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回天乏术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81字
  • 2015-01-24 15:06:57

“因为什么?”释离玉迫切想知道原因。

整个雪月峰已经被这十六个魔族包围,当真是插翅难逃。

“因为魔王玉尊一心想要用此术救回他不知下落的女儿。”

“就为了一个下落不明的女子动手杀人?无论他女儿有多么重要都不该对我们这些凡人下手!”

“不,我能理解他。我和他一样也想复活玉姬,只可惜她的魂魄了无踪迹,根本无法施展。”

“既是如此,你解释给他听不就得了!”

释离玉捂着痛处,为这一切深感不值得。

她一笑,笑释离玉将一切看得太轻松。玉尊的执着在她看来近乎于偏执,只要有一线希望,他绝不会放弃,这也是为何自己告诉了他真相依旧被他纠缠不休的原因。

玉尊散发魔神降临静静立在那边,身后心魔陪着王,说着些不知名的内容。

只能看到玉尊不时皱起眉头,似乎有些不同意心魔的说法。

月馨儿看在眼里,玉尊还是不肯放弃,真的要将自己逼入绝路才肯罢手?要交出禁术那是不可能的,女娲赋予的使命是好好守护这个禁术,绝对不能流传出世。

释离玉见她思索良久,蛾眉一直皱着没有舒缓的时候,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那边魔王玉尊失了耐心喝道:“月馨儿,孤给的期限已到,你要作何打算?”

月馨儿起身,在释离玉耳边说了片刻,伴着他的惊讶,月馨儿早已站了出去,直面玉尊。

雪月峰那时还没有冰封,一切与平常一样,瀑布飞旋在草庐后叫嚣着。

十六个魔族将两人围在中央,无法突围。

月馨儿冲着玉尊喝道:“既然你这么想要,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便可将它交给你。”

玉尊一笑:“早点交出来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了,你要什么条件?”

“放过释离玉,仅此而已。”

“孤答应你,不过,你要是敢骗孤,孤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月馨儿没有理会他的警告,双手合十,掌间泛起灵力,施展巫术。

口中念念有词,念着:“三世神明,魂魄启灵,以我牺牲,奉君…”

伴随着她的法咒,魂魄显出原形,那是与她一样身形的金黄光芒,就这么一点点脱离她的身体,渐渐往上涌来。

玉尊看罢,大吃一惊。多年的夙愿终于能在这一刻实现!他口中大呼着女儿玉姬的名字,要向不知在何处的她告知这个消息。那种兴奋,分明是绝望中的曙光,带来了希望。

然而,月馨儿的法咒并未念完,她瞟了一眼玉尊。果然这魔头一心沉浸在喜悦中,放松了戒备,正是个好机会!

她突然念道:“冰封雪舞!”

瞬间,强大的灵力将整个雪月峰冻住,一切都被波及。

十四个魔族精英,都被冻住,完全不得动弹。魔王玉尊和心魔也被突如其来的冰封给冻住。

月馨儿因为突然施展这等超大范围的巫术而虚弱,脸色苍白,身子一软就要倒在地上。

释离玉虽然也被冰封住,却因为刚才月馨儿在你耳边教了他解除的方法,故而早有准备这才破冰而出。

一个箭步,冲到将要倒下的月馨儿身旁,一个转身将她搂入怀中。

“馨儿!”

言语中说不尽的担忧,看着心爱女子虚弱无力的样子,他心疼万分。明明答应过保护她,却轮到被她保护。

她睁眼,喘着粗气:“离玉,我隐瞒了自己会巫术,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一把紧紧搂着她,就在这风雪世界中。

“别说了,是我对不住你。这一年来我不该对你如此冷淡,该请求原谅的是我。馨儿,一切都结束了。玉尊已经被冰封,你以后就能在玄黄殿上无忧无虑的呆着。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尽心弥补亏欠你的。”

她笑,灿烂的笑。

两人沉浸在二人世界中,没有去管被冰封的玉尊。

已经被冻成冰块的玉尊,突然睁眼,魔神降世重现生机。双眼映出血红之色,瞬间,全身被魔气包裹,破冰而出。

满怀怒气,大开杀戒。

玉尊施法神行,突然出现在月馨儿背后。大喝着:“居然敢骗孤!”

盛怒之下,置一切不顾。根本不再考虑留月馨儿活路,只想着洗刷这奇耻大辱!

一切来得太突然,月馨儿还靠在他肩头。

释离玉却看得清清楚楚,那魔头的举动全都看在眼里。可惜他无力回天,魔行术太快!

为了守护心爱人,他只能选择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挡下这一击。他知道虚弱的她不可能承受得了这满是力道的一击。

玉尊一击袭来,掌中魔气大发,一掌劈中释离玉。

登时,释离玉直接喷了血,血溅三尺。顿觉背后疼痛难忍,更可怕的是玉尊掌中的魔气借着力道直接打进了他体内,这股魔气在他体内不断流窜,与体内的灵力相互碰撞较量起来,一向强健的身子此刻便化作战场,每时每刻都被这两个力道弄得肝肠寸断。

他身子一软,不自由往下掉。却看着搂住的女人,不能让她担心,只能强行撑着,拖过苍云剑,右手撑着勉强支持身子不至于倒下。

可那要倒下的力度已经压在她肩头,月馨儿感受到了,偏过头:“离玉,你怎么了?”

但见嘴角挂红,那是血流不止。

在一看,他背后半蹲着魔王玉尊。

玉尊为了解冰封,花费了太多魔气,又强行使出魔行术,致使身子短时间内行动缓慢。

月馨儿扶过释离玉,放他躺下。

她要转身找玉尊算账,释离玉却用尽气力伸手将她拉住,那已是日薄西山之象,垂垂待死之色。

玉尊笑道:“可惜这一掌没能将你这个骗子击毙!不过这样也够了!月馨儿,你的灵力已剩下不多,若是在动手,只怕你救不了释离玉了!他中的可是孤的‘魔爪’,魔气侵入体内,每时每刻都像万根绣花针扎在心间。哼哼哼,你是杀孤还是救心爱人?”

坦然面对,玉尊并不畏惧月馨儿逼近的脚步,那是死神降临的征兆。

月馨儿却突然停下,就停在玉尊面前。原本虚弱的她,却因为释离玉负伤瞬间充满了力量,那就是爱,出于保护他的强烈意愿,支撑着她一步步坚强。

剑在手中,她知道寻常刀剑无法伤及魔体,若要取玉尊性命,势必花费灵力。诚然如他所言,自己的灵力所剩无几,若是用来杀他定然无法救治离玉。若不杀他,错过今日的机会再不可能杀得了魔王,自己再也躲不过这纠缠。

该怎么办?她进退维谷,剑高举在手却始终没有下手。

玉尊就在她眼前,面对着危险,却镇定自若,一脸大笑。他笑道:“不知如何选择?哼哼哼,月馨儿今日可是大好机会,若孤脱险,日后定来算账,你们都得死!”

“可我若是将剩下的灵力用来杀你就没办法救回离玉!玉尊,你为何要这样狠!”

“孤的女儿舍我而去,孤也要让你尝尝最亲之人离去的滋味!该如何抉择?月馨儿,释离玉的时间可不多了,再过一刻钟魔气爆发,他就该死了!”

那边,释离玉中了魔爪无力静静躺在被冰封雪舞改成了雪地的花草堆上。正如玉尊所说,体内如万根针扎着心那般疼痛。面上因疼痛扭曲,他却依然开口,吼道:“馨儿,不用管我,杀了他能为师父报仇我就心满意足了!更何况,杀了他你就再也不用担心有人纠缠不休!就能真正在玄黄殿无忧无虑过下去!”

剑落下一分,逼近玉尊的脖子。

这时候,泪不合时宜的涌了上来。

玉尊却笑道:“杀了孤!尽管下手!杀了孤,看着爱人静静死在你面前,哈哈哈!”

剑砍下,一剑劈向玉尊。

血溅。

释离玉又喷了一摊血,却洋溢着笑容:“师父!徒儿终于帮你报仇了!”

正高兴时节,却听到了玉尊的声音:“月馨儿,你还是下不了手,寻常兵器伤不了魔,快动用你的灵力,杀了孤!”

一再逼迫,可她没有动用最后的灵力,只是这么平淡一剑,自然是杀不了玉尊的。

她放下剑,冲着玉尊说道:“你走吧!我杀不了你。”

毅然转身奔向释离玉。

玉尊错愕,惊讶了半晌。

突然一道黑气从天而降,却是玉玄现身,手中亮出三寸寒芒,对准释离玉和月馨儿。

玉玄正要出手,却被玉尊一把拦住。

轮到玉玄惊讶:“父王,此等良机…”

“是父王欠他们的,今日放过他们一次算是扯平,下次再说!撤!”

玉玄施法,从冰中救下心魔,其余十四个魔族已经被冻死无可救治。

众魔离去。

雪月峰降下漫天白雪,是撒盐差可拟,是柳絮因风起,点点鹅毛大雪将一切血腥洗去。

月馨儿拖着沉重的脚步,含着泪一步步挪向释离玉。

释离玉知道玉尊未死,也知道是她没能下手。

她握着他的手:“对不起,我不能杀死他,我不能丢下你不管。”

他没有怨,没有恨,只是静静挤出一笑,身子疼痛不堪,笑过还是露出了一丝马脚,抽搐了一番:“没事。只是以后他还会回来纠缠,我再无法保护你。”

“我不会让你有事!”她倔强的咬牙,掌中泛起灵气。

掌贴胸,每一分灵力输送过来,只会加剧他体内两股力道的冲突,只会让他更痛。

释离玉没有开口,默默忍受着。终于熬了片刻,见她脸色发白,又显出虚弱和疲惫。

这时,他才开口:“没用的。魔气入体,本不是凡人所能经受。再过片刻我就要舍你而去了,请原谅我不能陪你到老。馨儿。”

“不会的!我不要你离开我!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尽办法让你活过来!即便…总之,你会活着!请原谅我的任性!就这一次!一次就好!”她笑了,洗去泪痕,开心地笑了。

“馨儿,人总有一死。听闻魔气会让人发疯,我可不希望到时候连人都做不了,让我死吧。你要好好活下去!”

他含泪,即便不甘心寿命即将到头,即便怀着众多牵挂,可他知道没办法,这就是命。

月馨儿合十,施展巫术,口中念念有词:“三世神明,魂魄启灵,以我牺牲,奉君寿行!禁术-回天!”

他目光渐渐游离,有些看不清楚。他知道那是死亡降临的前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再不能好好看着她的脸,再不能细细牵着她的手,再不能陪她看日出日落,再不能陪她抚琴弄笛。

满怀着不甘,视野渐渐变窄,却突然见到朦胧的馨儿身上化出万千金色光芒,居然有两个馨儿,一个渐渐离他而去,一个慢慢贴近他身。

怎么可能有两个馨儿,果然我要死了,馨儿,来生若有缘再见!

闭目,释离玉逝去。

雪大了,一分分堆在他脸上,一脸未修理的络腮胡黏上了雪白。

月馨儿身后显出金光阵阵,魂魄渐渐离她而去,那就是禁术!活生生将自身魂魄玻璃,借以魂魄之力将他人魂魄强行压回他体内,让他人得以活下来。

她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弯下身子,在他唇间点上一吻,满含深情的诀别之吻。

泪滑落,滴在他沧桑的脸庞,滚烫的泪。

“离玉,好好活下去,接受你的云璃师妹,别放不开我。”

金光万道,魂魄散开,将释离玉的身体包裹,将他的魂魄压回体内。

月馨儿则双眼一闭与世长辞,魂魄汇成一道金光离了释离玉的身子往瀑布后飞去。

那一幕被飞在空中的帝台瞧见…

回到现在,帝台怒不可遏,正面逼着夷坚:“夷坚,你到底要帮哪边?”

夷坚站在两派中央,一边是帝台和守护神陆吾,另一边则是魔族。如何抉择,他心底早有打算。

但见夷坚往后退去,笑道:“既然你想打,我不拦你。两边我谁都不帮!你们想怎样就怎样,我不会出手。”

玉尊一笑:“孤可不想与你为敌,夷坚老头,说好了可不能出手。”

“说话算话,你想打就打。”夷坚再次强调,带着徒儿往后退去。

“既然没人碍事,差不多该开始了,帝台!”玉尊笑,利爪现。

“玉尊,是时候和你算个总账了!月馨儿的仇,陆吾的恨,都是你一手造成!”

帝台一怒,身上一道银光蓦然腾起,随后现出一身火云银盔银甲,手执火云银枪。正是帝台在神界时的打扮。

“天神帝台,神魔之战后再未与神交手,孤正想试试你有几分实力,尽管放马过来吧!”

“受死!”

帝台挺枪来战,手中银枪舞得得心应手,不愧是神界最老的神。

玉尊并未像他言语那般目中无人。他知道曾经陆吾就是被帝台打败被困在神界,虽然是如何打败他并不知晓。但既然有这传闻,他自然也不敢大意。

只是如寻常人间打斗,枪对爪,一个是长兵天下无敌,一个是短刃难逢对手。

后山禁地前,就这么成了不和平的打斗之所。守护神陆吾静静坐在一旁,并不是袖手旁观,他一直关注着那边魔界三巨头的动向。只要他们敢出手,他定会第一个冲出来阻止。

好在魔界三巨头并没有出手,只是护着他们的玉玄殿下,和陆吾一样观望着场上局势。

有魔王出手,他们自然是十分放心。当年若不是玉姬逃离,谎称夺了圣物,不然上任魔王岂会善罢甘休。那时身为大将军的玉尊手握兵权,只要他一声令下,众兵士都准备好为之送命。结果因为魔王一纸和约,众兵士不得不退回魔界。

这么多年过去,魔界三巨头心里自然不会甘心,依旧坚信当年若是打下去必定是魔族取胜,历史定将改写。只可惜历史没有倒退重来的机会。

玉尊挥着利刃,银白长发在乌云遮蔽的黑暗下如此夺人眼球,乌黑压不住银白的刺眼。

一个疾冲,利刃闪过。

两人碰撞中擦肩而过,帝台的右臂铠甲被划破,那段护手直接脱落,掉在漆黑的地上,摔出沉闷一声。

“帝台,你老了,不中用了。”

“休要猖狂!”

帝台仗着手中银枪,抖擞精神,再与他交锋一回合。

持枪奔杀,枪头似流星划过天际,轻轻一扫,直取玉尊。

玉尊却站在地上不动于衷,只在枪头逼近的瞬间,迅速一个魔行术消失不见。

帝台冷哼了一声:“魔行术!身后!”

反身一个回马枪,枪头一点,被玉尊的利刃挡下。虽被挡下,帝台却趁势往后退去,一步步将玉尊逼退,竟让他动弹不得。

被逼了数步,黑色大地被脚步划出两道深痕,撕裂大地。

玉尊发力,用利刃逼开枪头,事到如今他只能将枪头拨开,那枪头随后直挺挺从他左臂刺来。

赶紧拱过左臂,那银枪刚好从臂与腰间刺过,伤了左臂内侧,绽出点点血红。

帝台这才扳回一点颜面,挺枪喝道:“老当益壮!玉尊,你还是年轻了点!”

“既然是宝刀未老,孤也该认真点了!接招,鬼神降临!”

大地一震,一道魔气化出三头六臂鬼神模样。

那边,玄黄殿众人奔来,正见了这场争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