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兵主之剑(上)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2508字
  • 2014-11-25 11:54:32

月芙蓉吓坏了,第一次见到凶神恶煞的模样。低声哭道:“云哥?”

燕孤云睁眼,挥爪砍来。

眼看就要抓在她脸上,大祭司月彤出手,用权杖挡下他的攻击。顺势用将月芙蓉拉开。

两人对峙,就在屋外。此刻村民大多在家忙活午餐,没人注意这边。

大祭司喝道:“云儿,清醒点!”

只可惜现在这处境,燕孤云根本就已经丧失了理智,被那股怨念冲昏了头脑,只想着将眼前的一切毁灭殆尽。

挥爪,蹬地一跃,似狼人般敏捷。眼睛死死盯着大祭司,似准备狩猎一般。

大祭司不敢大意,因为她知道那气息的含义和威力。古卷记载,先祖蚩尤就是靠魔气大败炎帝。只是没想到在云儿身上竟然会有魔气。

燕孤云扑了过来,似野兽般猛咬。

她来不及多想,将权杖一横,与挥爪的他相抗。几回合交锋之后,燕孤云身上的黑气开始变弱。

看准时机,她挥杖一击将他打翻在地。与此同时,口中振振有词。手中化出五道光圈,一个接一个飞出去,将他的脖子和四肢套住。再念叨了几句,燕孤云双掌被迫合在一起,双脚也跟着收好。

随后将手轻轻放在他额头,念道:“清心咒!”

从她手中缓缓涌出青色光芒,恰似波浪此起彼伏,一道道涌入燕孤云山上。随着柔光渐渐包裹他,原有的黑气落了下风,消失不见。双眼也跟着恢复正常。最终黑气完全消失,燕孤云闭着眼倒在地上。

施法完毕,月彤抹去额头大汗,长舒一口气。

月芙蓉看着他到底有些担忧问他娘:“娘,云哥怎么睡着了?”

“和你一样,他累了要睡觉。”抱着他走进屋子,轻轻放在床上,扯过被子盖好。

这一睡就过了整整三天…

这天,天色阴沉。

燕孤云醒来,揉揉眼睛只觉有些口渴。自个儿端着碗胡乱喝了一口,却被呛到。只觉口舌火辣辣的。

赶紧奔了出来,却见屋子没人。叫道:“干娘!蓉儿!”

无人应他。

有些失落,却从外面传来“汪汪”两声。

看着许久不见的小狗,他笑着抱起它,高兴地亲切叫道:“小顺子!”

“汪汪!”

“小顺子,你知道干娘在哪吗?”

小顺子挣扎着要下地,他便放开它。小狗摇着尾巴,朝着南边“汪汪”了两声。

“你是说干娘在那边?带我去。”

“汪汪!”小顺子似听懂了他的意思,大摇大摆走在前边。

南边,九黎祠。

村民云集,正商议着大事。

大长老曾华荣道:“大祭司,兵主已经降临,远古的誓言真的应验了!”

魏德寿道:“我族终于熬到了今天!终于可以找他们中原人复仇!”

大祭司眉头一皱,反对道:“兵主降临纯属子虚乌有。”

“张三李四都可作证,再不然也可以试试那柄魔剑!”杜威争辩道。

“此主意甚好!只要他能举起那柄剑就是兵主无疑!”魏德寿跟着附和道。

村民中一个老者说道:“老一辈人曾说过,那柄剑是兵主蚩尤大人的配剑。后世能举起兵主之剑的便是兵主转世。”

大祭司道:“您的说法为何我从未听说过?族中古卷根本就没有记载!”

又有老者站出来说话:“那是因为大祭司本来就不是我族中人,对我族的了解自然不深。”

大祭司月彤无言以对,三位长老亦沉默不语。

忽而有人蹦了出来,却是燕孤云。他看着干娘高兴道:“干娘!原来你在这!”

众人眼中闪出希望,目光投向这个外族人。然而此刻他的外族身份根本没有影响,众人对他的态度明显已经和三天前不同。

大祭司悄声对他说道:“你不该到这里来!赶紧回去。”

燕孤云虽不知是为何,但是干娘这样说必定有他的道理,准备离开。

大长老曾华荣却跳出来拦住去路,献起殷勤:“小兄弟,之前是我不好,你能原谅我吗?”

他只想赶紧离开,便敷衍道:“当然可以。”

大长老哈哈一笑,问道:“我这里有一个宝贝想看看吗?”

燕孤云虽有些好奇,却谨记着干娘的话,说道:“不想。”

回答得如此干脆,大长老瞬间脸就沉了下来,压低声音问道:“你真的不想?可是冰糖葫芦哟!”

冰糖葫芦!这诱惑,不禁流着口水。燕孤云有些动摇,轻轻看了一眼干娘,似乎她没有看自己。便改了主意,笑嘻嘻问道:“在哪?”

大长老带着他,走到九黎祠中兵主像前。对着大祭司道:“大祭司,劳烦您祭出兵主之剑。”

祭剑!村民欢呼,充满期待。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即便她月彤不愿也不得不祭出那柄危险之剑。

见她神情肃穆走到蚩尤像前,取下法杖顶端的宝石,嵌入神像手中。一声响后,只见神像腹部缓缓往左右两边退去,一柄剑现身。

如此普通的一柄剑,镂着铭文,形似青铜。

可惜这神像对于八岁的燕孤云来说有些高大,根本够不着那把剑。大长老想了个法子,抱着他说道:“来,赶紧取那柄剑。”

“可是好重的样子?”燕孤云问道。

“叫你拿你就拿,废话那么多!”大长老喝道。

被他这么一喝,燕孤云挺不耐烦,伸手去拿。

看着他的手一点点靠近,众人是屏住呼吸生怕错过这个时刻。

握住剑柄,往上一拔…

并没有按照他们所想的那样发展,剑,纹丝不动。

众人不禁有些失望,对这小子的眼神又变成当初那般敌视。

大长老不信,命令燕孤云再试一次。可结果还是一样,纹丝不动。

“怎么会这样!”杜威愤懑道。

“大祭司,是不是还要念什么咒语才能拿动?”魏德寿道。

月彤只是淡淡应道:“没有。”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那柄剑为何会这样。她再细细瞧了一眼,这不详之剑,想到了去世的夫君。对这柄剑不禁又多了一分憎怨。

“不可能!”大长老歇斯底里,一拳拍在神像上。

忽而,“咚!”

神像腹中传来回音,众人一看,奇迹发生了。剑倒了下来,剑柄在外,横在腹中。

望着变故突然有些欣喜若狂,曾华荣似绝境中迎来重生那般狂笑,拿过剑,使了平生最大的力气,结果…

出乎他的意料,差点因用力过度摔个踉跄。轻而易举就举起了那柄剑!

众人错愕!这就是兵主转世?

二长老魏德寿长大嘴巴,三长老杜威问道:“大长老是兵主转世?”

曾华荣道:“怎么可能,我可是一点力量都没有。”

大祭司站了出来,冷冷说道:“我早已说过根本没有那个传说!人死不能复生,哪有转世之说!”

“不会的,兵主是带领我们的守护神!不会抛下我们的!绝不会!”近乎咆哮。

“大长老你还不死心么?”大祭司问道。

曾华荣垂泪:“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难道我们一族就只能老死在此!再不能重现辉煌?”

一番话,说到众人伤心处,都忍不住泪下。

“啪!”一声脆响。

出乎意料,所谓的兵主之剑断为两截。剑刃砸在地上,清脆悦耳。

众人惊呼。

“难道我一生所想到头来都是虚空大梦?”曾华荣看着手中残剑,已不知他到底是哭还是笑。似发疯的野兽,他扔下剑狂奔着离开了九黎祠。

“已经没有希望,大伙都安心过日子罢。”大祭司淡淡说道,言语中带着一点忧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