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霸王与姬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116字
  • 2015-01-11 15:43:21

火把在雨中晃动,举火的人指向这边。

被发现了!姬辛却没有逃离此地,反而在黑暗中缓缓拔出佩剑。剑身映着火光,闪烁。

出剑,在黑夜中似恶狼那般,双眼映着血色,那是怒火中烧。

姬辛一剑刺向毫无准备的举着火把的兵士,一剑贯胸,应声倒地。

火把跌落在水中,熄灭,周围暗了一分。

雨依旧,湿了他的衣裳,分不清是泪还是雨,在眉间滑落脸庞。只剩那双眼神一直没变,恶狠狠瞪着前方。

王旭冷冷一笑:“我说王子大人,你安心逃了还对得起荆朋为你战死,没想到你却自投罗网,我该说您傻呢?还是夸您有情有意?哼哼,既然如此,就由我亲自送您上路!”

王旭取出佩剑,执剑在手,指着姬辛。

姬辛仗剑骂道:“背信弃义之徒!我要替荆朋将军报仇!”

“哈哈哈!凭你一个文弱公子哥?哼!”剑过,势如长虹。

一剑冲着姬辛劈来。

姬辛咬牙双手握着剑柄,以剑身格住这沉重一剑。剑刃相争,火光撕裂这黑夜,在无尽昏暗中绽放盛怒。

王旭发劲,往前推进。

姬辛顿觉力不从心,被逼着往后退,连退了三步。鞋踩在水洼中溅起水珠四散。

“呀!”王旭突然一脚踢来。

姬辛本是公子哥极少练剑,这佩剑更多的只是身份的象征,哪里有什么武功。更不可能想着提防王旭。

就这么,一脚踢在他胸膛,脚下一滑,身子往后一仰,就这么倒在泥泞的地上。

喘着粗气,他不甘心。雨水袭来,一点点溅落在眼中。背已经被身下的水洼浸湿,凉意,手中坚定握着剑。决不能在此倒下!

身子往前一绷,坐起,仗剑,虽喘着气,还是缓缓站起身来。取剑,立剑对着王旭。虽处下风,却丝毫不改王子的威严。

王旭笑道:“王子若是就这么倒下,我还可以让您死得痛快点。既然您要打下去,我就陪您慢慢玩玩。接下来是哪里,右手还是右脚?”

冷冷一笑,伴随着一剑刺过。

“啊!”血飞溅,喷在剑身,点点血红,如此触目惊心。

他右手被王旭一剑刺穿,负痛,手一伸开,剑落地,重重躺在泥泞中。

王旭抽剑,伴着不可一世的笑:“王子,平日里高高在上,对我们这些下人不闻不问,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我的厉害!哼哼,我仁慈一点,只要你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我还可以考虑放过你一马。王子,我这条件如何?”

左手握着右臂痛处,捂着血,热血温暖,却又被雨水的冰冷浇灌。

“呸!”一口唾沫朝他脸上吐去,“狗东西!要杀要剐趁早,别废话!士可杀不可辱!”

王旭歪过脖子,抹去脸上的唾沫,脸上抽搐,明显是生气了。踩着水,一巴掌拍来,直接将孱弱无力的姬辛拍倒在地。一只脚,就这么趾高气昂踩在他脸上,踩在这个曾经一直骑在自己头上王子身上。

“想死?没那么容易!有一种刑罚叫凌迟,又叫千刀万剐!拿刀来!”

“城主,弟兄们只有大刀,可行?”

“拿来!”王旭喝道。

刀锋冷,锐不可挡,就这么横在姬辛脖子上。

“从哪开始?头还是脚?”王旭提刀在头和脚之间选择。

突然,一声惨叫。

王旭警觉,往后一看,黑夜中看不真实,却是个少年,提着一柄断剑。

王旭暂时放过王子,转身握着手中剑,喝道:“什么人?”

那少年不好意思笑道:“对不起,我只是刚好路过。您们继续,不用管我。”

说完,少年转身欲走。

“站住!”王旭提着剑大摇大摆走到他跟前,“既然被看见了,留不得你。”

寒芒闪过,王旭出剑。

“什么!居然这么快!”出乎意料,王旭的剑还未出鞘,就见到那柄断剑架在了自己脖子上。

这速度!王旭大惊。

兵士亦惊讶:“城主!”

一齐横过长戈,众兵士将他和城主围住。王子姬辛也被卷入当中,三人被长戈所指,围在中央。

借着火光,王旭额头冒着冷汗,看着眼前的少年,身着一身玄黄道袍,玄黄殿上的人!怪不得能有如此剑术!

虽是千钧一发,王旭倒也镇定自若,笑道:“这位小兄弟,既然是路过,可否请你离去。”

少年收剑入鞘,笑道:“多谢!”

说完转身便走。

王旭冷冷一笑,从怀中掏出三根毒针,顺手飞出去,直中天真的少年。

那人毫发无伤,笑道:“暗箭伤人可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师父教导我路遇不平要拔刀相助!”

再度出鞘,伴着喝道:“高山流水剑!断水!”

举剑劈下,一击便将王旭打翻在地。

倒在水泊中,王旭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敢坏我好事!”

“我叫燕孤云!大叔可要记好!”

燕孤云?姬辛记起来,是当初在玄黄殿上所见得少年,这下可有救了!刚才还想拼死一战,这下看到希望立马就喝道:“燕孤云,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循声看去,却是一人摇摇晃晃挣扎着起来,身上满是血污,却是个俊俏的人儿。

“你是?”燕孤云并未认出眼前的就是当年的王子。

“我是姬辛!”

“王子!”燕孤云小心跟过去。

众士兵不敢动手,见他离开城主身边,这才一拥而上扶起城主。

燕孤云扶住王子,不小心碰到了负伤的右臂。

姬辛一疼,“啧”了一声。

本想问问发生了何事,可见这阵仗便已知道这儿发生了一场恶战。眼下得赶紧保住王子冲出重围。

想罢,施法御剑,扶起王子,就这么在众人视线内,扬长而去。

王旭愤恨,喝道:“放箭!赶紧放箭!”

箭矢齐发,一时密集如雨…

城内,下雨了。

三个女子举着袖子遮着头,在雨中奔跑。

玄玉笑道:“快点!雨越来越大了!”

三人跑向苏府。

苏府内,苏国舅已经回府,和夫人相对坐着,处在前厅。

“昕儿回来了。”云素低声道。

“哼,她还知道回来!”喝着茶也消不了怒气。

正说话间,一声“爹!”传来。

“哼。”

父女两刚见面还是一如既往,都不想说话。苏昕凑到娘身边,笑道:“娘,外面下雨了。我让两位姐姐留在家中过夜,行么?”

云素握着女儿的手,和蔼笑道:“当然没问题。”

玄玉和玄星见着场景着实有些尴尬,苏昕也看出来了,赶紧带着两人离了前厅。

重重拍桌,苏国舅忍不住怒:“真是越来越放肆!”

“你何时考虑过女儿的感受!”云素微微一喝,转身离去…

雨夜,淅淅沥沥。

玄黄殿,玉秀峰。

“师父!师父!”燕孤云扶着王子一把推开门叫着。

“为师如何教你的,什么事慌慌张张如此大呼小叫!”

“师父,快救救王子!”

人还未见到,话便响起。

云璃心底一惊,感激走出室外,远远见到徒儿扶着一陌生男子。立马迎了上去。

“这是谁?”

“姬辛王子!”

不敢想象,赶紧扶进王子,忙活起来。

燕孤云刚扶王子躺到床上,忽而身子一软,瘫坐在地。大汗淋漓,背上有些刺痛袭来。

偏过头往背后一看,一只箭插在背上。没想到居然被射中,太不小心了。

师父正忙着处理王子的伤,无暇顾及他。

他只好静静坐在地上,忍受着痛苦…

次日,天明。

燕孤云惊醒,背上被缠着纱布还有些不习惯。

起床着装完毕,水月轩师父那边走去。心中还想着昨日王子的事,有些放心不下。

等走到师父那,门大大开着。走进屋,便看到了王子握着昕儿姐的手。

他一愣,心底突然涌过一丝不快。看见昕儿姐和别的男人说话,他不爽,虽然知道那王子和她只是亲密的表兄妹,可谁知道他会不会喜欢上昕儿姐。

突然想到了当年,自己在凉亭劝昕儿姐去做王子的王妃。如今,又见王子,他心中却后悔当初说这种傻话。

怎么能将昕儿姐拱手让人?昨晚太过凶险,决不能让昕儿姐和王子走到一块!决不能让她遭受这种险恶。

杵在门口,却看到王子在昕儿姐耳边说了几句,说罢,昕儿姐居然哭了。

清楚看到她哭了,他心底突然涌过一个想法,想冲上去打王子一顿。好在理智尚在,他忍住了,却不好意思走进去。干脆躲到门外,靠着门,苦笑。

苏昕就这么照顾着表哥,一直尽心尽力,不离身边。虽然表哥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又过了一日。

一早,突然掌门召集诸位长老。

云璃自然也在列,交代一番后,御剑便赶去。

奉天殿内,云璃珊珊来迟。

掌门玄英坐在掌门位上,神情自若,笑道:“今日召集诸位,乃是有一件大事发生了。”

听掌门这么一说也不知道是什么事,云璃可不管那么多,一心放在释离玉师兄身上。看着他一脸严肃,多了几分冷漠,她有些担心。

玄英道:“昨夜,台州城外,王子姬辛护卫队遇袭,王子下落不明。台州城城主王旭一早就冲玄黄殿要人。云璃师妹,可否解释一下。”

云璃看释离玉看得出神,一时没有应掌门。

释离玉冲她一笑,她这才回过神。

“云璃师妹,王子可在玉秀峰?”

“正在修养,怎么了?”

“城主的使者就在外面,要在今日接王子下山。”

“王子的伤还得修养数日,不宜移动。”云璃应道。

“无论如何,都得在今天将王子送走!”玄英坚决道。

释离玉不解:“既然王子不宜移动,何不等几日?这么急作甚?”

“莫非昨晚的事有些蹊跷?”金志诚笑道,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霍烈笑道:“王子的护卫队都敢动,看来天下不太平了。”

“无论如何,师妹还是将那使者带去玉秀峰,让王子答复也行。”

“若无它事,告辞。”言语冷冷,板着脸,一如当年。云璃出了奉天殿。

释离玉也跟着出去。

正好撞上使者,使者拦住云璃,问道:“这位可是人称‘医圣’的云璃长老?”

云璃棱眼瞧了一眼,漠不关心道:“有话就说。”

“王子可在您那儿?城主担心王子安危,希望将王子接回去好好保护!还请长老不要阻拦。”

“王子不宜移动,我不会让病人未好就离开,有违医道。你回去告诉城主,再等几日。”

说完就转身离开,也不看那使者一眼。

见这人如此不把自己看在眼里,使者暗自恼怒,居然如此看待本使者!一定要上报城主就说这些人藐视法令,不把城主放在眼里!哼,到时候可有好戏!

又过了三日,王子的伤势好转可以晃动右臂。

那使者又上山,却是直接找到了玉秀峰,没有去上报掌门。

玉秀峰,使者见着了王子,笑道:“王子别来无恙。什么时候可下山?城主已经恭候多时,还请王子赏脸!”

姬辛一笑:“他是想要我的命,等得不耐烦了!你回去告诉他,我姬辛一定会替荆朋将军报仇!让他好好等着!”

云璃听了这话不免心中泛起嘀咕,到底发生了什么?

使者冷冷一笑:“躲得了一时可躲不了一世,国师也已经往台州城来了!王子若是不想事情闹大,还请早日下山为好。”

“滚!”姬辛怒骂。

使者听话的离开,却带着奸诈一笑。

苏昕劝慰道:“表哥休要跟他一般见识。”

王子还是愤愤不平,心中苦闷。

见昕儿姐一心跟着王子,燕孤云心中更苦,献起殷勤也没能博得昕儿姐一笑,反倒是碍事般的存在。表兄妹之间,根本容不下他。这几日惹得他心底十分不爽,连剑术也不练了,就这么呆呆坐在凉亭内,无精打采。

玄玉凑到他身边笑道:“咋啦!看到昕儿和王子在一起,吃醋了?”

“切,我才不会吃醋。不就是表哥嘛,有什么紧张的!”却似说给自己听,明明说好的不紧张,实际上却紧张得要命。生怕昕儿姐随了王子,舍了自己。

忍不住又往那边看了一眼,还是两兄妹的交谈,从不曾往这边看来。多少有些失落。

玄玉则发傻的看着王子,自从昨日一见改观的王子,她就一直想着王子的脸,每时每刻都想了一遍,根本停不下来。

苏昕陪着表哥在院里散步,姬辛笑道:“没想到还能活着再见你一面。”

她感到一丝惶恐,似乎猜到了什么,问道:“表哥,那晚的事真想是什么?是谁袭击了护卫队?”

他摇头,这些烦心事不能让表妹来操心,这件事不应卷入无辜者。他想着必须尽快离开玄黄殿,若是国师到了说不定会弄出什么丧心病狂事。

戚夫人的手段他自然有所听闻,想到当年被迫装疯卖傻,心底仍泛过一丝惧怕。

“表哥!”

苏昕的喊声打断了他的沉思,他一笑:“没事,你不必担心。好好在玄黄殿上快快乐乐过活,表哥要走了!”

“那天是台州城城主派人埋伏你的,对吧!”

他没有支声,静静站着。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表哥!你下山会有危险!”苏昕哭了。

“我若不下山,会让你们也陷入危险!”

她放声大哭,不懂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为何表哥会被城主埋伏。这就是官场?那爹会不会有危险!

“王子,你想好了?”却是云璃站在门口,远远问他。

“我决定了,今日离开。”言语决绝,没有一丝犹豫。

燕孤云见昕儿姐哭了,赶紧凑到她身边:“昕儿姐,你怎么哭了?”

本是想安慰一番,却被苏昕一把推开。

好生心痛,昕儿姐这样对自己,为何?是王子!是可恶的姬辛。

他握拳,一步步走到姬辛跟前,举着拳头,问道:“都是你害的!害昕儿姐哭了!快向她认错!”

王子一笑:“你很在乎表妹,看来你喜欢她。”

他一把揪住王子的衣领,喝道:“认错!”

王子依旧只是一笑:“好好让她快乐,她的寿命已经不到两年。好好珍惜她!”

“说什么骗人的鬼话!昕儿姐好好的哪来短寿!她哭了!是你害的!认错!”

他发疯了一般,就指着认错不放,一直这样叫喊着。

忽而,一拳打在王子脸上。

众人惊愕,云璃吓得不清,喝道:“孽徒!你这是作何!”

苏昕泪眼朦胧,拉过他,“啪!”一巴掌拍在他脸上。

“心底好些了么?”他轻声问道,脸上印着五个清晰的指印。

王子笑道:“燕孤云,我将表妹托付于你,好生待她。若是以后她受了半分委屈,我化为厉鬼也不会饶你!”

言罢,王子转身迈步往院外走去,要离开山头。门外玄玉早已御剑等候多时。

看着表哥离去,苏昕要追出去,却被燕孤云粗鲁的拦住。

“你放开我!”粉拳无力捶打在燕孤云小小的胸膛上,“表哥会有危险,你放开我!”

“你还不懂么!他不想让我们卷入这争斗!你清醒点!昕儿姐!”他按着她双肩。

她抬头,泪眼相看,一把扑在他怀里,痛哭。

他亦痛在心底,张开双臂将她紧紧搂住,耐心听她发泄苦痛。

“昕儿,好好保重!”乘着剑,随风飘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