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玄黄之末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97字
  • 2015-02-05 16:57:56

兵主剑虽已残缺却还是削铁如泥,王的佩剑应声断为两截。

大国师一愣,发布命令道:“拿下!”

御林军动手,约两千兵士长戈动,齐刷刷进攻,直取燕孤云。

玄英身为掌门见了场上形势依旧下令:“玄黄殿弟子不许动手!”

玄天德大怒,焚心在手,一掌推开霍烈的了解脱,纵身一跃,灵力汇聚,剑气奔杀。独自闯入御林军中!

霍烈生怕他有个闪失,施法唤出炙炎在手,毅然杀过去。

众弟子见两位长老如此卖力,一齐仗剑冲杀。

玄英近乎崩溃,无力跪在地上,眼睁睁见着弟子们不听劝诫。

释离玉右腿已无,躺在地上,痛苦不堪。云璃则小心守在他跟前,处理着流血不断的伤口。

苏昕见状也跑去帮姨娘的忙,顺便看顾着木头身后,担心有人偷袭之类。虽然木头这般勇敢,可在她心底还是闪烁着担忧。那个身影看去,不是她熟悉的木头,仿佛变了一个人。

整个局势只因燕孤云一剑又掀起波澜,原本平和的两方争斗再起。

且说半空中祥云上,夷坚静静立着,看着场上局势无言。

祖师帝台则漠然立着,同样无声。双眼注视着混乱局势,心底说不出的滋味。

诚然如他所料,玄黄殿降入人间之时便注定与这秩序产生纠葛,常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离了天险降入人间便只能顺着王权。

夷坚淡淡道:“帝台老儿,事到如今你还袖手旁观?当日亲手所创就这么心甘被毁?”

帝台脸色大变,道不出的苦憋在心头,缓缓挤出几个字:“命该如此!”

夷坚见他如此愁眉,也懒得理会。玄黄殿上发生任何事都与他无关,他所在乎的只是燕孤云的安危。

虽有两千御林军围攻,夷坚却知道燕孤云体内有神魂附体,正好借这机会试试他到底能耐如何。

见这阵势还要些时间,索性夷坚又倒在祥云上晃悠悠大睡起来。

且说游乾坤、赵敖和后羽三人,虽是看客,却心底也想出手助玄黄殿一臂之力,只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三人的门派自然是不敢惹朝廷,久在人世间,他们早已习惯。不会像玄黄殿的弟子们这般高傲,不把朝廷放在眼里。却也正因如此才有了玄黄殿这一劫。

酣斗正爽,燕孤云周身魔气大发将身子围住,只露出血色双瞳泛着不详的血光。

兵主剑动,见着兵士便攻,虽打翻多人却未伤及性命。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他知道自己要对付的是发号施令的大国师和大司马鲁能。

玄天德则不管那么多,照着面门便是劈砍,御林军虽勇猛但在这些高手面前也不过是任人宰割的鱼肉。

霍烈则一直提醒着玄天德勿要伤及性命,玄天德虽不愿也不想污了焚心剑,好歹还是留了活口。

就这么斗了一炷香的时间,燕孤云突破包围,仗着魔气附在其上的兵主剑,杀散阻挡他的御林军,直奔到鲁能跟前。

大国师蓬克出手,他本是魔界三巨头之一的心魔,善于玩弄人心。

燕孤云正怒气冲冲奔杀过去,却突然心底一怔,整个人活像木头定在原地不动。

玄天德见燕孤云不动,急忙喝道:“孤云侄儿,杀了那厮!”

然而,燕孤云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大国师笑道:“控心术!燕孤云杀了玄天德!”

呆若木鸡的他动了,缓缓举起兵主剑,像丢了魂似的,喃喃道:“杀了玄天德,杀了玄天德!”

血瞳再开,兵主剑动。

燕孤云提剑掉头冲向玄天德。

玄天德还不知发生了什么,见燕孤云提剑向他冲来,大喝道:“是那边!杀了那厮!”

兵主剑,魔气凝聚,化出三尺黑气缠绕剑身,成了一柄完整的剑,剑尖直逼玄天德的心脏。

玄天德大惊,挽过剑拨开兵主剑:“孤云侄儿!你是怎么回事?”

燕孤云没有理他,依旧剑动,再度攻来。

一剑更快,瞬间使出神行术,燕孤云突然在玄天德背后现身,一剑刺向心脏。

来势太快,玄天德根本没法反应,只能眼睁睁见着剑刺。

正在此时,炙炎袭来,一剑拨开燕孤云,霍烈随后一跃,凌空一腿飞踢向燕孤云。

燕孤云把兵主剑一横,用剑身接下这一腿,却往后退去,站定。

霍烈见他神色不同,又有黑气附体,登时喝道:“魔气!”

玄天德听了一惊,原本还以为义侄儿身上的只是寻常灵气化成,未想到居然是人见人恨的魔族之气,魔气!

这打击可不小,玄天德手有些颤抖,焚心剑未能出手。

霍烈站在玄天德身前,坚定不移举着炙炎。

大国师笑道:“我这控心术如何?燕孤云,将玄黄殿众人都杀了!”

燕孤云听命,兵主剑动,化出十一道剑影,黑气腾腾,那剑气也跟着染成纯黑之色。

释离玉躺在地上,偏过头一见这招式,痛心着焦急地大吼道:“快逃!那是流山!”

云璃听闻亦惊讶,那是释离玉师兄最强的招式,可是对身体会产生极大的负担。她忙于替释离玉处理伤口,却未注意场上的变化。

她抬头却看到燕孤云全身黑气腾腾,正施展着流山。总觉有些不对,为何流山对着自己!云璃顿觉不好,喝道:“燕孤云!清醒点!”

被控心的他如何能听见?只是一具玩偶罢了,对大国师的话言听计从。

御林军的兵士们还在和玄黄殿弟子争斗。

大国师却突然鸣金收兵,下令道:“御林军撤退!”

那些酣战的兵士们这才收手,往后退去。

大国师此举只是担心燕孤云伤了兵士,故而将兵士撤离,这样燕孤云就独自面对着玄黄殿众人,高举兵主剑,十二道剑影慢慢汇集成一道偌大气剑。

玄英喝道:“玄黄殿弟子听令,撤!”

那些弟子哪肯听命,玄天德和霍烈却心知这一招下来这些弟子恐怕得负伤,赶紧喝道:“大伙赶紧撤!”

玄天德和霍烈却坚定站在前面,身后是释离玉、云璃和苏昕。

他俩知道万一没能接住这流山,身后之人难逃一死。虽知道平时的燕孤云实力不至于这么厉害,但见魔气附体谁又知道他此时的能耐?保险起见,玄天德和霍烈联手,以双剑之力结出屏障,挡在燕孤云剑下。

苏昕远远站在后边,看到熟悉的木头对着自己高举屠刀,她哭了。这不是真的!傻木头!她要的是燕孤云醒来。

流山已成,只等燕孤云落剑。

场上安静,只有山风吹动,卷过地上烟尘,泛着薄薄尘暴。

双剑结成屏障,霍烈和玄天德不敢大意。

燕孤云魔气腾腾,双手合十,高举,只等他往前劈下,流山便会发动。

祖师帝台闭目却睁眼,七峰灵力汇聚,七彩之色渐渐腾起,却还需要些时间。

流山化出的气剑往前动了一分。那个瞬间,一个熟悉的面孔含着泪冲到了霍烈和玄天德结出的屏障前,伸开双臂似鸟之双翼。

“木头!我求你醒过来!快给我醒过来!”苏昕伸展双臂,苦苦哀求。

一肩长发在风中摇曳,她突然从怀中掏出那只凤纹金簪:“这是你送我的!还记得吗?”

流山动,气剑剑尖直逼她的小腹,黑气腾腾。

“昕儿,让开!他不是木头!”云璃喊破了嗓子。

玄天德扯着嗓门:“他是魔!你让开!”

“他是魔!”

“他是魔!”

……

回音四起,整个玄黄殿响着玄天德说的这句。

“苏昕姑娘!赶紧让开!”鲁威无力跌坐在地,他仿佛看到了流山贯穿她的胸膛。

“木头!说好了要陪我!”苏昕没有放弃。

流山发动,偌大气剑奔来,来势汹汹。

苏昕见劝说无效,闭上眼安心等死。耳边听到剑气所带的呼呼风声,她能想象到剑刺入身子的痛楚,却嘴角一笑。反正也活不了几年,到头终究是个死字。能死在木头剑下,也算无怨无悔!

然而,剑虽动,却又停下。

燕孤云挣扎起来,魔气点点时隐时现,那是衰退的征兆。

气剑开始闪烁,流山渐渐消失,燕孤云则脸上肌肉抽搐不停,不时皱眉挤目,一直在挣扎不断。

苏昕没有感受到死亡的威胁,却听到了哭声,她睁眼。

木头的双瞳血红,泛着夺目红光,然而那眼角却分明是泪。

“木头!木头!”

流山崩落,化为碎片,只剩下燕孤云抱着头挣扎,蜷缩身子,痛苦不堪。

苏昕心痛,往他身边冲去,丝毫不顾前一刻还被死亡威胁着。

霍烈一把拦下苏昕,劝道:“现在还说不准他是不是恢复正常,还是小心为妙!”

苏昕却狠狠瞪了他一眼:“无论他变成什么样,都是我的木头!”

丢下这一句,她气愤地挣脱霍烈,那是因为霍烈并没有打算继续拦她。

她如愿跑到了木头身边,伸出双臂将他搂住。用自己的身子抱住蜷缩的他,一如慈祥的母亲呵护犯错的孩子那般。

温柔无限,满是情谊,苏昕搂着他的头,丝毫不顾魔气还在折磨他。她不像当年第一次见这黑气,那时差点被木头掐死。如今,这么多人却每一个愿意保护他,在他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那些熟人都没能伸出援手。只有苏昕愿意,无怨无悔扑了上去。

燕孤云虽还未醒来,却本能的死死抓住她的臂膀,脸贴在她胸前,还是不断挣扎着,全身瑟瑟发抖。

她也感受到这魔气的折磨是这么痛苦,她哭着笑着,抚着他的头:“不怕,我就在你身边!”

泪下,划过她下巴滴在他额头,随后落入他血色的眼角,是水扑灭了焰火。那血红的光芒渐渐消失,黑白二色重回眼眶。

心魔见了变化,心底一惊,登时一跃,掌中魔气腾腾要劈向燕孤云。

玄天德和霍烈见了,带剑奔过来挡下心魔,三人缠斗。

见着燕孤云不能动,原本这大好时机鲁能不想放过,但这小子的黑气未消,他怕这小子再想之前那样一人冲破御林军层层包围,只得按兵不动。

鲁威却心里不舒服,看着自己喜欢的人搂着另外一个少年,这等感觉多么嘲讽。可是有什么办法?他只能干看着,幸而这少年是魔!这消息令人振奋,在这人间是不会有魔栖身之所,只要抓住这点!定然能将苏昕和那厮分开,她一定会投入自己的怀抱!一定!

空中,夷坚不动,酣然大睡。帝台无言,七道灵气还在汇聚。果然比之上次在花了不少时间,因为在人间灵气不纯之故。

过了片刻,燕孤云身上的黑气渐渐消失,他这才清醒过来,双眼褪去血红复归正常。

他睁眼,闻到温柔体香,听到熟悉抽泣,他笑:“昕儿姐!让你担心了。”

苏昕也笑,抹去泪花。

见义叔和霍烈师叔正与大国师交锋,燕孤云想去帮忙,苏昕却拉着他直摇头,示意别去。

见她又要哭的样子,他不忍再让昕儿姐落泪,收了兵主剑,随昕儿姐回到大叔身边。

玄黄殿这边,几个守卫弟子看管着被俘的玉玲珑。

突然一道黑气出现,玉玄现身,瞬间手指一动,守卫弟子们顿觉困意,居然就地坐着打起盹来。

其余弟子们正关注着场上的打斗,丝毫未注意到玉玄的突然现身。

玉玄解放了玉玲珑,顺势将她带到僻静的地方,悄悄躲着。

玉玲珑对于他的帮忙丝毫不领情,带着些许埋怨的口吻:“本姑娘不需要你帮忙!现在才现身!”

玉玄淡淡一笑:“不需要我帮忙却又被人家俘虏了,能不能让人省心?事情办得如何?”

“我的事不劳你费心!”又是冷冰冰一句。

“若不是看在延维的面子上,我也不想插手!玉玲珑,你最好安分点!”言语比她更冷。

玉玲珑却掏出匕首,明晃晃架在他脖子上:“我说过,不许对延维大人不敬!”

“得了,算我怕了你!现在还不下手更待何时?如此机会,莫忘了我们的来意!”

“我知道!这就动手!”

两人谋划完毕,相对一笑,玉玲珑施法。

场上燕孤云突然感到心底一阵烦躁,脑海中不断涌现爹娘遇害的那个夜晚,那个人间炼狱的场景。

他捂着头,疼。

苏昕看着木头,立马担心起来:“木头,别吓我!你怎么了?”

释离玉看在眼里,喝道:“燕孤云,沉心静气!”

血,在脑海不断涌现,霹雳声响,燕云山庄院内碎尸块,再度清晰可辨。满是血,满是尸体,小顺子,小六叔…熟悉的人都倒下。爹坐在椅子上,还在嚷嚷最后的遗言,娘则躺在地上,白布盖着。

头疼,沉寂的魔气再度涌上。

玄英见状走了过来,指间金光涌现按在燕孤云额头,口中振振有词。

燕孤云觉得心头平静了一分,脑海浮现和昕儿姐一起看日出,一起逛台州城,浮现昕儿姐对他说“喜欢”二字,浮现他回应她“喜欢”二字。

终于静了下来,头疼减弱。

他睁眼却见掌门按着额头:“掌门?我怎么了?”

玄英并未告诉他实情,只是说:“不要被怨念吞噬心智。”

然而,他看着自己右手掌心泛着的魔气,瞬间明白过来。魔气又涌出来了!

他便坐在地上,念动干娘所教的专门镇压魔气的清心咒,果然心底平静不少。

僻静处,玉玄看着燕孤云镇压了魔气,冲着玉玲珑笑道:“果然你没用!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玉玲珑恶狠狠道:“你来!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办法!”

玉玄一笑,指尖轻轻施法,纯正黑气涌现:“既然量太少,我就多添点儿料!”

黑气离了指尖突然窜入燕孤云体内。

登时,帝台在半空察觉到如此纯正的魔气,往四下扫视,见到僻静之处的玉玄!

夷坚也察觉到魔气,猛然醒来,笑道:“果然还是不肯放过燕孤云!终于来了!帝台老儿!”

正要去叫帝台,却不见了人影。

帝台突然现身,玉玄察觉,往后一探:“是天神帝台,许久不见!”

“上次放过你们却不思悔改!今日休想逃离!”帝台出手,“天地为棋!”

玉玄却突然一个魔行术逃出结界外:“老头,你的结界终究没魔行术快!见过一次我岂会再中招!”

帝台大怒,指间灵力涌,化出棋子无数。随指而动,一指一击,化作光芒朝玉玄劈去。

玉玄则魔气在手,化出黑气屏障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这些光芒挡下。

你来我往,灵力交锋。这等动静,众人察觉。

尤其是掌门玄英,远远便见了祖师帝台,更看到那魔族玉玄!师父的仇!魔族!

玄英施法唤出太阿剑在手,冲着那边奔去,要助祖师一臂之力,算是赔罪之前冲撞了祖师。

这边,燕孤云正念动清心咒之时,魔气侵入体内。那股纯正魔气却在他周身游走,在体内与神魂之力相互对抗,借机抵消了清心咒的威力,登时原本存在的魔气再度涌上,势不可挡。

脑海中无数怨念汇集,爹娘的仇,玄玉姐的死,昕儿姐被诬为反贼的恨,一个个都压在他心头。

登时爆发,魔气化为一个浑黑的球体将燕孤云罩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