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陌路熟人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85字
  • 2015-01-25 13:45:51

帝台亦报之一笑:“黔驴技穷除了鬼神降临你还有什么招数?玉尊,看招!”

帝台双掌合十,掌间神力涌出,化为青烟冲着帝台四周散去,结出一个结界。

青烟中数道金光刺出,在六个面上纵横划来划去,竟刻出六面围棋棋盘。

帝台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块棋盘,见他端着棋盘右手夹着颗棋子重重稳稳定在棋盘上。

于此同时,六个面在相同位置生出一颗棋子,那六颗棋子射出金光奔向玉尊。

玉尊控制着鬼神,举盾欲要挡下这些乱窜的光芒,却徒劳无功。神光直接穿过他用魔气化出的盾,无视了盾的存在就像空气那般。

玉尊这才重新审视起来,这空间不比寻常。

帝台捋着胡须挂着高兴之色,笑道:“玉尊,这是老夫的‘天地为棋’,在这个结界内,你的魔力无法发挥作用,受死吧!”

“一个破结界就想困住孤?你未免太小看了孤!鬼神降临-破法!”

鬼神腾出两臂,双掌合十结出一道浑黑的魔球,冲着结界一角扔去。

玉尊一笑:“破法专破结界!你输了!”

只可惜那个魔球并未炸裂,径直撞向了结界一面,被金色的棋盘慢慢吸收。

轮到帝台大笑:“老夫已经说过,你的魔力无法奏效。输的是你!”

“你杀不了孤,趁早放弃吧。”

玉尊又用起拖延之计,朝着结界外看去。三巨头倒是想来帮他,怎奈守护神陆吾手执金枪,挡着三人。

视线一扫,却看到了玄黄殿那些凡人赶到,真是天助我也!

玉尊朝着释离玉吼道:“释离玉,你不想为月馨儿报仇?再不来杀孤,孤可就走了!”

释离玉朝着结界内看去,魔王玉尊果然就在里面。这一刻,他想到了当年在雪月峰见到玉尊是如何践踏主人的尊严,心中登时怒火中烧,怒不可遏。

施法招出苍云,提剑就往结界奔去。丝毫不管身后的劝阻。

云璃见他奔去,心中担心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咋办,故而紧跟着他跳进了结界。

玄天德一看两人都进去了,没道理不跟着,也跳了进去。最后进去的是霍烈。当初是他冤枉了释离玉,看到释离玉义无反顾入了结界,他没有犹豫也跟着进去了。

这样一来,帝台的天地为棋内又多了几个凡人。这对他来说不是好事,棋子本来就难以控制,若是一不小心打中了这些凡人可不是闹着玩的。这等神术只怕他们承受不了。

帝台赶紧喝道:“释离玉赶紧带着大伙退下!”

释离玉只当耳边风,当年祖师不肯出手相救主人,事到如今岂能拦我为主人报仇!

二话不说,提着苍云冷眼对着魔王玉尊,眼中除了怒还是怒,没有其他感觉。只想着杀了这厮替主人报仇!

一切如玉尊所料,果然这释离玉冲动的奔了进来。这样一来,帝台老二势必顾及这些凡人,不敢轻易动招。

场上的形势瞬间逆转,玉尊从被动变成了主动,突然施展魔行术,消失不见,虽然他知道帝台能看见。但就算他看见又能怎样!反正不敢出手,看见了也只能当没看见。

手中利刃划过,正冲着释离玉而来。

释离玉无法看到玉尊的动作,只能漫无目的地扫视四周防御起来。其余人跟他一样,面对消失的玉尊根本无法定位,只得盲目撒网防御。

玉尊一笑,右臂伸直,三寸利刃闪过锋芒,一击刺向他。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本以为必中,结果帝台闪了出来,举着手中棋盘挡下这一击。

玉尊赶紧往后一退。既然是偷袭被人看穿就没必要再出手,只能先退后,站定,见帝台棋盘被自己破了,他大笑道:“帝台老儿,你的棋盘已破拿什么跟孤斗!”

“玉尊,没了棋盘照样能送你下地狱!”

挥袖,突然从袖中飘出几十颗棋子,有黑有白。

释离玉见祖师救了自己,道谢了一番。帝台却理都不理他,分明是这些凡人自讨苦吃,还坏了自己的计划,害得落到这种被动的地步。

帝台想了想,冲着释离玉喝道:“趁此机会,你们几个用出‘三才剑阵’在天地为棋里,阵法的功效会发生数倍。事不宜迟,赶紧结阵。”

玄天德和霍烈两人立马施法准备结阵,唯独释离玉半天不动。

帝台一心扑在玉尊身上,控着跟前的棋子时时刻刻盯着玉尊,生怕他再才突袭。

玉尊倒没有出手,只是维持着鬼神降临的姿态静静立着。看着帝台身后几个凡人忙活着什么,他全然不放在眼里,嘴角拂过一丝鄙弃的笑意。

释离玉迟迟未出手,只是看着手中剑。

云璃犯疑,今日的释师兄与往时不同。一直没有笑容,更多的是恨和怒,即便与那年的释师兄相比也是截然相反的两人。

最让她感到疑惑的是他到现在都不结阵,为什么?莫非还在为当年冤枉了他的事而心生不满,或者说真的对他们已经无情无义。无论是哪种都不像当年豁达的释离玉师兄。眼前的他真的是释离玉?可刚才云儿出事的时候他说的话完全不对,什么主人?那是谁?

云璃满是疑惑,渐渐压得她静不下心来,一把拍了释离玉肩膀。

释离玉这才偏过头:“何事?”

他脸上挂着惊恐,没看错,是惊恐!

她不解,想问个究竟,便问道:“释师兄,为何还不结阵?”

“三才阵,我不知道该如何结阵。”

他说了实话。当年在后山禁地,主人只教了他高山流水剑,其他的阵法一概不教。他也曾问过主人为何不教阵法。

主人的回答是:“玄黄殿上的人我已经发誓不会再和他们见面,以后你作为我的替身不能忘了我的冤屈,不要相信他们,更不要想着结阵,那对你没有好处。只会露出后背,好让他们在背后捅你一刀。”

那时不懂,他没有强求主人教他阵法。可如今看来,相信也得信,不相信也得信。无论主人的冤屈如何,现在事关报仇大事!不该这般见识。

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释离玉没有听到云璃已经喊了他两遍,直到第三遍他才反应过来。

云璃试探性地问道:“释师兄,三才阵是当年你自创的阵法,过了这么多年你居然忘了?”

释离玉苦苦一笑:“年事已高,我忘了还是我自创的。”

听完回答,云璃心底一凉,那是五月天落下大雪,冰凉无比。她是故意试探他,三才阵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阵法,即便是忘了也不可能不知道这点,居然以为是自创的招数。眼前的他到底是谁?从八年前他出现在她眼前那一刻起,她就一直在怀疑他。事到如今得出的结论是,他不是释离玉师兄!不会再抱有幻想,他不是自己要等的人。等这场争斗结束,一定要问个清楚。

玄天德也觉得有些不对劲:“释师兄,三才阵是祖传的阵法,何时成了你自创?即便你是天赋出众也不该这般自大。”

释离玉心底一惊,没想到云璃居然试探自己。看样子身份已经保不住了,不过也没关心,只要能替主人报仇,我变成谁都无所谓了。

“对不住,我一时忘了。这三才阵还是你们结阵吧,云璃师妹,休要推脱什么剑术不行之类的借口。你的剑术不在霍烈师弟之下,虽不知你为何刻意隐瞒实力,不过我并不打算逼问你。”释离玉撇下这一句,径直走到祖师身旁。

附耳对祖师说道:“身份被识破了。”

帝台却显得冷淡:“我早知今日,没想到这么快,不过也没什么大碍,计划正顺利进行。等这件事完了,你就离开玄黄殿,我会放你自由。”

“多谢祖师成全!”释离玉抱拳。

那边,魔王玉尊看得不耐烦了,笑道:“你们几个凡人到底想怎样对付孤,还不赶紧出手?”

帝台施法,手一挥,身前的棋子一颗颗飞去,似流星滑落,撞向玉尊。

结界内,玉尊无法脱离。即便是魔行术也不可能穿过结界,只得被动躲来躲去,正是一只蹦蹦跳跳的猴儿。

“嗖嗖”几声,棋子擦肩而过。却没有伤及身子,玉尊忍不住嘲讽起来:“帝台老儿,你的棋艺这么差?”

“玉尊休要逞口舌之利!”

话虽如此,帝台却也明白自己拿他确实没有办法,现在又不敢强行动用“天地为棋”,只能拖延时间等这几人阵法结好。

帝台停下,玉尊也停下。

身后的三人,默默施法,三剑剑尖相对,各自施展灵力,积蓄灵力就要使出三才剑阵。

帝台转眼一看,就要完成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玉尊散去鬼神降临,施法一个魔行术奔到释离玉身边,就这么眨眼之间利爪已经架在他脖子上。

帝台未曾料到,就在他眼前,居然让释离玉被玉尊绑架,抓为人质。

三才剑阵完毕,三剑映出红黄蓝三色,阵阵灵力直冲结界顶部,化出一个偌大的太极双鱼图案,旋转不息。

与此同时,伏魔塔门,那转动的双鱼图突然停下,塔门微微打开,露出一只眼睛观察着外面。

所有人都一心看着结界内的变化,全都没有察觉到伏魔塔的异动。

结界内,三才剑阵已经完毕。果然如帝台所言,在结界内,三才剑阵的威力提升了数个档次。

玉尊淡然一笑,利爪横在释离玉脖子上。

“果然是在拖延时间,帝台你倒是够奸诈!”

帝台却冷冷笑道:“多谢夸奖,只可惜最奸诈的人不是我,是你!放了释离玉!”

“你着急什么,你我都明白这个人根本就不是释离玉!释离玉十八年前就死了!我还知道是你见死不救。”

“一派胡言!他就是释离玉!”帝台赶紧辩解。

身后的三人,听得清清楚楚。

不是释离玉!他果然不是。最受打击的是云璃,她泪下,情绪激动,三才剑阵需要平心静气才能维持阵法。

玄天德深知此大忌,赶紧劝道:“师妹,别上当,你要相信他就是师兄!”

“他不是!他不是释师兄!”

玄天德这一言反倒激起她心内波澜万千,玉尊说的是实话!他不是!虽然她一心希望是自己错了,可这一切的疑问在今日大白!他不是自己所要等的那人!他不是释离玉,这些年的感情都白白交付与这冒名的人!

那边,释离玉也听得清清楚楚,看到三才剑阵明明晃晃时淡时浓,他知道这样下去可拖不了多久!说不准剑阵是失败!

此等良机,不可错失!难得这种机会能将玉尊拖住!

突然,释离玉反身两只手将玉尊的手夹住,他一笑,那是狂傲一笑:“玉尊!你的手已经被我固定住再不能施法逃脱!就算拿我当人质也要与你同归于尽!”

玉尊看着那边剑阵高涨的灵力,暗叫不好,不停抽着手却被他死死夹住,忍不住破口骂道:“你疯了!”

释离玉没有理他,冲着那边吼叫:“云璃妹子,是我骗了你!我不是释离玉,你动手杀了我吧!快点动手!”

帝台明白他的意思,却有些不忍心,这是他一手布置的棋子,本来只是颗棋子,随时都可以丢弃。但是,真正到了这一刻,曾经寄托在他身上的幻想,希望他能成为释离玉弥补自己的过错。可到了舍弃的这一刻,他动摇了!没有那么无情,也无法做到无情。

银白发须在剑阵下飘舞,闭目深思,该如何抉择?

三才剑阵动,云璃挥剑剑尖指着那边,直勾勾对着冒牌的释离玉!只要她再念个“破”字就能催动剑阵,让他烟消云散。

霍烈急了:“他就是释离玉师兄!他是骗你的,只是为了让你上当出手!师姐,当年是我们冤枉了他,给个机会!让我等好好弥补师兄,别冲动!”

情绪万分,泪眼朦胧,心痛。

雪魄剑在手,当年释离玉所赠的剑,那是定情的信物。若不是后来师兄到了女子国带回了月馨儿,若不是月馨儿的出现!他是我的!他是我的!释师兄!

可眼前这人不是,他不是释离玉,是个骗子!是个小偷!他出现在她眼前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被他偷走,一直没有归还!即便到了现在这一刻,还是没有归还!

剑身颤抖,剑主仿佛置身雪月峰,被冰霜欺凌,寒入体,冷入心。一个人置身荒原,一望无尽的落寞。

“我不是他,你下手吧!云璃,你这个主人看不起的丑姑娘!”

他使出了激将法,故意激怒云璃。

然而,云璃放下了剑,双手蒙着泪眼,抽泣不停。

“你个骗子!骗子!还我心来!还我…心来!”

三才剑阵因为缺了一角,强大灵力反噬回来。三人被灵力击中,登时玄天德和霍烈口喷鲜血,无力半跪下。

云璃因为放的早,灵力对她的影响微乎其微。另外两人倒下,却带着笑容,没有半分怨恨。

当日释离玉被冤枉。玄天德怨自己没能好好帮师兄,霍烈怨自己太冲动将师兄逼到了死地。这么多年来,两人都希望能好好弥补自己的过错。虽然两人都知道眼前这人并不是释离玉,但他们都认定他是释离玉,以此减轻自己的罪孽感。

故而面对这个紧要关头,又看到对师兄兵刃相向,那是当年的错,过了这么多年难道还要重蹈覆辙?当然不能。所以两人都笑了,开心的笑。即便后果是痛在心里,倒地不起,都认了。

释离玉看到三人居然为了他放弃三才剑阵。这一刻,主人给他灌输的千万不能相信他们的思想开始崩溃,心底一阵触动,是久违的痛。

意志动摇的那刻,玉尊抓住机会挣脱释离玉,施了魔行术逃离。

一直闭目的帝台,终于睁眼,结界早已散去。他选择放弃杀玉尊的机会,只为了保住这个棋子。不过,棋子已经不是棋子,帝台无法眼睁睁看着他死去,那会触动心里的永恒之痛。当年看着月馨儿在眼前死去,看着释离玉被“回天”救活,又看着释离玉与守护神陆吾决战身死。

说到底该恨的人不是玉尊,不是守护神,而是自己!造就这一切悲剧的元凶是自己!若是当年没有执意将陆吾带回神界,就不会有后来的释离玉自尽,也不会看着现在的燕孤云一步步重蹈覆辙!

可命运无常,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成为一个看客,纵观这风云历史。

云璃身子一软,倒地。

释离玉奔到她身边,习惯性地伸手要抱起她。这八年来似乎成了习惯,从没有考虑过她愿还是不愿。

粗糙的手又要接近自己,云璃与之前不同,这次是一口拒绝。

语气哀凉,泪从未断过。

冲着熟悉的陌生人吼着,青筋暴起,大发雷霆:“滚!不要碰我!”

手呆住,往后一退。心里感受到了痛,释离玉捂着心口,突然说道:“这就是心痛的感觉?”

这一刻他不是傀儡,是活生生的人,作为自己而不是主人。

玉尊逃过一劫,众魔族迎接王的归来,三巨头守护在跟前。

伏魔塔塔门,突然发出声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