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领主的世界
  • 不才小龙
  • 7042字
  • 2004-08-12 17:21:00

“该死的,你们这群该死的德鲁伊!”矮人大声的咒骂着,眼前这个熊人已经让自己足够吃力的了,可现在那只可恶且卑鄙的狼人又出现了,而且又是他妈的二打一!

矮人小小的身子在康拉德和修尔的围攻下像个皮球一样可怜的转圈,要不是他体格足够的结实,恐怕早已被撕成碎片了吧。

修尔本想帮着隆冲锋的,可在看到矮人之后改变了想法,毫无疑问,能欺负矮人老冤家的感觉要比去屠杀人类士兵好多了。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加入了矮人和康拉德的战团。

本来康拉德的自尊是不允许别人插手的,就算是帮自己也不行。可在和矮人战斗一阵后便发现了不对,他自己虽然占了绝对的上风,但他的爪牙却根本无法对矮人造成足够的伤害,

眼前这个家伙绝对不是正常的矮人,康拉德心里下了定义,在他漫长的生命里不是没和矮人战斗过,可从来没有一个像眼前这个矮人难缠,因此当修尔过来后他没有出言反对。

不过就算这样,矮人还是仗着皮糙肉厚硬是顶了下来,修尔和康拉德对看一眼,决定结束这场无聊的打斗。趁着矮人面向康拉德的时候,修尔转到对方身后,突然用双臂把矮人举了起来。

“该死的,你这只肮脏的野兽不要碰俺!”矮人的短腿在空中舞动着,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变身后的修尔比他高太多了。康拉德向后退了几步,然后猛地向矮人冲过来,当快要接触时修尔突然松开了双手,就在矮人手舞足蹈的向下掉时康拉德狠狠把熊掌从下往上挥了过去,于是矮人在熊人的冲力加臂力之下像颗流星一样飞向天际,自然还少不了越来越远的咒骂声。

“终于解决掉这个麻烦了。”修尔呼出口气,到目前为之除了将矮人远远打飞外还真没有对付这个家伙的好办法,对方似乎完全无视物理上的攻击,下次有机会用火烤个试试。

康拉德也点头称是,向隆那里望去,只见自己一方的死伤已超过三分之一了。

隆和手下的骑兵,在对方重甲步兵的坚固防御下毫无办法,关键是近距离又发挥不出骑兵的冲击,现在已经是连连败退,所剩的人数只有刚才的三分之二了。

戈麦斯指挥着为数不多的步兵和弓箭手帮忙,可惜起的作用有限。

可以预计到,隆和戈麦斯的失败只是早晚的事情了。

“康拉德大师,就请您使出您的全部实力吧。”精灵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俩的身边:“到了现在,您还想抽身么。”

康拉德长叹一声,慢慢由熊人变回了人身。

“如果敌人是在树林里,我或许可以一下局面。但在空地上,我所能做的并不多。”虽然是这样说,他还是举起了双手。

古老而神秘的文字从他的嘴里吐出,老德鲁伊的双手凝聚起绿色的光芒,无数仿佛透明的滕蔓在他手腕上若有若无的浮现。

精灵神情十分的凝重,她知道这个魔法的威力,也知道这个时候老德鲁伊绝对不能被干扰。

看着已经逼近的重甲士兵,她踏前一步,从腰后抽出两把细剑,将逼近的两名敌人刺死。修尔也飞身抓住了一名士兵,看着士兵被他狰狞的面目吓得面死若灰的样子,还是没下去将之撕碎的决心。

叹息一声,修尔把对方高高掷起,然后重重摔在地上,估计一时半回是爬不起来了。

后面康拉德的魔法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此时他手腕上的滕蔓已经完全现实化了。

就在要施放出来的关键时刻,异变突发。

一个火球突然从敌人士兵的后面飞出,然后落在康拉德面前的空地上爆炸。

这种简单法术对他自然造不成什么伤害,但在这一震之间,手腕上凝聚的魔法却被破坏掉了。

精灵眼尖,一眼便看到了在士兵后面躲躲闪闪的波吉儿,就在她舞动双剑企图上去追杀时,波吉儿那圆溜溜的身形早已躲到在一排排的敌人后面消失不见。

精灵气得面色铁青,显然波吉儿一直便藏在后面,只等康拉德施法的关键时刻将之破坏掉。

“还能再来一次吗?”修尔凑到老德鲁伊面前问。

“你当这是变魔术吗失败一次还能马上再耍一次?”康拉德没好气的回答:“施放相同魔法是要有冷却时间的,越是大型魔法需要的时间越长。”

“那……”修尔缩缩脖子,看着已经逼到面前的重甲士兵:“咱们可以后撤了。”

“终于失败了吗……”隆的身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甚至连他他那俊俏脸上都未能幸免:“撒拉瑟大人,隆对不起您啊。”他的骑兵们围成了一个半园,勉力抵御着四面八方围上来的敌人,并且这个半圆并在不断缩小当中。

“要撤就赶快吧。”修尔小声对精灵说道,精灵狠狠瞪他一眼,不过也有点心动。

就在这个时候,敌人的攻势却突然开始延缓了。

隆和戈麦斯首先发现了这个状况,相互惊疑的对看一眼。

“怎么回事,梅林那家伙突然发善心了吗?还是又有了什么阴谋诡计?”隆自语说道。

在他们面前,那本来如潮水般不住涌来的重甲步兵纷纷停下了脚步,有不少人甚至扭头向后面看。

莫名的骚动从后方传来,让大多数梅林士兵惊疑不止:“怎么回事?”大家都不住低头私语,不过梅林平时军令极严,因此他们固然心中疑虑,但仍保持着阵型,没有给隆他们任何反攻的机会,只是进攻明显比刚才弱了不少。

“难道梅林在马背上中风了……”修尔荒谬的猜测道,此语一出又引来不少白眼。

“我飞上去看看。”康拉德说完后,变成一只乌鸦飞走了,让修尔一阵羡慕,能随时变成可以自由飞翔的鸟类实在太方便了,尤其是在逃跑的时候……只是,那变身的过程仍是一如既往的难看……

康拉德在天空中盘旋了几周便飞了回来,他下到地上,隆和戈麦斯迫不及待的凑来连连询问。

“有一只军队在对方后面出现了。”康拉德缓缓说道:“他们人数不是很多,大约千人左右。应该是咱们一方的友军,因为他们正摆开阵势准备对梅林发起冲锋。”

“友军?”隆皱起眉头,苦苦的在脑海中思索着,能拥有千人的手下,在本省想来也是个不小的贵族了。

“您能不能把他们的旗帜和徽章描绘一下?”戈麦斯问道,但凡是有着古老历史或是势力强大的贵族世家,都拥有着自己的家族徽章,一些甚至是国王或是教廷的亲自授予。

康拉德拾起一把长剑,在地上简单的画了几笔:“他们的旗帜上是有一个古怪的图案,上边像是狮子头,底下有个花圈似的东西。”

可惜,老德鲁伊的绘画明显不怎么样,隆和戈麦斯仔细看了半天都没认出来那是什么徽章。

不过那句狮子头提醒了隆,他思索了一阵,说:“本省以狮子作家徽且势力强大的贵族似乎只有豪格家族了……”

豪格的家徽是狮子和盾牌,狮子象征着勇猛,盾牌象征稳固。

“我知道了。”戈麦斯突然明白过来:“那不是一个族徽而是两个族徽叠加在一起。上面的是狮子,下面的是桂枝……”

两人互看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是豪格侯爵的弟弟汉拔侯爵。”

两个徽章叠在一起代表了是某家贵族世家的分支,往往是某个贵族世家因为各种原因导致了分家,而那个分出去的一支大多会把原先的族徽放在自己的新徽章上面,表示不忘本的意思。

汉拔侯爵是豪格的弟弟,十年前不知因为什么而与豪格翻脸,一气之下带着不少人手和财宝跑到米松行省边上的沃金行省去了,这件事当时在本地是闹的沸沸扬扬。

其直接后果便是导致了豪格原本是米松三大家族之首的地位名存实亡,只能和撒拉瑟平起平坐,而梅林更是借着家族的势力和国王的宠信跃至了行省总督的位置。

这也是豪格为什么急于扳倒梅林的原因之一,他迫切的企望想以此来使自己重新获得当初的地位。

“虽然曾经分家,但亲兄弟毕竟还是亲兄弟啊。”隆喜上眉梢,虽然只有一千的援军,但梅林军队和自己已经打上了半天,士气和精力都消耗极大,因此汉拔这一千的生力军算的上是弥足珍贵了。

不过戈麦斯却对此有所疑虑:“我在梅林手下任职时曾听说过这件事情,当时豪格和汉拔闹的很严重,豪格甚至砍下了汉拔的一只臂膀……说实话,我不太相信汉拔会去帮豪格。”

“奇怪的是,在沃金行省的汉拔怎么会来咱们省……梅林已经封锁了全省,消息怎么传到他耳朵里面的,还有,这一趟路途至少需要三四天,再加上消息传递的过程,可知他很早便得到了消息。”隆说道。

“这应该是修尔大人的功劳呢。”一个好听的女声突然响起,吓了修尔一跳。

当众人找寻说话的人时,却没发现任何人的踪迹。

“是莺吧。”修尔说道。

“咦,你怎么猜到的?”周围的空间突然产生了轻微的波动,很快,一个淡淡的人影在大家的视界里面浮现,对这种情景修尔并不陌生,他与精灵第一次见面时就是这样。

“奇怪,人家的潜行术明明已经达到了大师级别了啊~”这个人影正是莺。

“我是看不到你,但我闻出了你的气味……”修尔变身狼人之后嗅觉被大大增强了。

变态……莺虽然没说出来可望向修尔的眼神里却明白的表达出这个意思。

“修尔大人曾经提供给我们有关这里的消息,而汉拔侯爵又一直是我们的大客户。”莺笑着说道:“恐怕现在全行省都知道这里发生些什么了……”

“不管如何,这都是一个大好机会。”隆再次高高提起他的屠龙枪,冲着他的手下喊道:“兄弟们,我们的援军来到了!大家只要加把劲,就能将敌人击败!”

随着隆的话语,骑兵们对梅林军开始了凶狠的冲击。

同一时刻,梅林正经受着他人生最大的危机。

他绝没有想到,就在马上就可以摧毁敌人的紧要关头,会突然冲后方杀出一支骑兵队来。这支骑兵的出现,完全打乱了他的部署。

当他看清敌人的旗帜的时候,也同样认出了对方正是豪格十年前反目的弟弟汉拔。

和戈麦斯不一样的是,梅林对这件事的了解程度要比他清楚的多,也因此要比戈麦斯震惊许多。

尽管当时他还没有成为一省的总督,但作为豪格的竞争对手,梅林一直收集着对手的各种情报。他深深的知道,当时豪格和汉拔的仇怨有多深,否则汉拔也绝不会跑到外省去重新发展。

“他们俩之间绝不可能再存有什么兄弟之情……”梅林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同时也奇怪,自己把行省封锁的那么严密,怎么还会有消息的外泄。

和北方三个行省一样,米松行省地势多为山岭,地广人稀,所以各个城镇之间的联系并不是那么紧密。

因此梅林只派兵封锁一些咽喉要道,便有自信一个月之内不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可现在,不仅撒拉瑟的手下得到消息,甚至连外行省的家伙们都跑来了。

这让梅林一边着急的指挥手下,一边在心底少有的骂起娘来。

重甲步兵固然有极高的防御力,可缺点也同样突出,那就是转身太慢。

因此当对方向自己发起进攻时,有大部分甚至来不及转身便死在对方的剑下。此时,人多反成了梅林一方的负担,那些被挤在一起的重甲步兵互相堆在一起,与其说被敌人杀死,倒不如说是互相踩死。

隆和戈麦斯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他指挥着残余不多的军队,做最后的殊死一搏。

在前后的夹击下,固然梅林的总兵力仍然胜于对方,可阵型也终于崩溃了。

望着开始逃散的士兵们,梅林叹口气,转头望向半天只是在后面放放火球之类的波吉儿——他不敢在精灵面前施放大规模魔法。

并非精灵实力比他高多少,而是精灵恰好可以把他的本领全部克制住,此外,还有个原因是他不愿意与精灵或是德鲁伊起正面的冲突。

看到梅林求援的目光,波吉儿咬牙做出了决定,无论如何,梅林曾经付给他和矮人相当高的酬劳。再不用出全力就太过意不过去了。

于是,在一阵低低的咒语过后,他再次飞上了天空。不过这次他没敢飞的太高,而且在给自己施加了防护魔法后,缓缓的向汉拔那一方飞去。

可惜他的身形仍然被精灵发现了……精灵的眼力可不是盖的,一眼就瞅中了那个梅林军队中升起圆球。

精灵再次引弓搭箭,可波吉儿早有准备,一直都紧贴着重甲士兵的头顶飞翔,绝不飞的太高。

这个角度不太适合放箭……精灵犹豫了一下,结果被波吉儿飞出了视线。

精灵恨恨一跺脚,拉住身边的康拉德:“康拉德大师,波吉儿又要出手了。不过这次他是向那边过去的,麻烦您也出手吧。哼,既然他不敢过来,您就放心施法好了。”

康拉德无奈再次念起了咒语,于是奇妙的滕蔓开始在他手腕上浮现。

与此同时,波吉儿也念起了咒语,汉拔的士兵们发现了他,可没有弓箭能射穿他的防护罩。

一个红点在他的手中越集越大,那浓烈的红色就像是天空的太阳。

大量聚集的魔法元素把大气都凝固住,随着咒语的完结,波吉儿和康拉德同时施放出了大型魔法。

康拉德的双腕按在了地面,于是他手腕上滕蔓仿佛有了生命,扭曲的钻入了地底。梅林军队的士兵都突然感觉自己像是陷入了沼泽,有些人低头看向地面,发现地面竟长出了密密麻麻的滕蔓,将他们的脚胫缠住。一时间,那些本就缺乏灵活的重甲士兵开始了漫长的灾难,他们再无法行进半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隆的骑兵们把利刃刺进自己铠甲的缝隙。

而波吉儿的魔法则要华丽的多,那红色的魔法球突然开始膨胀、扭曲,瞬时在众人惊恐的视线变成一只周身散发着灼热烈焰的火鸟,火鸟升上了天空,然后从身上崩裂出无数仿佛羽毛一样的火焰。

火焰像雨一样从天空中纷纷落下,掉到地面上则像熔岩一样流淌,躲避不及的士兵便像火把一样被点燃,那种景象不禁让人怀疑世界末日的来临。

于是,汉拔一方无论是马匹还是人类,都为这副场面所惊慑,甚至有些人跪下祈求神坻的宽恕。

这场火雨,至少让汉拔近一半的军队葬身于火海之中,剩下的一半,也都开始四处逃难之中。

从魔法技艺上来将,波吉儿的魔法并不比康拉德的魔法复杂多少,但从杀伤力上来讲,波吉儿所施放的则要远远胜过老德鲁伊。

康拉德的魔法只是让梅林的军队失去行动力,而波吉儿则是将汉拔的军队击溃。

其实,单纯是火雨并没有使汉拔的军队伤亡太多,可那可怕的场面却吓坏了士兵,导致了军队的逃散。

不过康拉德的魔法却起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作用——他使梅林的军队完全失去了行动力。

而波吉儿的魔法作用面又太大,火雨燃起的火焰在驱散汉拔军队的同时也吞没了大批梅林因无法躲闪的手下。

“准备撤退!”梅林铁青着脸吼道,他无奈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到目前为之,他手下的士兵损伤超过一半有余,而且到了这个地步,大多数士兵也没有士气再战斗下去。他再没有自信能凭这些士兵取得这场战争最后的胜利——就算勉强获胜,他也无法再攻打豪格的城堡。

与其这样,还不如早早撤离,回到自己的地盘重整兵马再战——毕竟他还是米松行省的总督。

重甲士兵开始用小刀割掉自己脚胫上的滕蔓,波吉儿用法术干扰了这些滕蔓的生长,否则的话康拉德这个法术可以使这些滕蔓生长上一天。

波吉儿刚才施放的火雨也没维持多久,这些都是魔法元素所形成,时间一到,便会自动消失掉,而早已溃散的汉拔军队也没能对梅林的撤退造成什么阻碍。

只是,那些留在营帐之中阻挡隆去路的五百名弓箭手,则被梅林牺牲掉了——梅林倒并不心疼,那些都只是些平民士兵,到时候重新征兆便可补充回来。

看到梅林一方开始缓缓后退,隆他们也没太好办法,毕竟现在梅林的实力仍在他们之上。

“可恶啊,又让该死的波吉儿跑掉了。”精灵尽管为了胜利而欣喜,但心底还是有点遗憾。

“那倒也不一定哦。”康拉德望着从右边的树林里不断传来的咆哮声。

精灵和波吉儿也都同时注意到树林的动静,俩人的脸色都是一变。不过精灵是发自内心的笑容,而波吉儿则是无奈的苦笑。

树枝折断的声音越来越近,伴随着“该死的德鲁伊”之类的吼声,一个矮人像炮弹一样吼叫着从边缘被烤焦的树林中冲了出来。

原来刚才老德鲁伊把矮人远远的打飞——这不能在矮人的肉体上对其造成太大的伤害,在眩晕一阵便爬起的矮人,却在茂密的树林里面失却自己的方向。

在树林里面兜了无数圈子,正坐在石头上大声咒骂德鲁伊的矮人,突然看到波吉儿施放的魔法。

那映红天际的火雨,为矮人指明了方向,于是矮人便在这个时候回到了战场。

看着已经分开的两边,矮人露出迷茫的神情,不过在看到修尔后,便怒吼的向他冲了过来。

精灵和波吉儿的反应同样的快,波吉儿挥手一个风魔法便想将矮人卷起——他知道对天性顽固矮人很难用言语讲通,所以干脆直接出手。

精灵则是一箭射向波吉儿,逼的他不得不把魔法撤回,精灵射的箭可不能疏忽大意。

康拉德也同时出手,地面上突然冒出巨大的树枝,将奔跑中的矮人紧紧的缠住,并同时对其施加削弱魔法,免得他从树枝里凭着蛮力挣脱。

看着精灵再度抬起指向自己的箭尖,波吉儿知道自己失去了搭救自己兄弟的机会。

他不甘的长叹一声,不过到不担心矮人的安危——他明白精灵她们抓矮人是为了引出自己而已。

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波吉儿再次看了在树枝里不住挣动的矮人,转身缓缓的和梅林的军队一起撤离了战场。

随着夕阳的缓缓落下,这场米松行省近几十年来最大的战争以两败俱伤落幕,可在实际上却以梅林的失败告终。

此役,

豪格一千二百人,剩余三百人;

隆共两千士兵,剩余五百人;

梅林共六千士兵,剩余两千人;

汉拔出动一千人,剩余五百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