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伊人渐远
  • 风雪仙缘
  • 飘梦
  • 1974字
  • 2014-12-09 19:06:45

“你呢?”

忘忧湖边,画千雪一袭白色衣裳,白皙的脸庞,古波不惊地眼眸看不出是忧伤还是快乐,轻轻折腰,三千青丝散开垂下,捡起地上小石子,“噗”湖水荡漾,泛起涟漪,打破不知沉默多久的无言。

“嗯?”

白殇眼神迷离,不知该怎么回答,或者明明知道,只是不想说,不能说吧,缓缓躺在湖边如茵地绿草上,双手抱着脑后,“小时候总是羡慕剑阁里的师兄们,因为他们可以斩妖除魔,可以御剑千里之外,”

嘴角扬起,那种陷入童年美好的憧憬,“如今看来,御剑千里不过只是一种寄托,斩妖除魔却不知斩的是何妖,除的是何魔……”

“呵,呵呵”白殇不觉嘴角泛苦,“你……”

“还好吗……”

声若细蚊地声音,仿佛用尽了最大的力气,’我只是想知道你……’

“还好吗?”

胸口左边的位置,好像有些抽动,这,是心痛吗?那种隐隐地作痛,白殇坐起身子,深深吸了口气。

画千雪捋了捋额前青丝,“你知道它叫什么吗?”身体轻轻掠过,挑起朵朵水花,“相传这潭湖通往着幽冥地府的忘川河,喝了它,就能忘记你最不想忘记的事,还有,人……”

隐隐的抽泣,渐渐冷漠的容颜,身体微微的抽搐停止,“你猜,我最爱的人,是谁?”

“是谁?”

“是谁?”

“为什么,当我决定的时候离开,为什么要离开!”压抑的声音,带着颤抖,似若愤怒,又好像自嘲。

“呵……”

剑的颤抖,仿佛要挣脱剑鞘地束缚,嗡嗡地剑吟声,似乎是在代表着白殇的心情,“你真的要离开吗?留下,就算是为了我……好吗?”

“好吗?”卑微的乞求声,画千雪蹙眉舒展,朱唇轻轻扬起,眼眸露出微微迷茫:“世上最廉价的不过乞求而已,你认为呢?白殇……”

“呵,呵呵……”

“原来,这便是俗世中那些故事的结局……”双手背在身后,指尖深深陷入掌心内,鲜血顺着指纹滴落在地,将那翠绿地忘忧草染成血红,“若,注定就是这样,那为什么又要让我经历,”

“十八年春夏,十八年的等待……”

“如今,原来不过作茧自缚而已……”

“矢志不渝的许愿,原来,原来只是这么短暂,这就是一生吗?”

“告诉我,是不是错误!十八年前灵庙相遇是错?!还是我们的相识本就是一场天大的荒唐?!!”

“天大的荒唐……”

荒唐······

“是不是一切都是错!错啊——”

嘭,嘭……

连续不断的闷响,仿佛冬雷滚滚,忘忧湖掀起巨大水幕,白殇就这样站立在水面上,脚下波动不止的湖水似乎在印证着他此刻如翻江倒海的心。

“是”欠身掬起落在脚下的金色锦鲤,轻轻放入湖里,“难道你还不明白吗?缘起缘灭就像是生死一般,缘起是生,缘灭是死,白殇,小爱只会成为你成仙的羁绊,”画千雪起身,看着白殇脚下波澜不定的湖水,白色衣袖挥展将忘忧湖恢复往日宁静。

“呵呵,千雪?幽转千世如春夏一梦……你定的住这忘忧湖水,却定不住它十八年地苦涩。”

白殇右手缓缓抬起,轻轻抚摸着空无一物的面前,“你,走吧……”

“走吧……”

“走吧……”

带走十八年的等待,带走十八年的情与爱,那一场浮华,那,转身回眸的一抹淡然微笑。若,这便是结局,若,这便是世间****,那,时间的存在又有何意义!他,为何眼角流下东西?又为何原本清亮的双目变得朦胧迷离?

剑,脱落手下,散发着阵阵白光缓缓落入湖底:“二十年,从灵庙两岁相遇,转眼便是十八年,既然要走,呵呵,那便让这记忆里的你彻底离开吧……”他望着她逐渐隐去的背影,指尖化刃,轻轻从迷离的双目前划过,慢慢的模糊,还有,疼痛……还有,几串止不住的血珠,折现着落日的余晖。

“若不是它,我便不会在人海茫茫中看见你,若不是它,我又怎么会执着念念不忘……”

白殇落回湖岸,脸颊上那两串血色痕迹,雪白的衣裳占着星点,像是严冬盛开的腊梅,白色中那么缭绕妖艳。

轻风佛过,一道白光闪过,俊美男子背手立在草尖,束腰白发在风中摇曳,一身紫色衣袍无不表示着男子的不俗,令人着迷的眼眸,面颊肌肤的细腻,尖尖的下巴,可能,或许只能用美丽,妖艳形容吧,当然,也可以是‘人妖’……

“师兄……”

世间一切的生命都有自己独特的气息,草木可嗅芬芳,况且是人?白殇虽然自绝双目,但幼时与君洛一同修道学剑,君洛的特征自己早已铭记于心,恭敬的拜了拜,长兄如父的道理自古不变,起身抬头看着君洛位置吟声一笑,虽然眼睛已经瞎掉……

“可懂?”君洛轻身上前,看着白殇自废的眼睛,还有,两串水红血迹,叹口气说道:“如此作贱自己,值得吗?”

“值得吗?”

“值得吗??”

白殇混沌的脑海里不断重复着三个字,恍然突兀一笑,似是毫不为意着回道:“师兄当年深爱琴姑娘,不顾师门阻拦誓要与她离去,那时是否也想过值得与否??”

“其实师兄与我都知道,没有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

转身,晚时的夕阳将白殇身影拖出好长,尽显着孤寂与萧瑟,身影渐渐走远,君洛面上带着不忍,还有一种深深的自责:“我一直不知道领你以情入道是对是错,如今看来,实乃我错,你可恨我?”

“修道摒弃六欲七情,我未得到,又怎么摒弃,若非师兄,我又怎么能知道,原来,一个人的心居然会痛的这么彻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