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穷途末路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41字
  • 2015-01-16 17:32:46

夷坚满头银发,在山风吹动下凌乱。暗中灵力汇聚,打算教训这不听话的棋子。

一眼扫过,却瞟见了释离玉和月馨儿的坟墓。心底泛起当年种种,过往挥之不去。想罢,也不怨棋子怪自己。当年对于释离玉身死,帝台确实负了极大的责任,可惜外人不懂其中隐情。

帝台收手,平静下来,面向释离玉的坟墓问道:“不惜付诸武力也要去帮云璃?”

苍云剑挥动,举剑对着祖师,丝毫不惧。

释离玉坚定道:“诚如祖师所见,休想拦我。”

“既然你心意已决,尽管去罢。此刻起我放你自由,其余事情都不必插手,作为释离玉好好活着,不要玷污了他的名声。”

有些不敢信,这祖师居然如此好心?释离玉却不愿多想,既然答应了就无需再想,便应道:“多谢祖师成全!保重!”

苍云剑动,御剑而行…

玄黄宫,奉天殿。

殿门紧闭,弟子把守着。

燕孤云扶着苏昕一步步登上台阶,却被守卫拦住:“掌门有令,闭关时间不得打扰。”

“这种时候闭关?掌门有没有搞错!”有些着急,怎么会这样。

守卫身负掌门交代,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行:“小子,你还是请回吧!”

“掌门在哪闭关?奉天殿内?”

“你还是请回吧!”

守卫们坚决不会让燕孤云进去,横过剑挡下。

苏昕在背后拉了燕孤云一把,摇头。

他只得随了苏昕退下台阶,失落无比。

“掌门这个时候居然闭关?师父会被带到哪?”

“掌门既然不在,我们也没有办法。不如到山门去看看,如果要离开玄黄殿,山门是唯一的出路。”

“还是昕儿姐见多识广,那就到山门去看看,但愿师父没有被那些坏人带走!”

两人又冲山门赶去。

奉天殿内,两人窃窃私语。

却是玄英将暗门打开,迎过祖师帝台。

玄英恭敬道:“掌门,就这么放任云璃师妹不管?是不是有违玄黄殿的道义。”

“闲杂人等,无关紧要。没必要去理会,只管担心后山伏魔塔。此番那魔头来势汹汹,只怕势在必得。万不得已也只能发动‘天诛’,我这就将启动口诀传授于你,玄英,玄黄殿能不能保住就看你发动时机了。”

“还是祖师亲自发动为好,此等重任只怕我会辜负祖师厚望。”玄英有些推脱,却是故意所为。

室内昏暗,帝台一笑,银发飘动:“一旦交战我必会拼尽全力,到时无暇顾及这些,所以必须交给你来做!听好!天之灵,山河枯,玄黄战,以剑诛!一定要记住这口诀。”

“弟子明白了,祖师且放心!”

“那就好。”

帝台化作金光消散无踪。

玄英却拂过一丝狡诈,收紧拳头,似要将一切收入囊中那般。心底笑道:“‘天诛’口诀,终于让我得到了!只要有了你,我还用受什么气!哼,释离玉也好,祖师也罢。统统都没必要存在!一切都是我的!”

玄黄宫,云璃现身,被一堆人马围着走向山门。

众弟子见到云璃长老齐声问好。

云璃微微一笑算是回应,突然想到什么,问道:“你们有没有见到我那玄云徒儿?”

其中一人应道:“刚才是有来过,拼了命在找您。长老若有话要说,弟子可代为转告。”

云璃笑:“若你见到他替我说一声,就说让他好好记住我说的话,无论发生什么都要保护好重要之人。”

“弟子记下了。敢问长老这是要何往?”

为首的使者见这云璃萝莉啰嗦,不耐烦道:“有完没完!要是晚了我可担待不起!快走!”

不由分说,推了云璃一把。

这使者飞扬跋扈,一脸高高在上,本就惹人厌,还敢在众弟子面前推搡尊敬的云璃长老。登时众人不能忍。

弟子一齐围了过来,将这队人马围在中央。

使者见这些人来者不善,赶紧喝道:“你们想干什么?我可是王都来的钦差大臣。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保管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一席话依旧跋扈,高高在上的嘴脸。

玄黄殿总教头杨昭龙座下的第一弟子董世离站了出来,高声喝道:“这里是玄黄殿!不是人间!你是钦差大臣又咋样!”

“你…你们反了!”

云璃却出来喝道:“董世离,没你们的事,赶紧散开。”

董世离却闻到:“这些人来者不善,长老若是被他们胁迫就尽管说出来!我等定当保护长老!”

“不必了,王都使者只是找我下山问话而已,你们散了罢。勿要担心我。”

众弟子一听见无事,个个散去让出一条路来。

云璃正要随着使者些离开,脚步刚一踏上。忽而从背后传来一声:“璃儿!站住!”

众人循声看去,却是雪月峰长老释离玉高声喝着,脚踏苍云乘风而来。

落地收剑,孤身走入使者圈中,拉住云璃的手:“对不起,我来晚了!”

一时间百感交集,云璃忍不住泪下:“你来作何?这是我的事,不要掺合进来。”

“不!我怎能眼睁睁见你去送死!别骗我,圣旨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王命不可违,师兄,恕我不能再陪你!放手吧!”云璃一把用力要挣脱他的手。

那铁了心的男子又岂会放手,用力抓着她,任凭她双手推着自己粗糙的手腕。

众弟子看在眼里,不禁起哄。喝道:“云璃长老您就从了释离玉长老吧!”

“说什么胡话!”云璃喝道,手被师兄弄得生疼,心底却说不出滋味,“师兄,我不能将你卷入其中!好好保护云儿和昕儿!放手吧!”

“云璃!还在磨蹭什么!莫非你要逼我向王参一本,叫玄黄殿鸡犬不宁!”

释离玉默默放手,任她离去。

“走吧!钦差大臣!”

放手不是为了放弃,而是为了出手。

释离玉突然跑起来,冲向使者们,一把抓住钦差大臣的领子,眼神冷冷,透出杀气:“要么死,要么放开云璃!”

“笑话!我堂堂钦差还怕你威胁不成!来人,给我拿下!”

跟随的四人亮出家伙,却都是刀,刀身刻着“御”字。那四人分开站定,东南西北一角一人。

“御前带刀侍卫!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能耐!你们若能打赢我,我再不纠缠,如若不然就给我放开云璃!”

释离玉喝着,举过苍云直奔眼前那厮。

眼前这侍卫举着刀格下这一招,释离玉再要进攻,却远远听见身后有人袭来。

赶紧侧过身子,躲避背后砍来的一刀,不慌不忙,左手顺势抓住刀背,往身前一拉。

那厮就成了失衡的不自主的蚂蚱,冲他跟前撞来。释离玉一笑,提起一脚踹去。却又有一人冲他背后袭来,只得收脚,抓着眼前这厮,一把跃到这厮跟前,捏过手腕,往背后一推,活生生将这人当了肉盾,去挡背后这刀。

“御前侍卫也不过如此!”释离玉大笑。

执剑颂诀,“高山流水剑-居高!”

一跃而起,剑身汇集灵力,冲着地上坠来。灵力激荡,四个侍卫被震荡倒地。

收剑入鞘,却不见了云璃的踪影。急得释离玉慌慌张张左顾右盼:“师妹!师妹!你们有没有看见?”

“云璃长老早就走了!”

“走了?师妹!”

有些发狂,心底一阵混乱,释离玉冲着山门而去。

云璃带着被吓坏的钦差大臣往山门走来,却不知燕孤云和苏昕在此等候多时。

燕孤云突然从山门的石柱后闪出来,轻轻伸出一只脚,那钦差慌慌张张没注意脚下,摔了个狗吃屎。

燕孤云捧腹大笑,抱歉道:“对不住!”

钦差怒了,骂道:“你们这些不要命的家伙,敢加害钦差大臣!不把王放在眼里,我一定要上奏我王!”

“就不把你看在眼里,你又能咋滴!师父教导我们要好好待人,我不出手打你,但是你得滚!”

燕孤云狠狠推了一把,这钦差大臣往山门外跌出去,坐在地上。

钦差大臣喝道:“这玄黄殿悬浮于空,叫我怎么滚?”

“孤云!你御剑送钦差一程。”云璃命令道。

“师父你答应我不会再丢下我们,我就送他回去。”

云璃有些犹豫,没有立马回应。

苏昕劝道:“姨娘,你就别丢下昕儿了。”

云璃却决绝道:“不行,我若不离开只恐会连累你们。不只是我,昕儿,你也得离开。”

“为什么?刚才姨娘都没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事到如今也瞒不住了。你听我说,姬辛已经死了…”

“表哥?死了?怎么可能?您骗我呢。”苏昕笑着,却又与平日的笑不同。

那钦差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起身严肃道:“原来你就是苏府的小姐!王子的表妹!云璃长老说的是实话。王子姬辛已经去世,我本是王子这边的人,如今却不得不投靠大司马鲁能。此番圣旨一事,其实并不是王的本意,是大司马在王跟前诋毁苏府,这才公报私仇!两位还请不要为难我等,随我们走一趟吧。”

表哥真的死了?苏昕顿觉五雷轰顶,身子有些瘫软,幸而有云璃在后面伸手扶住她。

“凭什么!”燕孤云冲着钦差骂了起来,“师父和昕儿姐又没犯事,拼什么要抓!就因为王的意思?”

“王的旨意在此,我等也只是奉命行事!”

“休想!我绝不会让你们带走师父和昕儿姐!”

钦差却淡淡叹气道:“小子,你这番话若是让王知道,哪怕你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那就让他来砍我好了!”当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同意让你们从我身边带走最亲的人!”

苏昕听得心底暖暖的,是冬日里的阳光,照得心中满是温暖。刚还在为表哥伤心,这一刻却情不自禁靠在他身后,默默仰望着他的背影。

钦差大臣四下看了看,笑道:“既然派来监视的侍卫不在,我也不必伪装了。本来我也不愿接这差事,事到如今也不想难为你们。小子能不能借剑一用?”

警觉,燕孤云却还是将剑递了过去。

那钦差那过剑,瞧了瞧笑道:“果然是柄好剑,只可惜残缺了。”

突然,一剑挥下,手臂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涌,如此触目惊心。

出乎意料,三人惊讶。

云璃赶紧释起灵力,替他止血,担心道:“大人,你这是作何?”

“这点伤不算什么,我若不这样做,必定会让他们怀疑。既然小子你有如此决心,我且相信你。要知道苏家小姐是王子生前最爱之人,小子,可要好好保护她的安全,这样我也算是对得起王子了。”

止血罢,钦差大臣捂着手臂,叮嘱道:“我这回去必然会上报我王,你们抓紧时间逃命去吧!苏府…已经无法通知,只怕都被捕了…”

“爹娘!爹娘怎么了!”苏昕激动起来,也不知爹娘现在过得如何。

云璃劝慰了一番,苏昕这才稳住。

燕孤云施法,在地上结出一道法阵:“巫术-传送术!先前是我冒犯了大人,还请您见谅!我就用这个传送阵送您一程,请站在法阵中央!”

钦差顺意,踏入法阵:“好好保重!抓紧时间!”

“起!”

法阵消失,钦差亦跟着消失。

云璃扶着苏昕,往玄黄宫走去,却有些不解,问道:“孤云,你居然会巫术?”

他一笑:“不瞒师父,我曾经在苗寨待过两年,干娘曾教我巫术。当时年少不知有何功用,现在才发现这么有效。”

“你不可在他人面前表现,毕竟巫术在轩辕国内是禁止修习的功法。切记!”

虽不明为何,他也只能听从师父的建议。

那边,却见释离玉急匆匆赶来,一把就抱住云璃,也不管在大庭广众之下。

云璃没有过多反应,不像苏昕时不时就感到面红耳赤。毕竟是四十岁的人,早过了少女的心思。云璃只这样搂着释离玉,绽出一丝笑容:“多谢师兄!”

释离玉搂着她:“从今天起,我自由了!我要一直陪在你身边!”

是表白?过去了多年。曾经云璃多么希望能有这么一刻,能听到师兄对他谁出这苦苦等候多年的话语。如今,听到这么一句却有些担心,担心眼前这人不是自己的释离玉师兄,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向自己说过情话。

众弟子在玄黄宫广场上见到了这一刻,纷纷感到高兴。久闻云璃长老喜欢“过世”的释离玉长老,今日一见果然是真的。

四人御剑赶回玉秀峰…

却说台州城下,大街上走着一老一少。夷坚带着童子大摇大摆走着。

依旧举着破旧的旗帜,依旧挎着破旧的葫芦。

“师父,那个什么玉尊咋变化这么大?当年还毁了燕孤云的家,如今咋想当好人了?”

“为师又不是他,怎么会知道?总之不只是人心善变,看来魔心也善变。说不定神心也善变。”

“不用说不定了,肯定是的!师父这种糟老头以前还是神仙?果然是善变。神仙哪有你这种老乞丐?”

白衣童子高高兴兴的啃着鸡腿,又想到了“老乞丐”三个字,想到当初燕庄主取笑师父,正洋洋得意间。

突然身后大队人马奔来,只管横冲直撞。行人商贾们赶紧避让,白衣童子只管想着过去没有注意,却突然被人一把往后***时鸡腿掉到地上。

“我的鸡腿!”白衣童子大怒,简直就像丢了宝贝。

回过头来,却是师父拉了自己,忍不住埋怨道:“师父,赔我鸡腿!”

夷坚却不理人,两眼望着苏府那边有些出神。

“师父!”

依旧不理。

夷坚掐指一算,眉头微皱:“命中注定此劫,老头我也帮不上忙,算了算了,上山去罢,也不知要闹出什么乱子来。”

“师父!”

童子喊了三遍,夷坚这才笑着应道:“走啦!上山去!”

“我的鸡腿!”

不由分说,两人化为金光消失无踪…

苏府外,大批兵士集结。

为首一人却是大司马鲁能,身后紧跟着爱子鲁威。

鲁能看到苏府如此破旧,却笑道:“听说当初起火,果然不假。如今的苏府还能与我对抗?倒了后台你苏泽伟如何跟我斗!威儿,苏昕你就别想了。天下之大,比她貌美的大有人在,隔几天等这里的事办完,爹就帮你物色几个美女。”

“爹,能不能就此罢手…苏伯父已经落魄到了这种地步,您真忍心做绝?”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只要他一朝不死,爹就不敢安然入睡!官场混迹,只讲尔虞我诈,一时的盟友注定有一时是敌人!你要牢牢记住!”

“大司马,人马已经准备完毕,要不要攻入苏府?”

“时机正好,攻!”

“得令!全军准备进攻!”

兵戈冷,诸军得令,一齐进发。一窝蜂冲入这落魄的苏府,再不现当年辉煌。

王子姬辛自刎后,王后苏媚亦自缢,苏府失去后台。曾经的所谓官场同盟瓦解,那些交好的人瞬间划清界限,背叛苏泽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