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兵主之剑(下)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2647字
  • 2014-11-25 17:45:13

村民失望离开。

这九黎祠内只剩下大祭司月彤和两个孩子。月彤弯腰拾起断刃,将两半拼在一起。可惜终究是破碎的两半,不可能再变成完整。

月芙蓉望着娘,清楚看见娘的脸上挂着两行泪。

小小的她不知是什么让娘如此伤心以至于落泪,只是娇声娇气的呆呆问道:“娘,你怎么哭了?”

燕孤云亦问道:“干娘,怎么了?”

月芙蓉任着泪下,静静看着那柄剑。过了片刻,她才说道:“蓉儿,云儿,娘给你们讲个故事…”

月彤仿佛回到了那年。

八年前,渝州城。

月彤和夫君高渐鸿身着苗服手牵手走在大街上。谁知,突然大批官兵巡街,一路上盘查行人。而首当其冲的就是服饰与众不同的夫妻两人。

一官兵道:“你们两个是来干啥的?”

高渐鸿笑道:“我们两个是来串门走亲戚的。”

“亲戚在哪,叫什么名字?”

“他叫燕天双。”

“哟,燕云山庄庄主是你家亲戚?”

“准确点说他是我的至交。”高渐鸿老实道。

“那就不是亲戚了?敢骗老子,带走!”

“官爷,小民何罪之有?”

“敢骗老子就是罪!走。”

不由分说就将夫妻两人强行带到渝州府。

渝州府内。

夫妻二人在官兵的推搡下,被赶到了前厅。前厅内,一人迎了上来,笑道:“渝州城城主岳北风恭候多时。”

高渐鸿问道:“城主找小民所为何事?”

岳北风屏退众人,笑嘻嘻道:“阁下可是苗寨祭司,哪是什么草民。只是近来听说你们是九黎之后…此事当真?”

高渐鸿老实道:“不瞒城主,我苗寨的确是九黎之后。”

岳北风哈哈大笑,随即沉下脸:“听说你们九黎族供奉的是蚩尤!你可知我轩辕国最大的敌人是谁?”

月彤道:“上古时代轩辕国主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黄帝大败蚩尤并斩之。城主所言只怕有误,黄帝追封蚩尤为兵主何来仇敌一说?”

岳北风道:“可知蚩尤乃是魔王!与人族岂不是仇敌?倒是你们既然是人为何要尊魔王?若我将此事上报国主,你们部落可没有太平日子。”

月彤道:“城主想要什么直说,何必拐弯抹角?”

岳北风一笑:“还是夫人明事。我听说你们部落有一把魔剑,还是蚩尤的配剑,能否借我观赏几日?”

原来是打的魔剑的主意,身为大祭司高渐鸿咬牙切齿。正要破口骂这贪婪之人,却被月彤阻止。

月彤道:“原来城主是想要这个,只可惜魔剑我们拿不了,无法呈给城主。”

高渐鸿惊讶地看了一眼月彤,有些恼怒。

岳北风奸诈笑道:“还有这种事?为何拿不了?”

月彤道:“传说那柄剑只有蚩尤转世才能举起,所以我们拿不了。”

“哼,本城主可没听说过这种事。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要知道国主打算进攻女子国,要是你们一不小心成了女子国的帮凶,可就难免一场血光了。”

“若城主有空,现在便可出发一观究竟。”月彤笑道。丝毫不理会夫君高渐鸿的埋怨。

岳北风笑道:“好!稍等片刻。我去点兵,来人!”

手下上前:“城主有何吩咐?”

岳北风道:“替我好好招呼两位。”

好好招呼,实际上是将夫妻二人软禁在此。高渐鸿低声埋怨道:“看你说的什么话!魔剑岂能交出去!”

月彤道:“鸿哥,难道你看出岳北风势在必得?咱们只能拖延时间。得赶紧赶回部落!你不是有什么传送阵法,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高渐鸿这才反应过来:“差点忘了,原来你早就想好了。不过这阵法传送不了多远。”

“能不能传送到燕云山庄?”

“应该可以。”

高渐鸿施法,夫妻二人凭空消失。

燕云山庄内,夫妻二人凭空出现在后院。

因爱子怪病燕天双正搞得焦头烂额,突然见到这夫妻二人,有些惊讶。

燕天双问道:“你们这是?”

高渐鸿抱拳道:“燕兄,时间紧迫来不及解释。希望你能帮忙送我夫妻二人出城。”

燕天双道:“这有何难?吃个饭再走如何?”

高渐鸿道:“燕兄!十万火急,高某实在不能再待片刻,还望燕兄赶紧安排。”

着实少见高渐鸿焦急的模样,燕天双也没有多问。当即安排人手,将夫妻二人的苗服换了,扮作挑粪工混出渝州城。

当晚,骑着燕天双赠的快马,夫妻二人终于是赶回了部落。

那是一个美丽的山谷,至少比现在的巫山苗寨好上百倍。

大祭司高渐鸿召集族人,高声喝道:“我等身份已经暴露,轩辕国渝州城城主贪得无厌,想要夺取我族圣物--兵主之剑。大家赶紧带上紧要物件离开此地!”

这消息一宣布,众人慌张起来。

有人问道:“大祭司,我们要往何处去?”

高渐鸿道:“西南方向女子国想必能收留我们!大家就往那去!”

众人散去,各自准备。

月彤问:“鸿哥,你怎么办?”

“我要留下来拖延时间,万一他们攻了过来,可就大事不妙!你赶紧走!”

“我要陪你一块!”

高渐鸿喝道:“别犯傻,带着蓉儿走!”

突然,四面八方火把齐举!马蹄声,擂鼓声,大作。

为首一人骑在马背上喝道:“高渐鸿!出来!”

高渐鸿透过窗子一看,是岳北风,低声道:“不好,来不及了!你赶紧带大家先到密室躲着!我来争取时间。”

“鸿哥!”月彤哭道。

“曾长老、魏长老、杜长老,何在?”

“大祭司,有何吩咐?”

“若我回不来…你们三人就拥月彤为大祭司。该教的功法我都已经教过她,三位一定要好好辅佐她!这算是我身为大祭司的最后一道命令!”

“大祭司放心,我等定会好好辅佐!保重!”

三味长老亦含泪离去。

高渐鸿这才昂首挺胸从屋内走了出来,望着满天繁星,喝道:“岳城主!何须大动干戈!”

岳北风骑着马到他身前,横着手中长枪,指着他的脖子喝道:“哼,大祭司!我好心款待,你竟然要偷偷离开!好生让我伤心。”

高渐鸿蔑视一笑:“不过就想要魔剑而已,何必装模作样!”

岳北风招过十来人一同跟着高渐鸿,往九黎祠赶去。

九黎祠前。

高渐鸿道:“城主还需下马,这门可容不下。”

岳北风虽千般不愿,还是下了马,随他进入九黎祠。

祠内蚩尤神像显得威严大气,高渐鸿轻叩神像腹部。

神像腹部缓缓向左右分开,一柄剑映着寒芒,看似十分普通笨重。

高渐鸿道:“这便是魔剑,城主若要取便取。”

岳北风看了一眼,质问道:“魔剑如此平凡?大祭司,若本城主发现你骗我,后果可要自负!”

“我高某一向光明磊落不做骗人的勾当,不像城主这么‘深谋远虑’!”高渐鸿十分鄙弃道。

岳北风细细看了看,伸手去取却又半空停住,十分警觉,收回手,不怀好意请道:“请大祭司为我拔剑。”

高渐鸿笑道:“拙荆说过需是兵主转世方可拔出剑,我既不是又如何能拔出。若城主没信心,大可退兵离开,何必浪费时间。”

岳北风拿他没辙,喊过一个士兵:“你,去拔剑试试。”

这士兵得令,挽起袖子就要拔剑。

高渐鸿暗中施法。

士兵拔了半天,纹丝不动。

一连换了数人都一样的结果。

岳北风见众人无异,便抖擞威风。要亲自来试试这把剑,看看能不能拔出。

见他使出全身力气,握着剑柄。鼓足干劲,发力,剑纹丝不动。

高渐鸿微微施法,岳北风竟缓缓拔出一点,终于拔剑而出!

岳北风笑道:“看来我才是兵主啊!”

岳北风眼神中闪过一丝奸诈,嘴角浮过一丝奸笑,突然舞剑往身后一刺,直取高渐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