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人亦无情妖有情(一)

  • 风雪仙缘
  • 飘梦
  • 2690字
  • 2014-12-04 21:13:04

“公主!”

看到天上的七彩凤凰时候,青姨就知道大事不妙,急忙赶到石桥方向,如今见千雪坐在地上抽泣痛苦的模样,此刻心,仿佛窒息停止了跳动,“没事了,没事了,不要怕,青姨在这里!”心疼的揽过千雪,擦掉泪水忙安慰着:“告诉青姨谁欺负你了!”

‘嘭’

无形地杀气瞬间将石桥旁的大柳树化为齑粉,眼角带着血丝,盯着千雪问道。

“青,青姨,呜呜呜,有,有妖怪,呜呜呜……”画千雪噙着泪水看着青姨抽搐地说,“青姨,求你救救大笨蛋好吗?求求您了!只要您救下他,我,我就跟你回宫,从此没有您的允许不在踏入半步人间凡尘!”

‘白殇,大笨蛋,你一定要坚持住!一定要!’画千雪握紧拳头,修长的指甲掐进肉里渗出滴滴液体,紧紧咬住嘴唇看着已经平静的湖面。

“白殇?怎么回事?快告诉青姨……”

画千雪知道凭借青姨的道行一定能救出风白殇,于是急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末了从袖里将鸾鸟小心翼翼捧出交给青姨。

“奕剑阁??”青姨脸色变了变,有些难看起来,“风字辈弟子,莫非和他……”青姨喃喃自语几声,回过神来便开口答应起来,自己在怎么恨这些自以为是的道士,可如今这个孩子不但舍身护下公主,更和云青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若是自己今日不救下他,待他日云青……

将画千雪护在身后,随手在湖岸四周布下结界一是想遮挡住凡人视线,二来能挡住蛇妖不被它逃跑,接着从怀里掏出一颗鸡蛋大小如水晶般透明的珠子,灵珠散发着幽幽灵气脱手而出飞到湖面上沉沦湖底。

‘哗哗哗’阵阵流水声响起,沉寂了不知多少年的湖仿佛被人狠狠撕开一般,竟然分出一天小道,“公主,水灵珠能驱毒避水,如今湖水被分开定住,我们走吧,晚了怕是会出意外。”

“你为什么要抓我?”白殇被困在石柱上,却没有遭到肥遗攻击,忍不住好奇问道,师兄弟们都说妖怪残忍,嗜血狂暴,可为什么眼前的大蛇妖却不像他们说的那样呢?

其实说起这肥遗蛇妖还真是大有来头,也一时犯错才导致沦落至此,算是比较倒霉了的吧。

这肥遗虽然是妖怪,但却修炼有道,被封为天界小官,平时潜伏在天河之中,负责天界水官治理天下大水,日子虽然无趣,却也也是自由,试想一下,堂堂天界天河浩瀚不知多许,如此浩大任由它游。

可坏就坏在这里,自由久了总是容易犯错误,尤其是天界这种整日无事做的地方,一丁点屁大的事情都会被仙人拿来说事,就好像是多么严重的事情一样。比如月老张生又给谁牵线导致什么三角恋,害的谁谁谁相思成病一命呜呼啊,再比如财神有道不小心少写几个零害的凡间谁谁谁负债累累啊,就这种事情能被天界仙官津津乐道好几年的了。

这肥遗有个好听的官名,‘水命’,其实就是开闸放水的……有一天天河水官接到天令开闸放水,这水官正在学习老君炼丹,随手就把这任务交给了肥遗去做,肥遗整日无所事事,接到命令后果断将闸打开,若不是天河水官及时赶到,恐怕肥遗就不只是被贬这么简单了,估计蛇骨头都能被剁粉碎不可。

原来玉皇大帝的小女儿闲来无事正在下游划船游玩,而水官正想着怎么炼丹一时忘记跟肥遗说,结果这小公主被这突如其来的大水差点淹死,若不是水官猛然想起急忙感到,怕是天界就要出一个有史以来第一个被水“淹死”的仙女了。

玉皇大帝震怒,要处罚肥遗押上斩仙台,这肥遗平日对众多仙人关系不错,谁府邸上有个什么清洁杂活都是找肥遗做的,于是众多仙人求情玉皇大帝也就饶了他的死罪,打算罚他清洁整个天界大殿……

这斩仙台旁边相隔一条道的是贬仙池,被贬的仙人都是从这里贬到人间,本在斩仙台就要被斩的肥遗刀下留命激动不已,走在石道上一时激动之余失足跌进路边掉进贬仙池!

天界众多仙人心想反正没死就成,也就不了了之,在怎么说这也关乎天界面子问题,若是传出去天界防护措施不当,导致仙人掉进贬仙池,那乐子可就大了,少不得被三界六道津津乐道几百年,说不定还会被刻成天史史记……

玉皇大帝有些担心再有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命人在路边竖了一个牌子:‘小心失足’!警戒后面仙人不要重蹈肥遗的覆辙。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经二十年……”肥遗周围冒出一股白烟,待白烟散去已经变成一个蓝衣蓝袍二十左右的年轻人,虽然英俊潇洒,但瞳目却没有丝毫色泽,反而透漏着仿佛垂暮老人般的死气,脸色也是惨白的渗人。

“二,二十年?!”风白殇略带震撼地看着肥遗,他,为什么要说这些呢?不过,好像他没有刚才那样吓人了……

“可你为什么要抓我呢?”

“你在害怕吗?”肥遗嗤鼻一笑,却又带着一种自嘲的样子,随手凭空将白殇抓住放在自己旁边的石凳上,“这里被我用宝物罩住,湖水被隔外面。”仿佛知道面前小孩心里想的,还未等白殇说出来便先说了。

“害怕?”白殇晃晃身体摇摇头,认真的看着肥遗说道:“师兄说过,白殇是七尺男儿,不能害怕,不能流泪!”

“呵呵,七尺男儿?一个小小娃娃而已,你不是我吃了你吗?”肥遗舔了舔嘴角,露出洁白锋利的牙齿。

“不会的,你身上没有怨气!师傅说,只要是作恶的人或妖魔,头顶就会有怨气,而已头顶是白色的,怎么会吃了我呢?!”白殇睁着眼睛认真说着,看着桌子上朱果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眼珠子滴溜溜打转。

“呶,尝尝味道怎么样”,肥遗一笑,拿过果盘上的朱果递在白殇手上,他实在是太喜欢眼前这个娃娃了,聪明勇敢,为了刚认识的小女孩居然把护体宝物送给她,或许他可以帮自己完成未了的心愿吧。

“蛇妖前辈,谢谢您的好意,只是不知道千雪妹妹怎么样了,希望蛇妖前辈不要伤害她!”白殇吃过朱果,起身对肥遗恭恭敬敬拜了一拜。

“不用担心,刚才的一切我只是在试探你而已,因为……”,‘咳,咳咳咳……’肥遗接连剧烈咳嗽起来,身体抽搐一阵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前,前辈!”白殇急忙上前拍打几下肥遗后背,脸色发黄地看着肥遗,心里好像有种东西压着,眼睛忽然酸酸的,虽然自己还小,可是多年修道还是轻易地看出来眼前的好妖怪寿命已然到了尽头,恐怕不出几日便……

“不要难过,我活了这么多年早就已经看透了,只是有些事情想请你帮忙……”,肥遗摆了摆手,示意白殇坐下听,接着从怀里掏出一卷蓝色丝帕,上面绣着一朵娇艳的牡丹花。

“蛇妖前辈尽管告诉白殇,我一定会努力帮你的!”白殇攥紧拳头,眼睛通红地看着肥遗应道。

此刻的风白殇忽然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不堪,以为修道就能成仙就能锄强扶弱,可以到头来居然帮不了眼前蛇妖前辈丝毫,看着他的生命慢慢走向枯萎,心好像被狠狠触动一下,或许师傅,或许大师兄,或许那许许多多的师兄弟,他们都会像肥遗一样结局吧……

握着丝帕凑到鼻尖深深吸了口气,紧闭着眼睛,眉头皱成一个“川”字,仿佛陷入一场不堪的回忆,“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

铺开丝帕,在牡丹旁边绣着几行秀气的字,肥遗抚摸过几行字忍不住念了起来:

我愿化身石桥,

受那五百年风吹,

五百年日晒,

五百年雨淋,只求他从桥上经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