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背水一战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4964字
  • 2020-08-04 13:42:43

台州城下,城主王旭早已恭候多时。

玄玉御剑载着王子下了玄黄殿,一直飞到台州城外,收剑。

那边,王旭带着大队人马站着不动。

姬辛笑道:“玄玉姑娘多谢。”

玄玉有些不好意思,头一次听到这王子谢自己,心底还有些小激动:“没事,那个…王子以后还会来吗?”

“大概是没有机会了,保重!后会无期。”没有过多言语,姬辛转身背对她离去。

看着王子远去的身影,玄玉犹豫,两只手合在身前,有些话开不了口,只能默默憋在心底。眼睁睁看喜欢的人一步步远去,却连再见都说不出口。只是默默站着一动不动,任凭泪眼朦胧。

风声掠过,兵戈横。向着王子。

王旭笑道:“王子果然明事理,也省了卑职诸多麻烦。”

“我的人头能值多少?戚夫人许了你什么条件,居然让你下定决心背叛我?”

“非也,只是我不想屈居在你手下而已。为什么对荆朋胜过我千百倍!当初若是你能一视同仁,我王旭又怎会想着投靠戚夫人。说到底,都是你自己害的!非要走到今天的地步!话不多说,走吧!我的王子殿下。”

手一招,两个手下将王子押着,就这么大摇大摆往台州城内去了。

一行人直接将姬辛押到了苏府前。

王旭站在苏府门外喝道:“苏国舅,王某来访,有大礼相赠!”

家丁上报老爷,苏泽伟这才出来,站在门口立马瞧见自己的侄儿姬辛,惊讶道:“王子?你怎会在此?”

“苏国舅,他可不是什么王子,是叛贼!王亲自下的旨意,要捉拿反贼。对了,和王子相关的人都难逃干系,不知苏国舅可认得此人?”王旭指着姬辛大笑。

“这…”苏泽伟含恨握拳,却又无可奈何,大势已去,大势已去!

“别磨磨蹭蹭,国舅该想好了,告诉我,认不认识这反贼?”

“放肆!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如此对王子!还不快松绑!”却是云素走出门口,破口骂道。

王旭蔑视了一眼,伸手抚着耳朵,故意装听不见问道:“苏夫人说什么?这人你认识?”

“别假惺惺了!城主大人,你这是何意?是要以下犯上?”云素倒是大义凛然,神圣不可侵犯那般。

苏泽伟却笑道:“城主,苏某人并不认识这反贼,还请城主在大司马面前美言一番。他要小女嫁给鲁公子这事,再拖几天,只需几天就好…”

“这可不好办了,大司马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苏国舅你就别想了!既然苏夫人都已承认,对不住了!来人,苏府勾结反贼姬辛,意图谋反,我奉王的旨意,前来缉拿!全都拿下!”

一声令下,立马整个场面混乱起来。

登时鸡犬不宁,大队兵士冲进苏府。

可怜苏府上下的家丁,全被无辜卷入,一个个被绑。便是奉公守法这么多年,却突然被卷入这不白之冤。

不仅如此,整个苏府被洗劫一空。值钱的字画古玩全被搜去,任何金银首饰都被拿走。当真是翻箱倒柜,连茅厕都不放过。

粗暴的搜捕过程中,想逃的家丁被兵士赶上,提着长戈便勾,将那些家丁弄翻在地,免不了一阵拳打脚踢。很不幸的是,苏昕的贴身丫鬟苏珊姿色上层被好几个兵士看上。那些兵士商量完毕,竟一拥而上将。

苏珊含恨,那兵士正行兽性,她一口咬向那人的脖子,活生生咬出血。

其余兵士,跟上来就是几个巴掌,打得她脑中嗡嗡作响。

“妈的,臭婊子敢咬我!兄弟们,给她点厉害瞧瞧!”

拔出剑,一刀刀在她脸上划去。

苏珊含着泪,破口骂着:“畜生!你们这些没挨千刀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最终,某兵士忍不住,一剑下去,贯胸而过,了解了她的性命。

就这么睁大着眼,死不瞑目,暴尸柴房。

某个兵士骂道:“你他妈居然闹出人命!就不怕被城主处决!”

下手之人笑道:“怕个锤子,放火烧了不就完了!你们几个也有份,一齐动手!”

四五人分散点火,整个苏府浓烟滚滚。

台州城内突然见苏府起火,民众们见了自然心知肚明,却看着城主的作为不敢言说,只是一个个自发救火。

苏泽伟和云素被绑,其余家丁也尽数被捕。背上都插着个牌子,上书“反贼某某”。坐着囚车在台州城大街上游行示众。

整个台州城百姓都出来看热闹,一个个万般惊讶,苏国舅怎可能谋反,王子更不可能!却都只是疑惑在心没人敢站出来应声。

玄玉未曾离开,一直紧随着这些兵士。也曾悄悄跳进苏府,见了他们犯下的罪行。

只是一个劲的感慨,怎么会这样!昨天还好好的,一转眼今天就被诬陷成了反贼。

挤出人群。玄玉一直跟着囚车,在人群中惊慌奔走,望着这边片刻不离,看着王子被关在囚车内,她心底一阵心痛,多希望自己能代替他受这种苦楚。

王子叹道:“舅舅,舅母,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们。”

苏泽伟低着头,摇头道:“是大司马鲁能,借口你的事要除掉我!没想到我一生在官场沉浮,到头来还是栽了跟头!鲁能匹夫,算你狠!”

云素却担心道:“也不知昕儿在山上过得如何,千万不能让她下山!也不知有谁能帮我传话!”

囚车前行,突然玄玉从人群中跌出来一把扑倒在囚车旁。

立马两个警觉的兵士将她拿下,玄玉要挣脱,大吼着:“放开我,放开我!”

这两声吼叫惊扰了城主王旭,王旭坐在轿子中,掀开轿帘喝道:“何人撒泼?”

“禀城主,是玄黄殿上的女弟子。”

王旭一听,嘴角拂过一丝奸笑。想到前几日的不快,那个云璃长老不把他放在眼里,哼,正是个好机会。

喝道:“把她抓起来!”

“是!”

就这么玄玉和王子被关在一起,压在囚车内。而云素和苏泽伟则被关在后面的囚车内。

虽然感到有些害怕,却又觉得有些开心。能和王子如此近距离接触,多少有些梦幻,不过这沉痛的事实却告诉她前路不明。

王子惊讶道:“玄玉姑娘,你为何不回去!”

“担心你呀。”她却是一笑,灿烂,丝毫没有退避。

姬辛叹气:“对不起,连累了你。”

“没事,能和王子在一起,我感到很开心。虽然和想的不一样,是在这种情况下靠近…我可以靠着你肩膀吗?”她还是笑着,侧过头直面姬辛。

“若如此能缓解你的痛苦,我愿意。”姬辛被她的笑容感染,竟绽出一笑。

玄玉小心偏过头,靠着他的肩膀,笑道:“原来喜欢一个人就是这种感觉,心跳得好快。王子,我喜欢你!”

如此勇敢,勇敢说出心中所想。说不准自己也会被处决,玄玉心底倒是坚定一下,至少在死前让他知道,知道自己喜欢着他,虽然认识的时间只有短短几天。

姬辛显得有些吃惊:“事到如今,说这些安慰的话又有何用。你不必说喜欢这种话来安慰我。”

“我是说真的!我玄玉喜欢姬辛。”

他震惊,随即苦笑不停。

“我将你卷入了不幸,你居然喜欢我。哈哈,算是老天爷的眷顾吗?在我将死之前,听到这人世间最美的一句话。可你不该在此尚命,玄玉姑娘,你若喜欢我,就替我好好活下去。”

脸色微红,她笑着,丝毫不担心死亡:“常言‘生不同时,死愿同穴’,我希望能陪着王子赴死。”

姬辛没有应她,转过头喊过囚车旁的一个兵士,喝道:“叫你们城主来见我!他的条件我答应了!”

那兵士去报,王旭赶紧滚下轿子,前来不怀好意笑道:“王子终于想通了!”

“我有一个条件,放了这无辜的姑娘,我便答应你!”

“一言为定!放了这姑娘。”

玄玉被放出囚车,最后王子说了一句:“好好活下去!”

囚车行进,玄玉被兵士拦在不许她追去。

泪下,不甘心,可自己又无能为力!师父,大叔!对了找师父!

想罢,就在这人群中御剑飞上玄黄殿。

短短的路,是如此漫长,她一个劲加速飞去,好几次都差点从剑上掉下,终于飞到了玄黄殿。

玉秀峰,玄玉一脚踢开门。

“砰!”

沉重一声,门撞在墙上。

“师父!师父!”她冲往水月轩内。

推开门,左瞧右望,无人。

“师父,师父!”

玄星出来应道:“干什么!大呼小叫的。”

她一把拉住玄星,心急如焚,汗如雨下:“师父在哪!师父在哪!”

“你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可不像你。”玄星慢条斯理应道。

“师父在哪!”玄玉怒了,吼道。

“她在奉天殿求掌门去了。”玄星有些埋怨。

玄玉一把就要冲出去,却突然见到了小云子,不由分说就拦住他:“跟我走!”

现在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她只想着找人救出王子。

燕孤云却担心着哭哭啼啼刚睡下的昕儿姐,想着要挣脱玄玉:“玉儿姐,这要干啥,我没空。”

“我要你去救王子,凭我一个人根本没法救他!小云子我求求你,救救王子!”她哭了。

极少见到玄玉姐哭,他心底突然有种同情,那眼神分明是哀求。

他撇下手,挣脱玉儿姐,问道:“昕儿姐,说清楚点,王子怎么了?”

“城主要取他性命,苏府也被牵连了!”她咬牙,除了恨还是恨。

他关心的是“苏府”,关系到昕儿姐的爹娘,他也跟着心急:“苏府怎么了!”

“他们在苏府杀人放火!苏府已经毁了!”

“毁了!”在心底久久不息,燕孤云想到了自家燕云山庄。当年自家被毁,他才流浪了这么多年,一个人孤孤单单。虽然身边也有不少人围着。

不!我不会让昕儿姐尝到我这样的痛苦!

此刻,他在心底如此发誓。

招剑,施法,御剑:“我去找大叔,在台州城见!”

玄玉破涕为笑,御剑前往奉天殿。

奉天殿内。

掌门玄英喝道:“不可!我等修行之人不该插手人间之事。”

“掌门若不肯,我一人前去也行。王子此去凶多吉少,身为远亲我不能见死不救。”

“师妹!潜心修行不该被情感所困。清心寡欲方能得道,人间俗世休要多管。”

“我办不到!师兄能做到清心寡欲吗?当年争夺掌门之位,最大的赢家的事,最大的输家是释离玉师兄,当年你若清心寡欲,怎会让释师兄蒙冤。我意已决!即便我剑术不高也要为姬辛尽力!告辞!”

“师妹!”

拦不住,云璃坚决走出奉天殿,正好碰到玄玉。

两人便一起御剑往台州城下去。

后山禁地。

释离玉正练着剑术,祖师帝台正好现身。

帝台道:“山下有一股很强的魔气蠢蠢欲动。释离玉你可得好好准备,不出意外就这几天。那一日就要来临!为了他的仇,你要好生练习!”

“弟子知道。”话虽如此,释离玉对祖师见死不救一事依旧耿耿于怀。

帝台消失不见。

燕孤云御剑飞来,大老远就扯着嗓门吼着:“大叔!大叔!走!”

“看你慌张的,发生了何事?”

“王子被捕,师父要去救。我只能来找大叔你了!”

一听事关云璃,释离玉二话不说,唤出苍云便御剑飞了,丝毫不等燕孤云。

他也赶紧御剑追上:“等等我!”

台州城外,四人集结,话不多说一齐急冲冲往城内走去。

台州府,游行罢,犯人被关押到监牢。除了姬辛、苏泽伟和云素被带到了台州府内。

王旭命令将三人带到客房好生照顾。面上是这么说,实际就是软禁。

王旭之所以未处死王子,一是在城内人多眼杂,不便动手;二是想引蛇出洞,看看会有王子那一派的实力;三是玄黄殿上的人应该会出来,正好国师已到可报这一箭之仇。

前厅,国师蓬克已到,随行的还有莫名和玉玲珑。

王旭见到国师,立马行礼:“国师,你可来了!”

却又一眼瞧见两个陌生人,问道:“这两位是?”

“城主不必惊慌,这两人是我雇来的助手,他们两都身手不凡。”

王旭见其中一个是个纤弱的女子,有些不信,笑道:“这等弱女子想必也帮不了什么…”

话未说完,突然,玉玲珑一闪,匕首握在掌心。就这么瞬间,她已经站到了他身后,刃泛着寒光,架在他脖子上。

玉玲珑板着脸冷冷说道:“开口之前还是注意点!”

王旭吓得不敢动弹,脖子觉得一阵寒意,这女子不是普通人!

“玲珑,被吓坏了城主大人。我们可还需要城主大人的帮忙。”莫名如此说道。

玉玲珑这才收了匕首,走回原处,冷冷道:“玉玲珑才对,玲珑不是你能叫的。下次再这么喊,小心你的舌头。”

国师只觉头皮发麻,这女子居然如此托大,怎敢如此对殿下!

莫名却笑道:“下次我会注意点。”

街上响动,传入莫名耳中,他笑道:“来了!”

台州城内,西城门突然涌入大批将士,戎装严整,却是渝州城的将士。那日死里逃生的兵士跑到了渝州城求救,这才带回了救兵,前来搭救王子。

整个街上,见到军队出动,行人纷纷退避,一个个回到家中,大门紧闭,生怕卷入这场是非当中。

带盾,举戈,军容严整。

为首是将军项熙,骑着马喝道:“众将士听令,今日我等是为救王子而来,王子若未救得不许后退!违者,斩!”

渝州兵马前进,直往台州府赶去。

台州府前,释离玉、云璃、玄玉和燕孤云已经站定,纷纷执剑在手。

府外,台州城兵士集结,全副武装备阵待敌。

四人对峙八百。

玄玉有些怕,毕竟四个人对八百,怎么说都胜算不大!虽然心里很想救王子,可是这仗绝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分出胜负的。越想越急,她心里一阵乱麻。

那边为首的将军吴征喝道:“来者何人!”

释离玉没有应他,冲着燕孤云道:“要上了!别杀人!”

“嗯!冲!”燕孤云喝道。

两人同时冲上前,仗着手中剑。

吴征发令:“冲!保护台州府!”

八百将士得令,冲锋!

长戈横,二十对一,一齐刺出。

释离玉轻轻一跃跃向半空,“居高!临下!”

灵力汇聚,剑气潇潇,在半空冲着长戈划了几道,落地之时,那些长戈齐刷刷断了。

燕孤云俯身,以剑格主围成圆的长戈,翻身,齐刷刷砍去,一个接一个被砍断。

一波未平,一波再上,长戈袭来。

两人被埋没在其中。

“太乱来了!”云璃担心道。

忽而身后一队人马袭来。

玄玉尖叫:“不好!我们被夹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