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以爱之名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30字
  • 2020-08-04 19:52:31

啸烟渐渐散去,整个伏魔塔前似乎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无声的乌云在空中极不情愿地遮蔽着日光。

且说燕孤云和苏昕这边,负伤的燕孤云终于睁眼醒来。

睁眼的瞬间就看到昕儿姐失了笑容的脸,凝重地担心挂在她脸上。将那蛾眉紧锁,述不尽的浓浓哀愁便随着一颦一蹙上下波动。

“你醒了。”

苏昕这才绽开眉头,露出久违的笑容,是仙女那般清澈纯洁。

“昕儿姐,让你担心了。”

他就这么枕着,时不时她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馨香。

好生享受,能和她独处于此,算是最美好的时光。就在这枫树下,苏昕嫩滑如脂的纤纤玉手抱着他的脸,她又忍不住泪下:“我还以为你要离我远去…”

未说完早已朦胧泪眼起来,一双手发抖搂着他的脖子生疼。

他忍不住咳嗽起来。却又开心笑着:“昕儿姐,你放心,无论发生何事我都不会离开你。”

“真的?”她凑到他跟前,一把扑在他怀中,瑟瑟的身子是小鸟依人那般,“你不会骗我?一辈子守在我身边?”

一辈子,突然触动了她敏感的心,一辈子?那是不可能的。姨娘的断言,早已说过寿数不过二十年,从来不会有一辈子。

这一刻,她害怕起来。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害怕过。以前她不怕死,信了命,等死到来。可现在不同,心里有了牵挂,傻木头说了要陪着自己,这是她从来不敢奢求的,却又亲耳听到真实不虚。她怕了,怕死亡早早降临,她还想活着,更希望一辈子活着!

燕孤云不知如何是好,昕儿姐颤抖着,压得心肝疼痛。身子才稍微好了点又被她的重量给弄得疼起来。

虽如此,他默默忍受着。心底反倒是开心起来,还有什么比昕儿姐依靠着自己更幸福的事?

斜眼看去,那一抹红唇是如此可爱。他想一吻那红唇,虽然心里认为自己的想法有些无礼,可那股冲动渐渐让他头脑发热。

苏昕靠在他肩头,哭着,害怕。两只手搂着他脖子,恰巧一张枫叶落下。飘飘扬扬,枫叶落到她头上,盖住乌黑油亮的秀发。

一双手按住了她的腰肢,纤纤杨柳身,她被燕孤云抱起。

“木头,放我下来!”她笑,不再哭泣。

“昕儿姐,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便放你下来。”他终于还是说出口,冲动盖过了理智。

抱着她旋转,丝毫不理会身子刚刚好了一分,疼痛还未散去。

她笑,纯真少女,双眸清澈见底,没有任何尔虞我诈,只有真实不虚。

“什么事?你先放我下来!”

她打着他的肩膀,自然是娇羞的粉拳无力,满怀情义。

“我…我…”燕孤云放她下来,却结巴起来。

些许尴尬,燕孤云支支吾吾了半天,硬是说不出来。

“我什么我?有什么就说,傻木头。”

她弯腰拾起那片有缘的枫叶。

他看着她,一把拉住她的手,突然间豪情万丈自信满满。

“我喜欢昕儿!”他拉过她的手按在自己胸口,要她感受。

“砰砰砰!”

她从掌间听到急速的心跳,她的心也跟着砰砰砰。

“以前你都说过了。”

她不敢信,以为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懂,虽然从闹鬼事件之后,木头成长了很多,可情感这块还是没多大变化。她没抱有多大希望。

“不!不是的,该怎么说?”

他急于辩解,却又心中一团乱麻无从说起,涨得皮面通红。捂着脑袋感到很为难,明明简单的三个字却说不出口。

“说什么?”

她也察觉这气氛有些尴尬,赶紧放开手,收在胸前,摸着自己扑通扑通的心。

“我…我爱昕儿姐!我想一辈子守在昕儿身边!”

是发誓那般,郑重承诺,作为男子汉的誓言。

听到的那一刻,她没有怀疑自己的耳朵。可那段美妙的声音传入脑海时,心扑通扑通快要跳出来,她小心捂着。

这种感觉太奇妙,令人晕眩,差点激动过头。

许久,她才停下来:“真的?”

他没有说什么,一把拉过昕儿,两只手紧紧抱住她的背,往那红唇贴去。

她闭目,静静等着这一刻的降临。

谁知,燕孤云突然察觉到了有人,赶紧警觉起来,一把将昕儿姐护在身后,转身执剑在手。

冲着那边大喝道:“谁!”

掌声响起,从枫树后走出一个女人。

“玄黄殿的人都在那边拼尽全力,全被打趴下了。你们两个倒有闲心谈情说爱,啧啧啧,真是好生悠闲。”

女子冲着手中匕首呵气,“玲珑”二字显露无疑。

“是你!”燕孤云认出来了,就是那个一面之缘的玉玲珑。

苏昕听他的话语,猜到他们两个认识。看那女子打扮有些露骨,一双雪肩摄人心魄,可她确实是个绝世女子,那等美貌竟然不在自己之下,虽然苏昕并不认为自己貌美。

“难得你还记得我。”玉玲珑笑起来。

“你来这作甚?”

“当然是来看你啦。”

言语有些暧昧。

燕孤云义正言辞道:“别像个狐狸精那般,话说清楚点。我与你只有一面之缘,怎可能来看我?玄黄殿悬于半空,你居然能自由进入,果然来头不简单。”

“哎呀呀,话不可这么说。孤云小弟,我们的交情还是有的,何必说的这么陌生,岂不是冷了我的心。”

说着,玉玲珑指了指自己的心,举止行为间透着魅惑。

她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相去甚远,燕孤云不知她为何会成了这般。

苏昕听她口气,似乎木头与她很熟。这让她心底泛起一点嫉妒之心,沉下脸,一把拉过燕孤云,故意冲着那陌生的女子喊道:“木头,陪我走!”

燕孤云还想问问什么,却被苏昕这样拉着只得往师父那边走去。

玉玲珑收了魅惑,变为正常。心中暗想:“光是这样只怕难以劝离,看来还得再下些功夫。”

伏魔塔前,塔门飞速旋转,滋滋作响。

众人被这声音吸引,无论神魔人,全都看向那边。

太极双鱼图案往两侧缓缓退去,黑暗中,渐渐露出一个绝世女子。

身上衣物破烂不堪,一身雪白肌肤透着三分香气。

魔王玉尊情绪激动起来,那模样不会有错,正是他苦苦寻找的女儿!玉姬!

“孤的女儿!”

玉尊突然转身一个劲往伏魔塔冲去,要救出女儿!

忽而,一柄金枪划过他身旁,插入地面挡在跟前。守护神陆吾踏在枪柄上,喝道:“越界者死!”

玉尊只得停下,有些发怒:“陆吾!你居然要拦孤!”

“吾奉天帝令镇守伏魔塔,任何人胆敢闯塔吾皆拦之!玉尊,速速退去!可饶尔一命。”

“孤岂可功亏一篑!绝不退缩!让开!孤不想与你战!”

“吾有使命在身,休要怨吾!”

几番交涉,守护神绝不放行,玉尊则绝不退缩。眼见又是一场纷争。

玉玄不管伤势,拖着病体走到父王跟前,苦苦劝道:“父王,您接连战了几场身子已大不如前,此刻不宜出头。”

“玄儿,你姐就在塔内,身为父王岂可不救!”

“父王,伏魔塔内的不是姐姐!”玉玄摇头。

“无论是不是,父王都要弄个明白!”

玉尊心意已决,冲着三巨头喝道:“你们三个好好保护玄儿,孤若有万一…你们要尽心辅佐孤这个不成器的儿子。”

三巨头齐声道:“谨遵吾王之命。”

帝台、夷坚两神都默默站在一旁。

帝台虽想拿下玉尊,却也知道这是玉尊和守护神之间的事,容不得他插手。再者偷袭这种伎俩,他十分鄙视,自然是不肯干这等肮脏之举。

夷坚一心是当看客而来,他所关心的只有燕孤云。至于这守护神陆吾,名字是陆吾,实质他却是一清二楚,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老友,充其量只能称他为半个陆吾。

玄黄殿几人陷入了僵持。一切还是因为释离玉的身份。

这一刻,众人都知道他是冒牌货。尤其是云璃,恨自己,恨自己错付了芳心,觉得自己对不起死去的释师兄。

“璃儿!”释离玉这么喊道,八年来他已经习惯这个称呼。

“不要喊我!你不配这么叫!”

极度反感,她心痛,痛这称呼,这是当年师兄叫的。可眼前这人不是师兄,他不配!他骗了自己!

释离玉闭嘴,静静站在她跟前,不敢动她,也没打算动她。

玄天德和霍烈,只得静静坐着,这种事他们可不擅长解决。

“无论我现在如何解释,我知道你不会听。”

云璃只是一个劲儿的哭,除此外没有其他心思。

僵局之中,突然苏昕拉着燕孤云出现。

走在前面的苏昕看见姨娘无神坐在地上,挂着泪痕。赶紧小跑到姨娘跟前,担心地问起来:“姨娘,怎么了?”

云璃没有出声,只是趴在她身上哭了起来。

燕孤云见状直接走到大叔跟前,悄声问到:“大叔,你欺负师父了?”

释离玉笑道:“如果我不是释离玉你怎么想?”

“不是就不是呗,有什么大不了,反正你是大叔。”

“只可惜他们不会这般想。孤云,大叔不是释离玉。真正的释离玉是我的主人,我只是他的替代品。”

“这个…我记得师父是喜欢释离玉师伯…怪不得,大叔你就不能一直骗下去?师父得知真相岂不是崩溃了?”

释离玉笑着拍他的肩膀:“孤云,骗谁都可以,千万不能骗自己喜欢的人,那样就是欺骗了自己的心。”

他笑了:“放心,我不会骗昕儿姐!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那就好!你去劝劝你师父,我还有事先行一步!”释离玉转身欲走。

突然,云璃冲着他喝道:“你骗了我就这么离开?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璃…云璃,你想怎样处置?是我隐瞒了身份,但我从没骗过你。”

“我知道!可你不是释师兄!他不会再回到我身边!”

“主人当年觉得对不起你,所以才托我好好补偿你。主人心中只有月馨儿,再装不下你。云璃,以后好好保重,后会无期!”

迈步向前。

未走三步,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你不许走!”

他一愣,随后停下。

“为何?事到如今我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

“别想就这么一早了之!你骗了我就要付出代价!我要你一辈子呆在玉秀峰!”

他一笑:“这是惩罚还是…”

“你别想多了!这是惩罚!”

云璃虽哭,却已经平静了许多。

释离玉继续自己的前路,走向祖师帝台。在祖师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帝台微微思索:“已经准备好了?你去通知玄英,命他看准时机施展‘天诛’。”

释离玉御剑离去…

伏魔塔,塔门大开。玉姬在黑暗中现身,望着塔外,却一言不发。

“女儿,等着,父王这就来救你。”

玉尊冲着挡在身前的陆吾喝道:“你终究不是陆吾!既然执意要拦孤,孤只能打倒你!”

“求之不得!”守护神陆吾挺枪。

魔王玉尊与守护神陆吾就此开战。

守护神抢先发难,枪头一举,蹬地一冲,直往玉尊心口搠去。

玉尊见状,侧身一闭,枪头离他衣裳半寸,趁势用右臂夹住长枪,往身后一拉。

守护神的身子往前一倾,玉尊抬脚便踢,要取他下肋。

陆吾则顺势身子倒下在地,一脚往玉尊支撑的右腿扫去。

玉尊一跳,跳开三尺,右臂夹着枪头不放,却换过左手,手中魔气腾腾,冲着地下一拍。登时,黑土飞溅,那道道魔气却追着陆吾。

陆吾拍地而起,反身一脚重重砸在枪柄上,那枪头顺势往上一撬,直接命中玉尊的腋窝。

玉尊微微一松,陆吾趁势拉出枪头,却冲他天灵盖捅去。

即便电光火石之间,玉尊依旧游刃有余,左偏右倒,就是刺不中。

陆吾大喝一声:“不愧是魔王!”

玉尊报以一笑:“过奖了!”

随即,陆吾收枪,却在腰间一旋,从左刺出。

玉尊往后一躲,两手按着枪头不放。

陆吾用力往前一蹬,一步步往伏魔塔逼去。

玉尊但见枪头就在丹田一尺之外,若被捅住可大事不妙,却两手都被困住无法施展魔术。只得一步步往后退去。

陆吾笑道:“再往后退,你可就输了!”

“输的是你!”

玉尊自然不甘心,再退了数步,一眼瞥见石碑。突然一脚伸过去,勾住石碑底座,身子往左一倒,那枪扑空。

陆吾再回头看来,却不见玉尊踪影,冲着空中笑道:“还是魔行术,魔族就不能换个招式?”

“便是魔行你能奈我何?”

“那吾便以神行术破你!”

守护神施法,使出神行术!亦消失不见。

这空地上,但见两道光芒交织,打在一块,却看不到人影。东一闪,西一亮,约莫斗了十来回合,两人终于停下。

魔王玉尊咳嗽起来,旧伤发作。

守护神看在眼里,喝道:“你竟带伤与我一战?即便吾胜了你也胜之不武,你认输吧!”

“孤一生征战只输过一次,在燕云山庄被战神姿态打败!除此之外未有败绩!”

“战神姿态?竟然有神用如此愚蠢招数。”

言语中带着一丝鄙弃,守护神陆吾自然觉得用这种自杀招式太过愚蠢,殊不知当年燕天双为了保护大伙选择使用了此术。

“你身为神族,自然不懂。今日便让你明白,即便是魔族也有禁术!孤将赌在这一招之上!若孤胜你得离去,若孤败,任凭发落!”

魔王玉尊为了救出女儿豁出性命,动用魔族禁术。

梦魔劝道:“王!性命要紧,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施展此术!”

“梦魔,此乃千钧一发之际,若不能救出孤的女儿,孤这大半辈子都付诸东流了!”

魔气大发,黑气腾腾而起,将玉尊全身包裹。幻化出一尊魔神,那魔神正是魔族先祖蚩尤的模样!

“禁术-先祖之魂!”

以自身魔血滋养先祖残念,幻化出先祖蚩尤的模样,得到先祖的力量,代价是消耗生命!使用过后会陷入极度虚弱的状态,随时有丧命的风险。

先祖之魂,生出八条胳膊,一对翅膀,面如牛首,头生两角。一派威风,魔气大盛。

陆吾抬头望去,这尊一丈高的先祖之魂赫然如小山突兀在眼前。

他淡淡一笑:“既然你已经赌在这一招上,吾也当回应你!灵引术-御!”

后山禁地,伏魔塔顶,突然从其余六峰的方向飞来六道灵气,汇聚于塔顶的宝珠上。六道灵力与塔顶原本的灵力汇聚在一起,化为一道七彩灵气,一点点似飞瀑之下三千尺,倾斜在守护神身上。

这便是灵引术,将玄黄殿的七道灵气引到一处,再按照御还是攻化出不同形态。

七彩灵气将守护神包围,结出一个直径丈余的半球,将他罩住。球面不时变换着色彩,时而通红,时而橘黄,时而墨绿…

先祖之魂,手中化出一柄偌大的剑,那模样如此眼熟。

燕孤云看去,低声念道:“兵主之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