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妄想少女
  • 领主的世界
  • 不才小龙
  • 3881字
  • 2004-05-02 21:20:00

从和镇长中的谈话修尔得知,老人的名字叫法尔莫,镇上的人都亲切的昵称为老爹,少女是他的孙女,叫爱莲。

法尔莫老爹热情的邀请他们在他家中过夜,修尔看到天色已晚,又被对方的热情好客感动,于是应允下来。

等吃晚饭的时候,精灵没有下来,她还不太习惯人类那种坐在火炉边在一个桌子上进餐的风俗,何况她对于人类的食物也不是很合胃口。

因此,晚饭只有修尔和镇长爷孙一起用餐,晚餐虽然算不上丰盛,只是一些山间野味和玉米饼,但修尔吃的却是非常的舒服。

和法尔莫老爹热情好客的态度相反,小姑娘爱莲却不给修尔好脸色,明显的对他是个贵族有些小小的意见。

对此修尔只得苦笑,在王国的爵位里面,真正尊贵的是侯爵以上的爵位,而子爵和男爵是最下层的那种,是一种赏赐的手段,甚至只要你向王国捐献一笔金钱就可以得到。因此他虽被国王赏赐了一个子爵的头衔,但他清楚的知道这并不代表真正的能迈入上层社会的圈子,同时也会更不容易被下层民众所接受——人们对于权贵总是有着一种逆反心理的。他现在便正出于这么一个尴尬的位置,不过就算这样,一些人依然削尖了脑袋往上面钻营个贵族头衔。

晚饭过后,修尔和法尔莫老爹坐在火炉边上闲谈,火花在壁炉里不住的跳跃闪烁,映着二人的面孔。

修尔在谈话开始希望能从对方嘴里挖出一些关于盐湖区的消息,但是法尔莫老爹圆滑非常,说了半天都只是在一些表面问题上绕圈子,而对于一些实际问题如镇民收入等等等压根不提。

后来修尔终于死心,他知道这个老狐狸没可能给他泄露太多。于是话题转向家常方面,谈到爱莲的父母时,法尔莫老爹深深的叹了口气:“她是个可怜的孩子,她的父母是一对探险狂,连结婚的时候都是在一个蜥蜴人巢穴里面举办的婚礼。在生下爱莲不足一年之后,便声称要去寻找巨龙而将爱莲托付给我。唉,这一去便是十五年啊。孩子嘴上虽然不说,但我知道她是非常孤独的。”

修尔表面也作出一副同情的样子,可在心里却大不以为然:这算什么?老子一出生父母就挂掉,只得和一个变态的巫医叔叔生活,别人的零嘴都是糖果什么的,我却只能啃些蜥蜴干……

两人聊了半天,临末了老人说道:“领主大人,上代领主留下了一栋庄园,如果你没更好的住所,就住在那里吧。明天我叫爱莲带您过去。”

“爷爷,我为什么要带这个胖子去那个鬼园子?明天人家已经和奇美她们约好了去湖边玩的!”一边的爱莲听到之后,大为不忿的说。

“胡说!是你玩乐重要还是领主大人的事重要!”法尔莫老爹板起脸训斥道,然后转向修尔:“领主大人对不起了,这个孩子我一直太过溺爱,礼数不周之处您别介意。”话虽这么说,但望着爱莲的眼神里却只有宠爱没有责怪,而一旁的爱莲撅起了小嘴。

修尔自不会和一个小丫头生气,反而被对方之间浓浓的天伦之情引起一些惆怅。

回到镇长给他们准备的房间,修尔看到精灵正斜坐在窗台边上,将斗篷的头套拉开一半,露出美丽的容颜,手里把玩着一个好看的透明晶石。

“这是什么?看样子很值钱吧?”修尔凑过来笑嘻嘻的问,贪婪的闻着从精灵身上传来的清香。

“你这个家伙眼里就知道钱。”精灵笑着说,然后耐心的解释:“这是魔法传讯晶石,可以允许在一定距离内进行简单的传讯。”

“那么,主人您是和谁传讯呢?”

“和一个老朋友,他向我提供一些消息。”精灵说道:“他是我少数几个人类朋友之一。”

听到这个,修尔心里有点吃味,正想张嘴,精灵突然拉好斗篷,然后一个翻身无声息的到了房门。

猛的拉开房门,露出手足失措的爱莲。

“你在外面做什么?”精灵冷冷的发问。

“啊……这个,这个……对了,我是想问问你们还需要点什么?”小丫头吞吞吐吐的说道。

“真是拙劣的台词啊,是在外面偷听吧?”修尔毫不留情的在旁边说。

爱莲狠狠的瞪了修尔一眼,在心里暗叹自己的倒霉。事实上,她不仅偷听,还在偷窥……

原因是自从修尔进门她就一直对不肯脱下斗篷把面目露出来的精灵非常的好奇,开始仅只是好奇而已,后来精灵不肯下来一起吃饭这种在爱莲看来十分鬼祟的行为,则使小丫头的心里把好奇转为了怀疑。

而她刚刚在临睡前看了一本小说后,慢慢的又把怀疑升级为臆想。

某个深藏在地下不为人知的魔王,悄悄的来到了人间,找到了某个贪财的贵族甲,开始了征服世界的旅程……很显然这是她平时看多奇幻小说的后果,就像是看到一头龙就认为能冲上去与之签约一样可笑。

不过这个神秘人发出女性的声音确实让爱莲惊奇不已,会有女人乐意和那头胖猪呆一起?

一个美貌少女被贵族看上,然后饱遭武力的胁迫和欺压,做出一些不敢想象的事情……最后只得无奈的认命成为胖子的女奴……

在某种意义上讲她的猜想并没有错,只是把对象搞反了而已……

三流色情小说看的也不少的爱莲一边继续幻想着一边在精灵冰冷的注视下脸红的落荒而逃。

“你们人类总是这么无聊?”精灵转过头来向修尔说道,修尔则报以一个无奈的耸肩苦笑。

※※※※※※※※※※※※※※※※※※※※※※※※※※※※※※※※※

转天是个晴朗的早晨,爱莲带着修尔和精灵向镇外的前领主庄园走去。

昨晚的事情让小丫头神色不太自然,总是竭力的使自己眼神不与精灵相对,但却又怎么也忍不住好奇心偷偷的用眼角观察着精灵。

出了镇子没多远,便来到了湖边上一栋用青石盖成的庄园。

“很不错嘛。”修尔满意的自语道,仔细的端详面前的房子。房子虽然只有三层高,但占地很大,都由石头盖建,很有气派。

黑黝黝的大门上积了厚厚的一层尘土,外墙上也爬满了滕蔓,显示着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爱莲掏出一串钥匙,上去开门,费了半天力气却怎么也打不开,最后只好无奈的说:“锁已经锈住了。”

精灵摆了个手势让两人后退,修尔赶紧拉着满脸不解的爱莲远远躲开。

没有念咒语,精灵仅仅是做了一个魔法的手势,而大门则像是被一把无形的大锤击中,以锁头为中心扭曲变形的裂开。

真是有气势的开场啊……唯一可惜的就是得换扇大门了……修尔不理在一边目惊口呆的小丫头,赶紧跟着精灵进入庄园。

里面比他想象的要好,虽然装饰不是很豪华,但是很大气。

不过屋顶上的灯具都没了,据爱莲的解释这是镇上的居民都拿去换酒钱的结果。

后面的花园也很让修尔满意,虽然已经被杂草遮盖,但竟还有一个已经干涸的人工小湖。

精灵也露出了别人看不到的微笑。

“请问……您……您是一名伟大的魔法师吗?”借着修尔去庄园各个房间的机会,小丫头结结巴巴的向着精灵问,眼睛里闪烁着名为希望的星星。

精灵则很直接的打碎了小丫头的美梦:“我不是什么魔法师。”

对于精灵一族来说,魔法就像是鸟儿天生就会飞翔一样,是精灵本能的一部分,根本没有魔法师这个称号之说。

“啊,可是您刚才使的不是魔法吗?”小丫头不死心继续说道。

“刚才是用了魔法没错……可我不是什么魔法师。”精灵皱着眉头回答。

不是魔法师却能随意的使用魔法……精灵的话非但未能打破小丫头的幻想,反而更加深了一步。

“哈,我猜出来了!那么你一定是某个神坻在人间的分身了。”小丫头得意的大声宣布。

被吵的实在受不了的精灵最后只得无力的回答:“我,不,是。我只是精灵,精灵而已。”

精灵?爱莲愣住了,然后呆呆的问:“那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斗篷下的真面目。”

精灵犹豫了一下,觉得如果不和这个吵闹的小丫头说明实在是件非常心烦的事情,于是伸手把斗篷撩开。

于是,精灵的绝世容貌出现在爱莲的眼前,在阳光的映射下,宛如女神一般瑰丽。

小丫头傻傻看了半天,突然捂着脸大哭着向原路跑了回去。

“那个小丫头怎么了?”回来的修尔看着爱莲的背影不解的问。

这回轮到精灵耸肩了:“谁知道——你们人类真奇怪。”

只是他们万没有想到法尔莫老爹正因此陷入了焦虑之中。

“爱莲,爱莲,你怎么了?”法尔莫老爹焦急的站在爱莲的房门外问道。

自从刚才孙女哭着跑回来后,便径直回到了房间把门反锁上,然后便隐隐约约的传来抽泣的声音,连她最好的朋友奇美叫她出去玩都不理。

“是不是那个胖子欺负你了?别怕,他虽然是领主,但爷爷也有办法教训他!”法尔莫老爹气愤的说道,爱莲的行为不由得他不瞎想。

事关自己的清白,这回可不能不理了,小丫头在房间里咬着嘴唇道:“爷爷,不……不是那回事啦,呜呜,是她……她好漂亮,伤人家自尊了。”

平时自负容颜号称盐湖第一美少女的爱莲看了精灵之后,遭遇到了人生第一个不小的挫折。

原来是这么回事,法尔莫老爹昨晚就从身形看出来对方是女性了,只是没想到会那么美丽以致让爱莲深受打击。

他放下心来,胡乱安慰道:“小爱莲啊,你不要伤心,你年纪还小,等长大了一定会更漂亮的。嗯,我把饭放在房间门口了,什么时候饿了记得出来吃啊。”

走时他摇了摇头心想,贵族果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凭那个胖子也会有比爱莲漂亮的女人看上他?八成是从什么地方强抢来的……哼哼,还妄想来到这里做什么领主,如果老老实实便让你挂个虚名罢了,否则到时那个人会让你好看……

他并没有详细的询问精灵的身份,爱莲也没有说,殊不知这今后将会是他们犯下的最大的错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