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善恶因果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55字
  • 2014-12-31 19:13:42

渝州城的雾气渐渐变淡,却依旧没有散去。

白色笼罩着一切与遮蔽天空的黑暗形成强烈的反差。

冤魂高渐鸿虽然没有剑,手却一直是持剑的姿势,一如他生前那般。

众士兵见了纷纷要上前消灭这个不一样的冤魂。几个斗志高昂的士兵挺着长戈刺去,却听得“嗖嗖”两声响。

手中长戈应声断为两截,士兵们大惊不由往后一退。

高渐鸿也没有意识只是一丝冤魂罢了,静静站在街中心,手中化出一柄灵力之剑却是兵主之剑的模样,只可惜不是青铜,而是灵力化成的气剑。

士兵退却。身后的游乾坤、赵敖和后羽却要挺身而出。

却见城主岳北风横剑将众人拦住,淡淡道:“这是我和高渐鸿的恩怨,诸位不必插手。且请帮助那些需要帮忙的兵士。”

游乾坤道:“在下明白了,城主保重。”

一行人离去。

岳北风缓缓拔出剑,剑身射过一丝锐利寒光,虽在是在黑暗下,却掩不住剑身的锋芒。

执剑在手,岳北风冷冷道:“当年是我一时鬼迷心窍,害了高祭司一族。今日我且赔罪,请高祭司好好安息吧!”

出剑,剑若长虹。眨眼间已刺去。

高渐鸿缓缓出剑,轻轻一横,气剑竟然将这一击挡下。

岳北风抬腿一脚踢去。

高渐鸿应声出手,挡住踢腿,反而还他了一腿。

横过剑,剑身挡下冤魂一击。

岳北风知道他的实力不在自己之下,出剑保守并不急于求成。

高渐鸿没有举动,静静立着剑。

风声掠过,忽而一道光芒落下。夷坚现身,静静站在岳北风身后。

“前辈?此地危险还请您去避难,接下来的事交给我就好了。”岳北风替他担心道。

谁知夷坚却笑道:“今日为人却与当日不同,只可惜前因后果皆由你起。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岳城主,渝州危机就看您了。”

岳北风心中一怔:“我听不懂前辈是何意。”

“不必瞒我,我乃神算子,你的过往一算便知。这渝州城内的冤魂并非燕云山庄冤死之人。看他们的打扮却是苗民,老夫知道昔年轩辕国与女子国交战,身处其间的苗寨难逃此劫。但是,城主万不该只因贪求一剑却屠杀他们一族。此番城主罪孽深重,故而冤魂久久不散。若要解此间危机,唯有一死…全城安危,尽在城主一念之间。还望城主好好斟酌。”

岳北风扬剑,不甘心,问道:“昔年是我贪求荣华,为了兵主之剑屠杀了高渐鸿一族。但今日我已洗心革面,难道就不能重新来过,非要落得如此结果?”

高渐鸿没有行动,手中气剑散发阵阵黑气。

“城主,过去之事抹灭不了。作下当日之因,必有今日之果。天道循环,又岂因今日之善而掩饰过去之恶。洗心革面却为时晚矣,不死不足散去他们一族的怨念。还请你三思!”夷坚冷冷道。

岳北风提剑一叹:“上天既有好生之德,为何不能眷顾于我!我岳北风当年是有错,可后来的一切还不能弥补么!若早知不能,为善为何!倒不如一直恶下去!”

“若是一直恶下去,城主此间早已下了地狱,何来这一番感慨。认命吧!这就是你的结局!岳北风。”夷坚喝道。

岳北风不甘心:“为何要执意逼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夷坚冷冷道:“凡人称我为命运之神,我却并不喜欢这称呼。”

“这…您居然是神!为何不能眷顾于我,为我改写命运!”岳北风提剑指着夷坚喝道。

“‘命运’二字说得容易,却是凡人将一切责任归结为神明的借口!可知命运由人并非由天,是你自己种下今日之果,怨不得别人。岳北风认命吧!”夷坚冷冷喝道。

岳北风提剑,眼神冷冷:“既然如此,休怪我做困兽之斗!”

一剑,用出平生所学,使尽最后的力道冲着夷坚刺去。

忽而夷坚施法,高渐鸿恢复意识。提剑一闪,闪到夷坚跟前,一剑挡下岳北风,复一剑平挥。

岳北风始料未及,虽赶紧往后一推,却还是被气剑伤到,身上被切出一条血痕,鲜血渗出。

高渐鸿愤怒喝道:“岳北风!”

“你居然…开口…”岳北风提剑捂着伤口。

“旧时之事,虽非你杀我。但同族之仇却是你所为!纳命来吧!”

出剑,一闪消失不见。

岳北风大惊,警觉四下一扫,无人。

忽而只觉后背发凉,一剑贯胸。

抽出,气剑消失。高渐鸿静静立着:“岳北风,地狱等着你!”

岳北风无力半跪:“为何会这样…后半辈子的善就不能改写当初的恶吗?”

夷坚冷冷道:“放心,我会告诉世人你是为渝州城百姓而死。本来你的女儿将在今日丧命,但因为你的牺牲,她才能得以活下去。”

岳北风苦笑两声:“这算是补偿吗?勿以恶小而为之,我却犯了大恶…也该得如此。只是我的家人…有劳您照顾了!”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的恶不会让他们受罪,且安心去吧,渝州城城主岳北风。”

“终究有些遗憾…我错了…”双眼一闭,岳北风带着笑意,栽倒地上,一代城主就此魂归地狱。

街上白雾散去,空中黑气亦渐渐消失。

高渐鸿的冤魂灵体开始化作点点光亮,渐渐消散。

高渐鸿笑道:“谢谢您,让我等解脱…”

“我还有一事不知,是谁唤醒了你们?”夷坚问道。

“是个女子…”话未说完高渐鸿的冤魂便彻底消失。

街上冤魂紧随着消失不见,怨念瞬间淡去。渝州城又还了一个太平盛世…

街上,兵士庆幸自己还活着,三五成群掩埋同伴尸体。

岳北风的尸身就这么躺着,夷坚立在身边。

游乾坤、赵敖和后羽归来,看到城主身死。

游乾坤问道:“城主为何…”

夷坚淡淡道:“诸冤魂所怨便是他。为了渝州城的未来,城主与冤魂缠斗,战至最后一刻,不幸牺牲。渝州城却因他迎来往日平和,城主,一路走好!”

众人一听,从心底里敬佩城主岳北风。

夷坚丢下这话,转身离开。

游乾坤问道:“您要去哪?”

“老夫四海为家,我也不知何去何从。好好记住你的使命!总有一天,他会出现在你眼前。”

夷坚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众人眼里…

燕云山庄。

释离玉御剑往这边过来,走进庄内,却不见人影。忽而乌云散去,当空艳阳重新放出光明。

祖庙。

燕孤云与爹燕天双交锋了数回合,不分胜负。

空中的梦魔失去黑气庇护显出原形。

燕孤云抓住机会,含恨一剑向梦魔刺出。

可怜梦魔正惊讶为何黑气消失,一时放松戒备,被燕孤云一剑刺中。

登时,梦魔跌落下来。在空中调整好姿势,平稳落到地上。

法术因他动弹而失效,抓住这机会,玉玲珑念出往生咒。

燕天双和韩紫莹脱离梦魔控制。

梦魔一见,不敢再玩下去,化为黑烟消失不见。

燕天双和韩紫莹重现意识。两怨魂身子渐渐化作光芒消失…

燕天双看着眼前流泪的陌生少年,却感觉有些熟悉。问道:“你是?”

“爹!我是云儿!”

“哈哈!没想到云儿都长这么高了!没有爹娘陪你,这些年云儿受苦了。”

韩紫莹也跟着一笑:“看到云儿尚好,我就放心了。”

“娘!”

燕孤云早已哭成泪人。

燕天双笑道:“别哭,男子汉不能轻易流泪!云儿,不要想着替爹娘报仇,你能快快乐乐活着,爹娘在九泉之下也就心满意足了。当日有些话未来得及说。听好!你拿着爹的那柄剑将剑身中的东西保管好,终有一天会派上用场。莹儿,我好像说得有点多了,你要不要说点什么?”

金光一点点散去…只剩下上半身…

韩紫莹笑道:“你爹说的娘也不懂,只是云儿这么大了也该找个女孩好好过日子…别替爹娘难过…人生一世终有一死,无非是早了点。云儿,好好活下去别被爹娘的死困住,不要想着报仇,你能过得快乐,爹娘便心满…”

一点点,上半身亦消失…

最后的话语未来得及…

燕天双和韩紫莹就这么消散…魂归冥府。

阳光照在他脸上,借着泪散出一丝温暖。

“云儿,一定会快快乐乐!”燕孤云冲着天空大声喊道。

庄内的月碧儿一听,循声跑去,却见到一个女子跟在燕孤云身边,走了出来。

月碧儿喝道:“小鬼!”

“碧儿姐!”

月碧儿喝道:“要叫我大使!”

……

释离玉早了半天却不知路径,像无头苍蝇那般在庄内转悠个不停,却就是没找到出路。

他不禁犯疑,喃喃自语道:“为何没有出路!”

忽而听到身后的叫喊,却是掌门玄英带着玄明玄忠和玄孝三人来到此间。

“释师弟,怎没见到玄云?”玄英问道。

“我也不知那小鬼在哪,师兄要不我们一起找找?”

“也好!”

当下五人分头找去,却还是什么头绪都没有。

半空上,一朵五彩祥云飘起。

白衣童子问道:“师父,你为何施法让那几个人像苍蝇似得乱窜?”

“你懂什么!燕孤云已经没有必要留在玄黄殿了!这就去接他离开这里。”

“咦?不是吧,师父你当初把人家甩了,现在又想讨好人家,真是的…”

“小鬼!敢数落师父,是不是皮痒了!”夷坚不怀好意道。

童子做了个鬼脸,似在说:我才不怕你呢!

这一老一少就在祥云上打闹起来…

百两村,燕孤云和月碧儿一齐走了回来。

村外,百姓出门迎接,村长老头笑道:“没想到,真是你解救了我们!请受老夫一拜!”

燕孤云正纳闷,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却见到村长老伯要跪拜,这怎么担待得起,他赶紧扶住。笑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没想到云哥这么厉害!”却是月芙蓉牵着小顺子走了出来。

小顺子冲着他汪汪个不停,也在称赞主人。

燕孤云高兴笑着,忽而肚子“咕咕”了两声,有些尴尬。

“饿了吧!饭已经好了!”月芙蓉笑道。

一群人这才走进了屋里。

进屋的那瞬间,一人喊道:“终于回来了!”

“夷坚老伯!”燕孤云惊道。

“别大惊小怪。”夷坚啃着鸡腿笑道。

月芙蓉见这两个师徒动了鸡腿,狠狠埋怨道:“你们居然敢动鸡腿!”

白衣童子转着眼珠道:“师父这不是你买的嘛!”

夷坚笑道:“当然…不是!”

“咦!你…”童子暗叫不好。

燕孤云笑道:“别闹了。夷坚老伯,正好有事问你!”

“何事?”夷坚啃着鸡腿道。

“干娘的记忆是不是你动了手脚?”

夷坚毫不忌讳道:“是。”

月芙蓉一惊:“真的是你,为什么?”

“傻姑娘,难道你希望你娘活在仇恨当中?”

月芙蓉无言。

忽而月碧儿走了进来骂道:“夷坚老头!”

夷坚一听差点被噎着,看了一眼,差点吓得从凳子上摔下来,惧怕道:“是你!小碧儿!”

“哼哼,你还知道!”月碧儿握着拳头,捏出声响。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夷坚却似老鼠见到了猫,举着鸡腿劝慰道。

“有什么好说的!居然动了月彤的记忆,您老也太随意了吧!嗯…”

见着月碧儿居然让这夷坚老头如此惧怕,燕孤云心底不由对她刮目相看。

白衣童子也是第一次见到老头对女子如此惧怕,凑到燕孤云身边笑道:“没想到月碧儿这么犀利!老头居然怕她!真是女中豪杰!”

燕孤云轻轻一笑。

月彤走了出来,笑道:“云儿,你回来了!”

“咦?”燕孤云犯疑。

“娘,你记起来了!”月芙蓉搂着娘。

“没大没小的,这么大了还撒娇也不怕人笑话!”月彤笑道。

“干娘,您没事了?”燕孤云问道。

“干娘能有什么事?快坐下吧,开饭了。”

心里有些开心,好久没有再聚过…

吃饱喝足之后,燕孤云走出家门,躺在一堆枯草上,仰望着天空,感到一阵惬意。

夷坚却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出来,坐在一旁。

“小鬼…”

“夷坚老伯怎么了?”燕孤云从他声调中听出一丝哀伤。

“若有一天,你发觉老伯没有像你所想的那么好,会怎么看待老伯?”夷坚忽而如此问道。

望着老伯有些消瘦的背影,他惊讶为何老伯会说出这番话。问道:“老伯,怎么了?”

“有些事老伯擅自替你拿了主意,希望你别怨我。”夷坚举着腰中葫芦灌了一口。

“到底怎么了?”这老伯卖起关子真是急死人,燕孤云喝道。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你从今天起或许消失在世上了。”

“啥!消失?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嘛!老伯,您喝高了?”觉得老伯有些怪怪的,虽然也知道他的性子如此。

“我让释离玉回去传话,你死在了燕云山庄。”夷坚又喝了一口酒。

他惊起,坐着,看着村民牵着牛,背着柴,好一副农家气息。

他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不能再回玄黄殿!”夷坚冷冷道,眼神变作凶煞。

燕孤云跳下枯草,站到夷坚跟前,瞪着他:“为什么!”

“当年帝台把你夺走,害你没有完成使命!最后自责而死。我决不能再让悲剧重演!”夷坚愤恨握拳,青筋暴起。

他听不懂这说的什么,表示难以理解:“老伯,您真的喝高了!”

“你现在不懂没关系,我也没打算让你现在就背负使命!但是记住,你的命运无法逃避!”

“什么嘛!稀里糊涂的我听不懂!”燕孤云转身离去,懒得听他鬼扯。

夷坚看着他离去,淡淡道:“决不能再让帝台将你夺走!宿命如此,即便他人不懂,我也定要完成与你的约定!陆吾!”

天色晚,庭院凉凉。

一轮月,挂在树梢。

难得有心,一家人坐着赏月。

夷坚和白衣童子消失不见,想必又不知道往哪走了。

燕孤云笑道:“听说岳城主死了,干爹的仇也算是报了…”

月彤笑道:“别老提仇啊仇的,云儿,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想着‘报仇’二字?”

他一笑:“此番我见到了爹娘的冤魂,二老劝我不要报仇,开心活下去…”

月芙蓉插嘴道:“既然他们都应允了,云哥儿,不如你就和我们住在这里得了!蓉儿愿意一辈子陪着你!”

他望着月芙蓉一笑:“傻丫头,哪能一辈子陪着。迟早你要嫁人的!”

月芙蓉有些埋怨,埋怨这云哥儿听不懂意思。弄得她很不开心。

月彤笑道:“云儿,蓉儿的意思你不懂么?”

“蓉儿妹妹,我只是把你当妹妹看待,绝无其他想法。”此刻他的心中却突然闪过苏昕的身影。

不知为何,望着月却想着昕儿姐。

月芙蓉听了,低下头:“云哥儿,你还是要走么?”

“此间事了,我要回去了…”

“什么时候?”

“明天一早…”

“这么快…”

无论夷坚老伯说什么,现在玉秀峰才是我想要的家!燕孤云如此在心中念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