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神女之殇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4998字
  • 2015-02-08 17:21:56

巫山神女在多年后再度现身,通过当年赠的凤纹金簪,从远在千里之外的巫山朝云宫瞬间现身玄黄殿。

久别重逢,本应是一番欣喜。然而神女和小莲没有半分笑意,只有无尽的哀愁挂在脸上。

神女施法完毕,燕孤云终于清醒过来,缓缓睁开双眼。

睁眼,朦胧中见到神女姐姐,他以为这是梦,笑道:“神女姐姐!我在做梦?还是我死了。”

神女挤出一丝笑意,伸出右手揪着他的脸,弄得有些疼。

“疼疼疼!饶命啊,神女姐姐!”

这一刻他仿佛十年前那个小鬼,在朝云宫一起度过的岁月,点点滴滴往事浮现。

“小鬼,若不是我现身你早入魔了!没想到放你回去却惹下这般祸患,早知如此,当初我不该放你…也不至于到如此田地…”语调苍凉,述不尽的绵绵愁意。

“神女姐姐,怎么了?”

小鬼听出了些许伤感,收了笑容,一双明眸透出担心。

苏昕见这神女与木头如此亲近,心底有些吃醋。可想到神女出手将木头救醒,瞬间又对她恭敬起来。

苏昕笑着,没有丝毫担心忧愁之类,笑道:“多谢神女姐姐。”

神女转身,回眸一看,叹气摇头:“你若不任性也不会有这么一劫,你叫我姐姐便行。这么多年未见,你…罢了,罢了,当真是孽缘。苏昕,好好照顾燕孤云。别负了此番人间之行。”

苏昕听不懂,顿觉莫名其妙。

这几人还沉浸在久别重逢的欢乐中,可玄黄殿众人却不同,深深被释离玉长老的死缠绕心间。

玄英向祖师请示该如何处置燕孤云,玄英道:“按照玄黄殿门规,害同门者费去玄黄功法逐出门派送交官府…”

帝台却示意他不用再念下去:“既然有此规矩,照做便行。”

玄英会意,带着众弟子走向燕孤云。

见来者不善,小莲侧身站在神女和燕孤云跟前。

神女阻止道:“小莲,不必如此。”

小莲却摇头,一想到即将发生的事,瞬间心痛起来:“这些人!若不是这些人,神女岂会落得这等地步!都是他们惹的!神女!小莲不能忍!”

燕孤云不知发生了何事,但见小莲和神女顶嘴。他只得出来拉着神女姐姐的手,一如当年作为小鬼那般与神女亲近,却丝毫不管大庭广众之下,更不管苏昕怎么想。

燕孤云问道:“神女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莲有些怒气,正不知往哪发作,便向他撒气:“还不是因为你!神女不得不接受…”

神女大喝一声,将小莲喝止:“小莲!别说了!”

玄黄殿众人逼近,玄英大喝一声:“燕孤云杀害本门释离玉长老,依照门规费去玄黄殿功法逐出本门,移交官府处理!拿下!”

众弟子拔剑相向,一时间十面埋伏,四人被围在中间。

此时夷坚一跃奔至玄英跟前,大喝:“住手!”

玄英取出太阿剑,挥剑向夷坚喝道:“这是我玄黄殿内事,容不得他人插手!还请让开!”

“当日送他上山的是老夫,今日既要逐他理当问问老夫同意与否!”

玄清在师父身后喝道:“玄云既是魔族,理当斩!念及玄黄殿有教导无方之过,这才将他移交官府。若非如此玄云现在当死!释离玉长老的仇岂能不报!”

燕孤云原本担心着神女隐瞒的事,却突然听到玄清如此说他。非要说什么魔族。

被诬为魔族是他最不愿听见的事,明明自己是人只因为背负了魔气却要被诬陷为魔族!为何不加详查就要如此认定?

他冲着玄英喝道:“我不是魔族!我是燕云山庄的少庄主!我是堂堂正正的人!”

谁会接受?玄英自然不会,玄天德虽知道他是燕天双之子,但站在玄黄殿的立场,释离玉的仇只能让他闭口不言。霍烈则公事公办一切听掌门。只有云璃站了出来。

云璃抹去泪:“他是杀了释离玉,可释离玉只是假冒的释师兄!这么说来他并没有杀害玄黄殿中人,只是害了他熟悉的大叔!况且那是在魔化状态下,并不是他本心如此!掌门,此事需当从长计议。”

玄英不会理会,而祖师帝台更不会参言。帝台只想看看夷坚如何走这下一步,如何引导燕孤云完成夷坚老儿口口声声说的使命。

“寻常之人如何能承受魔气?燕孤云休要狡辩!”玄英咬口不放死死认定他就是魔族。

众弟子的怒火被掌门这一番话深深激怒,魔族安敢狡辩!四五人亮剑要往前冲。

小莲施法,突然那四五人脚下现出一朵青莲,那莲花却突然绽放将他们的脚缠住。

玄英大喝:“妖女!安敢放肆!”

玄英却亮剑使出自己的龙吟剑咒,霎时间一道剑气化为猛龙冲去。

小莲猝不及防,却是夷坚施法化出屏障挡下,喝道:“玄英!你当真想害燕孤云!可知他身上的魔气是释离玉的!当年释离玉被你们逼得自尽,幸而有帝台将他救下。可后来魔王入侵将释离玉伤了并种下魔气。寻常人是受不了魔气,但这魔气已经被释离玉吸收过了,现今留在燕孤云身上不会有任何乱子。刚才暴走只不过是有人故意向他施加纯正的魔气!你不应怪他,而应该去寻那纯正魔气的源头!”

“满口胡言!你也是帮凶!众弟子布阵!”

玄英深明祖师之意,无论如何都要将燕孤云赶走!赶出玄黄殿。众弟子的怒火势必对燕孤云不利,万不可将他留在山上。故而,玄英本是一番好意,无奈不能点明。

见着剑拔弩张的氛围,燕孤云想到释离玉大叔被自己一斧劈下,虽然不是他本意,但事实却是如此。手上沾了血污,还是最亲近的大叔。多少他心里自责充满悔恨。

神女轻拍他肩膀,绽出笑容:“人生如此本飘忽不定,身在人间你不得不习惯…”

笑容散去,心口一疼,神女突然身子一软。

燕孤云一把扶住神女,说不尽的担忧:“神女姐姐!你怎么了!”

苏昕也跟着担心起来,看着那神女身子闪烁出金色光芒,一闪一闪。

小莲回头一看,哭了,喝道:“神女!”

玄英见着场上变化没有轻举妄动,站在原地,剑依然指向那边。

夷坚想到了什么,笑容立马散去,换做愁容。回身走向神女身边。

玄清见大好机会向师父进言:“师父,这等机会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玄英摇头,帝台突然消失闪现到神女跟前,神色凝重,绷着脸没有表情。

一闪一闪的光芒,温柔无限带来一丝暖和,然而暖和过后却是无尽哀伤。

原本收住的雨又突然间倾盆而来,漩涡散去乌云敞开,却在几人上空中浮现一团云彩。

那云彩散开,降下一个泛着金光的“封”字。

字闪烁光芒,与神女身上的金光相呼应。每闪烁一分,神女便会痛一分。

往日神采奕奕的神女,如今光彩不再。身上披帛散去,飞入燕孤云手中。

神女周身剧痛,额头紧蹙,摇着牙坚持却无可奈何。终于她放弃坚持,开口:“小鬼,好好照顾瑶池!”

“神女姐姐,瑶池是谁?我要到哪里去找?”他听不懂这意思,只是摇着神女姐姐,惶恐。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神女突然周身金光大亮,身子不由自主往半空浮去。

夷坚和帝台默默立着,一言不发,两人都绷着脸却又互不相看。

神女漂浮,身子渐渐化为点点闪烁金光。

燕孤云拉着神女的手不放,颤抖。

“神女姐姐!”

雨滴溅,泪滑落。

小莲站在燕孤云身后:“神女!”

神女回眸一笑,此时身子已不再疼痛,那是渐渐消失的征兆。

突然云彩中洪亮声音传来:“巫山神女,违反天帝之令,特灵验诅咒。即刻起巫山神女当化为山石永镇巫山!是为巫山神女峰。”

光彩散去,光芒亦跟着黯淡下来。

燕孤云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要再一次看着亲近之人离去,一如当年爹娘抛下他离去。

“不会的!我不许姐姐离开!”

他咬牙,突然想到了什么,往着半空看去就是那个“封”字。对,就是它在作怪!

他一手拉着神女的手,要停住她不断往上飞去的身子。另一手,握住血泣,大喝:“神术-强袭!”

周身被红光包裹,全身力量迸发,那是短时间内极大提升力量的神术,却对身子伤害极大。

可这种时候,他顾不得!只一心想着将神女姐姐留下,不要再丢下自己孤苦伶仃,一如当年爹娘去世那般。恐惧,害怕死亡的降临。

神女最后的身形摇头。

燕孤云挥剑:“断水!”

剑气奔腾,红色一道奔向那个泛着金光,从他身边夺走神女姐姐的“封”字。

完好无损,像在与他开玩笑。

“断水!断水!”

连续两击,依旧无事。

燕孤云嘴角流下血,身子开始疼痛。他顾不得,只想留下姐姐而已。

“断水!断水!断水!”

三击。

玄黄殿众弟子震惊,这等力量远远凌驾于他们,然而他们想着的只是问:“这就是魔族的力量?”

殊不知这是人的力量,对远去的执着。

握着神女的手渐渐冰冷,神女却因他拉着这才停在半空。

鼻孔和眼角出血。

雨和着血,朦胧了泪眼。周身剧痛,每一个举动都会引起刺痛。

拉着神女的手渐渐变得不是他的那般,猛然的力拉扯着他,那是离去。

不甘心!怎能甘心!当年救不了父母,救不了姬辛,眼睁睁看着玄玉姐殉情而去,如今又要看着神女姐姐离我而去?为什么命运如此不堪,如此残忍。

“曲终!人散!断水!流山!”

一口气将四招连用,对灵力损耗极大。若不是神术强袭护体,平日用了这四招早已躺下。

四招去,七窍流血。眼睛染上血红,视线也跟着一片血光。看不真切,却清晰看到那个“封”字破碎。

神女降下,带着笑容。

“神女姐姐!不要离开小鬼!”喜极而泣,他笑。

神女一笑,众人惊愕,却跟着一笑。虽是魔族,但这份执着着实让这些嚷嚷着的弟子们安分下来,跟着他体会这份执着。

夷坚和帝台却没有笑容,夷坚不忍心看下去,转身背对众人,泪下。帝台则闭目,却难掩泪从眼角偷偷蹦出。

看着燕孤云笑,苏昕便笑,笑道:“神女姐姐!”

便是小莲也笑了起来:“神女,你平安了!”

然而,小莲却化作光芒一点点消失,瞬间大惊,撕心裂肺:“神女!”

神女笑容僵硬,拥抱着小鬼,久久,久久。

以至于燕孤云没能察觉,久久,泪眼血红,感到身子冰凉,他抬头,那手却死活不放开他。

他笑,那是永恒的呵护一般,留住了神女姐姐对他来说是莫大的开心。他闭着眼,脸上洋溢着笑容,天真浪漫,一如当时作为小鬼那般。跟在神女背后嬉笑打闹,那是纯真的姐弟之情,又是半个母亲那般。总之,神女在他心中的地位远在苏昕之上,与爹娘一个等级。

过了久久,觉得该放手了。

苏昕哭了,捂着嘴却不敢放声,怕惊醒了木头的美梦。

“姐姐,抱了这么久,人家都不好意思啦!”燕孤云天真的笑着。

苏昕终于还是捂不住嘴,放声哭了出来:“神女!”

燕孤云挣脱了怀抱,脸上绯红,睁眼,血色的眼看到的只是一尊石像!青色古朴,没有任何活气。

登时一口血喷涌而出,溅在神女石像脸上。

燕孤云伸手,颤抖疼痛,泪。

想要触碰那脸,却身体瘫软,最后说了一句:“姐姐,不要…丢…下…我…”

登时血溅,燕孤云一把栽倒在地,躺在广场的地上,雨水打湿身躯,他宁可永远不要再醒来。

尘埃落定,神女终究还是没能逃过被诅咒的命运,化为石像。

帝台施法,神女石像起。

夷坚咬牙:“帝台,将她留下吧。”

帝台摇头:“天帝之令,如何能违!”

石像化作青色粉末消失,一点点在雨中却向着无边无际的遥远的巫山飞去。青色粉末汇聚成一道光亮,仿佛神女最后回眸留下那惊鸿一瞥。

玄英见燕孤云倒下,这才收剑入鞘。众弟子一齐涌上,要捉拿燕孤云。

此时,苏昕站在他身边,挺身而出。张开双臂:“你们不能动他!”

无人管她,有人粗鲁的将他推开。

而正在此时,大队人马杀回。原本在山道的兵马重新出现在广场,这被破坏得坑坑洼洼的广场。

玄英见御林军杀回,大国师和鲁能现身。他赶紧吩咐弟子们收剑。

弟子们照做。

鲁能见着地上躺着的小子,喝道:“这小子是魔族,理当处死!掌门能否将他交给我?”

“既是鲁大人开口,当然没问题。”玄英如此应道。

云璃一阵心痛,玄天德无言,霍烈神情肃穆。帝台则消失回了祖师祠堂,而夷坚也不知所踪。

只剩下苏昕,那些御林军接手的时候,她冲了过去要拦下木头,不能让他们带走。

然而她一个柔弱女子如何能阻止,被一个兵士一把推到在雨水中,湿了那素裙,点点泥土玷污。

鲁威看在眼里,见着苏昕的痛,他心底亦跟着痛。思量再三,他匆忙走过去,跪在父亲跟前:“爹,请放过他!”

鲁能大喝:“你能不能争气点儿!这世上比那女人漂亮的多得是!爹回头再给你找个!”

鲁威跪着,任雨水四溅:“淑女虽多,她却是孩儿此生唯一!请爹放过这少年,让她安心。”

鲁能走过来,一巴掌扇去。

“啪!”响亮一声。

鲁威依旧不改口:“请爹放过他!”

这时,苏昕跑了过来,跪在地上一把抱住鲁能的腿,泪眼婆娑,苦苦哀求:“鲁伯父求您放过木头!他不是魔,他是人!只要您放过他!您要我做什么都愿意!”

鲁威跪着,却伸手一把扶着苏昕。

两人跪在跟前,云璃远远见了暗自心痛,喝道:“昕儿,不要求他!”

苏昕依旧哀求:“求您大发慈悲,放过他吧!”

御林军架着燕孤云往外抬走,燕孤云自然是昏死过去,根本没有任何抵抗。

鲁能突然一笑:“只要我放过他,你真的做什么都愿意?”

“只要能放过他,我什么都愿意!”苏昕在雨水中磕头,额头用力磕在地上,渗出血红。

鲁能哈哈一笑:“好好好!只要你答应嫁给我这不争气的儿子,不止是他,整个玄黄殿的反贼我都能放过!这条件苏昕侄女能否答应?”

云璃骂道:“鲁能你个卑鄙小人!昕儿,不要答应他!”

“住口!”鲁能冲着云璃喝道。

看着木头被抬走,苏昕抬头望着天,雨滴溅在脸上,寒意袭来。心寒。没有半分犹豫,她毅然答应:“我答应!但是请立马放了燕孤云!”

“放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