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霸王别姬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262字
  • 2015-01-14 13:59:25

笑,进来的是玄玉。

短短的一段距离却走得如此艰辛,仿佛熬了八十一难终于修成正果。

笑,天真烂漫;泪,喜极而泣。

“王子!我来救你啦!”带着激动,她如此笑道,一如初开的花蕾。

笑意僵住,屋内,她听到了男子的哭声。

是城主!她不敢大意,小心举着剑,一步步靠近。

却见到城主王旭,跪在王子跟前。

王旭紧紧握着虎符,一拳打在地上。深深自责,骂自己是混蛋。

见到城主没有攻击的打算,她这才放心地静静走过来。笑容却一点点散去,换做担心。视线中王子被城主的背影挡住,只能看到王子露出来的带着笑容的脸,如此安然。

“王子,您睡着了?”喜出望外,终于见到了王子,终于能救出您了!

他没有应她。

她有些怀疑,笑容散去,身子一点点凑近,王子渐渐展现全貌。安然笑脸之下,却是血红一片。

只见他的脖子一道切口,鲜血淋漓!喷溅在身,染红了他的素袍,王子就这么静静躺在血泊中。

怎么会,万念俱灰!只觉整个世界瞬间昏暗下来见不得光明,她身子一软就这么瘫坐在地。双眼无神,泪渐渐从眼角滑落,不是喜极而泣,而是心痛。

“骗人的!骗人的!”

王旭安慰道:“姑娘,王子走了!他让我告诉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我还有事,告辞!”

这屋内,只剩下她和他,瞬间成了二人世界。只可惜与她所想不一样!

任泪水模糊视野,她跪在地上,一步步爬向那近在眼前的却远在天边的人儿。

“我要你活着!不是要你这么不理不睬!你给我起来,不要以为你是王子我就不敢打你!你再不起来,我…我…打…打谁呀!你给我起来!起来呀!”

拼命摇着心爱的那人,只可惜再不会起来应她。

她趴在他身上,这渐渐冰冷的身躯,没有那般热血胸膛。

“我想着要你娶我,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就算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这么绝!至少…至少…要亲口对我一声对不起!你怎么可以不守信!怎么可以…”

手突然摸到了一物,冰冷,黏黏。

她偏过头,小心拾起,三寸利刃,一点寒光,夺命的匕首。

颤抖,看着匕首,眉峰皱。

回头,平静下来,绽放出一丝笑容。

她俯身,在他唇上点下一吻,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吻。

纤纤玉指,轻轻抚着那熟睡之人的脸,眼里满是柔情万丈,却无他欣赏。

“即便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也要随你而去!等我!”

寒芒三寸血欺肤,柔语千般向泪舒。多少情肠蝶与梦,鸳鸯不羡笑颜哭…

外边,玉玲珑和释离玉还在打斗。云璃则倒在树下,紧紧闭目,脸色微微红润了些。

王旭从屋内出来拔剑在手,从身后冲向玉玲珑。

她察觉背后杀气袭来,一时分心。

释离玉抓住破绽,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剑刺来,伤了玉玲珑的右臂。

王旭出剑,却被玉玲珑挡下。她喝道:“居然偷袭!这个仇我记下了!今天暂且放过你!”

言罢,地上突然结出一道青色法阵,随之,玉玲珑消失不见。

“城主!王子怎样了!”释离玉这才长舒一口气,对着王旭问道。

王旭含泪:“你还是去看看罢。”

离去,冲着府外走去。

释离玉这才收剑入鞘,转身却见心爱的师妹闭目躺在树下。赶紧跑过去,一把抱起她,焦急喝道:“璃儿!醒醒!璃儿!”

云璃苏醒,轻声咳嗽着:“结束了吗?”

“结束了,你的身子到底?”

“没事,姬辛怎样?你还是赶紧放我下来吧。”被搂在怀中,云璃脸上挂着笑容,一丝娇羞。

释离玉却抱得更紧,低声道:“一齐去看看。玄玉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了,能在心爱人跟前说出爱意,她该感到无比幸福才对。”

“大概吧,玄月玄星都有归宿,唯独玉儿一直没有打算,终于能了却我一桩心愿,该祝福她俩。”

两人笑着往客房走去。

前厅,燕孤云醒来。腹下疼痛,减轻了许多,不过还是有些隐隐作痛。

“你醒了。”莫名静静坐在他身边。

“莫大哥,你怎么会在这?”

“看热闹而来。见小弟受难,为兄岂能不助你一臂之力。”

“对了,那人呢?逃哪了?”

扫视四周,什么人都没见到。

“等我赶到时,他已经逃了。既然你已无事,我得离开了。后会有期。”莫名离去。

燕孤云独自往后院去了…

台州城兵士与渝州城兵士联合冲进台州府,众人将王旭团团围住。

长戈所指,千夫逼视。

项熙喝道:“王子在何处!王旭!”

王旭举着虎符喝道:“众将士听令,王子遗命。”

诸将士跪下,听令,项熙却拒不跪下。

王旭并未理他,宣布道:“王子遗命,命渝州城兵士退回渝州,今后归我管辖。”

“凭什么?”项熙拔剑,“是你背叛了王子!将他逼死!今天我要为王子报仇!”

“虎符在此,你敢违抗命令?”

“王子已去,我等当誓死追随!王旭休要诓骗我等!杀!”

兵戈又起,眼见又要无谓流血。突然,一道黑气袭来,魔王玉尊现身。出手,一招将众人放倒。

“轩辕国王子姬辛有遗命如此,你们既然忠心为主,为何却不肯听他最后命令。无知凡人,口口声声说如此,却口是心非。”

“轩辕国之事,轮不到你这个魔头来评头论足!”

“凡人,孤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休要逼孤。”

众人被喝住不敢轻举妄动。

久久,项熙才安分下来,接受这个事实。喝道:“渝州城将士听令,全数归入王旭将军帐下。既是王子遗命,又有虎符为凭,我权且信你。好生对待我的部下,但是我耻与你为伍!”

项熙握剑,仰天一叹:“王子,我来陪您了!”

拔剑一刎,身死。

当下渝州城兵士里,有些忠正之士亦自刎追随王子而去…

后院,客房。

云素和苏泽伟被关在王子隔壁,突然门被打开,却是守门兵士打开门:“城主有令,国舅自由了。”

夫妻两人走出客房,却听到隔壁啼啼哭哭。

“姬辛!”云素担心,快步走来。

入门所见,血泊当中倒下了两人。

玄玉脖子上一道血口,就这么带着笑容,如此高兴地抱着心爱之人,再不分离。

云素泪下:“傻姑娘,大好年华你何苦如此…却是个勇敢的姑娘!”

身后有人走来,云素回头一见却是释离玉抱着云璃。

云璃见了大姐,赶紧叫释离玉放下她,一时好不尴尬。

她笑道:“大姐,还好你没事。”

云素挡住门口,可不希望让云璃见到里面的场景。

云璃迈步上前,正要进屋,云素却笑道:“过来,我有事要告诉你。”

“我先看看姬辛怎样了,玄玉呢?”

“待会再说,先商量个急事,过来。”

释离玉觉得有些不对劲,往屋内冲去,一把推开云素的手。

云璃往前迈步,进了屋内。捂着嘴痛哭:“玉儿!”

随后两眼发昏,昏死过去。幸而有释离玉扶着。

释离玉也禁不住泪下。

片刻,燕孤云奔来,拖着疲惫的身子,见众人脸色都不太好,问道:“玉儿姐呢?王子呢?”

无人应他。

释离玉哽咽道:“在屋里。”

“玉儿姐!救出王子了吧!哈哈!”他笑着,毫不知情。

迈入屋子,血腥味袭来。

“这不是真的!”他大吼道…

三日后,王子姬辛与玄玉合葬在台州城外。

当日全城百姓听说“玄玉殉情”之故事,自发送行,十里长街挤满行人。

“能遇到自己喜欢的人,能死后同穴,你在那边很高兴吧?三妹!可是你让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该如何过下去!就这么自私的丢下我们…”玄月趴在墓碑前,情不自已,痛哭流涕。

大师兄玄清神情肃穆,半蹲下轻轻拍着爱妻的肩膀:“别太难过了。玄玉也不希望见你如此伤心。”

抽泣,她一把倒在夫君怀中,任凭泪下,湿了妆容。

玄星早已说不出话,只是一味哭着,依着玄礼。

掌门及五位长老全数参加葬礼,也是玄黄殿史上唯一一次。

且不说这儿伤心处,转到山上。

玉秀峰,庭院空处。

燕孤云忙着做秋千,苏昕并不知玄玉和表哥已死。却惊奇这木头今日怎放下练剑作起活来。

苏昕扯着手绢替他擦汗,端过茶水笑道:“渴了吧,来。”

燕孤云喝了一口,立马又去忙活。

“先休息会吧,又不差这一刻。”

“从今天起,我要珍惜和昕儿姐在一起的每一天。这是玉儿姐最后教我的。”

继续忙着手中活。那是一座秋千,很久以前玉儿姐曾说过希望有一天能和喜欢的人一起荡秋千,如今这个遗愿就让我来替你完成罢,算是我为你们送行。玉儿姐,一路走好!还有姬辛表哥?虽然曾嫉妒昕儿姐和你交谈,但如今我只会恨自己傻,再不会怨你。我发誓,一定会好好照顾昕儿姐,你就安心去吧…

“木头,话说好几天都没见到玉儿姐了,还有表哥呢?”

燕孤云一笑,突然一把搂过她。

瞬间面红耳赤,一把推开燕孤云,随之两三拳打了过来!咬牙,又羞又怕,心跳加速,嗔怒笑骂道:“你干啥!占我便宜!人家问你正事!”

“表哥回王都了,玄玉姐追他去了,暂时是不会回来了。”

“哦。”

苏昕居然真的被糊弄住了…

一个月后,王都传来消息。

王后苏媚听闻儿子姬辛自尽,悲痛欲绝,于椒房殿内悬梁自尽…

心魔被魔王玉尊喝回。轩辕国主醒来,得知爱子自尽伤心欲绝。于此同时,王旭将王子最后的心愿传达给王。

王听后大怒,本欲将戚夫人处死,但念在姬辛的遗愿份上将其打入冷宫。

然而此时大司马鲁能进言,弹劾苏国舅。称当日台州城兵士作乱,苏国舅安于保身不敢搭救。

听闻后,王大怒,下令诛苏泽伟九族。虽有王旭等人苦苦相劝,怎奈王心意已决定要株连九族。

诏书王都飞来,传往台州城。城主王旭接诏,却久久不见行动。

当夜,台州城宣明客栈内。

魔王玉尊端坐在北,迎面是莫名坐着,左手下是心魔,右手下是梦魔,四人端坐。

玉尊轻声咳嗽,拍桌道:“玉玄,你可知错。”

莫名跪下:“孩儿不知何错之有!”

玉尊一急,咳嗽加剧,捂着胸口,怒道:“惹下如此血海你居然敢顶嘴说不知错!”

梦魔劝道:“王,身子要紧,勿要动怒。”

谁知玉尊却转头批斗梦魔。

“梦魔,你随孤征战多时,明知玉玄不成熟,为何不好好助他,反帮他惹下这等罪孽。”

“王,小人亦不认为有错。”梦魔也跪下。

玉尊怒,起身喝道:“你…咳咳…”

莫名跪下却冷冷说道:“父王,孩子并没有错!是父王您变了!变得没有大志,只图安稳。”

“啪!”

一巴掌扇去。

“逆子!咳…咳…”

心魔却插嘴道:“属下也认为是王变了。想当年一起为了魔族兴盛而奋斗,如今殿下正要大展宏图,王却出来阻止,再怎么都觉得有些不舒服。”

“王,您还是早些回魔界修养身体。人间之事殿下能处理好,我等也会助力。”

“你们这是要架空孤?”

四人叩首。

梦魔却道:“为了魔族崛起,我等誓死追随王,绝不敢背叛!但是王现在并未考虑崛起一事,我等暂时只能随殿下奋战!待王重新归来,彼时我等自然为王效力。”

玉尊反而平静下来,笑道:“好好好!你们都走罢!”

负手,心痛。

那四人消失不见。

随之,却是一老一少走了进来。

老人冲着掌柜道:“掌柜的,可有客房?”

“客官要几间?”

“一间便足矣。”

这一老一少不是夷坚又是何人?夷坚笑嘻嘻冲着玉尊这边赶来,叹气道:“想当年叱咤风云的魔王玉尊居然落得这般下场,啧啧啧…”

“夷坚老儿,你是来嘲笑我的?尽管嘲笑吧,孤无所谓。”

夷坚却接下腰间的葫芦,递了过去:“既然是在人间,别闷着,来一点。”

“这是什么?”玉尊闻了闻,有些醇香。

“人间的解忧法宝天下无双,酒!再来点下酒菜就好了!不如你请我。”夷坚一脸奸笑。

玉尊尝了一口,喉咙被烧灼,差点喷了出来:“这种玩意儿,岂能解忧!”

“酒不醉人人自醉,没想到这么多年去了,居然能和你这个魔头对酒当歌,真是世事无常。”些许感慨。

“孤也未曾想过会有这一日。天神夷坚,遥想千年之前在战场上也曾拼个你死我活,千年之后却在人间交谈,哼,嘲讽。”

“倒是你变化太大。杀人魔头居然想洗心革面?可双手沾满血腥又岂能将它洗净?身为魔族,你注定会遭凡人唾弃。”

“夷坚,神魔人的格局你觉得怎样?自古以来的秩序如此,你可感到厌倦?”饮酒,丢出二两银子。

夷坚哈哈大笑,将银子丢给童子,支他去柜台来盘花生米。

“什么狗屁神魔,老子还是喜欢做人。”夷坚饮酒。

玉尊一听,先是一惊,随后一笑:“千年去,你也变了。”

“总得一变,莫非要我就这么板着脸跟木偶一样?我又不是傻子。寻了这么多年,玉姬的下落你可有?”

“有消息称‘玉姬被关在伏魔塔’,孤这才重临人间。”

“别他妈‘孤’来‘孤’去,在人间就别这么高人一等,听得别扭,喝酒先!干!”

碰杯。

玉尊一笑:“放荡不羁可是形容你这等?”

“扯正事,何处来的消息?玉姬的下落我推算不出,不能帮你找了。不过有件事,你得想好该如何处理。”

“你想说的是燕云山庄的事?”他摇头一叹,饮酒“该来的始终要来,再躲也不是办法。当年确实是我一时大意,没能控制好鬼神降临,这才酿成大祸。”

“这倒没什么,只是那小子一心想着报仇。只怕你与他之间免不了一战,看你现在的状态,当初被战神姿态所伤至今还未痊愈。只怕能力下降不少,说不准你不是他的对手。”

“哼,小鬼即便再现当年最多也只能与我打个平手,有何惧哉!不过有件事我挺好奇,当年神界对陆吾的处理到底是?”

“神识分离,神魂分裂!已经是极刑!”

饮酒,带着几分愤,对神界的恨。

“没想到陆吾与小女这一爱落得如此下场,按照人间说法我倒是他的岳父,却一丁点忙都帮不上。你说,神魔注定就不能在一起,小女最后下落不明,这便是所谓‘天谴’?”

“哼,‘天谴’,呵呵。不过是虚伪的神界满口仁义道德,一句话就能让一个神永世不得翻身,一句话就能让我被流放人间。罢了,罢了,总有一天我会助他完成使命!开创新的格局。”

“这等痴心妄想,你居然还没有放弃!孤…已经放弃了…”

“决不放弃!你若想阻拦,我夷坚第一个站在你跟前!”

“随你去罢,我已无心于此,只求找到玉姬的下落。此番伏魔塔必要闯一闯!当年也曾搜寻过玄黄殿却未想到居然在伏魔塔!”

“我劝小心为好,那上面还有个帝台老头在,他可不是吃素的。并且还有一个人物隐藏着…一定要小心。”

“师父,没有花生米!”

“没了就没了,累了,休息喽!”最后饮了一杯,夷坚带着童子前往客房。

玉尊端着酒杯,细细闻着,醇香肆意:“伏魔塔!等着,我苦命的女儿,父王定要救你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