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兵败
  • 领主的世界
  • 不才小龙
  • 3977字
  • 2004-04-28 13:37:00

当一人一精灵走出了原始之海看到了一条蜿蜒的泥土三岔小路的时候,修尔已经被感动的声泣不成声了。

“呜呜,终于出走来,一个月啊……原以为要在这鬼森林里过一辈子呢。”修尔声泪俱下的说。

一边的精灵嘿嘿冷笑两声:“你是在用这种方法来表达对我的不满吗?”

修尔没敢吱声,心想,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但不管如何,一人一精灵总算是到达了米松行省。在去盐湖区之前,根据王国的律法必须得先去找本行省总督办理土地手续等等,修尔这样告诉精灵。

几天后,一人一精灵顺利的来到了米松行省的省会多芬城。随着路上行人的增多,精灵在身上披上了一套斗篷,把她那美好的身段和脸蛋都紧紧包裹起来,这让修尔又遗憾又高兴。遗憾的是见不到精灵的美丽,高兴的是那幅美景只有自己看到过。

多芬城修尔以前倒是来过,算得上是个大城市,街道也还宽广整洁。但现在因为近来战事的缘故,使得不少难民往这里流入。

为此多芬城门的警戒也比平时多了好几倍,守卫们大声呼喊着,努力的驱散不住在城门聚集的难民。不能进城的难民,便在城门口的角落上搭建起一个个花花绿绿的简陋帐篷,弄得城门污秽不堪,看的喜爱清洁的精灵大皱眉头。偶尔间有辆华贵的马车经过,一些难民便一涌而上拦住乞讨,引来守卫们的阵阵责骂。

修尔和妮娜仗着修尔那贵族文书才勉强被守卫放进了城。进城时,守卫仔细的验对文书数遍,实在找不出什么破绽,才接受了眼前这个满脸菜色衣衫褴褛除了体形外没一点和贵族相似的胖子还真是个贵族的实事。倒是一旁的精灵,虽然用长袍遮住了面孔与身材,但却自然散发出的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使得守卫问都不敢问的放精灵进去,弄得修尔心里大是不平。

进得城内,发觉城内并无多大变化,路上行人悠闲依旧,街道店铺繁华依旧,显然这是把难民全部隔绝在城外的缘故。

只是不时的能看到士兵在街面上急急忙忙的穿行。

精灵微微冷笑:“把自己的同胞弃之不顾,你们人类就是这样的自私。”

修尔则根本没注意精灵在说什么,他的心思还在城外的那些难民。

米松行省是王国的边境,离战乱地区尚远,却已有这么多的难民。以此推算,那些位处王国中心的各行省还不知有多少难民呢。而造成这么多难民的原因……修尔不愿再想了。

二人路过一家破烂的小旅馆,旅馆那已经摇摇欲坠的招牌上写着五个大字“希尔顿酒店”,左下角则用小字写着“二十三分店”。

“这个名字我喜欢,就住这里好了。”精灵大声地宣布。

“主人啊。”修尔苦着脸说:“办理接管手续很快,用不着住店吧。”

“我不管。”精灵任性的说道:“今晚就住在这里。”

“可是……可是……”修尔一咬牙说道:“主人,实话说吧。我没钱住店了……”

精灵却微笑道:“没事,住在这里不要钱。”

不要钱?天下还有这种好事?修尔疑惑的随着精灵走了进去。

走进旅馆,修尔惊奇的发现这里并不像自己原先想象的那样不堪,相反,这家外表不起眼的小旅馆的内部非常的干净。

旅馆的墙壁整体都由未经修整的松木包住,自有一股朴实的原野气息,如果大力吸气,鼻子里还能闻到淡淡的松香味。

只是这股树木的味道却让修尔产生了一些不愉快的回忆……他和精灵在原始之海迷路的回忆……

酒店老板是一个常见的中年男子,相貌非常的普通,属于那种在人群中一抓一大把的那种。

他正在柜台上擦拭着碟子,看到修尔和精灵进来,露出和善的微笑:“二位客人需要点什么?”

在他的身后,摆着一张直到屋顶的酒柜,里面摆放的各式美酒,大部分修尔都没见过。偶尔一两种他认识的,竟在宫廷也少见。

精灵径直走了过去,说道:“开两间房间。”然后把手掌放在柜台上迅速的张开又合上,灯光的反射使精灵的指间泄露出一丝金光。

像是个金币……修尔不是很确定。

酒店老板再次露出了微笑,那是和刚才决然不同的微笑。如果刚才的笑容是职业待客的微笑,那么现在便是见到老友般的微笑。

“二楼尽头的房间。”老板丢过来把钥匙,笑容也诡异起来:“不过只剩一间房间了。”

房间虽不大,但整体明亮整洁,非常的舒适自然。

关上房门,修尔和精灵相互无言的对视。

“你脸上的笑容真讨厌,看起来非常猥亵。”精灵皱着眉回答。

“有吗?”修尔竭力的想掩饰,却并不成功。

精灵冷哼了一声:“今晚你给我睡在地上。我现在去洗个澡,记着,你若是敢偷窥,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不敢不敢。”修尔笑着回答,并不把精灵的威胁放在心上,一路之上,修尔已经发现精灵并不像嘴巴上那样绝情。

不过……除了那个时候……那个妮娜化身成暗精灵的时候……

修尔仍然依稀记得,初见暗精灵时其残酷无情的杀戮。

想到这里,修尔打个冷颤。还是不偷看了……今后的机会多的很……尤其是等自己成为德鲁伊之后……

等精灵洗裕完毕之后,发现修尔正坐在椅子上傻笑。

“想什么呢?口水都流下来了……”精灵问。

“没什么……嘿嘿。”修尔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摸了摸口袋里的那枚寄托他希望的种子。

精灵懒的理他,刚准备上chuang休息,却听修尔又说道:“主人……”

“什么事?”精灵皱皱眉头。

“您似乎认识这家酒店的老板……”修尔犹犹豫豫的问。

“不认识。我不认识这家酒店的老板。”精灵干脆的回答:“我只是认识这家酒店。”

看着修尔不解的样子,精灵好心的解释:“这是一家连锁店,在人类各国各处都有着分号。”

“啊,那这家店的总老板一定是个很有钱的大商人喽。”

“很有钱?没错,是很有钱……”精灵露出诡异的微笑:“不过却不是什么商人……恰恰相反,反到是商人们的对头。”

商人们的对头?莫非是……修尔想到了一个不愿想的答案。

“没错。”看到修尔露出惊骇的神色,精灵笑道:“这是一家盗贼开办的旅店……这里是影贼工会的分部之一。”

隔天早晨,修尔起了个大早,正确的说,他几乎一晚没睡。

天啊,自己竟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住了一晚……修尔现在还有点不自然,而且最让他沮丧的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竟然和可怕的盗贼有着联系。

昨天住店时精灵掏出的那枚金币似的东西看来就是联系的信物了,只是不知精灵为什么执意住在这里。

精灵早早就出门了,修尔稍稍洗漱了一下,来到了酒店大厅。

看到修尔,酒店老板露出了一个男人都理解的神秘微笑。

“先生昨晚过的一定很愉快吧。我可是特地撒谎说是只剩下一间房间的。神啊,我是多么的为我的客人们着想啊。”老板深深的自我陶醉着。

“是,是。多谢,多谢。”修尔勉强挤出笑容回答,如果像往常一样,他说不定会和老板好好交流一下,但现在他只希望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见到大街上明媚的阳光,修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向路人打听后向总督府走去。

米松行省的总督梅林是个充满着贵族魅力的中年男子,白面无须,脸上总挂着温文尔雅的笑容,头发梳理的非常整齐,身上的衣服干净华贵。

修尔见了之后不禁产生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这才是名门贵族该有的气度啊。

修尔感觉自己和之相比,根本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很快修尔就把手续办理完毕,修尔犹豫的问:“梅林大人……修尔有个问题不知该问不该问。”

梅林挥了挥手,说道:“修尔子爵,你我同为国王陛下的臣子,有什么话尽管直说。”

修尔低声问:“梅林大人,昨天我来的时候发现城外有很多的难民。我想是不是前线……嗯,战事有变?”

“你竟不知道?”梅林惊奇的说道:“王国军战败,国王被俘虏,左相身亡……这些大事你竟不知道?”

“啊!?”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一样在修尔脑袋上炸开。

在原始之海迷路了一个月,他早已遇外界隔绝,现在才知道这些日子里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梅林大人,修尔实在不知,您能否自详细说说。”

梅林温雅的喝了口水:“太详细的情况我也不太了解……因为叛军已经隔断了米松周围几个行省和中央的消息。我所知的大概则是,王国军和叛军在莱茵河对持没多久,兽人不知怎么竟从王国军背后杀来,淬不及防的王国军被杀的大败。那一战惨烈无比,竟把莱茵河水染成赤红。这一战中,国王被俘,左相埃里克大人被杀,只有右相带着残军退到了南方。据说现在叛军已经把京城第梵克围住,形势岌岌可危。”

“那……大人您听说王国近卫团团长夏洛克的消息了么?”修尔急切的问。

“夏洛克?没有。叛军已经把北方和南方隔开,太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了。不过我正在派人打探,有消息会通知你的。”

在修尔临走之时,梅林叫住了他:“修尔子爵,等一下。”

“大人您有什么事?”修尔无意识的回答,他的心身已经完全被刚才的惊人消息所占据。

虽然修尔自问算不上什么忠君之士,但基本上的爱国观念还是有一些的。此时惊闻王国军队大败,不免心有戚戚。

还有夏洛克……不知你是否尚在人间……

梅林拿出一纸法令,向修尔扬了扬:“右相德奇大人已经代国王陛下下令,允许全国各省有封地的贵族在自己的领地里征兵却敌,修尔子爵,你那里地方虽小,但也要作好准备啊。还有,小心盗贼。”梅林微笑着说。

“多谢大人的好意。”修尔向梅林表示感谢,但却在心底无奈的想,我现在就住在贼窝里啊……

走出总督府,修尔竟发现原本明媚的阳光竟是那么的刺眼。

微微苦笑一声,修尔抬步向酒店走去。

夏洛克,还有艾黎,不知你们怎么样了……修尔突然强烈的怀念起这两个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