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各有所求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134字
  • 2015-01-28 15:53:45

众人都被伏魔塔走出的女子吸引了视线,唯独夷坚一眼都未看过那女子,即便众人惊呼惊为天人,他只是闭上眼睛绝不去看。

帝台往后退去,过了这么就释离玉也该通知玄英发动天诛了。看这局面魔族五个都被玉姬吸引聚在一块,这对他而言是大好机会。

帝台这么盘算着,殊不知释离玉正在苦苦挣扎中。

御剑急行,后背的伤被风不断侵蚀,带来剧痛。

行了半刻,终究还是因为身体负伤不得不放慢速度。身后却突然听到数道御剑呼呼的声音,那是玄黄殿的弟子们在掌门授意下追上来了。

苍云剑在云中穿行,却摆脱不了那些弟子是恶狼一般紧紧跟在身后。

为首的是总教头杨昭龙座下的董世离,他独自御剑在前抬头望去,远远便瞧见释离玉长老背上带着血光。道袍已然被血湿透,散发着血腥味。

加速,往剑身一踏,“嗖嗖”急行而去。

身后几个师弟见师兄如此莽撞,不免替他担心起来,提醒道:“师兄,那可是叛徒!”

董世离心里有数。出行前师父杨昭龙特意嘱咐道:“无论如何要问释离玉本人,一定要弄清楚发生了何事。”

师父对这突然来的大事似乎有些怀疑。董世离则未做评论,既然是掌门吩咐只需要照搬即可。

释离玉知道身后有人追了上来,手作剑指,强行催动灵力。灵力在周身游走自然少不了疼痛,尤其是胸前,不只是气闷更多的是肋骨断裂带来的疼。

好不容易才聚起灵力,冲着身后胡乱发射,道道剑指是无头苍蝇乱打。

他不敢转身,现在身子稍微晃动都会引起前后的伤痛发作,只能咬牙坚持但愿能撑到后山禁地,将变故告诉祖师。

董世离侧身躲过前边射来的气剑,却放慢速度不再急着追赶,始终保持与释离玉相隔三丈。

释离玉心里一急,强行加速,身子一痛。一道热血从腹下直往上冲,一口喷了出来,又给呛着了。忍不住咳嗽起来,每一次咳嗽又带动肋骨痛处,钻心之痛。当真是说不尽的凄凉。

好在远远就能望见禁地,就在前方了!

伏魔塔前,玉姬终于适应了光线,放下手来,轻声说道:“多年不见天日,终于出来了!”

玉尊坐在地上,守护神陆吾守在他跟前。

有些讽刺,神魔居然如此互助,想当年神魔之战打得不可开交,何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三巨头撇下了王,追随殿下而去。都奔向了玉姬。

即便成了孤家寡人,玉尊仍旧带着笑容,只要能将女儿救出来就知足矣。

守护神冲着陌生的玉姬看去,平淡问道:“她是令爱?为何却见不到魔气?”

玉尊眉头微微一皱,随即放声大笑:“过了这么多年,魔气太淡以至于无法察觉也是正常的。”

守护神摇头。

玉姬被四魔围住,玉玄心底憋着许多话想与姐姐说,却激动得一句都说不出来,只能抱着姐姐痛哭一番。

玉姬淡淡一笑:“有什么好哭的。”

乌云没能散去,反倒霹雳大作。整个伏魔塔被乌云笼罩,一片死气沉沉,压抑在心头。

燕孤云这才看到了夷坚老伯和白衣童子,便撇下这边的人靠近老头和童子。

夷坚突然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能离开我身边!切记!”

“会发生什么?一切不是好好的嘛!”他满不在乎。

夷坚摇头。

帝台突然往后退去,退出三步,右手一划,地上却突然显出一道圆圈,那圆圈将魔族所待的地方全部框住,映着淡淡光亮。

帝台又慢慢施法,圆圈内渐渐化出一个法阵,闪烁着不知名的图案。

夷坚看在眼里,却并未阻止,只是淡淡一笑,自言自语道:“好戏开场了。”

陆吾扶起玉尊,两人也往玉姬那边走去,殊不知正踏入了那个法阵内。

夷坚见守护神陆吾走了进去,突然脸色大变,十分担心起来。他一把跳到帝台跟前,喝道:“帝台老儿!你想毁了陆吾的神魂!”

帝台却未停下施法,依旧画着他的法阵。

“我的事不用你这厮来管!大事可成,休要阻我!”帝台冷冷喝道,掌间灵力大盛。

“你要害谁我都不管!唯独不可伤了陆吾和燕孤云!停手!”

“我这也是为了燕孤云好!”帝台冷冷一喝,目露凶光,“你若想拦我,我只得先将你解决了!”

夷坚知道已经没办法劝他停手,只能将他的计划说出来!让玉尊等人提防。

心意已决,夷坚转身冲着玉尊那边大声吼。

正要开口的瞬间,帝台突然现身在他跟前,一把捂住他的嘴,同时右手在他身上点了几下,喝道:“你逼我的!这是人间的点穴法,对神同样适用。当年陆吾就是这么被我带回了神界!”

“你使诈!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都用!对不起‘神’这个称呼!”夷坚却冷冷一笑,“只可惜这种手段我早就见识过了!凭你就想困住我?帝台老儿,既然你不想我插手,却又做出这等不耻行径!丢了神的尊严!来,我要与你一战!”

全身发力,神力迸发,挣脱困身的点穴。

烽烟刚歇,却又起战火。

两人并未摆出架势,帝台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惹出事来,两手维持着结阵的姿势,阵法偷偷摸摸继续进行着。

夷坚自然也不是好糊弄的,看在眼里:“既然你不愿战,我只得说出去了!”

转身面向魔族那边,夷坚大喝道:“你们快逃离阵法!”

在他张嘴前的瞬间,帝台却换了法诀喝道:“天地为棋-禁!”

刹那间六面皆是围棋盘,创出结界将这个空间与世隔绝!

帝台继续施展阵法,那道莫名的法阵接着画下去。

夷坚被困,暗叫不好。中了帝台的奸计!居然忘了他的看家本领,太大意了。

可事到如今被困在天地为棋内,夷坚明白这里已经被帝台施加了禁制,已经与外面隔绝。在这个空间内,只能任他摆布了。

却还是不同意帝台的想法,他尽力想劝劝,喝道:“你到底想干什么?玉姬就在伏魔塔内的消息是你散出去的,两年前故意将燕孤云派到燕云山庄,其实是为了让玉尊等人从燕孤云口中得知这个消息而上当?帝台,你到底在谋划什么?”

帝台对于夷坚知道这么多事并不惊讶,反而一笑:“既然你知道我在谋划就不该来插手!对于你我而言都是好事!”

“错!我可不认为这是好事!多年不见,天神帝台居然学了凡人这么多心机,人心善变,没想打神心也善变!”

“我变了,你不也变了!什么时候命运之神夷坚哀叹起他人命运?心狠手辣的是你,无论我怎么变至少还心善,不像你玩弄命运!”

“我没有玩弄命运!相反,我是被命运玩弄!事到如今我不想说什么,帝台!你要伤害陆吾的神魂,我夷坚决不答应!即便知道这是你的结界我胜算不大!但是,我定然要与你一战!接招吧!”

“即便在人间,你还是一样惹人厌!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叛徒夷坚!”

结界内,兵戈起,神与神的对抗。

结界外,燕孤云和白衣童子聊得正开心,童子却突然往四周扫了一眼,不见师父。

“师父怎么不见了?”

“管他干嘛,过去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没变!还是九岁的样子?”

扯着两人的话题,白衣童子索性也不去想师父。

苏昕陪在姨娘身边,看着那边。

她问道:“姨娘,那边站着的都是魔?”

云璃点头,魔就是魔,金志诚是魔!虽然平日里关系不是很好,却从未怀疑过他。如今想来,当年释离玉师兄被诬陷看来也与魔族有关,只是想不通,为何魔族要盯上师兄?

无人能替她解答。

呆了片刻,玉玄对姐姐说个不停,玉姬对他的反应则相当冷淡,形同陌路。

玉尊在守护神的搀扶下,走近了玉姬。

玉姬一眼就认出了他,却一言未发,立马平淡的脸堆出笑容,扑了过去,笑道:“爹!”

玉尊一愣,脑海中浮现女儿的身影,脸上一笑展开双臂迎接她的拥抱。

然而,片刻后,笑变作苦痛。

玉尊含痛,一掌将玉姬击退。

众魔惊讶,尤其是玉玄更是不解,带着埋怨:“父王!那是姐姐!”

“你不是玉姬!到底是谁!”

玉尊捂着胸口,一道口子划在胸前!划破衣服,露出鲜血淋淋的伤痕,血一点点喷出。

“咳咳!”

玉尊咳嗽。当年与燕天双一战的旧伤,加之之前与帝台一战消耗的魔气,再后来与守护神一战魔血受损,又有这一击直中胸膛。

瞬间这个一世未曾败绩的铁血男人,站立不稳,身子要往下倒。依旧是守护神陆吾将他扶住,慢慢将他放在石碑旁,背倚石碑。

“玉尊,你好好呆着。此事既然发生在伏魔塔前,由我来料理。”

玉尊却友善提醒道:“她的实力非同小可,且不可轻敌!咳咳!”

陆吾重新披挂火云战甲,手提金枪。

玉玄不敢信,冲着倒地的姐姐问道:“姐姐!你怎么能伤害父王!”

那玉姬一笑:“傻小子,我可不是你的姐姐!”

玉姬摇身一变,却是一个丑陋的老巫婆,满头银发齐腰,活脱脱一个老妖怪。指甲却是利爪那般,一尺之长,张牙舞爪。

三巨头赶紧护着殿下,那老妖怪却对他们不感兴趣,没有下手的意思。

老妖怪大摇大摆走了出来,无人拦她。她冲着玉尊笑道:“不可一世的魔王玉尊,你也有今日!可还记得我?”

“你这相貌奇丑,孤何曾记得?咳咳!”

“魔王居然不认得我妖王了!这才多久,不过千年!你竟然忘了!”

妖王!玉尊立马就想起来。妖族之王,千年前第二次神魔大战之时,中立的妖兽们!万妖之王!

“怪不得千年来无你踪迹!却是被关押了!堂堂妖王居然被关在小小的伏魔塔?是何人有如此本事能擒住你妖王?”

“不过是本王一时疏忽才输给了陆吾那个小毛孩!你有心思担心本王,倒不如想想自己的命还能不能保住,在死之前作为曾经的朋友,本王可以让你说出遗愿。”

“妖王?居然如此自大!伏魔塔本是吾的地盘,岂能由你撒野!”守护神陆吾挺枪约战。

妖王细细打量了眼前这人,觉得有几分熟识却又不像。

“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吾乃天神陆吾,奉天帝令镇守伏魔塔!尔既是妖岂敢擅离伏魔塔!速速退回塔内,否则休怪吾以武力镇压!”

“笑话!天帝已许本王为仙,位列妖仙之首!岂是妖孽?倒是你,名为陆吾实则非也,半个陆吾正是妖孽!敢阻本王可要付出代价!”

玉尊大笑:“想不到堂堂妖王也屈居天帝之下,甘心成了神界走狗!”

妖王心中愤懑:“且让你得意一时,玉尊,待本王料理完这些杂鱼再拿你回神界邀功!”

“休想!妖王,吾作你的对手!”

挺枪刺去,守护神陆吾与妖王交战。

结界内,帝台和夷坚则要斗个你死我活。

帝台占尽优势,却只是防御并未进攻,因为他的双手一直维持着阵法无暇与夷坚交战。

夷坚则看准了这一点,一直都不曾放弃进攻。虽斗得满头大汗,却始终不能近他分毫。

每一次进攻,都被棋盘上映射的神光阻拦,心中暗自佩服不愧是帝台。只可惜,此刻的帝台早已不是当年在神界那个人见人敬的和眉善目之神,如今的他只是个迂腐顽固的老头!

“帝台,看在陆吾的份上,你收手吧!”

夷坚在最后一次进攻无果的情况下不得不停下。

四周棋盘神光缓缓流淌,闪烁纵横。

“既已发动如何停手!夷坚,换做是你又该如何?诚如你固执己见要释离玉完成使命,要燕孤云跟着你走。我必须这样做!只要将魔王擒住就能真正实现和平,无论陆吾还是释离玉又或者燕孤云都不用再继续这悲惨的宿命!他能赢得解脱,这是我这做叔父的唯一能替他做的!”

说道心痛处,帝台竟泛起老泪。

“你错了!陆吾是自愿选择了使命,坚定不移!即便身死他也没怨过谁,没怨过你帝台,也没怨过我夷坚!光是擒住魔王不可能换的和平!清醒吧,你已经不是天神帝台,我也不是天神夷坚,这等虚空大愿不是我们两个凡人能实现的!”

“天帝将你放逐,却命我到人间创立玄黄殿,你知道是为何?”

“为何?”

“玄黄殿本来就是为了监视魔族动向而创,在山脚下就是三界的封印神魔之印所在!只要能擒住魔王,天帝承诺会收回成命让陆吾重生!你不也希望他重生?”

夷坚哈哈大笑:“生老病死世间准则,即便是天帝如何能让死人复生!不死仙药虽由黄鸟保管,可功效却难保证!突寙死后即便有十巫相救终不能活,你居然相信天帝的谎言!”

“我不想与你争辩!无论如何,今日你不能阻我!”

“只要你不伤陆吾神魂,我自然不会阻你!”

“你不过是想陆吾神魂归位,我不与你抢!但是不伤那是不可能的!他已经走入了圈内,必定遭受天诛!不过趁机能让神魂归位,你愿还是阻?”

两神谈起条件,拖泥带水。

思索良久,夷坚被这条件弄得心动,能让神魂归位自然是极好的!之所以送燕孤云上玄黄殿,图的就是这个目的!守护神陆吾,即是天神陆吾的神魂。

当年陆吾遭受天刑,身识分离,神魂分裂。神魂与肉身分离,神界将神魂造出守护神陆吾,培养为傀儡,一直镇守伏魔塔,监视封印。

夷坚最终答应条件,帝台这才将结界解除。两人重新出现在伏魔塔前。

帝台见到妖王现身,嘀咕起来:“妖王这么急就现身了!阵法已成,天诛为何还不发动!小玄英莫非忘了我的嘱咐!”

心底有些急,原本计划好在妖王现身的同时发动天诛,直接将魔王重伤,再拿下他!可如今万事俱备,唯独“天诛”这个东风不来!

他哪儿知道玄英有自己的打算,并不甘心做帝台的傀儡。名义上的玄黄殿掌门,实际上受制于他这个祖师。玄英受了这么多年,终于忍辱负重得到天诛的口诀,只要这份力量在手,他有何惧?

陆吾与妖王打得难分难解,金枪挥舞,却始终触不到妖王形似鬼魅的身形。

妖王并无武器,若要强说她有,只有一副长长的指甲勉强可以成为武器。最致命的却是那头齐腰的长发。

一如白发魔女,银白发梢时而是拂尘飘忽,时而又化为飞针箭雨,刚柔并济,攻防一体。

陆吾挺枪刺来,被她银发缠住枪头,双爪往前一挥。比利刃差不了多少。

陆吾只得以脚来战,却伤不了银发,反倒又被她缠住。往她身前一拉,陆吾一倒就地拉出个一字马,在地上擦出沟壑。

妖王淡淡一笑:“便是真正的陆吾,当年若不是那柄剑,本王岂会败在他手!”

剑,守护神陆吾想到了什么,扯着她的白发拉住不放。

催动神力,冲着剑冢默默念出两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