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战神重现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36字
  • 2015-01-30 14:21:47

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释离玉鼓起劲,不顾周身疼痛,大声说道:“董世离,掌门与我之间的恩怨你不应插足。虽然我不知道他对你许诺了什么,但是这趟浑水千万趟不得。”

董世离见身后弟子排成列,顿时有了帮手自然抬头挺胸心中底气十足,一步都不肯退让。

双方坚持不下,玄天德难忍心中怒火,挥剑喝道:“焚天剑咒!”

霍烈出剑一把拦住师兄:“使不得!师兄!且静静。”

霍烈又冲着追赶的弟子们喝道:“掌门有令是要活人还是要死人?释长老伤得如此,岂能轻易移动。莫非掌门存心要害长老不成?若此事传出去我玄黄殿何以立足于武林!”

“这…”身后那些弟子虽然受了掌门的令,却只是听得稀里糊涂。玄英也不可能将自己的想法堂而皇之的说出来,弟子们一时议论纷纷,虽意见不同,却大多赞成霍烈的话。

若掌门要活人,必然先救释长老,若掌门要死人,自个岂不是成了杀人帮凶。虽是掌门所言,万一他反悔怪罪起来可不是好事。

那些弟子乱了分寸。

董世离却转身喝道:“掌门是如何交代,我等只需完成!”

“这…”

双方僵持不下,玄天德巴不得一剑劈了这货,霍烈不得不拦住他。

那边,燕孤云和白衣童子见帝台和夷坚被那石头人弄得倒地不起,两人担心万分。燕孤云跑到帝台身边,童子跑到师父身边。谁都没有注意释离玉落到此处。

且说妖王控着石头人举拳要落下,就在此时。地上的阵法突然发光,奇怪图案显现。

妖王喝道:“这是什么阵法?”

帝台虽倒地却被燕孤云扶起,见阵法泛光,他嘴角一笑:“妖王!受死!天诛!”

天诛发动!法阵起,七峰灵力汇聚。化为一道七彩灵气,从七个方向涌到阵法上空!

乌云层中被卷开一个与阵法一般大小的漩涡,久违的阳光从漩涡中倾斜下来。与之同时七彩灵气慢慢汇聚,化出一柄偌大的气剑,直逼法阵。

妖王一笑,完全不放在心上,笑道:“这就是你最后的招数?哼哼哼,雕虫小技!看本王破了这法阵让你们绝望!”

气剑摧枯拉朽,带着七彩之色从天而降。石头人高举的拳头不往下砸,朝着空中挥去。

拳与剑相碰,一拳将气剑击碎!

妖王大笑:“就这点威力?能奈我何!”

帝台却大笑:“妖王,你输定了!”

气剑碎,并不是因为拳,而是因为天诛这才开始!碎片不断汇聚灵力,化出一柄柄剑!瞬间这空中便化出无穷无尽的气剑!七彩之色在乌云中绽放光明,照亮这漆黑的大地。

伴着霹雳惊雷,剑落!万剑似流星坠地!

霎时间光芒闪烁!所有人不由自主往这边看来。董世离转身看去,这等变故如此凶煞,究竟发生了什么却不得而知。必然是灵力交锋。

随后,强光刺眼,白茫茫一片。众人捂住眼睛,被弄得刺痛。

就在此时,玄天德和霍烈突然扶着释离玉一个箭步,两掌将拦路的守卫弟子击退,开出一条道来。护送着释离玉到了祖师跟前。

光芒散去,尘埃落定。

妖王笑不出声,身上衣物被天诛撕出条条口子,带着血红,渗着血。

帝台一惊,中了天诛竟然无事。随即便想到不对,侧目往空中那方望去,果然如他所料。灵力并未全部汇聚,还有一半留在七峰。难道是玄英只发了一半天诛?

正诧异间,释离玉捂着胸口,边说边冒出血:“祖师!玄英他…他背叛了您!”

帝台平静,没有过多惊讶。只是淡淡说道:“没想到他如此心急!释离玉,你的伤!”

见他黑血阵阵,帝台吓得脸色煞白:“这是!玄英居然用毒!”

帝台并未顾及玄天德和霍烈两人,这一声大吼两人听到了“玄英居然用毒!”

瞬间,两人心生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人正要开口问,释离玉却抢先说道:“这是我和玄英之间的恩怨,两位不要卷入这是非中!好好保护云璃和燕孤云!”

玄天德暴躁如雷,提着焚心要去找玄英算账。

释离玉不顾疼痛,大喝住:“玄天德!不要冲动,此事与你无关!况且我又不是主人释离玉,你我本无交情,无需卷入!”

玄天德却回应道:“不管你是谁,只要与我喝过酒就是朋友!为朋友两肋插刀,若是掌门诬陷你,我自当替你讨回公道!”

“不,掌门没有诬陷我,我确实伤了他!”释离玉只得撒谎,却摆着千真万确的表情。

帝台起身安慰释离玉道:“此事不用在意,待祖师料理完这里的事就去解决!”

燕孤云在祖师身边,见大叔负伤如此,待大人们无话可说的时候。他才半跪在大叔跟前:“大叔!”

释离玉向祖师传达消息之后,瞬间放松下来,却显得颓废衰老,更多了一分虚弱。

气缓缓喘息,释离玉见着燕孤云,笑道:“孤云,只怕大叔再不能教你剑术。”

听着有些诀别的意思,燕孤云一丝哽咽,不觉间泪下。想到了当年爹临终的样子,语气竟如此相似。

他摇头:“不!大叔不会死的!我还有好多东西要跟着大叔学!”

释离玉却一笑:“你放心,大叔骗你的!我还年轻,怎能轻易去死!”

“大叔你也太坏了!”燕孤云这才抹去泪,哈哈大笑。

且说妖王的状况,中了天诛,妖王只是负了小伤。

沉寂一阵之后,他才笑道:“不过如此!能一招秒了本王的石头怪,值得称赞,只可惜依旧奈何不了本王!”

玉尊倚着石碑见到法阵中央泛着的光亮,他笑道:“你想错了!妖王!”

“手下败将,还敢逞口舌之利!”

妖王施法,白发冲天而起,似万根飞针对准玉尊。

玉尊一笑:“这阵法可不止一击!”

言未罢,帝台施法。

法阵再起,光亮大盛,突然从阵法中升起一柄剑,正是先前被妖王击碎的气剑!

此剑以迅雷之势刺向妖王,迎面而来,一剑击中她腹下。

登时妖王摔了个四脚朝天,直挺挺躺在地上。

一击直中要害,妖王缓缓起身:“没想到居然有三段变化!本王大意了!即便如此,又能如何!”

她依旧狂傲不羁,依旧要施法,却用不出妖力。不信,她再试了一次,还是使不出妖力。

帝台收阵,淡淡道:“如今,你已不能施法,我们也没有余力杀你。妖王!停手吧!”

“即便使不出妖力,本王依旧能战!妖兽姿态!”

妖王变身,化为一头全身雪白的白虎。血盆大口,尖嘴獠牙,两眼圆鼓鼓透着杀气。

“事到如今还不肯住手!妖王,你非要杀孤不成?”玉尊扶着石碑站起来。

白虎仰天一啸,四脚一蹬,一跃向玉尊扑来!

帝台、夷坚、玉玄、三巨头绝望,却又无可奈何。都已没剩下多少力量,无法出去帮玉尊一把。虽然帝台和夷坚与玉尊是对手,但在当下却舍了这些恩怨一致对外,故而也想帮玉尊一把,只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

玉尊坦然一笑:“若想取孤性命,尽管来吧!”

正在此时,突然泣剑动,带着陆吾挡在白虎跟前!

扑来的白虎,两爪往前一扫,陆吾双手撑着剑身正面迎击。却被力道击飞,直撞上石碑,将石碑击碎仍旧停不下来,又在地上倒了一圈,这才停下!

然而脚还未站稳,泣剑便带着他又动起来,丝毫不顾陆吾负伤的身体,只管不断进攻。

白虎静立,两爪按在地上,做出猛扑的姿势。

玉尊喝道:“你与孤本是对头,为何要为孤做到如此地步!守护神,你的身子也撑不了多久了!他要的是孤,你让开!”

守护神却喝道:“吾也不想替你挡住,只是这剑带着我非要如此做!这柄剑似乎有灵性。”

帝台喝道:“这柄剑是天神陆吾的佩剑,曾经在昆仑之巅杀了上百神兵。陆吾愧疚不已,将自己的悔恨封入剑中。那股残念,莫非现在发作了?陆吾!”

剑泛着金光,从剑身涌向剑柄,从手臂传向全身。登时将守护神陆吾覆盖,化出一副金盔金甲的模样,却并不是真实的盔甲,而是金光道道。

陆吾惊讶自身的变化:“这是?”

夷坚静静看着一切,大笑:“神魂终于觉醒了!没想到觉醒的关键居然是这柄残缺的血泣!”

白虎化为妖王,妖王也笑起来:“真正的天神陆吾!当年一败本王甚是后悔!来!今日就分个胜负!”

妖王再化为白虎扑向陆吾,然而守护神陆吾却一手捂着脑袋有些疼痛。

于此同时,燕孤云也头疼起来。脑海中不停泛过不知名的场景,有春夏秋冬,有喜怒哀乐。

白虎只管挥爪进攻,一扫一扑,守护神陆吾没有还手之力,顿觉脑袋晕眩。眼前突然看到在无尽黑暗中摆着一个木匣,他就站在木匣面前。有些好奇,将它打开。打开的瞬间,金光四溅,四个大字现了出来:“战神姿态!”

守护神陆吾一喝,神力大发。白虎被这神力一击,登时被掀翻在地。

金光改变形态,不再是金盔金甲,而是化为断首的刑天。血泣握在右手,左手化出一道盾牌,盾牌上刻画着虎头。

战神姿态!玉尊大惊,因为他见识过,当年燕天双就是用了这招!虽然威力无穷,却必定丧命!纯属自杀的招数。

玉尊冲着陆吾埋怨起来,更多的是感到不值得,带着一分愧疚之心:“战神姿态,守护神,你会因此丧命!为了孤这个敌人不值得你如此!”

守护神一笑,头不再疼,他开口像变了一个人:“岳父大人,小婿未曾守住诺言,未能保护好玉姬!今日,至少要保护好岳父大人!”

“陆吾!”

在场的神魔,无不惊讶,眼前这人不会有错正是天神陆吾!

白虎化为妖王,大笑:“妙极!妙极!竟能再见天神陆吾!”

陆吾握剑笑道:“错,我并不是陆吾,只是天神陆吾的神魂。妖王,既然当年一战你不肯服输,今日就再试过!若我赢,你不得再对魔王玉尊下手!”

“本王答应你!既然你肯用天神姿态这等自杀招式,本王也该拿出实力方不负这赌上性命之战!禁术-万妖劫!”

以自身灵力召唤万妖,豺狼虎豹,虫鱼鸟兽,各种妖兽齐聚,列成一队冲着陆吾奔去。

霎时间,尘沙滚滚,遮天蔽日。

陆吾以战神姿态应对,****化为双目,肚脐化为嘴,高举盾牌冲向妖兽大军。右手向前直举血泣,全身金光化为妖艳的红光。

奔杀,一如当年神魔交战,他一人挺枪杀入敌阵,又全身而退。

夷坚看在眼里,这就是老友陆吾的神魂,多年未见却不想在此刻说什么。他知道这不是自己的老友,天神陆吾早已神魂分裂,活生生将神魂剥离身体,而后又身识分离,将肉身与主宰情感记忆的识分开,最后又将他的身化为兽镇守在某处。以儆效尤,这就是神界对老友的惩罚,眼前看到的只不过是他的一部分,并不完全。

夷坚想要见的是完整的天神陆吾,而不是这残缺的神魂。不由朝着徒儿看了一眼,若是那天的到来,傻徒弟也要离他而去。为了老友也不得不如此。

童子依旧啃着自己的鸡腿,也不知吃了几个,就这么无忧无虑的啃着。

帝台看见燕孤云的变化,施法以仅剩的神力按在他额头。

燕孤云的头疼这才止住,睁眼:“帝台祖师!”

“可好些了?”一副和蔼的样子。

他点头,却偏过头去看场上的守护神陆吾。

哪里还看得到陆吾,只在道道黑色妖兽中看见一阵红光一往无前,冲向妖王。

约莫片刻,分出胜负。

陆吾以盾牌冲出万妖群中,右手动,血泣横扫,一个箭步,似离弦之箭,霹雳闪过。

陆吾在妖王身后停步,收剑。

妖王站立不动,手中还是施法的模样,万妖散去。

“不愧是天神陆吾!本王还是败了!”妖王倒地。

血泣失去光芒,又变成了普通的破剑。陆吾将血泣插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脸上挂着笑容。

禁地乌云渐渐散去,艳阳重新绽放光芒。一缕阳光划破天际,轻轻泄在陆吾身上。

伏魔塔塔门渐渐关闭,太极双鱼又旋转起来。

“妖王,你答应了吾,可要遵守承诺!”

妖王大笑:“本王虽是女流却也知‘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本王定不会食言!有个情报我要告诉你,玉姬并没有死!”

“玉姬未死,只可惜吾早已死,终究是阴阳两隔,再无相见之日。若你以后见到玉姬,替吾转告一声,陆吾从始自终都未后悔!这是吾当年临死前最想说的话,若有缘请转告她。多谢!”

妖王又大笑:“本王是妖,你是神,妖为何要替神传话?”

“身虽为妖心似人,你毕竟不是寻常之人。吾相信你!”

“本王定为你传达。关在塔内千年,若非你本王还不得逃离。天帝之命本王不想再遵,陆吾,愿后会有期!告辞!”

言罢,妖王消失不见。

陆吾红光渐渐暗淡下来,脸色苍白无力,静静无力坐在地上。

帝台撇下释离玉,夷坚撇下童子,走到他跟前。

守护神陆吾笑道:“时过今日,我才记起一些朦胧往事,帝台大叔,这是我选择的道路,您不必自责。”

帝台摇头:“若是当初我没有强行带你回神界,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你就不会受罚…”

“吾早知会有今日,大叔不必感伤。这些话当年曾说过,我也不想再说。”

夷坚上前:“陆吾,你虽是神魂一缕却有些许记忆。可还记得我?”

“夷坚,命运,只怕我也难逃其间。使命,一定要指引他完成我未完成的使命!到时会有相见之日,只可惜不是现在。”说话渐渐吃力,周身红光消失,日光照在身上,勉强传来一丝温暖,“撑不了多久神魂就将离体,夷坚,交给你了。叫他过来!”

夷坚神色带着点点哀伤,冲着燕孤云叫道:“燕孤云,过来一下。”

燕孤云见那些大人,什么神之类聚在一块,也不知是干什么。既然夷坚老伯有喊自然有他的道理,他也没多想大摇大摆走了过来。

“叫我干啥?”他开口如此说道。

却看见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守护神此刻奄奄一息的样子,虽然与守护神关心不太亲近,却也是见过面的。说什么十八年之约,他却是不懂。

守护神招手,示意他过去。

燕孤云便小心翼翼站了过去,看到帝台祖师和夷坚老伯脸色似乎都不太好,像死了亲人一样。

“你我的十八年之约,我守住了,那是作为守护神的约定。如今,我与你约定将未完成的使命交付于你,这身神力一并送你。三世的折磨,但愿在你身上就能结束!燕孤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