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奴隶
  • 领主的世界
  • 不才小龙
  • 4561字
  • 2004-04-15 20:30:00

视线沿着冰冷的刀刃逐渐上移,一直移到暗精灵冷峭的面容上,修尔勉力的把身子站直,心里暗暗叫苦。

“今天你坏我大事,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说吧,你想怎么个死法?”暗精灵把刀锋一压,刺进修尔脖子少许,一丝鲜血沿着刀口流下,她成心多折磨会儿胖子。

感觉到脖子上湿漉漉的,修尔嘴唇被吓的苍白,说话也结巴起来:“老,老死行不行?”

“老死?”暗精灵突然觉得这个胖子挺可爱的:“行啊!把你四肢跺下来,关在笼子里,让你慢慢老死吧!”

“别……别……”修尔面色如土:“美丽的暗精灵小姐,您和我也没有什么大过节,只要您放过我,您让我干什么都行……”

“做什么都行?”暗精灵露出笑容:“你能为我做什么——嗯,你有什么本事或特长?”

“这个……”修尔有些犯难,仔细想想,他还真没什么值得骄人的地方:“我……我只会点医术……”

暗精灵撇撇嘴,刚想一剑结果这个胖子,却从帐外传来了一个声音:“修尔,修尔,你睡了吗?我是夏洛克。”

这让暗精灵一紧,刚才夏洛克那一剑虽然没有直接刺中暗精灵,但最后那剑上发出的魔力却使暗精灵受了暗伤,如果现在再被发现,她绝无把握再次脱身。

暗精灵的紧张修尔也察觉出来了,知道自己的转机来了,心里不禁第一次如此感激夏洛克。

修尔仰着头,仿佛这样就能离刀刃远一点,而精灵一边动着尖长的耳朵听着帐外的声音,一边小心的警戒修尔弄出什么响声。

“如果你现在杀了我,那么你也绝不逃不出这里。而且刚才你在打斗中也受了不小的暗伤,对不对?”修尔小心的说道。

暗精灵沉思了一会,才慢慢的说道:“胖子,如果你帮我掩饰行踪,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修尔在心底暗暗评算暗精灵的话可否相信,事关小命,可马虎不得。

帐内的灯火忽明忽暗,映出二人同样阴晴不定的脸色,气氛忽地微妙起来。

双方谁都考虑对方的话是否可信,也都同样的疑虑对方会不会在事后反悔。

沉默了一会,修尔忽地问了一句:“和我同帐的那个年轻人,你把他怎么样了?”

暗精灵被问的一愣,不过仍是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对他施加了一个沉睡术,他至少要到明天中午才能醒来。”

“好,你不杀我,我也不暴露你的行踪。”修尔表示同意,暗精灵仔细看着修尔的眼睛,想看出他的话可信度有多高。

这时夏洛克在帐外催促修尔:“喂,修尔你怎么了?再不回话我可进去了。”

这使暗精灵最终下定了决心,“虽说人类都是些狡猾不可信的家伙,不过现下也只能暂时相信这个胖子了。”暗精灵一咬牙,身子灵活的跃到帐顶,攀在营帐支架的阴影上面。

修尔整理了下衣服,抹了抹头上的冷汗,对帐外说:“夏洛克,进来吧——刚才我在整理衣物。”

“怎么这么慢啊。”夏洛克一边咕哝一边掀帐进来,环视了帐内一周,才看着修尔笑道:“修尔,想不到你也混成了贵族了,还有了自己的领地,祝贺你啦。”

修尔脸上笑容满面:“谢谢,谢谢,全凭陛下的恩泽呢。”然后连忙招呼夏洛克坐下。

“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么?”修尔给夏洛克倒了一杯水,然后问道。

“没什么大事,只是想跟你说几句话。”夏洛克神情一整,对修尔道:“修尔,我想跟你谈一些关于国王赏赐给你的领地的事情。”

修尔眉头一皱,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夏洛克,你我都是老朋友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修尔啊,你成为盐湖的领主固然可喜可贺,但是,你那块地方可不安稳啊。”夏洛克轻轻说道。

“不安稳?怎么个不安稳法?”修尔打个激灵,他一直身处京城,又只是一名医师,对盐湖区那块地方所知仅限于其大概的地理位置。

“你要知道,盐湖区地处王国边境,又守着山脉,王国的法律在那里鞭长莫及,所以那里的治安很差。而且那里地方虽然不大,可民风却彪悍的紧,如果你惹急了他们,他们造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万一他们对你不利,完事后往山野里一逃,王国对此根本没有办法。”

“还有就是盗贼。盐湖区,哦,不止是盐湖区,其所在的行省坎特整个都是全王国盗贼最猖獗的地方之一。”夏洛克喝了杯水,看到修尔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告诫道:“修尔,千万不要小看盗贼,他们要比你想象中还要可怕的多。他们善于潜踪匿迹,忽合忽分,心狠手辣,法律根本不被他们看在眼里。而且,他们有着严明的组织和纪律,甚至比军队还要紧密,控制他们的,便是影贼工会。”

说到这里,夏洛克竟也露出一丝畏惧之色:“没有人敢惹影贼工会,既便是最强大的魔法师,也对他们敬而远之。因为一旦惹了他们,你便会发现你的周围将会全是他们的身影,当你休息或是睡觉的时候,便是他们向你下手的时候。或许是你周围的不起眼的路人,或许是你最亲密的人,都有可能是他们的爪牙,你将再没有安宁的日子。如果说国王是地上世界的统治者,那么影贼工会便是地下世界的统治者。”夏洛克顿了顿说:“知道盐湖区上个领主是怎么死的吗?”

“不是病死的吗?”修尔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病死的只是对外的说法。”夏洛克冷冷一笑:“是被毒死的,好像是那个老头得罪了一个极有势力的盗贼团的老大,所以被人在食物里下毒毒杀。”

修尔惊呆了起来,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将要上任的地方原来是那么的危险。

看到修尔面色苍白的样子,夏洛克拍了拍修尔的肩膀:“你也不要想的那么严重啦,毕竟你还是那里名义上的领主,只要你小心谨慎一些,盗贼也不会轻易对你不利的。如果你万一得罪了什么惹不得人物,千万不要留恋权位,赶紧回京逃难。”

“谢谢你的劝告,我会牢牢记住的。”修尔衷心地说。

“好啦,我还得继续搜捕那个刺客去,得先走了。国王催的紧呢,修尔,如果你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赶紧通知我。那个刺客厉害的很。”夏洛克起身说道。

修尔连忙起身相送,当走到门口时,夏洛克突然转身道:“修尔,记住,是非只因强出头啊。唉,今日一别,不知咱俩什么时候才能相见了。”语气里有些不胜欷嘘之意。

“等这次平叛安定下来,咱们一定有机会相聚的。”修尔心里也感动起来,想不到夏洛克这这关心他。

“对了,修尔。”夏洛克走出几步突然回转,这个动作引得伏在帐顶的暗精灵心里一惊。

“上次你给我药还有么?你知道的,你这一走就很难再找你……”夏洛克露出男人之间会意的表情。

修尔感到一阵无力,恐怕这才是这个家伙的真实目的吧……

送别夏洛克之后,修尔回到营帐里时暗精灵已经站在帐内等他了。

这又是一个大麻烦,修尔开始头痛起来。

“你倒还算守信。”暗精灵对着修尔冷冷道。

修尔苦笑:“那这位美丽的暗精灵小姐也该放过我了吧。”

暗精灵点了点头,傲然说:“当然,我们精灵一族从来没有说话不算的时候。”

“精灵一族?”修尔有些奇怪,根据传说,暗精灵最早虽然是从精灵里分裂出来的,可是却一直认为自己和精灵是两个不同种族,而眼前这个暗精灵却怎么会自称精灵一族。

暗精灵自知失言,连忙转移话题:“我倒是很奇怪你为什么有信心我不会欺骗你,你不怕我过后反悔杀了你吗?”

修尔微微一笑,说:“我当时不是问过你吗,你把我同伴怎么样了?”

“是的,可和这个有什么关系。”暗精灵问。

“当然有关系,如果你当时回答是杀害了他的话,我是宁死也会和你同归于尽的。”修尔回答。

“哟,我倒是看不出你原来这么关心同伴。”暗精灵揶揄的说道。

修尔摇摇头:“不,这个可以证明你并不轻贱人命,既然不轻贱人命,就表明我还有生存的机会。听起来理由好像勉强了一些,但这的确是我当时的想法。”

暗精灵重新审视了一遍修尔,看得胖子倒有些不自然。这个胖子虽然看起来很笨拙,不过倒不是一点脑子没有……而且就这么放过他实在有些不甘,暗精灵这么想着。

“好啦,我决定了!”暗精灵一拍手:“我就收你作我的奴隶吧。”

什么?做你的奴隶?修尔睁大了双眼,暗精灵掏出匕首把漂亮的眼睛一瞪:“你不愿意?”

“你……你说话不算数……”修尔看着精光锃亮的匕首一阵紧张。

“怎么不算数了?我只是答应说不杀你,可没说不惩罚你……何况做本精灵的奴隶也不是什么惩罚,能做如此聪明美丽高贵优雅的本精灵小姐的奴隶可是一种别人求之不得的幸福呢。”

这算什么求之不得的幸福啊……感觉到匕首上散发的寒气,修尔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当然,根据刚才的诺言,所以你不答应我也不会杀你。不过你少个鼻子少个眼什么的就不在这个范围了……你说是不是?”暗精灵用匕首在修尔的脸上擦蹭。

“好……好,我愿意。”修尔带着哭腔勉强答应道。

“嗯,那你跟着我念。以公正与审判之神的名义……”暗精灵满意的笑道。

“以公正与审判之神的名义……”修尔无法,只得无奈的跟着念,做奴隶就做奴隶吧,至少对方算是个美女,虽然黑了一些……

“我在此起誓,愿意无条件服从眼前之人……”暗精灵咬破手指,在上面挤出一滴血来。

“我在此起誓,愿意无条件服从眼前之人……”当修尔念完,暗精灵用手指流出的血画出一个魔法符号,印在修尔的额头上。于是修尔的额头显出一个鲜红的印记来,闪烁几下,慢慢消失不见。

修尔感觉到额头一阵冰凉,仿佛有什么东西钻入自己的脑子里,然后潜伏到那灵魂的深处。

难道自己此生就成了暗精灵的奴隶?修尔郁闷的想。

他使劲摇了摇头,问:“完了?”

“嗯,完了。记住,这个是精灵族特有的血之契约。只要你敢违背我的意愿或是有些什么不利于我的念头,纵使相隔千里,我能随时取你性命。”

“是,是……对了,你该不会把我变成蜘蛛人吧?”修尔哭丧着脸说道:“听说你们女性暗精灵有把男性变成蜘蛛的不良习俗,是不是真的?”

“嘿嘿,是真的。”暗精灵暗自好笑:“不过你也不必苦恼,只要你能乖乖听话,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对了,第一个交给你的任务就是,想办法使我在不惊动别人的情况下离开这里。”

修尔在原地低头沉思半天,终于抬头毅然的说:“你等一下。”

然后不等暗精灵反应过来,修尔已经迅速的冲出了营帐。

没过多时,修尔便转了回来,只是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但脸上却散发着满足的笑容。

“他做事还真卖力啊。”暗精灵心里有点感动,问:“你干什么去了?怎么弄的满身青紫。”

“嗯,我去把奎恩那个老头狠狠的揍了一顿……还真是解气啊,我早想这么干了。”

“什么?”暗精灵怀疑自己没听清。

看到暗精灵不解的表情,修尔解释说:“奎恩是我的顶头上司,他总是变着法克扣我的工资,还给我小鞋穿……嘿嘿,刚才打的真爽。”

于是暗精灵更加不解了:“那和助我离开这里有什么关系?”

“我的意思是说,我的心愿已了——唯一的遗憾是军队没有女人……嗯,你现在可以动手把我变成蜘蛛人了!”修尔脸上充满了决然,他望着京城第梵克的方向,怀念起自家的小侍女来。艾黎啊,恐怕你今后要服侍一只蜘蛛了,还真是可怜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