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领主的世界
  • 不才小龙
  • 5868字
  • 2004-08-03 22:26:00

修尔一行抵达杜松小镇比他想象的要早不少,这是康拉德给他加持了一些增强体质的法术的缘故。此行最大的苦主就是他了,在路上他就开始后悔为什么要答应莺带她前来,他要变成狼同时驮着精灵和莺。康拉德则变成乌鸦在天上逍遥——没有人好意思骑在一个千岁老人的身上。

“总算到了……”修尔呼哧呼哧喘着气,拖着疲惫的身子一步一步挪进小镇。驮着两个人也就罢了,反正都是身子轻盈的女性,不但不会带来重量上的太大负担,反而给予修尔感官上的愉悦,骑女人与被女人骑在某些程度上来说是接近的。

真正让修尔疲劳来自于莺,这个小姑娘由于第一次骑狼而害怕的死死抓住他的鬓毛,以至于修尔在回复人身便发觉自己的头发掉了不少。

“现在的年轻人啊,这么近的路就受不了了。想当年我啊……”康拉德摇摇头感叹,修尔恨恨瞄了他一眼,心说站着说话不腰疼。

接近镇口,过来两个士兵将他们拦住:“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目光在精灵和莺的身上色咪咪的扫视。

精灵冷哼一声便要发作,修尔连忙拦下,然后用威严的神色呵斥两名士兵:“看什么看,回报你家大人隆,就说修尔子爵到了。”

居移气,养移体,这些日子修尔一直和豪格撒拉瑟这些大人物在一起,气势比以前大有长进,这一板脸,也颇为唬人。两个士兵对看一眼,既然对方连自家大人姓名都喊出来了,那自然不敢怠慢,连忙回去报信。

不多时,隆便带着几名手下从镇中向他们迎来。一到跟前,隆便微笑着道:“多谢修尔先生送个大礼给我,这位戈麦斯先生熟通军务,沉稳干练,实为我方之福。”言语中毫不吝啬对戈麦斯的赞美。

修尔随口应付两句,心里大为不悦,听隆的口气似乎是不想归还戈麦斯了。

视线越过修尔到精灵和德鲁伊身上,隆的眼睛一亮:“这两位想必就是修尔先生找来的帮手了。”

修尔点头:“是为了对付梅林手下的那个法师。”

提到波吉儿,隆也有些发愁:“不瞒修尔先生,昨天我们已和敌人厮杀上一场,在戈麦斯先生的筹划下本可小胜一场,却在最后被那个法师破坏了。唉,这里不方便细说,修尔先生随我来镇里详叙吧。”

隆的手下已经占领了这个小镇,把镇上一家旅店的大厅当作了临时指挥部,里外布置着密密麻麻的守卫。当修尔一众进入旅店时,便看到戈麦斯正对着摆在大厅正中的一座沙盘默默演算。

“戈麦斯,听说你干的不错啊,路上隆大人一直在夸你呢。”修尔在戈麦斯肩上一拍,把聚精会神的他吓了一跳,等再听清修尔所说的话后,眼角不禁一阵跳动。

“隆大人对戈麦斯的赏识,真是让属下惶恐。”戈麦斯坦荡的迎向修尔的目光:“全靠修尔大人您的举荐,戈麦斯才有这个机会。”

修尔微笑道:“戈麦斯你好好干,隆大人不会亏待你的。”

“戈麦斯不敢,这一切都是大人您的栽培。”戈麦斯惶恐的连忙解释,生怕修尔对自己有什么误会。

他心里确实没有投靠隆的想法,修尔现在虽然只是个小领主,可戈麦斯倒是很相信他将来的权势不会在撒拉瑟之下,尤其是在知道修尔成为德鲁伊之后,就更坚定了这个想法。

修尔满意的扭头向隆笑道:“麻烦隆大人准备几间干净的房间,以供我的……恩,同伴住下。”他差点漏嘴说出主人二字。

精灵冷冷一挥手:“不着急,先研究一下战事再说。”

“这个……您打算直接参与人类之间的战争?”修尔惊讶的说道。

“你认为在不击败你们嘴里的那个梅林的情况下,我可以安然的收拾波吉儿吗?”精灵反问,听的隆惊奇的开始重新审视精灵,从语气听来她的地位还在修尔之上。

原本一个像戈麦斯这样的人才却在修尔手下做事已经够让他惊奇的了,虽然只有一天多的功夫,但戈麦斯展露出的才干让他动容不已,导致他在心底对修尔的评价上提了一个档次。

康拉德悄悄凑到修尔耳边低声道:“在精灵一族里面,月夜女祭祀的职务便是掌管战争。”

修尔点点头,隆开口说道:“戈麦斯先生,麻烦你便给大家解说一下目前的形势吧。”

戈麦斯清清喉咙,开始说起目前战场的形势:“梅林的兵力,目前看来是占了绝对的优势,我和隆大人大致估计了一下,对方约为七千人左右。这么估计的原因,是因为梅林的兵力构成。梅林作为总督,全部可以调用的兵力大致一万四千人,其中他的直属亲兵为四千,这些士兵都由其家族以及在各部队抽调的精英,是最精锐最忠诚的部分;然后是贵族士兵,为一些想凭军功升迁的小贵族构成,他们大多只会泛泛而谈,基本没什么战斗力,这些士兵为三千人左右;最后的则是平民士兵,人数为七千,战斗力和忠诚都很一般。”

“这次梅林围攻豪格和撒拉瑟侯爵,能带来的只有四千近卫军和七千平民士兵,贵族士兵关系复杂,尤其是其中不少人都和豪格撒拉瑟有着多多少少的关系,所以肯定不会调用。在路上大家也都见到梅林封锁了全省各大道路,做这些至少要三千人,而梅林自不会调用精锐来做这些事,那么只能是平民士兵了。考虑平民士兵战斗力和训练度不够,所以我想梅林应该会多派一些。那么,最后在战场上大概是四千近卫军和两千到三千的平民士兵了。”

“前些时候的战斗证实了这一点。”隆接过来说:“原本我是想避开平民士兵直接与梅林主力对决,不过戈麦斯先生劝阻了我。”他指着沙盘一处插着小旗的部分:“这里便是梅林的主力。”又指着外面一圈“这是平民士兵,他们在近卫军的最外围。”

修尔歪着头看那沙盘,不过他从未见过这方面的知识,所以根本看不懂上面都是些什么,只能隐约看明白有座沙堡应该是指豪格的城市了。

“你们人类用的方法真是落后。”精灵突然出言讥讽,小手一抹,竟然将沙盘抹平。

“你这个精灵在作什么?”隆大怒,这个沙盘不知牺牲了多少斥候才将之做好,见其被精灵弄坏不由心疼不已,甚至有翻脸的冲动。

精灵没理他,用手指在那沙盘上画了一个魔法阵的符号,嘴里念几句咒语,再抓起一把细纱缓缓洒下。

奇景发生了,那些细纱并没有按照正常的物理特性平均的落在沙盘上,而是在沙盘上渐渐凝聚成成丘陵、山脉、树木等样式……众人都张大了嘴巴。

慢慢的,豪格的城堡也浮现出来,以及他们所在的小镇……

“好了。”精灵拍拍手,她一指沙盘间的一些小圆点说道:“这个魔法能完全显示方圆几十里之内的地形,不过不能显现出生命的形态。恩,你们可以由这些——应该就是你们人类的驻扎的营帐,以此来推断出他们的所在和方位。”

这个魔法实在太方便了,一定要学到手,修尔心里下定了决心,同时也赞叹魔法的神奇。

这样就算是修尔也能把地势看明白,豪格的城堡位置确实不错,后面都是复杂的山脉,大规模的部队根本上不去。前方两侧是树林,只在中间有较平坦的山坡以供梅林进攻。

“这里是梅林的近卫军驻扎的地方。”隆在山坡划个圈:“还有一部分驻扎在树林里面。山坡外面便是平民军队驻扎地点,其有两条道路。往下的这条小路顶端便是咱们现在所在的小镇了。”

“从现在营地的规模来看那些平民士兵只有一千人左右了。”戈麦斯接着说:“在昨天的战事里,我们先用一部分人试探进攻,在与平民军队接触后佯装败退,于是缺乏组织的平民兵力开始脱节,然后我们全力反扑,将其击败,如果不是突然飞来一个法师对我们施放火雨的话,想来可以将之击溃。而现在,他们的伤亡最多一千五左右。”言罢叹息不已。

他的话提醒了修尔,修尔凝视着对方地形,缓缓说道:“我倒突然想出个主意……”

“大家看。”修尔用手一指沙盘上梅林驻扎的地方:“这里两侧都是森林,如果我们派一个人去放把火的话……”

话还未说完,修尔便只觉脑后生风,然后臀部一阵生疼,人也随着一股大力飞起来,紧接着狠狠摔在地上。

“是谁……呃!”修尔刚想发作,却突然发现精灵正冷冷的望着他,脸上仿佛涂了一层寒霜。其他众人也以一种奇妙的眼神望着他。

康拉德摇头叹息:“修尔,你真的是德鲁伊吗?你的导师难道就没教过你,德鲁伊最不能容忍的便是破坏自然的行为,任何对自然的破坏都将视为对德鲁伊的挑战……在这一点上,精灵一族也是同样的态度。”

“修尔先生,您这么做完全违背了骑士精神。”隆也严肃说道。

修尔缩了缩头,他没敢说话。没考虑到德鲁伊的信仰这个严肃的问题,他自知是自己的失策,不过对于隆的说法就嗤之以鼻了。相打无好手,相骂无好口,都已经你死我活的了,还有什么阴谋诡计不能耍啊?

戈麦斯摇摇头,然后用手指着沙盘道:“现在我是这样考虑的,正面与梅林的近卫军决战,那是肯定讨不了好的了,先不说人数,单是单兵作战能力就在我们之上。不过我们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时间。这场仗拖的时间越长,对梅林就越不利。所以他不敢把太多兵力用在咱们身上,因为他还要加紧进攻豪格的城堡。这样的话咱们便可以采用骚扰的战术,你战我退,你退我战,使其不能全力进攻城堡。”

“不好。”隆摇头否决了这个提议:“这样风险太大,谁也不知道豪格侯爵和家主还能坚持多久,如果一个不慎被梅林攻下,那就什么都完了。”

“那我就没什么好办法了。”戈麦斯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毕竟实力相差太大,已经不是玩弄一两个战术上的小把戏就能弥补的。”

“如果将敌人的主力部队引开,然后派一支骑兵队伍直接进攻敌人主将,可不可以?”精灵提议。

“那也很难,这种赌博似的战术风险太大,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会弄个血本无归。”戈麦斯否决掉:“我想请大家了解一点,那就是梅林的战争谋略绝对在我之上。在他面前,任何赌博似的战术都很难其作用。”

“那也不一定。”康拉德缓缓说道:“我活了上千年,战争见过不少,也亲身参加了不少。我不认为对方有多可怕,但也不认为一两个小诡计就会是获胜的关键。”

说到这里,大家眼睛都亮了起来,年龄与经验,本身就是一种宝贵的财富。这个老头活了那么久,对于事物的洞察力绝对在眼前这些人之上。

“战争其实就是一场双方心理战。谁能事先估算出对方的心理,谁就先赢了一半。戈麦斯,你不是梅林以前的手下么,那么以你对梅林的了解来估算一下梅林现在的心理吧。有时候,如果正面解决不了问题,便可以换一个角度去思考,说不定麻烦便会迎刃而解。再提醒一下,任何战术都是为战略而设定的。”

康拉德的话为大家打开了一条思路。

“是啊……”戈麦斯眼前一亮:“如果我是梅林,我会怎么办?晤,我的首要目的便是打下城堡,其它都是为这个目的考虑……而这时后面又来了一只军队……对,最怕的就是这支军队不与自己正面交锋,而和自己玩拉锯战,那么就要尽快抓住这支军队的主力……”

“怎么抓呢?对方的目的是解豪格之围,那么肯定会尽快决战,既然这样的话,就要把对方一口吃下……啊,对了!”戈麦斯一指沙盘:“以梅林狠辣无情的作法来看,他八成会以这些平民士兵作为诱饵,当咱们攻击他们时,他便会派主力从两侧包抄,将咱们一气拿下。”

大家纷纷议论,最后都认定戈麦斯这个推测最有可能,不过却谁也没有想出个好办法去应对。

就如老德鲁伊所说,战术上的些微优势换取不了战略上的优势。

大家激烈的讨论,连一姿态高高在上的精灵也加入进来。

“这个……我想发言,我有一个小小的提议……”修尔怯生生举手道,自从刚才触犯了德鲁伊和精灵的忌讳后他一直没怎么敢说话。

“说吧。”大家都没在意,没有谁会认为修尔能有什么好的建议。

“我说啊,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打败梅林呢?”修尔咽了口唾沫小声说道。

全场一下子静下来,隆皱起了眉头:“不打败梅林怎么去解救家主之危?和敌人谈判吗?”

“不是,我是说,咱们如果能和豪格他们会合的话,应该也算是解了你家主的危难吧。”修尔犹豫的说道,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提议是否正确。

康拉德首先喝彩:“小伙子说得不错——不亏是我们德鲁伊的弟子,恩,你们把注意力全放在战场上,却忽略了战争的目的啊。”

戈麦斯也立刻理解了:“没错,梅林为什么这么着急攻打豪格和撒拉瑟侯爵和封锁全省?就是因为忌惮两位大人在本省的潜势力,如果咱们能和两位大人汇合,那么凭着地势梅林是决计攻打不下城堡……假如局面变成这样,伤脑筋的就该是梅林了……战争变成持久局面的话,最后吃亏的将是梅林而不是咱们。”

看到大家对自己惊异、赞赏的目光,修尔竟有些脸红。

“咱们首先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在梅林的包围之前冲杀过去,也就是对两侧的侦察与防备。”戈麦斯总结道。

“这个……如果梅林并没有照咱们预想的那样把兵力派到两侧呢?”莺突然在一旁发话。

居然让一个盗贼在边上偷听机密的军事会议……修尔突然有点头晕,自己竟忘了莺的存在,而隆心里大概是把莺当成他的人了。

“这不是个问题。这点在进攻时看对方的战斗力就可以看出来。如果两侧没有敌人,咱们就尽可以把那些平民士兵吃掉,再向后撤退——反正这对咱们没什么损失。如果两侧有敌人的话,就全力前进突破敌人防线。”

“如果咱们没能一气冲破敌人的防线怎么办?又或是敌人采取三面包围?”这个问题是隆提出来的。

“不会。梅林兵力是比咱们强盛,可他攻打豪格间也必然在士气和兵力有所损失,所以我不认为三千多的兵力能从三面围住咱们两千……以我对梅林的熟悉来看,除非他不采取这个办法,如果采用了,就肯定把主力放在两侧,在咱们与平民士兵交战中杀出。这里的关键问题是对两侧的侦察,如果发现敌兵,就要尽快报告。尤其是在敌人的数量方面。”

“本小姐就作次斥候好了,在森林里,我自信没有人会比我做的更好。”精灵大方的说道,修尔看呆了眼睛,这对她来说实在太难得了。

“可森林有两侧啊……恩,莺,你去管另一侧好了。”修尔说道。

什么?我来这里是给你们当斥候的吗?莺心底老大不乐意,不过看看四周,决定自己还是乖乖听话为妙,此外,能为隆这样的帅哥免费效力一把也不错……

“还有个关键就是如果真的发现两侧的敌人,就得想办法将之拖延住至我们突围。”

“这个就麻烦康拉德长老了。”修尔在支使他人上面越来越熟练:“您就去帮忙莺那路,您是德鲁伊,在森林里面应该会发挥出更强的实力吧。”

康拉德有些犹豫,他并不想直接介入人类的纷争,可看眼前这个局面和众人期盼的眼睛也只好勉强应允。

“那好,这次战役就这么定下来了!”隆最后拍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