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梦里年华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13字
  • 2015-01-04 17:53:38

忍不住的哭泣,任伤心泪流淌。

云璃看在眼里,知道不可能再劝住。她轻轻拍着昕儿的肩膀,轻声温柔说道:“既然是你的选择,姨娘也不用再说什么。只是这份痛苦…你得独自承受了,昕儿。”

“我知道。”她轻咬红唇,面上写着“坚决”二字。

起身,云璃离开,带上门。

艳阳虽暖,却照不进昕儿心里。上苍,你又何苦如此折磨他们!

伴着一声轻叹,生怕被屋内的苏昕听到。放缓脚步,离去…

就这么过了七天,虽是时常见面,苏昕和燕孤云却是一言不发,形同陌路。

这日又是吃饭时候,大伙全都聚在桌前。

玄月端过自己烧的菜,轻轻放在桌上,笑道:“昕儿和小云子,你们两个好歹也帮我一把!”

燕孤云端着饭碗,小心咕哝道:“这点小事,喊二姐和三姐不就得了嘛!非要扯我…”

玄玉冷冷一笑,喝道:“你说什么?”

他赶紧放下碗筷,笑嘻嘻:“我什么都没说啊!”

说完立马起身帮大姐端菜去。

苏昕却坐着不动…

玄星问道:“昕儿妹子,你也帮大姐一手呗。”

“我…我帮不上忙…”有些退却。

她哪知玄月铁了心要她帮忙。玄星和玄玉一个劲嚷嚷让她去端菜,实则是让她和小云子接触。

这几天众人看在眼里,除了云璃知道原因,这三个姐妹根本不知为何会这样,还以为是小云子欺负了昕儿。故而定下计策非要苏昕和燕孤云开口。

玄月故意让苏昕端热汤。热气腾腾,苏昕一把去端,手指却被这高热给烫着。

按玄月所想,这个时候苏昕该大叫出来了。可惜苏昕的反应却不是她想的那样。

她咬着牙,再伸手去捧。

燕孤云却抢先端起热汤,眯着眼笑道:“这点小事我来就行了,昕儿姐就好好坐着吧。”

苏昕却推开他,差点让汤滚地,虽然燕孤云牢牢抓住了汤盆,可苏昕这一推,溅起浓汤滚滚,全都沾到了他身上。

众人惊愕,没想到昕儿会如此反应。

燕孤云端过汤,小心放在桌上,笑道:“我得换件衣服了。”

自个儿无趣的离开,远离厨房。

见小云子远去,玄玉这才问道:“昕儿,怎么了?小云子欺负你了?”

“没有。”想到刚才自己的举动,突然觉得有些后悔,默默低头。

玄玉要再问,却被师父喝住。

云璃喝道:“玄玉,为师可教过你吃饭的时候说话?”

“知道啦!师父!”玄玉这才刨着饭菜,一点都不斯文。

无趣的小插曲,还是拯救不了这岌岌可危的感情…

一连半个月过去。

燕孤云每日坐在庭院中,静坐不动,默默练习着爹留下的古卷中记载的功法,修为大增。

这天,一人突然前来拜访,却是大师兄玄清。

玄玉开门,见到是大师兄,笑嘻嘻道:“怎么大姐夫来了?”

玄清一听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笑问:“月儿可在?”

玄玉故意压低嗓门,说道:“我师父可在呢。”

“那正好!我有事要找云璃师叔。”

玄清推门进来,也不管玄玉拦着。

玄月走了出来,却见到是玄清。心下一惊,生怕被师父看见。

她压低脚步,走过来埋怨道:“赶紧回去!要是被师父发现可就惨了!”

玄清却一笑:“不怕。正好要找师叔!”

“咦?掌门师伯命你来的?”玄月反问道。

“跟我去了就知道,走。”玄清却大摇大摆拉着玄月的手。

玄月顿时脸色绯红,想挣脱却敌不过那粗糙的大手,只得心甘情愿从了。

玄星在庭院内拿着扫帚打扫庭院,远远就看见大师兄拉着大姐的手。虽说是在玉秀峰,人不多,但好歹也算是大庭广众,怎么能如此明目张胆呢?

玄星气不过,想到那个可恶的玄礼,这么久了都不来看看自己,顿时不爽道:“大师兄!大庭广众之下怎能如此非礼!”

“我…我哪有非礼了!”

这弄得玄清有些尴尬,正要放手。

玄月却笑着紧紧握住他的手,不愿放开。

回身一笑,四目相对。

玄清冲着玄星笑道:“非礼了又如何?”

玄星立马扯着嗓门,吼道:“师父,大师兄又来了!”

云璃在水月轩内,静静应了一声:“为师知道了,别嚷嚷。”

没想到师父居然这般平静,若是平日里肯定又要把大师兄骂得狗血淋头。今天可真是奇怪了,玄玉和玄星都觉得无法理解。

玄清倒是一如平日冷静,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片刻后,云璃开门:“进来吧。”

玄清携着玄月走了进来,依旧手拉手。

屋内,苏昕站在云璃身旁。

“师叔,您看这日子行么?”玄清有礼问道。

“常言‘择日不如撞日’,随你们自己决定。”

“多谢师叔成全!”玄清大喜。

玄月亦开心笑着。

苏昕不知发生何事,默默立着,却又不开口问。

“先别高兴。”云璃板着脸回到了当年那个冷冰冰的她,“还有些事没做。”

“还差什么?”玄清有些焦躁。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玄月父母早早离世,父母之命且不说。依媒妁之言,好歹还是找个媒人。”

玄月却笑道:“早就找好了,找释离玉大叔。您看怎么样?”

云璃哑口无言,心底有些不平静,过了片刻才笑道:“鬼丫头。”

“这么说,师父是同意了。”玄月却搂着云璃,居然撒娇起来。

苏昕从未见过大姐撒娇,又听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顿时明白过来,恭喜道:“恭喜大姐,终于修成正果了!”

玄月却拍着她肩膀,笑道:“那你什么时候能功德圆满?要不就明天,和大姐一道…”

苏昕笑容瞬间撤去,换做愁眉苦脸:“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些事。”

也不管众人的脸色,她独自离了屋子。

原本充满欢乐的氛围,霎时就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

云璃看着昕儿离开,露出一丝担忧。

玄月说道:“昕儿,还是被命运给牢牢套住了…师父,您有时间多劝劝她…”

“为师又何尝不愿!可为师也是无能为力…”当年的承诺,终究没能找到治愈昕儿的方法,这点遗憾一直让云璃内疚。

玄清见这气氛有些怪怪的,出来搅开氛围,笑道:“先别管她了,还是想想明天我们的大事吧!”

玄月却冲着他使起脸色。

玄清暗叫不好,傻笑着,摸着脑袋:“呵呵,我说错了什么?”

“没有!”玄月一拳便打在了他脸上…

“要淑女!淑女!”

“你再说一遍!”

……

屋内欢乐,屋外痛苦。

燕孤云还在修习功法,慢慢体会这灵力汇聚的美妙感觉。

苏昕失落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凉亭内,坐下。

抬头,却又看见那个惹人厌的家伙。

低头,却又想抬头去看。

索性背对那家伙,来个不见为净。

燕孤云突然吐血。

修习功法须得静心,岂能容杂念掺杂。原本修习得好好的,突然听到了脚步声,这脚步声他早已听出是苏昕。

心底闪过一丝杂念,坏了这关键环节。这才气急攻心导致吐血。

苏昕丝毫不知情,背对他,感到一阵烦躁,心底生出莫名的气。

燕孤云脸色煞白,双手撑在地上,直冒冷汗。眼见血从嘴角滴落,一滴滴溅到地上。

突然脑海中回想起当日夷坚老伯赠自己功法那段,那些不知名的金字,重新排列,他默默念道:“若后世有缘者,得见孤言。孤愿以神力奉承,助你创新格局。若得此,孤虽死无憾。”

最后,脑海中见到那副卷轴轻轻合上,冒出“宏愿”二字。

“宏愿?”

眼前一闪,脑海中见到一个男子和一个老头,却看不清面容。

随后,视线渐渐变黑,闭目,昏过去了。

听得一声沉重的砸地声,苏昕还以为是他逗自己,想骗自己转过头。心想:“我才不会上当!”

过了片刻,苏昕有些忍不住想转身看看,却又觉得丢脸。怎么能输给他,我才不会上当。

就这么挣扎了一刻钟。

却听到玄玉惊叫着:“小云子,你怎么了!”

心底突然泛过一丝不详,没有犹豫,即刻转身,她吓得捂住自己的嘴。

地上,一摊血。

傻木头闭着眼,脸色煞白。

“小云子,别吓三姐!”

玄玉扶住燕孤云,冲着苏昕叫道:“还傻愣这干嘛!昕儿,还不快来帮帮忙!你是怎么搞的!明明就在这儿还让这家伙受伤?”

苏昕没有应她,默认了这一声责骂。

她跟着玄玉一起将燕孤云扶到了水月轩内,好在姨娘未出门…

玄黄殿,后山禁地,伏魔塔。

伏魔塔,七层宝塔,不知何年所建,也不知功用为何。四条铁链将宝塔顶困住,定在地上。

一道金光泛过,一人身披火云金甲,手执火云金枪,显得威风凛凛。

他的动作却并不威风,反倒是可怜。这人抱着头,看起来是头疼了。

自言自语道:“这几日为何总觉头疼,有些过往记忆想重现?却又什么都看不清,到底是为何?”

片刻后,头疼才止住。

他立在塔前,看着那块碑,碑文写着:“越界者死!”

“我在想什么?这是我的使命!”似喃喃自语,却又像再与人争论,弄不懂他到底在说什么…

水月轩内,燕孤云静静躺着,不省人事。

苏昕坐在床沿,紧紧盯着他,一刻都不愿从他身上移开视线。

玄玉埋怨道:“昕儿,你这些天在想什么?小云子负伤吐血,你居然都不知道!”

“我…”苏昕不知如何辩解,开口就没了下文。

云璃喝止玄玉,喝道:“就你话多,赶紧备药去!”

玄玉愤恨离开,忍不住沉着脸。

云璃笑道:“玄玉的性子就是如此,昕儿,你别太在意。”

苏昕自然知道玄玉姐的性子,又哪会在意。反倒是被骂醒了,低沉道:“我在干什么?傻木头就在我眼前倒下,却居然不知道。”

“昕儿,别太自责。孤云只是一时急火攻心,并无大碍。姨娘还要忙着玄月的婚事,照顾他的重任就交给你了。”云璃一笑。

“嗯。”她点头。

云璃满意离去,心中笑道:“傻小子这一晕,倒是时候。”

屋内,苏昕眉峰微皱,眼角不觉泪湿:“我不该任性!傻木头,求你早点醒过来!别不理我…”

燕孤云依旧躺着睁不开眼,也听不到她发自肺腑的真言。

又入了梦境,此番却大不相同。再见不到凉亭池水,见不到抚琴仙女。

这里是?

抬头所见风和日丽,满眼都是望不尽的连绵山峰,层峦叠嶂。

正仰望着天边有些出神,突然身边走出一个女子。

这女子身着火红的抹胸长裙,绣着一朵含苞待放的梅花。腰间配着两柄匕首,一肩长发没有任何装饰,就这么自由散在两肩。

女子从背后伸手搂着他,温柔道:“陆郎,怎么了?”

他低头,握着她嫩滑纤手,笑道:“没什么事,只是有些感慨。”

“感慨什么?”她有些好奇。

“玉姬,有些事你就别问了。”

“陆郎,你有事瞒着我?你说过任何事都会和我说…”

“我知道…天帝驾崩了。”

“陆郎的爹…去世了…都怪我,害得你再回不了神界。”玉姬放开手,并肩站在他身边。

“没事,爹能理解我,一定能…”掩不住,泪滑落。

“陆郎,你愿意跟我回魔界?”玉姬突然问道。

风吹过,泪滑落,两鬓发,随风错。

“对不起,我不能陪你回魔界。即便我背叛了神界,可我终究是神,魔界容不下我。”他坚决应道。

“我明白。是我多嘴了。”

“玉姬,你逃出魔界可曾后悔?如果你没跟着我,现在应该成魔界的公主了。”

她温柔一笑,贴脸靠在他肩上。

轻声笑道:“若不是你,我只能孤单一世,管它成为什么,都抵不过和你在一起。”

他一笑,伸手搂过她。

两人就这么相依相偎,静静立在屋前。

突然一个小女孩前来传话,嗲声嗲气道:“陆吾大哥哥,有人叫我把这个给你。”

“小馨儿,是谁叫你来的?”

这女孩正是月馨儿,她天真比划着高度,笑着:“是个很高的瘦瘦的大哥哥。”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小馨儿要好好听话哟。”陆吾摸着她的头笑道。

“嗯!”月馨儿一双有神的大眼睛一笑,又蹦又跳离去。

展开字条,看罢,他眼角一棱,神色大变。

玉姬看到夫君脸色大变,心知有事,问道:“是谁?”

“我的老朋友,夷坚!我得去一趟,玉姬好好呆在家里。万一我回不来…”

话未说完,纤纤玉指便封住他的嘴,玉姬笑着:“放心,我相信你一定能回来。”

陆吾搂过她,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久久。

分开。

陆吾转身离去。

玉姬站在屋前,呆呆望着夫君离去的那个方向,守望。

一路所见,青草葱葱,花海飘香。

燕孤云不知道这是哪,也不知道这副身体要去往何处。

再一次听到玉姬,再一次被人喊作陆吾。

“这幅身体,真的是我?”他不禁如此问着自己。

夷坚老头,没想到他早就认识我。不对,这不是我,这是陆吾。而我是燕孤云!我怎么会有他的记忆?

他想不明白,也不知道答案。

冲着不知名的前方望去,一片密林。

走进密林,阳光照不进这幽暗之地。参天大树,葱葱郁郁,大有遮天蔽日之感。

虫鸣鸟动,生机勃勃。

他踩着落叶,伴着沙沙声响,独自行在密林中。

忽然听得声响,他停下。施法,身子一道金光包裹,化出火云金甲,手执火云金枪,腰间配着一柄剑。

“嗖嗖”

两道光芒袭来。

他淡淡一笑:“这种把戏就别玩了,夷坚。”

无人应他。

光芒从他耳边刮过,斩下他几缕长发。

寂寂无声,突然,鸟群惊起。

伴随着叫声,更多的光芒奔来,化出剑的模样,直取他。

他站立不动,金枪插在地上。

剑影袭来,眼见离他只有三尺。

利刃出鞘,拔剑,光芒闪过。

“砰砰!”剑影尽碎…

收剑入鞘,燕孤云分明看见剑身上刻着一个“泣”字,与大叔手上的泣剑如此相似。

鼓掌声起,一人走了出来。身着银盔银甲,拘束如此庄严。

“夷坚,终于肯现身了。”陆吾笑道。

“多年未见,你居然是躲在这里。”夷坚沉下脸。

夷坚老伯,真是没想到年轻的时候还这么帅气,老来了却是邋里邋遢,真是晚节不保…燕孤云心里如此笑着。

“天地虽大,却无容身之所。我若不在此处,又该在哪?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似有感叹,陆吾低头收了笑容。

“天帝驾崩,你哥哥乙昊继承帝位。趁现在回去真心认错,更天帝念在兄弟情分上一定会宽待你。”

“夷坚,我已经不打算再回神界,你还是死心吧。若没有其他事,我先回去了。”

转身便走。

突然一枪逼着他后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