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朋友
  • 领主的世界
  • 不才小龙
  • 6516字
  • 2004-11-15 15:56:00

就在艾黎感觉到洛因茨即将进入自己身体的时候,船舱的房门突然被推开。

“谁这么大胆?”被打断好事的洛因茨不禁停下了动作,生气的问道。

“是我。”一个冰冷的女声响起,洛因茨听到这个声音后不禁呆住,艾黎趁机从他手中挣脱,像只受惊的小兔畏缩在床角。

“你来干什么?虽然你与我有着婚约协定,但也轮不到你管我的事情。”

艾黎抬眼望去,发现来人正是自己白天所见的端庄少女,此时她的脸上充满着怒气。

“洛因茨,你以前的那些肮脏事我不愿意理,更不想理。但现在你和我的婚礼举办在即,我容不得你在外面如此胡来……嘿,你也太不给我拉斯特家面子了!”

少女的声音不大,却饱含着无形的威严。

洛因茨沉默下来,他和这个少女的婚事是爷爷亲自订下来,更是与伦特家的未来息息相关,如果自己把它搞砸了,爷爷只怕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想起爷爷的冷酷手段,他不禁打了个寒蝉。

“也好……今天就给你个面子,我会暂时放过这个小妞。”洛因茨作出了妥协,但他也不甘心就这样放过艾黎:“在婚礼之前,我不会动她。等婚礼结束,我要让她做我的奴隶。”

“没问题,你和我的关系,本来也只是维持到婚礼结束。在那之后,我不会干涉你的事情,在这之前,你给我老老实实的,你和你的那些侍女们怎么胡来都没关系,但不要在外面惹事!这个少女,就先跟在我身边好了。”

洛因茨恨恨的咬牙应允。

“这位小姐,先跟我走吧。”少女向艾黎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艾黎跟着对方来到一个位于船尾的船舱里,里面打扫的干净整洁。少女扶艾黎坐下,又给她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这时艾黎大脑才开始清醒过来。

回想起刚才的可怕情景,艾黎不禁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同时对自己眼前的少女起了深深的感激之情。

艾黎刚想道谢,可少女已经抢先向她行礼:“对不起,是莉斯汀没能管束住自己的未婚夫,以至他对你作出了这种无礼的事情,实在抱歉的很。”

艾黎也赶忙回礼,并细细打量这个称自己是洛因茨的未婚妻的少女。

莉斯汀大约二十上下,鹅蛋脸,五官端庄,皮肤白皙,虽称不上出众的美女,但却自有着一种高贵风华。尤其是她那从容而高挺的鼻子,更使得她看起来格外的大方而自信。

“艾黎小姐,等天亮我会派人送你回你的居所,在此之前,你便先在这里休息片刻吧。你放心,洛因茨他还不敢在我这里胡来的。”莉斯汀抱歉的笑道。

“不行!”

一个声音在门口传来,艾黎扭头一看,一股怒火不禁涌上心头,只见一个男子懒洋洋的倚在门框,竟是那个受命陷害艾黎的洛因茨手下。

难道他是来捉我的?艾黎害怕的站起来想躲到莉斯汀身后,却不小心把椅子碰翻,人也摔倒在地。

“这位小姐不要怕。”那个男子笑吟吟的过来去扶艾黎:“我虽是洛因茨手下,不过对你并无歹意。”

“艾黎小姐,说来你可能不会相信,及时找我解救你的,正是这个人——洛因茨的侍卫队长西斯坦。”莉斯汀在边上说。

这是怎么回事?艾黎有些迷糊。

西斯坦将艾黎扶起,拍拍她身上的灰尘,说道:“那我就给这位……对,艾黎小姐说明一下吧。我确是洛因茨的手下,也确是故意陷害了艾黎小姐。身为伦特家侍卫队长的我,少爷的命令再不合情理我也得遵从……不过这并非我的本意,我对女士小姐们向来爱护的很……咳,说远了。一句话,对艾黎小姐下手纯属无奈,所以在艾黎小姐落入洛因茨的手掌之后,我便急忙去通知莉斯汀小姐,因为莉斯汀是这里唯一可以阻止少爷……”

“啪”

他的话还未说完,脸上已经狠狠挨了艾黎的一记清脆的耳光。

“你话里的意思我听明白了,你也不用再解释了……这个耳光,是你欠我的。自此之后,你我的纠纷就两清了!”

这个突然的变故让西斯坦和莉斯汀都惊呆住了,过了半响,西斯坦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真是位有性格的小姐,够泼辣,不过也够痛快!好,这巴掌是我还你的,哈哈!”

其实艾黎刚才打完那巴掌也有点后悔,自己毕竟是一无权无势柔弱女子,在人家地盘上,自己还是老实点好。但她自己也不知为什么在听到西斯坦的话之后会那么愤怒,这或许是西斯坦的话触动了她心底最敏感的地方,对方的话听起来很好听,但骨子里却带着对自己的漠视,丝毫没有考虑万一莉斯汀没有及时赶来或是洛因茨没有听从莉斯汀怎么办——难道莉斯汀真的会为自己一个外人而与对方翻脸拒绝这桩婚事?

不过西斯坦之后的反应倒确实把艾黎吓了一跳,莫非这个看起来……嗯,颇有魅力的男人竟是个疯子?

想到这里,艾黎又不禁轻瞄了西斯坦一眼,发现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有着不赖的卖相,棱角分明的脸上是一把络腮胡子,明亮的眼睛里面带着懒洋洋的笑意,别有一番粗犷的魅力。

“艾黎小姐最近还是不要着急离开的好,洛因茨已经预防着莉斯汀小姐会这样做,所以已经特意派人守在船上,只要艾黎小姐一离开莉斯汀小姐的周围,便会被他捉回去……嘿,说不定最先下手的正是我,与其把这个功劳交给别人,还不如我自己留着那。”

西斯坦此话一出,艾黎刚对他产生的些微好感便消失无综,不过她倒也不得不承认其所说确实有理。

“那你认为该怎么做呢?”

“等船靠岸吧,那时人多,大家又忙着下船,那才是艾黎小姐脱身的好时机。”

“就这样办吧。”莉斯汀微微颔首,把这件事定下来:“只是这些日子要委屈艾黎小姐了。”

艾黎摇摇头表示不碍事,此时她心里正为另一件事苦恼着。

她仔细想想了,抬头向西斯坦说道:“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没问题,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小姐请说。”

“帮我带一封信给我的同伴……我不想让他担心我的事。”艾黎指的自然是罗恩,这几天自己只能在莉斯汀这里度过,所以想给罗恩一封信免得他担忧或是做出什么事来。

“没问题……这个人想必是艾黎小姐的情人吧,嘿嘿。”

“要你管!”

艾黎找莉斯汀借了笔和纸,写了一封交给西斯坦:“他在三等舱,名字叫罗恩,你打听一下就可打听出来。”

罗恩喜欢和人喝酒聊天,已经和不少旅客关系打的火热了。

“放心吧,一定送到!”西斯坦临走之前暧mei的微笑着保证。

“对方是你的……情人?”当西斯坦走后莉斯汀也问起了这个问题。对待莉斯汀自然像对待西斯坦那样,因此艾黎只好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是的。”

“看来你很关心他呢,想必你很爱他吧。”

“这个……算是吧。”艾黎有些不太确定,自己和罗恩的关系有点复杂,其中有些东西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看艾黎犹豫的样子,莉斯汀以为她不好意思,便捂着嘴轻笑起来。不过艾黎清楚的看出,莉斯汀在微笑的背后带着那么一丝酸楚。

艾黎很想和莉斯汀攀谈一阵的,可她现在实在太累了。从刚开始她的精神就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下,因此没有感觉到困意。可现在心神一松懈,眼皮便开始打架了。

无奈的和莉斯汀道了晚安,便有侍从带着艾黎到旁边的一间船舱去安睡。

于是,偌大的船舱里便只剩下了莉斯汀一人。她轻轻吹熄了灯火,可没有去睡觉,而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后,静静的坐在了窗边的长椅上。

夜沉如水,明月高挂在夜空中,默默的凝视着世间的一切。四下一片静谧,只有船身激起的水花声在月下演奏着一曲动听的安眠曲。

轻叹一声,莉斯汀向着明月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爱情……我也想拥有啊……”

※※※

隔天清晨,艾黎刚起床,莉斯汀便派人来邀请她共进早餐。

早餐是艾黎无法想象的丰盛,有钱人家的气派真是不凡啊,光是这顿早餐的价值就够我过上半个月了。

她一边心中大加感叹,一边用刀叉毫无顾忌的专挑桌上昂贵的美食如鹅肝酱之类的下手。

莉斯汀微笑着看着艾黎,她很欣赏艾黎这种毫不做作的样子。在繁冗死板的贵族家庭中成长的她,对于艾黎的平民身份竟有些羡慕。

吃罢早餐,早已有人给她们端上了香喷喷的红茶。于是两个女人便一边悠闲的品茶,一边攀谈起来。

莉斯汀津津有味的听着艾黎述说着她和罗恩流浪的趣事,并不时就她感兴趣的事情大加询问。

当说道艾黎和罗恩要去伊利安赚钱的时候,莉斯汀惊奇的说道:“想不到索玛在南方联盟的压力下要把伊利安开放为自由港的事情传的这么快,竟连你们也知道了。”

“是啊,罗恩这个人很有些门道……对了,莉斯汀姐姐,你给我讲讲什么是自由港好不好?”

两个女人此时互相间已经颇为熟悉,因此互相开始以姐妹相称了。

“说起自由港,这要由索玛王国和南方联盟的关系说起。由于地形的关系,索玛王国和南方联盟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伊利安,南方联盟想和索玛王国作生意,便只能通过伊利安——这也是伊利安繁荣的最大原因。可你要知道,南方联盟几乎是个商人联盟,那里的商人一个个都精明的很,索玛王国和其作生意大多数都以吃亏为结局,甚至曾经动摇了索玛王国的经济。

于是,索玛三世国王便下过一条命令,要封闭伊利安,断绝与南方联盟的生意往来。但这条命令却受到了教廷的阻挠——南方联盟的商人向来是对教廷捐赠金钱最多的。纵然那时的索玛王国正处于全盛,也不敢轻易违背教廷,于是对命令作了些修改,把断绝改为控制,也就是说给伊利安制订了一个贸易配额,所有商人和南方联盟作生意都不能超出这个配额。这条命令维持了近百年,直到今天……

南方联盟一直渴求着能与索玛王国进行不加限制的商业往来,索玛王国丰富的资源是他们最渴求的宝藏,不过索玛国力强盛远远大于南方联盟,这样他们才一直不敢有什么别的念头。不过,北方的那场叛乱几乎让索玛崩溃,连王都都差点陷落——如不是教廷及时插手的话,但这就给了南方联盟机会,他们以援助之名,终于强迫索玛将伊利安完全开放。”

艾黎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莉斯汀所说的,有些她并不明白。但这也足亦使得艾黎对其发出了崇拜的目光:“莉斯汀姐姐,你知道的真多……不过请恕我无礼。像您这样博学多才,温和善良的人,却为什么会和洛因茨那样的人有婚约呢……呃,我这个问题似乎太冒昧了。”

“没关系。”莉斯汀低垂下眼睛,语气里带上了一丝苦涩:“我和他的婚姻,纯粹是一桩政治上的婚姻。其起因,也正是由于伊利安的开放。伦特家族之所以能成为伊利安的首富,正是因为他们长久以来以商会会长的名义牢牢的把持了同南方联盟的贸易配额。可伊利安一开放,贸易配额自然被取消,于是他们便失去了手中最大的筹码。

于是,伦特家为了保证今后的权势,便去找我家商谈——我的父亲是南海行省 的总督。最后,终于以我和伦特家的独子洛因茨的婚姻为基础达成了互相合作协议。”

“哇,原来姐姐是总督的女儿……这,这,我能和姐姐一起喝茶真是太荣幸了!”艾黎有些激动,差点把手中的杯子打翻。

“总督的女儿也未必有多幸福。”莉斯汀苦笑一声:“我对洛因茨那种无能的废物没有任何的好感,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但我却不得不与他一起虚度我的青春……还好这点双方也都明白,甚至包括洛因茨的爷爷。于是两家达成了一个协议,我与洛因茨的关系仅维持到婚礼当天,不,准确的来说是维持到我怀上洛因茨的孩子,在这之后,我便可以去作我想作的事情了——甚至允许我再去重新找一个恋人。不过到了那个时候,又有谁会爱上我这个有过孩子的人妇呢。”

艾黎听得目瞪口呆,她的小脑瓜里完全无法理解这种诡异的事情。

“为什么呢?难道你和他的婚姻仅仅只是为了生一个孩子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洛因茨的父亲死于一场意外,因此他是伦特家唯一的血脉。可惜他的爷爷,伦特家真正的掌权人对他早已失望透顶,把希望寄托在了下一代。而我也恰好是我家的独女,因此,我和洛因茨的结合的最终目的便是生出一个可以同时继承南方最有钱的伦特家和最有权的拉斯特家的孩子,这个孩子也正是两家的希望。同时,天底下没有比这个更牢固的联盟了。”

透过莉斯汀淡淡的话语,艾黎仿佛已经看到一个统治南方的王者的诞生。

气氛沉默下来,两个女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过了一会艾黎突然开口说道:“莉斯汀姐姐,如果您不愿意和洛因茨……结婚的话,为不什么逃跑掉?我想以姐姐的才华,还不能保证自己的生存吗?”

莉斯汀不加思索的摇头否决掉这个意见:“这个想法我也曾有过,不过最后我发现我无法说服自己。是否能过上奢华舒适的生活,这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但我无法舍弃我家族的荣耀以及责任。”

艾黎暗自撇了撇嘴,责任之类的东西向来不是她考虑的,否则她也不会毫无顾忌的从修尔那里跑出来。

莉斯汀忽然一指船舷外边,说道:“艾黎,看,那里便是神圣魔法王国的海岸了。”

艾黎顺着她的手指望去,可以隐约的在天与水面的交接处有一条淡淡的青线,仿佛是一条丝带,连绵不绝。

“神圣魔法王国虽然只有索玛一个省大小,可上面却有着人类之中最强大的两个势力——教廷与魔法师工会的所在,这也正是其名字神圣魔法王国的由来。其中心太阳之城是大陆上最宏伟的城市,我幼年时曾有幸去过一次,当时深深的为其震撼……”莉斯汀为艾黎作着讲解。

“教廷我知道,可魔法师工会是什么?”

“那是个实力不下于教廷的组织,成员都由在大陆各种职业里最高贵的魔法师组成,他们和教廷以太阳之城的中心轴为主线,分别统治着左右神圣魔法王国。”

艾黎点点头,算是长了一些常识。

之后她们的话题也仅限于沿途风景之类,谁也没在提过莉斯汀的婚事这个令人神伤的话题。

下午西斯坦带来了罗恩的回信,信中表达了他对艾黎的思念和担心之情,把在一边莉斯汀看的有些伤感——她也是个正值妙龄的少女,在私下也曾偷偷有着诗一样的少女情怀以及对浪漫爱情的向往,可这一切都在家族的利益下被抹杀了。

日子转瞬即逝,船很快便到达了目的地伊利安。

这些天里艾黎和莉斯汀已经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分别在即,两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艾黎,我一生没有过什么朋友,却没想到在船上认识了你……虽然以后相见的机会渺茫,不过我会珍惜这段友谊的。来,接受我这个小小的礼物吧。”莉斯汀含着眼泪说完后,从脖子上摘下一条镶着翡翠的项链,那枚翡翠体积之大色泽之纯,艾黎想都没想过。

艾黎接过后戴在脖子上,她也很想送给莉斯汀点什么东西,可翻了半天却只翻到了那对她私藏起来的金耳环。

“这……这是我……”艾黎的脸罕见的红了起来,相比之下,她的礼物实在太寒酸了。

莉斯汀一把抢过来,然后郑重的收起来,微笑着道:“没关系,你的礼物我很满意呢!”

“喂,你们两个女人好了没有?不要为这种无谓的事情耽误时间了……呃……算我没说。”在一边不耐烦的西斯坦说完之后便后悔了,看到二女那可以杀死人的目光,他不禁感觉自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

他为艾黎准备了一身小男孩的服装,准备乘着游船靠岸的昏乱时刻把艾黎带下去。

“保重!”

“你也保重!”

艾黎和莉斯汀挥泪告别,当艾黎和西斯坦离开后,莉斯汀才颓然无力的坐在床上。

正如她所说,从小就高高在上身份尊贵的她,从来就没有过一个知心的朋友,即使有那么一两个算得上朋友的贵族小姐,她也不喜欢她们矫柔造作的言语。

而艾黎的出现,则让她不禁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见面不久,她便被艾黎活泼的性格,肆无忌惮的话语所深深吸引。她仿佛在艾黎的身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莉斯汀正黯然神伤,忽然房门被撞开,她仔细一看,竟然是气喘吁吁的艾黎,后面还跟着满脸无奈的西斯坦。

“莉……莉斯汀姐姐……你的婚礼是什么时候举行?在什么地点?”艾黎上气不接下气的问。

“三天后伊利安最大的教堂……你要作什么?”

“好,到时我一定去为姐姐祝福。”艾黎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不过你可别洛因茨发现哦。”莉斯汀微笑着回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