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玄黄之傲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64字
  • 2015-02-03 17:13:39

一道道光亮正是各个山头的弟子们御剑而来。

有霍烈坐下的天地山川、有跑了师父的忠孝礼义。另有玄清、玄明师兄弟两人,还有董世离和玄威一道奔来。

不用多想便知道是玄威如此安排,命董世离去寻天地山川,而自个去寻忠孝礼义,玄黄殿众基础弟子人数虽然不少,战斗力却不高。而这些长老坐下的精英弟子自然比那些基础弟子高出数倍,这样一来广场的争斗形势可就要发生变化了。

此前,开战之时,鲁能倚仗王都带来的兵士在数量上占了绝对优势,玄黄殿的基础弟子们往往只能以一挡二,渐渐成了下风。

随着精英弟子的加入,一个个以一当十将不利的局势扳了回来。

玄天德和霍烈两人对战玉玲珑。

玉玲珑沉着面对两人,大笑道:“两个大老爷们居然合力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传出去也不怕江湖人笑话。”

玄天德为了让她心服口服,撵走霍烈:“师弟,这女子交给我来对付就行,你去帮帮掌门。”

掌门玄英本不想以武力相争,但见争端已起,不打那是不可能的,只得招出太阿剑在手加入混战。

玉玲珑以两柄匕首战玄天德,即便玄天德使得再好,眼前的女人却是滑腻的泥鳅就是做不到,剑每每被她格开。

玄天德大怒,连一个女子都打不赢这也太丢脸,自尊深受打击。故而越发抖擞精神,一剑比一剑快,只管仗着步伐凌厉攻去。

玉玲珑一双小腿却灵活有余,不时弯身飞跃,躲过次次攻击。又抓住机会反击不断,按理说匕首这等短兵对战长剑应当讨不到便宜,可这匕首在她手中却舞得玄天德毫无办法攻破。除却本身功力之外,还有一点,那便是玉玲珑的匕首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短。

一双玲珑匕首,看似不过一尺,实则灵力附在其上杀伤半径足足有长剑那般,所以玄天德才讨不到便宜。

女子与男子交战,体能上终究还是有相当的差别,即便玉玲珑是铿锵玫瑰也无法回避体能下降这个事实。

同样是刺削,却一次不如一次,玉玲珑背上冒着大汗。被动防御也花了不少力气,虽然比起玄天德不断进攻耗的体力来她耗得算少,但对于一个女子而言这已经消耗太多。

玄天德也注意到了这点,眼前女子的防御越来越糟,开始露出破绽。想到有机会一雪前耻,玄天德大喝一声,举剑使足气力劈下。

玉玲珑依旧以匕首交叉在前,挺身去格挡,却被剑压了下来。

登时两腿被这力道压迫,但觉站立不稳,右腿一弯就要跪下。

玄天德看见她右腿有些发抖,心知她力道不住,便再一发力朝着右边使劲压去。

玉玲珑咬牙,这厮居然如此狡猾,欺负我右腿站立不稳。若再僵持下去,这一剑劈下败的可是自己。

她举目一望,见旁边有个兵士,便使出全力将玄天德的剑往上推了一分,随即被玄天德用力压回。

在这个推上的瞬间,她却身子一蹲,两手撑地在地上这么熟练一个翻滚,落到那兵士身边,两掌往前一推。

那兵士被她掌力击向玄天德,玄天德并不肯下杀手,收剑一脚将这兵士当做蹴鞠用的球踢了回来。

却在兵士擦肩而过的瞬间,玉玲珑早抓住这个机会,从兵士身后急速跳了出来,匕首出,刺向玄天德。

玄天德收剑未料这女子如此阴险,居然以他人当挡箭牌,再行偷袭。

收剑已来不及再出剑,匕首刺来,刺入他右肩,但见血光四溅。

玄天德不顾右肩痛楚,双眼似激怒的恶狼,右手变作爪样,一把将这女子白皙的手死死抓住,往后一扳。

玉玲珑的五指朝着后背扳去,顿时疼痛钻心。这厮想弄断她的手指,岂能让他如愿。

玉玲珑左手施法,却一掌劈向玄天德的右爪。

玄天德自然也不是傻子,早等着玉玲珑的左掌,顺势左手也成了爪,两爪钳住她的双手。

若比力气,玉玲珑绝对是不是玄天德的对手。

这下子,玄天德将她的手死死困住,往后扳去。

玄天德不顾右肩流血,用力扳着她的纤纤玉指,大喝道:“你这女人如此歹毒,看我废了你这恶毒的手!”

玉玲珑疼得一声惨叫,只得弯下身子,顺着他扳的方向,这才避免手被弄断。只可惜这样一来她就再无力反击,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

霍烈冒了出来,迅速在她身上点起穴道,封了她的行动。

玄天德这才笑道:“欺负女子不是大丈夫所为,你的手权且留着!”

撇下玉玲珑不管,玄天德看着肩上伤口,撕下道袍一角,让霍烈帮着忙包扎起来。

再静静看着场上形势,玄黄殿占了上风。

玄天德这才放心起来,坐在地上,守着被俘的玉玲珑。

玉玲珑自然是极不甘心,虽不能行动,两眼却死死瞪着玄天德,巴不得用眼神将他杀死,才能解了心头的气。

却说释离玉、云璃、燕孤云和苏昕四人御剑在半空急行,这下子可没有白云遮蔽,四人的身影显露无疑。

远远在半空便看到广场上的打斗,释离玉泛过愁容:“没想到这么快,他们就找上门来了。只怕不好逃脱。”

云璃却说:“实在无法逃离也治好出去自投罗网。”

燕孤云和苏昕没听懂师父的话,到现在都还蒙在鼓里,只是越发觉得今日大叔和师父都形迹可疑,有什么东西瞒着他们。

苏昕一想敏感,发问:“姨娘,到底发生了什么?说什么自投罗网?”

释离玉和云璃都闭口,反倒是做贼心虚。

苏昕更觉不对劲,追问个不停,誓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云璃却守口如瓶,死活不说半个字。

四人却还在御剑前行,眼见离广场越来越近。

突然一道金光闪烁,祖师帝台现身释离玉跟前。

“祖师!”释离玉问道,“玄英没对您下手?”

帝台一笑:“小玄英本性不坏,只是一时被嫉妒所困。我已经解开他的心结。释离玉,随祖师到祖师祠堂躲起来罢,等此事风头过了再下山。”

云璃却笑道:“祖师的好意,云璃不敢遵行。躲也不是办法,再拖下去连累了师兄们,我心里不会好受。迟早都要面对,倒不如现在就去弄个清楚,说个明白!有些账也该算算!”

释离玉对她一笑,十分支持她的想法,对祖师道:“释离玉多谢祖师赋予性命,这份恩情只怕今世无以为报。无论云璃作何决定,我答应了要陪在她身边共同面对。也算是弥补主人当年的遗憾。”

祖师竟然无言,沧桑的脸分明闪过愁,银发飘飘却凝固淡淡忧伤。却转眼看着燕孤云,问道:“燕孤云,你打算如何?”

燕孤云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突然被这么一问,哪能知道回答,胡乱应道:“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还是这等毫无主见!就这么下山我心底虽放心不下却也无可奈何,释离玉既然你要勇敢面对别轻易死了!”

那个“死”字出口,祖师更沉重了一番,瞬间想到当年释离玉的死,仿佛就在昨天。

“我还答应了云璃,肯定不会轻易死!祖师放心,以后有时间我会回山上看望您老!好好保重!”

“别婆婆妈妈!”

祖师转身背对众人,闭目,但听耳边风声掠过,那是御剑一往无前的声响。

帝台泪下,随即抹去泪花,静静悬于半空,他不肯离去。

又是一阵光芒,却是一朵五彩祥云飞奔而来,夷坚和白衣童子架在云上。夷坚躺在舒舒服服的云上,童子嚼着吃不完的鸡腿,每时每刻都没闲着,只顾着美味。

帝台感受到夷坚这厮的到来,瞧了一眼,喝道:“你又来作甚?”

夷坚没有平日的笑容,却惹起淡淡哀伤,望着天上浮云,淡淡说道:“我掐指一算,今日必有大事发生。这才赶来一看究竟。帝台,你的伤好了?”

帝台不想理他:“你这扫帚星来,只会带来霉运,我好不好与你无关!”

夷坚热脸贴了冷屁股,索性不搭话,丢下一句:“死要面子。”

丢下话就躺在云上,优哉游哉。实则烦心无比,那一算算出的结果可不太好,自己却无力改变。

广场上,兵士那边不知是谁发现了空中御剑而来的几人,冲着鲁能报告:“鲁大人,看天上!”

鲁能看去,那除了反贼还能有什么!

鲁能指着那边大怒:“玄英,你看看那是什么!居然还敢诓骗本大人!反贼就在此地!”

御剑而来,释离玉先降下,看着纠缠不休的双方,喝道:“住手!”

玄英命令道:“玄黄殿弟子停手!”

众弟子听令,这才不情愿地收剑。

鲁能心知再打下去可不利,也吩咐兵士们住手。

双方这才停下纷争。

鲁能喝道:“云璃、苏昕!我奉王命前来捉拿你们两个反贼!若想保住玄黄殿,速速与我下山接受刑罚!”

云璃笑道:“民女一向奉公守法,更不参与人间俗事,何来反贼一说!分明是有人强加于我等!”

云璃那笑分明是不把鲁能看在眼里,这大司马的名声她多有几分耳闻,多少知道些鲁能与姐夫苏泽伟的过节。王子姬辛死后,王旭前来传的风声,她还记得清清楚楚。正是这鲁能死死不放,这才鼓动王下令肃清反贼,实则是公报私仇,借机打压姐夫。

鲁能听她回应,心知肚明。大为恼怒,骂道:“大胆反贼,安敢胡言!王之令,何来强加一说!给我带走!”

身后兵士得令,出列,要带走云璃。

玄英正要开口阻止,却被释离玉抢先。

释离玉一剑插在地上,苍云剑立在云璃身前,但见地上生出一道裂缝。

两个兵士吓了一跳,这等力道,分明是赤裸裸的威胁。

鲁能见了也吃了一惊,心底暗叫不好。

鲁威在父亲身后站着,静静观望。一心扑在苏昕身上,那白皙肌肤一如往日,只可惜那美人身边站着个男子。又见苏昕与那男子举止亲密,鲁威心底失落万分。分明是一朵鲜花在望,却遥遥不可及。这许久相思刻在心底,一时间搅动愁肠好生难受。

那边燕孤云却看到了被俘的玉玲珑,一时惊讶起来。

他不管场上局势,走到玉玲珑身前,惊愕道:“玲珑姑娘,你怎么一动不动。”

玉玲珑狠狠瞪着他,又怒说不出。怨这厮看不出来是被封了穴道。

玄天德对燕孤云与这女子认识有些敏感,这等女子如何与自己的义侄儿认识?

他打断燕孤云道:“这女子来历不明,还想踏平玄黄殿。孤云,你离她远点。”

燕孤云听了哈哈大笑:“踏平玄黄殿?凭她怎么可能,玲珑姑娘,你要编笑话也得实际点!”

苏昕见燕孤云和这个美女说得这般高兴,还哈哈大笑。她心底可有些不舒服,一把挽过他的右手,拉过来:“场上剑拔弩张,你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挑逗人家!”

燕孤云知道昕儿姐可不喜欢他和其他女子说话,就算是和玄灵说话都会惹她不高兴。想想,他也只得作罢,站回原处。

玉玲珑却一笑,悄悄调动体内灵力。

鲁能见眼前阻拦的男子不好惹,心怯一分,却依旧带着目中无人的傲气,喝道:“王命如此,谁敢阻拦一并拿下!”

释离玉却哈哈大笑:“我不管什么王,当日王子姬辛被迫自尽,他这王也当得糊涂了!如今还要糊涂的肃清所谓的反贼!我不禁在想,到底是王要杀反贼,还是某些聪明人要杀反对人士!”

“你…居然敢对王不敬!诸位将士都听到了!这厮犯大不敬,理当处死!”鲁能高声喝道。

兵士们议论纷纷,竟有这等猖狂之徒。玄黄殿弟子则纷纷表示赞许,这才是玄黄殿应有的回应。无论何人都休想威胁玄黄殿!

释离玉说得痛快,玄英和霍烈则暗中担心不已。

毕竟这里已经是人间,玄黄殿再不能借着悬在半空而丝毫不惧。既然是人间必须学会低头,一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就能轻易将玄黄殿的独立给弄没,只能向这些势力底下高傲的头颅。

玄英深明此道,明白祖师最后说的含义。的确面对人间的复杂才是玄黄殿面临的最大考验,顿觉身上担子沉重。

“处死又如何?人总有一死,如果王要我的命,他说一声便可,但你不是王!大司马鲁能,现在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你别忘了,轩辕国是王的,你再有能耐终究只是屈居王下的小丑!”

说中鲁能心底刺痛,鲁能喝道:“杀了这厮!就地正法!”

兵士动,释离玉一把从地上提起苍云剑,一个箭步直逼鲁能的脖子,剑尖只离他脖子半寸。

登时,鲁能大惊,竟说不出话来,这等速度果然厉害!现在性命就在这厮手上,鲁能自然知道轻重,赔笑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释离玉带着鄙视:“鲁大人,您这是怕什么?堂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好歹也该有点视死如归的大无畏,岂能贪生怕死!我释离玉不杀你这等没有骨气之人!只有一个条件,放过云璃和苏昕,只要鲁大人答应我这就放开您。”

鲁能却哈哈大笑:“敢威胁本大人,若是我不答应,你可说过不杀我。此话当真?”

释离玉亦大笑:“当真!释离玉说过不杀没有骨气之人!”

众人愕然,玄英不知道释离玉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只得静观其变。

鲁能用手推开剑,笑道:“王的命令我不能不从!”

“看来鲁大人挺有骨气,那就值得我杀了!”

剑动,血落。

却是鲁威伸开双手挡在鲁能跟前:“这位长老,请放过我爹!若您要杀就杀我吧!”

鲁威一脸视死如归,闭上眼睛,右臂被释离玉苍云所伤,滴血。

苏昕记得这是鲁公子,心底对他有几分好感,见他负伤,苏昕跑了出去,掏出怀中的丝巾小心翼翼包扎伤处。

“鲁公子,可好些了?”

那声音如此熟悉,鲁威睁眼看到了意中人的模样,还以为是梦里。有些不信,她竟替自己包扎伤口,多么喜出望外。

“苏昕姑娘,麻烦你了!”

“不碍事!”

燕孤云见昕儿姐替一个陌生男子包扎,心底有些莫名的醋意。恶狠狠朝着鲁威看了两眼,非常不爽这厮。又看到那厮满脸的痴情样,他更深深鄙视起来。

燕孤云双脚忍不住往前动了,站到苏昕和鲁威中间,俯身伸过手挡住鲁威的视线,鲁威则一把掀开他的手,视线一直在苏昕身上,丝毫不理会碍事的燕孤云。

燕孤云笑道:“这位想必是鲁大人的公子,咋这么大了还流口水!”

玄黄殿弟子一阵哄堂大笑,哈哈不停。

释离玉一看果然是流着口水,看似不错谁知居然还流口水,也笑起来。

然而就在众人放松戒备的时候,突然长戈刺来,横在苏昕脖子上。

“昕儿姐!”燕孤云见这变故,心急万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