么半天怎么一只鱼儿也不上钩?”图朗焦躁的说道,他们四人已经坐了近一个钟头,却什么也没钓到,这让他这个自称的钓鱼专家极为没面子,更何况又是在自己的心上人面前。

“哈,我们的钓鱼专家今天失灵了。”汉森在边上讥讽的说道。

“住嘴!”图朗恶狠狠的对汉森举了举拳头,然后转过头对爱莲说道:“不对,这下面一定有什么东西让鱼儿不敢过来。”说完,他已小心的沿着崖边的陡坡向崖底滑去。

“图朗,小心点。”爱莲喊道。

不一会,下面传来了图朗兴奋的喊声:”看,我说的没错吧。这里有一个大洞,里面一定住着不知什么东西才把鱼都吓跑的!“

爱莲、奇美、汉森三人对视一眼,也沿着陡坡滑到崖底。

刚下来,就看到了图朗正在扒着头向崖底一个洞口张望。那个洞大约一人来高,黑黝黝的深不见底。洞口四周的泥土还很新,表明这是一个新挖的洞。

其内传出阵阵的寒气和若有若无的腥气让四个少年少女有些胆寒。

“进去看看怎么样?”汉森在边上提议。

“不好吧,里面还不知道住着些什么野兽呢。”图朗犹犹豫豫的说,爱莲奇美也点头同意。

“是不敢吧,胆小鬼。”出于想在心上人面前露一把的汉森嘲笑着说道,然后抬腿向洞里迈去。

“谁……谁说我不敢!”出于同样的心理图朗也跟在了汉森后面小心翼翼的往洞穴深处摸去。

男孩子都是这么愚蠢吗?爱莲无力的想着,看着两个男孩子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洞穴的阴影里。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怪兽,爱莲心里嘀咕着,在那些骑士小说里经常会有这种场面,不过通常都有英勇的骑士在场,而自己这里则只有两个蠢蛋……他们以为自己是谁啊。

“他们……他们没事么?”奇美在边上犹豫的问。

“谁知道……”爱莲刚说了半句,洞穴里便先后传出两声惊恐的尖叫。

糟了,图朗和汉森一定遇上危险了!两个少女对视一眼,在目光里询问是立即跑开还是进去救人。

跑吧,既然男孩子都会遇到危险,就更别提我们这两个娇柔的弱小女孩子了,爱莲向奇美做个跑路的手势,奇美点点头表示同意。

图朗、汉森,虽然你们真的很笨很蠢,但我还是会回镇上找大人们帮你们报仇的,爱莲默默念道,然后向后转身。

刚准备逃跑,爱莲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风声,紧接着一股大力撞在了自己的后背,使得爱莲小小的身子被撞飞在地。倒地之前,爱莲从眼角的余光中看到把自己撞在地上的正是那两个男孩子。

他们的脸色煞白,张大了嘴似乎想喊些什么,但又什么也喊不出来,目光呆滞,其意识中显然只有跑这个念头。在他们眼里早已经除了求生之外再没有了其它事物的存在,把爱莲撞到地上之后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

看着三个人迅捷的爬上山坡然后消失不见的背影,爱莲差点哭了出来。

蠢猪、笨蛋、白痴……爱莲在心里用那些让法尔莫老爹听到后一定为之崩溃的字眼把这两个家伙不知骂了多少遍。

一声低沉的嘶鸣声在背后响起,爱莲回头看到了使她的血液为之凝固的景象。

两条粗细有水桶粗的巨蛇正吐着血红的信子,黄色的三角眼睛正狰狞的看着她。在逐渐合拢的两条蛇头之后,有着蜥蜴的一样的身体,上面遍布着紫色的,散发着荧光的鳞片。

天啊,这是什么怪兽啊,爱莲看着张开了血盆大嘴的蛇头,她毫不怀疑对方一口便可以把自己整个吞下去。

自己娇小的身子恐怕连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永别了,爷爷。爱莲默默想着,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