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修尔的苦恼
  • 领主的世界
  • 不才小龙
  • 5573字
  • 2004-12-14 22:21:00

“修尔大人,骑士团明年整年的预算初步估计是三千个金币,如果按照您的意思将人数扩大规模到五百人的话,这个数目将上涨到五千个金币。您可以这样估算,每增加一个人就需要十个金币……”现在成了骑士团长的戈麦斯恭敬的向修尔做着报告。

“五千个金币啊……噢,我亲爱的戈麦斯,这个数字不能再减减么?你知道,今年的税收状况不太好……”修尔坐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上。

自撒拉瑟当上总督之后,时间已经过了半年多了,这期间修尔除了视察建设自己领地之外,一直致力于自家骑士团的建立,经过和梅林的战争之后,他深深体会到了拥有一只私人武装是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修尔对于军队这方面并不在行,不过戈麦斯可是个中老手。

短短半年,他已经拉扯起了一支三百人左右的骑士团了,只是这个数字离修尔的要求还差些。

至少五百人,这是修尔当初给戈麦斯订下的目标。

“大人,请您要明白,这不是可以讨价还价的菜市场……”戈麦斯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已经拼命把预算压减到了最低,武器装备都是在自家矿里请铁匠打造,训练场地则选了一块光秃秃的山谷中的空地。每人十金币成本中有六枚是花在马匹的添置上面——专门用于战斗的马匹价格要比普通马匹价格来的要高许多,实际分摊在我手下身上的金币只有四枚……他们一直为自己还不如一匹马值钱而抱怨那。”

“唉,算了,算了……五千就五千吧。不过你们一定保证要把我领地里的那些该死的强盗们赶走,天知道他们每年还要从我手中抢走多少货物。”修尔想起了那些横行的强盗,脑袋里面又开始疼了起来。

修尔还算是个开明的上司,对于自己不了解的领域从不胡乱干涉,并能对下属抱以充分的信任和支持。

“这个,对付那些强盗团伙,至少要等到明年开春……您要知道,现在的那些我召进来的士兵都是平民出身,之前他们没有任何关于军队方面的概念与训练,离形成真正战斗力差着老大一段距离。我想,经过一个冬天的训练,才会好一些。”戈麦斯挠挠头,实话实说。

他虽然毫无疑问的是个有能力的人才,但也没办法在不到半年时间就建立起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与之相反,北方三省的强盗可是在整个索玛王国都赫赫有名的,据说这些无法无天的家伙们连军队运送的物资都敢抢……

“开春吗……”修尔苦笑,要是等到那个时候,自己还不知道要损失多少财产呢。

由于在和梅林的战斗中立下了不小的功劳,现任总督撒拉瑟毫不吝啬的赏封给修尔不小的新领地,这些领地虽然有丰富的资源,但却属于地广人疏那种,强盗更是出奇的多。

税收是赚不上来什么钱的,修尔手下的子民实在太少——这恐怕也是撒拉瑟特意对他的限制,修尔赚钱的途径,全靠物产方面的输出。

正因此,那些强盗现在是修尔心头最大的烦恼。

看到修尔露出苦恼的神情,戈麦斯走上前来提议:“大人,您和影贼工会不是很熟吗?或许去可以找他们试试……天下盗贼是一家嘛。”

“也是个办法……”修尔手指轻敲桌面,自从上次梅林一战之后他便没有再和这些家伙有什么联络,或许现在可以试着去联络一下感情。

修尔挥了挥手示意戈麦斯可以离开了,戈麦斯向他行个礼,然后转身离开。

站起身来,修尔来到了窗子面前。透过满是冰凌的窗户,可以清晰的看到对面的一栋已经被各式植物覆盖的庄园。

“妈的……老子的家竟然成了植物和野兽的乐园,真是憋气啊……”修尔嘴里絮絮叨叨的发着牢骚,精灵离开以后,他的后花园里的便愈加茂盛起来,终于有一天将整个山庄完全覆盖住。

逼不得已,修尔只好找人又在山庄边上重新盖了一栋二层小木屋。小木屋很简陋,不过修尔倒并不在意,他在这方面要求并不高。

修尔问过自己的老师福荣恩当初精灵结下的界面通道什么时候可以失效,福荣恩回答说至少要一年,然后接着便冬眠去了。

“冬眠?呃……老师您的意思是说,您难道像头熊一样到了冬天便钻到树洞里面去睡觉?”当时修尔听到福荣恩说自己要冬眠后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

“很奇怪吗?其实这只是一种生活的惯性罢了……灵魂状态下的我虽然不需要冬眠,可是常年的习性还是使得我看到雪花就有睡觉的冲动。唉,真怀念那个拥有肉体可以尽情一觉睡到开春的日子啊……”福荣恩像个诗人一样感叹着:“冬眠不觉晓……”

修尔打了个寒战:“不知这是老师您的特例,还是说德鲁伊都这个样子?”

“咳咳,这个嘛……这纯粹属于种族关系……要知道,生活一但养成习惯,就很难改了。”

“种……种族?莫非老师您不是人类?”修尔大惊。

“恩?你没见过我还有肉体时候的形象吗?”

福荣恩传了一副图像到修尔的脑海里面,那是一个半人半麋鹿似的家伙。

“这就是我的肉身了,很英俊帅气吧……想当年我在林海里驮着爱妻尽情撒足疾驰时不知羡煞了多少精灵少女……唉,可惜肉体一直被封印在千年古树里面,等有机会一定要拿回来。徒儿啊,为师的将来就指望你了。”

“是……”修尔一边勉强的应答,一边想象自己老师撒足疾驰的情景。莫非人家只是拿您当作坐骑?修尔不敢再想下去了。

※※※

推开屋门,寒冷的北风迎面扑来,冻的修尔一哆嗦。他心头默念,一股热流充满了全身,也不感到那么冷了。

延着小路缓缓而行,修尔不多时来到了盐湖镇子里。

镇民们和善的向修尔打着招呼,修尔也一一报以问候,没有丝毫的贵族架子。

经过半年多的相处后,镇民们不再向之前那样敌视修尔了。他们发现这个贵族胖子既不好色,也不贪财——其实是修尔认为镇民没多少油水,与其把精力放在压榨他们身上,还不如为自己领地的产出打通良好销路比较有价值。

此外,修尔的医术也帮了不少镇民的忙,所以他就更受镇民欢迎了——尽管镇民们后来连家里牲口生病都来找他医治,弄的修尔不胜其烦。

经过碧苔丝的家门时,修尔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敢进去。

叹口气,修尔沿着街道慢慢的来到了镇口。

看了看左右没人,他使出变身术,变成了一条灰狼,飞快的消失在田地里面。

修尔一直在福荣恩的指点下努力的学习着德鲁伊法术,由于德鲁伊的力量来源是自然,所以经常保持和自然的沟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福荣恩去冬眠,修尔的实力大为下降,所以他平时的练习也很卖力。

向往常一样修尔在树林里先和自然进行了一番沟通——类似于魔法师的冥想,又练习了几个法术,才算完成了一天的功课。

正要离开,阵阵惨叫声和兵器撞击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抢劫?仇杀?修尔脑海里蹦出这几个字眼,不过他可不准备管闲事。

可惜事与愿违,厮杀声音越来越近,转眼间,几辆马车出现在了修尔跟前,在马车后面,则是几名骑在马上的骑士,不住的射箭追赶马车。

看清了当前一辆马车上瑟瑟发抖中年商贾,修尔知道自己不得不出手了。

对方是他一个相熟客户,和修尔一直有着生意上的来往。于公于私,都不能放任中年商贾被杀害。

“出来吧,荆棘!”修尔低喝一声,双手按在了土地上面。无数的荆棘从地上长出,放过了马车,将后面的马匹缠住。

几名骑士狼狈的从马上结结实实的摔了下去,看清了摔倒的原因,不由纷纷惊呼:“糟糕,有魔法师!”对于外行人来说很难分辨魔法师和德鲁伊之间的法术有什么区别,在他们眼里,只要会法术的,就算是魔法师。

对方惊惶的逃走,修尔倒也懒的追赶。

中年商贾见危机解除,还不等修尔说话,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扑向了修尔,感激的说道:“想不到修尔大人竟是个魔法师,这次多亏您才保住了敝人一命,今后大人若是有什么事需要咱帮忙,我绝不推脱……”

“那好,今后我这毛皮的价格提高两成,并且你来承担运输……”

“……”

送走了中年商贾,修尔不禁大为恼火,那些该死的强盗竟然猖獗,竟然在镇子边上便敢公然打劫。

可他又没什么好办法去制止,先不说自己的武装力量还没正式形成战力,单是对方这种来去如风。打一枪换个地方的战术,就是出动大部队剿灭也未必能起什么效果。

想起了戈麦斯的提议,修尔终于决定去找影贼工会去试试。

※※※

隔天一大早,修尔便变身为狼,跑到了行省省会多芬城。

多芬城依然繁华,一点也没有因为总督的更换而影响到普通家庭的生活。

找到了熟悉的招牌,修尔进了旅店,正看到老板和莺在吵架。

“您为什么禁止我和雷欧大人见面!”

“因为你们的身份!你们俩之间身份差别太大,这样下去没有好结果的!”

“身份上的差别算什么,感情才是最重要的!而且雷欧大人已经发誓说,他会在明年娶我作他的妻子!”

“这种贵族子弟说话会算数吗?对他们来说,宣誓就像是吃饭一样。只有你这样天真的女孩子才会相信!”

“你……你……”莺小嘴一撇,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人家再也不理老板了!”转头跑出了旅店,还差点把修尔撞倒。

“咳咳。我这时来不会打扰你们吧……”修尔在门口满脸尴尬的问道,说到底,当初雷欧和莺之所以能相识,还是他的功劳。

老板没好气的看了修尔一眼,冷冷回答:“进来吧。”

修尔拉了桌子坐下,老板勉强的给他倒上一杯红酒。

“修尔最近事忙,一直没来拜会贵工会,实在不好意思啊。”修尔讪笑道,他清楚眼前这个人的势力和实力,每一项都不是他所能相比的。

“事忙?是怕见我吧,哼哼,上次我明明亲口警告你不许把莺这个孩子卷进那么危险的事情里去,可你居然还耍心眼还是把她拉进了是非……你真的不把我放在眼里?恩?”

修尔连忙向对方陪不是,他知道推诿和抵赖是没用的,反而会激怒对方。

听了修尔许多好话并且承诺出钱把旅店翻修一遍后,老板的脸色才慢慢转好,说道:“这件事就先算了,不过我还需要你答应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关于莺的事。刚才你也看见了,这个孩子居然和那个什么雷欧谈起了恋爱,虽然这里的风气并不像南方那样保守,可一个盗贼和一个贵族少爷结合也终归差的太远。”老板轻轻叹了口气,此时哪里像执掌地下世界的大老板,更像是一个为自己孩子操心的父亲:“唉,莺这孩子,从小就没了父母,是我一点点拉扯大,对我来说,她就是我的亲生女儿。她的脾性我知道,一旦打定了主意,便不会再更改……谁劝也没用。”

说到这里,老板一拍桌子,身子前倾,盯着修尔一字一句的说道:“雷欧不是和你很相熟么?他不是很听你的话吗?我那个条件就是,你要保证他不会伤害到莺。我知道你这个家伙鬼主意多,一定有办法让雷欧听你的话。”

修尔心中暗自苦笑,这种男女间的事我又能插上什么手?但也没法,只能口头答应下来。

见修尔答应,老板的脸色终于变得晴朗,说道:“好啦,我们之间的小小矛盾暂时算是解决了。现在,修尔你可以说说你的来意了。”

“是这样的,最近我一直受到强盗团伙的骚扰。那群无法无天的家伙甚至已经发展到在镇子边上打劫的地步了……”

“还真是不幸啊……“老板打着哈哈,但紧接着话风一转:”不过……这与我影贼工会有什么关系?”

“这个,天下盗贼是一家嘛……”

“放屁!”老板生气的说道:“贼和盗根本是两回事。我们影贼工会,向来都是隐藏在阴暗世界之中,在黑暗中优雅漫步的贵公子,才是最符合我们影贼的形象。强盗那种光天化日之下打杀劫抢的粗鲁行为,我们是不屑与之为伍的。”

优雅漫步的贵公子?看着老板那平凡的面孔,矮粗的身材,修尔怎么也无法把他和优雅这个词搭上边。

“咳咳,我指的是气质……”老板老脸有些微红,很快的转移话题:“总之,你要明白我们影贼工会和强盗团伙可没有什么瓜葛,最多有些业务上的联系如销脏之类。此外,还有个差别便是,强盗的流动性比较大,都属于业余性质,而我们影贼则都是专业人才。”

“那就是说,我只能眼睁睁的看他们抢劫我的货物而不能制止了?”

“你找我们影贼工会是肯定没用的。在北方的,对付强盗,单纯的剿杀意义不大。一个强盗团伙的组成,三分之一是流民,三分之一是佣兵,三分之一是罪犯。很可能今天是强盗,明天就成了哪家大贵族手下的骑士……在这样的情形下,想杜绝匪盗,实在难上加难,最多,也就是把损失压到最低罢了,更何况有些强盗团背后还另有背景。”

“那您说怎么方法呢?”

“无非是软硬两条道路,硬者,出动大军,坚清壁野,先在外围重兵把守,然后层层推进,可以歼灭部分强盗团,但这样大费人力财力不说,还有可能招致其他强盗团的仇视与反扑。软者,可以用钱财打动强盗头领,以部分损失换来安全,但也有着强盗贪得无厌,以至出尔反尔的忧虑。不过,高明者如前总督梅林,便软硬兼施,不但将自己领地里的强盗整治的服服帖帖,甚至还能收为己用,外放到其他省去打劫其他领地……”

修尔听完后只觉眼前一亮,一个闻所未闻的世界的展现在他的眼前。

“谢谢……我明白我该怎么做了……”

老板笑着点头道:“以你的资质来看你的将来大有所为,甚至有成为我暗黑世界中人的可能,可要努力啊……”

“这话我听着怎么这么别扭……算了,那您说,我怎么才能联络到那几个在我领地里抢劫的盗匪?”

“这点我能帮上忙,我可以帮你指引一下,不过到时怎么去和对方交涉,就看你自己的了。记住,不能一味委屈求全,那样只会让对方看轻你。”

“这个我明了的。”修尔微微一笑,对于怎么胁迫他人,他最在行不过,雷欧便是一个现成的例子。

“好了,下面可以谈些别的事情了。”老板一拍手:“关于豪格宝藏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