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离玉之死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100字
  • 2015-02-06 18:06:47

苏昕一直站在木头身后,却突然见到他浑身被黑球包住。这不详之色与之前的魔气一样。

睁大眼,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刚脱离了魔气的折磨。没想到这一刻又被魔气困住,该怎么办?她能怎么办?即便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也毫无办法。

这一刻,苏昕顿觉自己一点用处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站在你一旁,并且本能的退后。不再勇敢,不再像之前那样冲上去,双眼分明是恐惧与害怕。

浑黑的球困住了燕孤云。

玉玄一笑:“大功告成!”

正得意间,突然背后一个声音传来。帝台奔来,怒气冲冲,一掌借着神力劈下。

玉玄一闪,侧身躲过。那一掌击倒玉玄藏身的树,将其劈为两半。

帝台眼见一击不中,立马又出手开始第二击。

玉玄却也不是傻子,一个箭步奔上去,双手撑住帝台施法的右手,不许他施法。

帝台想着挣脱,右手灵力闪烁不定。怎奈力气不如这年轻人,无法挣脱,灵力散去,第二击失败。

虽失败,帝台却侧过身子,抬脚便踢,朝着玉玄左肋踢去。

玉玄放开左手,只用右手将帝台抓住,借着右手力道轻轻一跃,整个身子在空中划过一个圆弧,从帝台右手边跳到了左手边,再伸出收起的左手,双手将帝台拉住。

帝台的手被他困住不能施法,只剩双脚自由着,好在玉玄的手也没有闲着同样不能施法,两人便比划起腿法,你来我往打得不亦乐乎。

玉玲珑无心插手,只管注意着燕孤云的变化。黑球毫无动静,她心底却闪过担心,那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不知为何,她开始担心这黑球结不出果。

场上玄天德和霍烈还在和心魔大国师缠斗,无暇顾及身后的黑球。

释离玉则见了那黑气猛然惊醒,那是和主人一样的魔气。只可惜熟悉却陌生,黑球里的燕孤云毕竟不是主人,他心知肚明。但看着浑黑魔气,他怕起来。

这等场景也曾见过,那是主人当年被魔气折磨到最后近乎无法自拔的时候。黑球绽开,蹦出来的主人丧失理智,差点将他杀了。那状态下,分不清任何事物,只会毁灭!

释离玉抓着云璃,云璃则照顾着他的伤口,却因这一抓,四目相对。

云璃很平静问道:“怎么了?”

释离玉心急,一时间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片刻后他努力是自己保持镇静,喝道:“快逃!快逃!”

云璃还以为他是说逃离玄黄殿一事,她笑:“这里有这么多弟子保护着,咱们不用逃了!”

释离玉要再说话,却见了黑球绽放!霎时间黑气冲天,根本看不到燕孤云的模样,只能见到一尊浑身漆黑的鬼神模样,八臂双翅,与当日在后山见到玉尊的先祖之魂化出的蚩尤一个模样。毋庸置疑眼前的模样,正是蚩尤。

乍看之下是活生生的蚩尤,细看之下却见到体内燕孤云双眼泛着血色站在蚩尤体内,他这才稍微放松下来。还好那是鬼神降临一样,只是魔气所化的蚩尤而已。若是蚩尤本体,这玄黄殿铁定全灭。

即便只是魔气化身,释离玉懂这含义。一如当年主人发狂,接下来燕孤云也一样会丧失理智只会发狂!

燕孤云化出的蚩尤呆呆不动,那尊鬼神降临足足有一丈高,人在他面前显得渺小。

尤其是苏昕,她抬头惊愕之余忍不住往上看去,这真的还是熟悉的那个木头?她心底现出恐惧,无尽的恐惧。

她摇头,这不是木头!绝对不是!

玄黄殿弟子们一阵惊讶,人群中一声“哇!”,那是羡慕,丝毫察觉不到噩梦即将来临。

心魔本来在和两个凡人缠斗,其实只是在打发时间,一直等着这一刻的到来。

他见到那尊蚩尤,心下大惊:“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有如此能耐的鬼神降临!”

鬼神降临亦分许多等级,以幻化出来的鬼神模样区分,而能幻化出魔王蚩尤则是少之又少,足见魔力强大。

在这等鬼神之前,心魔知道留下来可不明智。

他往后一退,停下与两人的交锋,喝道:“看看你们的后边,那是什么?赶紧逃命吧!”

随即下令:“御林军全体听令!立即撤离玄黄殿,退至山道!”

众将士得令,有序撤退。

然而,兵甲碰撞之声却惊动了呆立不动的燕孤云。

蚩尤动,八臂缓缓舒展。

燕孤云在蚩尤内晃动手臂往前伸去,那尊蚩尤亦照做,八臂往前伸去。

苏昕双腿发抖,瑟瑟不停,腾腾魔气的手臂径直冲她伸来。

她往后退,不停摇头,那是恐惧。因恐惧过度,一不小心她摔倒在地,与此同时那手臂虽慢,却还是缓缓冲她伸来。

那只大手遮住了她眼中的光明,阳光渐渐淡去,只有无尽的黑暗袭来。

“不!”她惊叫!

云璃心头一颤,转身突然见到这尊高大的蚩尤!登时错愕地张大嘴巴久久闭不上。

释离玉闭目,随后挤出两字:“晚了!”

手臂伸,即将碰到苏昕。

苏昕在地上,四肢齐用,往后退去,完全顾不上地面全是泥沙,弄脏了素裙。却因紧张,如何能协调手脚,只是一个劲往后蹭。

“别过来!别过来!木头!”她只得如此喊道。

没想到会被木头给逼到这种地步。虽然幻想着他是木头,不会对自己不利。但现实是那魔气带给她无尽的压抑。那是不详的事物,她只能在这片地上躲藏,奋力想着远离,决不能靠近。

手臂过来,将她眼中的光明遮蔽,只剩下黑暗。就在绝望的瞬间,一个人影成了她仅有的光明。

鲁威奔了出来,一把将她搂住,冲着旁边摔去。

躲过了这一劫,然而燕孤云却看着自己的手,双眼通红,大概是在想为何抓不到昕儿姐。

随即仰天一啸,头摇晃不止!再然后,嘴角吐出魔气!这一刻他完全陷入魔气中,无法回头!

杀戮的气息,蚩尤动,八臂幻化出兵器,刀枪剑戟,盾弩斧鞭。

蚩尤仰天长啸,魔气大发,地上沙尘被魔力激荡引发尘暴,霎时间注定玄黄殿不再平静。

心魔想掉头走,勒马挥鞭正要出发。突然一道鞭子从背后死死缠住他的腰,牢牢无法挣脱。

那鞭子却是蚩尤一臂所持武器,魔气腾腾,往后一拉。心魔就这么被重重甩到地上,登时顿觉全身疼痛,无法起身。

玄天德和霍烈一见,暗自吃惊,竟然有这等力量,这副蚩尤不在魔王玉尊的先祖之魂化出的蚩尤之下。

两人自然是不能去战,也深知无力去战,那玩意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

但见释离玉和云璃还在那边,两人立马去救。

眼见就要接近,突然蚩尤一剑扫来。

玄天德和霍烈只得避开锋芒,却仍旧被大剑带动的狂风吹开,在地上滑了约莫六尺,这才停下。

待两人睁眼,却见蚩尤高高举着巨斧,而它脚下云璃和释离玉还呆着。

玄天德大喊:“释师兄!云璃师妹,赶紧逃!”

霍烈心急,却一步往前冲去。他知道释离玉没了右腿不可能逃离。但是云璃师姐,至少要保住!

然而,现实很残酷。就在他身前,又一臂挥舞着盾牌砸下。虽未击中他人,余震却震动着这片地,霍烈站立不稳,差点倒下。

尘烟阵阵,黄沙不辨。

燕孤云手高举,蚩尤则高举巨斧,偏过头看着云璃和释离玉。

云璃明白这是何意,冲着沉沦的燕孤云喊着:“徒儿,我是你师父!醒醒!”

释离玉却一把拉住她笑道:“不用浪费唇舌,和主人当年一样。你我不是月馨儿,无法让他清醒!云璃,听我说!”

云璃垂下头,那巨斧就在头顶,纹丝不动。

燕孤云头摇晃,疼痛不已。巨斧摇晃,魔气似黑气火焰附着在斧上。

释离玉笑着,拍着她的肩膀:“不要怪孤云,其实他是主人释离玉的转世,以后好好照顾他!”

云璃震惊:“他是释师兄的转世?你又从何得知?”

“渝州城闹鬼之时,我碰到夷坚大叔才得知此事。现今他魔气附体,但是请相信他绝不是魔!云璃,这些年感谢有你!好好活下去!”

“你要做…”

未等她说完,释离玉挺直身板凑到她跟前,在朱唇间落下深情一吻。

云璃面带娇羞,却又埋怨:“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

随即感到不对,腹下两掌击来,她往后飞去,落下之时身后一柄剑苍云奔来将她托住。急速往霍烈们那边飞去,那是安全地带。

然而,燕孤云头疼不止,心底怒气大发。蚩尤目露凶光,魔气变重化出一身厚实铠甲披挂在身。

巨斧动,往下砸去。

释离玉抬头望着巨斧砸下,面带笑意:“能碰到你,此生足矣!”

“轰”巨斧劈下,风沙滚滚。

云璃在苍云剑上,痛哭流涕,撕心裂肺喊着:“离玉!离玉!”

众人神情肃穆,亲眼见燕孤云使了妖法将释离玉长老杀害。众弟子不能忍,大喊着:“魔头!受死!”

众弟子挥剑,带头的是玄清。玄清万万没想到当年见到的师弟会落得现在的模样,原来是魔!丧心病狂的魔,这样一想,顿觉这厮骗了爱妻玄月的同情,那些年在玉秀峰呆着的美好时光对她来讲只会成为沉重打击。

玄清痛恨,这是魔!不是燕孤云,不是人!他如此坚定了意志,挥剑喝道:“众弟子听令,布阵!玄黄破!”

所有弟子列阵,以八卦之方位站定,纷纷控剑出鞘。几百剑在半空盘旋,化出剑雨,剑刃朝着燕孤云。

苏昕眼见木头将大叔劈死,心痛万分,双拳无力扣在地面。

鲁威却在她身边,伸着手却又不知该不该安慰,思量起来,他最终还是将手搭在她肩,轻轻拍下:“节哀!”

这种时候,陪在她身边的不是日思夜想的燕孤云,而是那些年有些痛恨的鲁威。

然而,这一刻,她心底痛恨的是那个夺走木头的燕孤云!木头就这么死在她心底幽暗的地方,那是阳光无法照耀之所,一如雪月峰经年不化的冰雪,带来无穷无尽的严酷寒冷,冷了曾经的痴心,曾经傻傻的直白的爱。

“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她咬着朱唇,血丝渗出,从唇间随着嘴角流下,嫣红。

鲁威在一旁不知说什么来安慰她,只是默默从怀中掏出一块丝巾。那是当年初见苏昕之时,她父亲苏泽伟从女儿房间里擅自取走的她最喜欢的那一条。

多年后,这条丝巾重现,在她眼前出现。

“你流血了,擦擦吧。”

她没有接,也没有擦,只是淡淡道:“鲁公子,这里危险,你还是赶紧逃吧。”

与此同时,鲁能见大事不妙急想着逃离,便勒马欲逃,却看到儿子守在那边,冲着儿子喝道:“威儿!赶紧逃离此地!快!”

鲁威却摇头:“爹,我要陪着苏昕姑娘!您先走,我随后就到!”

鲁能沉沉一叹:“我竟有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

说完,头也不回,勒马冲出玄黄殿山门。

虽然苏昕几乎没理他一眼,鲁威还是毅然选择留在她身边,无怨无悔。

且说那边,帝台和玉玄打得火热,不分上下。然而,夷坚的到来打破了僵局。

两人联手,玉玄自然不是对手。

又斗了约十个回合,夷坚寻了个玉玄的破绽,一掌将其击退。玉玄趁势跳出数丈,笑道:“你们再和我斗下去,燕孤云可就不好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帝台和夷坚几乎同时往那边看去,燕孤云已然发狂,众弟子备下了看门剑阵“玄黄破”,阵法已成。

趁这个空档,玉玄施法带着玉玲珑逃之夭夭,消失不见。

帝台和夷坚赶紧奔往燕孤云这边。

尘烟已经散去,帝台赶到之时只看到众弟子严阵以待,看到玄英、玄天德和霍烈面带哀色,而云璃痛哭不止。唯独不见释离玉。

帝台心中一愣,突然大喝起来:“释离玉在哪!”

玄天德和霍烈不语,玄英突然跪下:“弟子没能保护好师弟,请祖师责罚!”

帝台身子突然一晃,不自主往后退了半步,再坚定立住。叹息道:“终于还是难逃此劫。我明白了,玄英不怪你。”

夷坚见着燕孤云成了这副模样,瞬间明白为何会在此碰到玉玄,他懊恼道:“居然中了玉玄的奸计,虽然早知玉玄对燕孤云不舍,没想到他居然会下这种歹毒手段!着实可恨!”

帝台犹豫,迈步抬头望着那尊蚩尤:“魔气化出蚩尤,没想到这魔气居然如此强盛。但是!夷坚!那是你在他身上种下的!落到今日的局面你有何话说!”

言语中咄咄逼人,夷坚却一笑:“那是他应得的力量,我只不过将它带给他!能用到这等田地,连我都吃惊不已。不过眼下我只能告诉你,这等魔气我无法镇压。你不是说有解除的办法?不妨试试。”

帝台怔住。诚然在后山伏魔塔时,他是说过有办法。然而,那只是一句空话,一句埋怨守护神的话,若是有办法当年释离玉就不会那么痛苦,最后更不会选择死亡。

但换个角度,却是有办法,那便是死亡!

玄黄殿弟子布阵,玄黄破完毕,只待降下。

玄英突然请示道:“祖师,要不要使用玄黄破?”

夷坚失了笑容,喝道:“帝台老儿你想杀了他?”

帝台没有回应他,犹豫片刻,出言:“用!”

“帝台老儿,你会害了他!”夷坚一把揪着帝台的衣领,右拳高举,怒不可遏。

“若不如此,玄黄殿弟子尽被屠戮!我又能如何?”

“你不是说有解除的方法!”

拳动,一拳打在帝台苍白的脸上。

“我没有办法!不能让玄黄殿就此覆灭!天帝交代的任务我还没有完成!”

帝台擦去血,突然一拳打在夷坚腹下。

夷坚吐血,撑着再一拳打向帝台:“他是陆吾啊!你给老子清醒点儿!”

“他不是!陆吾早死了!他不是陆吾,不是释离玉,只是默默的燕孤云!”

帝台动手,一拳打在夷坚脸上。

两个曾经的天神就这么打起来,在玄黄殿众人的错愕间,你来我往,用最原始的拳头发泄着两人心中的恨意和悔意。

魔气是夷坚所种,当年从释离玉身上取出魔气,再花了两年时间等魔气完全融入燕孤云体内,如今却让他深陷疯狂之中,多少有些自责。

而下令杀的是帝台,当年释离玉无法挽救的场景他还记得,多少年来重现这场景,心中愧疚!他不希望燕孤云也跟着走向那个地步,一步步被魔气折磨最后疯狂,最后学释离玉送死解脱。可更重要的是玄黄殿,天帝指派的任务还未完成,决不能失了玄黄殿!即便要燕孤云死,也要保住玄黄殿!

玄英喝道:“玄黄破!发动!”

玄清当先,以游龙剑降下,带着沧海龙吟,一声长啸!随后众弟子的剑纷纷落下,一时间成了剑雨。

燕孤云化出的蚩尤被困在阵中,剑雨降下,蚩尤举盾想要抵挡。

远在安全地儿的苏昕,见到那边灵力激荡,心底一紧,虽恨犹爱,叫出声:“木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