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伏魔塔下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56字
  • 2015-01-21 15:13:25

光剑刺目,燕孤云大吼着,使着全身灵力,全力刺出。

莫名控制魔神,当先举着盾牌,横在光剑前,似一座小山。那是引以为傲的防御。

灵力激起的风吹动燕孤云的长发,刹那间似憔悴太多,鼓着眼满满的怒。已经不是燕孤云,取而代之的是释离玉尘封多年的七魄,从双蛇玉佩中逃逸出来,附身在燕孤云身上。却正因为如此,燕孤云才得以从相魔的绝招下逃生。

因为那个瞬间,这七魄涌出的灵魂之力将他护住,才得以抵消了相魔的魔气剑。

乌云催动,霹雳震惊,层层黑暗已经将后山罩住,天色沉沉有些压抑。

光剑一往无前,大剑激锋,刺向魔气所化的盾牌。

一点点,剑尖触碰盾牌,没有任何阻拦,直接是穿过空气那般,笔直刺了进去。

莫名在鬼神体内,眼见这光剑冲着自己而来,不由得加大魔力,一时身体有些吃不消,嘴角缓缓涌出血来。先前的伤痛在这番催动下加重,脸上开始抽搐那是痛苦的表情,虽然他不曾吭声,只管默默承受。

三巨头见了,不免替殿下担心。

相魔干脆喝道:“殿下,别再催动魔气!会被吞噬的!”

“住口!不可能!”

莫名眼一棱,一喝,魔气大增,鬼神双眼泛着红光。

盾上显出一副不知名的图案,却是魔族的图案。

光剑遇阻,一时被卡在盾牌里,不得前进。任凭释离玉催动灵力也无法让它动半分。

这才反应过来,是这副身体到了极限,眼看就要报仇!就要为自己心爱的女人报仇雪恨,却遇到这种事情,心中不免有些不甘。索性撇下泣剑,手中结出几个不知名动作。

借着燕孤云的身体,突然大喝一声:“巫术-冰封雪舞!”

刹那间,整个禁地降下漫天飞雪,一瞬之间便冰雪堆积。

正是月馨儿的招数,冰封雪舞!正是当年救下释离玉的招数!

鬼神突然被冻住,一双魔气化的脚被冰雪紧紧定在坚实的雪地中。无法往前冲去,鬼神手中的巨斧已经攻击,只剩下两只长矛在手。

莫名头开始痛,似乎有什么恶魔侵入了脑海,渐渐感觉这副身子不再属于自己。他并不知道鬼神开始吞噬他的意志,却一味认为是之前的伤痛发作。痛让他不能看清现实,只想着将眼前的释离玉消灭。

就是这可恶的释离玉,既然知道姐的下落当年却死活不说!害自己苦苦寻了这么多年!恨,无法饶恕!

莫名双掌合十,泛着零星的魔气,果然所剩魔气已经不多,坚持不了多久,干脆爆发!

“魔术-魔爆!”

体内魔力爆发,瞬间鬼神动力无穷,用力抬脚,右脚却紧紧被定在冰面上依旧无法动弹,左脚却挣脱出来。

莫名施法,鬼神举着巨斧,高高举起,突然冲着右脚砍去。将魔气化的右脚砍断,终于可以行动,虽然失了一只脚。

就这么一蹦一跳,挥舞这长矛往前冲去!

“释离玉!受死!”

管不了那么多,虽然明知是燕孤云的身体,明知延维要燕孤云活着。但是,现在是释离玉在他体内,决不能容忍释离玉!要灭了他!

怀着这番深仇大恨,奋力一掷,长矛飞出。

泣剑施展流山所化的光剑被嵌在盾中,已经被释离玉抛弃。

他原本以为凭借冰封雪舞能将玉玄干掉,却未料到是这种结果,怪自己大意了?还是技不如人?

飞矛一点点逼来,他选择闭目迎接。反正自己早已死去,再死一次也无妨。只是这具身体,有些对不住了。

帝台见在眼里,施法,正欲出手。魔界三巨头却一起施法将他压制住。眼睁睁见着飞矛奔向燕孤云,帝台心底掠过一丝无奈。当年在后山没能救下释离玉,如今又要眼睁睁哀叹自己的无能?神仙也无法顺心,自己对不住“神仙”二字。

却见到那边端坐闲来无事的守护神陆吾,帝台喝道:“他现在是释离玉!你要见死不救?”

陆吾突然消失不见,再出现时,他已经奔到了长矛前,火云金枪一拨将两根长矛弄得烟消云散,随后一枪刺去。

正中鬼神的心脏位置,刺穿魔气铠甲,枪头弄伤了玉玄。但见魔气消散,鬼神消失。

只剩下玉玄捂着疼痛不止的头,在地上打滚,每一根神经都被针刺那般,无言的疼痛,难以名状。

附身的燕孤云无力,双腿一弯,这时守护神陆吾一把将他扶住。

相对坐下,抬起燕孤云的双掌,将自己的神力灌入他体内。

霎时充满力量,附身的释离玉看着陆吾,笑道:“十八年!终于再见你!当年你杀我,今日你救我,算是扯平了。”

陆吾没有表现任何喜怒哀乐,一如平时那般面无表情:“十八年之约,吾守住了!你这般不顾一切可不曾在意燕孤云的身体,虽是你的转世可毕竟不是你!好歹也该为他考虑一下。勿要再冲动!”

他笑:“已经没有下次了!刚才那一战我的魂魄之力用尽,立马就要消散无踪。能在此之前见你一面,我已无悔!燕孤云就拜托你了!天神陆吾,我的前世!”

“看来你都已经知道,反倒是吾一直不知自己究竟是何人。吾究竟算什么?”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相信就在不久,老友,后会无期了!”

燕孤云山上泛着点点金光,那是释离玉的七魄开始消散。

那边冒牌的释离玉看着主人的七魄消散,含着泪,跑了过来,扑在燕孤云身子旁,哭泣道:“主人!”

“辛苦你了!”

“能成为主人是我一生所愿,没有辛苦!只是在不能见主人…

就这么再次抛下我?”

“当年你就应该知道我死了,这么多年你都坚强的活了下来,我相信即便没有我陪着,你也能好好活着,‘释离玉’这个名字你就好好继承下去。云璃是我负了他,你能好好代替我补偿她吗?”

“嗯!”

云璃走了过来,却并不知道燕孤云被释离玉附身一事,不止是他,其他的玄黄殿人都不知道。

燕孤云最后看了她一眼,那是满满的爱意。

云璃看在眼里,心底以为这是徒儿燕孤云对自己心生爱意,岂能产生这种徒儿爱上师父的不伦之爱!登时怒气冲冲,狠狠瞪了燕孤云一眼。

那小子露出会心一笑,却没有出声辩解。就让她永远不知道释离玉曾归来过,在死后近十八年,七魄从双蛇玉中脱出附身燕孤云,留下最后一抹笑容,冲着当年辜负了的师妹,算是无声的恕罪。

一笑之后,燕孤云一歪,闭目睡了过去,身上的金光消失。那意味着释离玉的七魄散尽,从此世上再不会有释离玉。

见着老友离去,陆吾脸上明显抽搐了一番。取过枪,径直走向挣扎的玉玄。

魔界三巨头原本压制着帝台,却见陆吾来者不善,赶紧冲回殿下身边,成了肉盾挡在殿下跟前。

陆吾挺枪喝道:“让开!”

三巨头齐聚自然不惧怕他。

梦魔笑道:“即便是当日的天神陆吾!我们三巨头也从未怕过!先前是因为相魔没有回来,我和心魔才选择不和你交手!如果你非要动殿下,可就别怪我们以三打一!”

陆吾挺枪,不苟言笑:“吾数三下!别逼吾!”

神不应生出情感,但释离玉在他眼前离开的那一刻,心底明明滴了血。那是一种友谊散去的疼痛,在人间这么多年终究还是产生了感情!

陆吾刻意压抑自己的情感,不让面上表露出任何悲伤,心中却多想杀了玉玄!既然是魔族下手杀了也无可厚非,只是神魔和约在此,不可妄下杀手!

几番纠结,他才考虑给那些魔一个选择的机会,同时也是给自己冷静下来的时间。

任性,最终理性没能胜过心底替释离玉报仇的迫切急躁,虽然知道当年是自己下的手,是自己杀了释离玉。但看到玉玄要杀燕孤云,他心底一震。

是的,他知道燕孤云是谁,正是释离玉的转世,算是自己的老友,约定拼死要守住的人。

最终下定决心,要杀了玉玄!

抬头,手坚定,不再动摇,枪头闪过锋锐的光芒。

“一!”

三巨头有些紧张,当年陆吾的传说三人都知道。那个冷酷的天神,曾经在昆仑之巅一人杀了上百神兵神将,对着自己的同族竟然能如此下手!可见是多么冷酷的神。

“二!”

上百神兵尚且不是对手,这三人只怕刚才的话不能唬住他,看来只能动手了!三人备战,施法!

正要开口数“三”,突然一道黑气降临,带着强烈的压迫感。

黑气散去,却是玉尊现身,喝道:“慢着!”

众人惊愕,多么强大的魔力,丝毫不掩饰他的锋芒。

陆吾挺枪:“我就知道你会来!魔王玉尊!”

帝台一笑:“你终于肯现身了!玉尊!”

玉尊淡然一笑:“你们三个退下,照顾好玄儿。”

三巨头得令,赶紧退下。

魔王玉尊孤身一人笑面众人。

玄英、霍烈、玄天德和云璃四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察觉到剑拔弩张的气氛有些不同寻常。

释离玉抱起燕孤云将他交给云璃,苏昕自然是随着木头走。

释离玉叮嘱云璃:“这里只怕危险重重,你们还是尽量离开,越快越好!”

“那你怎么办?”云璃放心不下。

“不用管我,如果我回不来,你别等我。”

言语中似乎带着一丝诀别的意思,云璃自然不是傻子,死活都不答应。一如任性的小姑娘,就是不肯听话。

玄英突然喝道:“那个身影只怕是魔族,别忘了我玄黄殿开派的使命就是为了斩妖除魔!既然有魔族送上门来,岂能临阵脱逃!诸位师弟且勉励一战!”

释离玉却挡在他们跟前:“掌门,魔族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与魔族的实力相差太大,根本无法与之对战!放弃吧,赶紧回奉天殿开启机关!”

玄英突然心底有些不舒服:“你居然知道机关?祖师告诉你的?”

那是历代掌门才能得知的秘密,代代相传。为何释离玉会知道?玄英心底泛起一丝嫉妒,肯定是祖师告诉他的!到头来原来一开始就是打算让释离玉接任掌门,我只是个傀儡罢了!

“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既然你是掌门就应该为玄黄殿考虑!不要再提你我的私人恩怨!”释离玉深明大义。

霍烈亦劝道:“当来是我们错怪了释离玉师兄,难得师兄如此大量!小弟在此向师兄赔罪!请允许我留下来与师兄并肩作战!”

玄天德一笑:“打架怎么能少我!我也留下!”

云璃插嘴:“不能只让你们打得开心,难免会负伤需要我救治!我必须留下!”

“你们!”心底却有一分感动。

这等场景与主人当年孤单身影形成鲜明对比,幼时看着主人总是述说着当年的师兄弟们何等情同手足,可那件事后为了避开这争夺掌门的斗争,主人只得选择隐居后山,让大家认为他已经不存在这世上。

没想到今日却能代替主人感受这等热情,久违的玄黄殿众人齐心协力!

大战一触即发,这边陆吾和帝台已经就位,那边魔王玉尊淡然一笑。

半空中,祥云上,夷坚睡得正香,童子看着下面的气氛不对劲,赶紧摇醒了师父。

夷坚这才化作金光,落在两派中央,现身。

“夷坚!”帝台见了他恨得咬牙切齿,“什么地方你都要来插一脚!你这个叛徒!”

夷坚对于叛徒这个称谓顿感无所谓,耸耸肩,嘻嘻笑着:“我就是叛徒又咋样!死板老头!”

“你!”帝台登时肺都气炸了,竟无言以对。

伏魔塔,塔顶金光四溢。塔门的太极双鱼图案,突然开始转动。

玄黄殿的长老们再确信安全距离之后,将燕孤云留在哪,让苏昕小心照顾着。

苏昕自然是十分愿意,开心的愿意,目不转睛看着他,生怕错过他醒来的那个瞬间。

安顿之后,四人出发往这边伏魔塔前走来。

冰封雪舞造就的冰天雪地早已随着释离玉的消失而烟消云散,焦黑的大地在乌云的遮蔽下更显漆黑,四人带着自己的法宝奔向战场。

对峙几番,夷坚依旧站在两派中间。

陆吾想起那份感觉,立马对夷坚警觉起来,喝道:“十八年前,就是你乘着祥云夺走了释离玉!”

“没错,正是老头我救下了他,却因为中了你的毒手我无力救他!”说道这心底对陆吾充满了怨恨。

帝台想到当年,自己眼睁睁看着陆吾和释离玉打了起来,却没能阻止。是因为他压根就不想阻止!

后山的那段岁月,看着释离玉每天被魔气折磨,看着他每天对着月馨儿的墓痛哭流涕,没有丝毫生机,意志消沉。可以连续几天滴水不沾,可以连续几天颗粒不近。

那是一心求死的状态,而这一切都是魔王玉尊造成的!

看着释离玉一天不如一天,渐渐消瘦,帝台心底也不好受。折磨的不只是释离玉,他的心也跟着被折磨,出于对释离玉前世的愧疚。

当年若不是帝台骗了他,他又怎会落得如此地步。又怎会有释离玉自尽,燕孤云受难,一切切的根源就是千年前的挣扎。

折磨了几年时间,释离玉一心求死,帝台只得顺了他意,不再劝他,死或许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解脱。所以在释离玉和守护神陆吾交手的时候,帝台只是静静躲在角落里哭泣,难以想象一个久经人世的老头哭得稀里哗啦。

可这一切,创造的释离玉却根本不懂。一味的认为是他见死不救,殊不知这些人中帝台是最希望救他的那个!

“是吾出手!为了解脱,释离玉苦苦哀求!吾不得已为之!”陆吾不是辩解,只是说出实情,他心底也难受。

被神界任命在此镇守伏魔塔,却没有任何记忆。没有任何人告诉他叫什么名字,一直以来自称守护神。

直到那一年,年幼的释离玉独自御剑误打误撞闯入了伏魔塔。至今都还记得那时还是个小孩模样的他。

挂着鼻涕,一副邋里邋遢的模样,剑术却出类拔萃,玄黄殿上众人皆不及他。

那是孤单的守护神遇到的第一个凡人,也是唯一一个与他交谈的凡人。

年幼的释离玉坐在伏魔塔前,想听他讲故事。可守护神空白的记忆中没有故事可言,只能将自己的遭遇对他倾诉了一番。

谁知那小子居然哭了,唯一一次都人为他这个守护神的遭遇痛哭,虽然事后得知其实是释离玉拉肚子,疼哭了。即便如此,孤独的守护神还是认定这年幼的释离玉是他唯一的朋友。

从那时起,每天偷偷摸摸从厨房带出几个馒头,塞给守护神,虽然神不需要吃东西就能活着。但为了实现那家伙的条件,一个馒头便要守护神教他神术。

这等便宜的买卖,守护神同意了。从此在后山禁地教他神术。释离玉剑术炉火纯青,玄黄殿上无人能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