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父子再会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4999字
  • 2014-12-30 12:07:16

画面中显示的是燕孤云此刻的举动。

然而,昏暗的前厅,燕孤云正闭目站着,一动不动。

夷坚见了不由一怒,厉声喝问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玉玄轻轻一笑:“大叔别紧张,不过是想知道他心中所想罢了。”

“你居然派出梦魔!我早该料到是你!”

“什么是我?大叔,话不可以乱说。入梦之事我承认是我派人做的,但是燕云山庄闹鬼一事绝不是我所为!”玉玄只是一笑,并不生气。

夷坚哑口无言,偏头乖乖看着燕孤云的举动。

此时的燕孤云,正躺在自己那熟悉的床上。

忽而一人叩门,他惬意地躺着,大老远隔着门喊道:“谁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是我,小顺子。”

燕孤云一惊:“小顺子你还活着!”

他从床上一跃而起,拉过门。看到熟悉的面孔就这么站在他眼前。

“少爷,好久不见了!”小顺子笑嘻嘻地站着。

忽而,他的右手从背后拿出,却握着一串冰糖葫芦。

“冰糖葫芦!小顺子,你居然去买这个?”

“听说少爷要回来,我想了想只有这个东西是少爷爱吃的。”

燕孤云有些哽咽,差点哭出声:“小顺子,你会怪我当初没给你冰糖葫芦么?”

“怎么会呢,能服侍少爷,我很开心!”

小顺子就这么笑着,忽而消失不见。

“小顺子!”他冲着无尽的黑暗失声叫道。

除却漆黑,没有任何东西应他,一切寂寂无声…

忽而,天色大亮。

燕孤云走出屋外,只见爹娘站在前厅,笑得如此灿烂。

他走上前道:“爹!娘!”

“今日有人前来拜访,云儿,要好好招待。”

“嗯。”

正说话间,忽而一人随着管家燕小六走了进来。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烟云客栈的掌柜,玉玄的手下梦魔。

梦魔抱拳笑道:“燕庄主,好久不见。”

“梦兄别来无恙?这么多年都不来看小弟,不知今日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有些疑问想问令郎。”

“尽管问,我家云儿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梦魔径直走到燕孤云跟前,躬身抱拳极尽礼数,笑道:“燕公子,我有一事想请教。”

燕孤云记起大叔被困客栈内,怀恨在心,怒道:“你困我大叔,还有脸假惺惺来问我?”

那梦魔不以为然道:“小少爷这说的什么话,那是你家大叔自找的,与小人何干。我且请教一事,你若告诉我答案,我便放了你大叔。”

“真的?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我的疑问是:你可知道玉姬的下落?”

“玉姬?”他犯疑。

这名字似乎听说过,他想了想,到底是在哪听说的?想起了梦中场景,想到了那看不清的模糊之境,一个身着火云金甲叫陆吾的男人与一个叫瑶池的女子,这二人交谈得时候曾提到过玉姬。虽然他不知道陆吾、瑶池和玉姬这三人之间的关系,但觉得非比寻常。

转念一想,又记起玄黄殿上那个陌生的老伯说的一番话。

忽而额头泛起一阵金光,那是陌生老伯授予他的力量,他淡淡笑道:“玉姬…玉姬被关在玄黄殿的伏魔塔内!”

“伏魔塔!”梦魔大惊。

忽而眼前的一切场景支离破碎,只觉身子有些冷。不禁瑟瑟发抖。

睁眼,回到现实世界。

燕孤云抬头扫视了四周,但见漆黑一片,根本就没有什么灯火辉煌。

刚才明明所见如此真实,难道都是虚无的幻梦!他不信。

施法,兵主之剑泛着金光,将周围的黑暗逼退,照出一片光亮。

这前厅内的摆设一如当年。

只不过物是人非,一切桌椅都染上重重的尘埃,一层层叠起。

那熟悉的椅子--爹临终所坐,也早被灰尘占据,还结了些许厚实的蜘蛛网。

而靠近门口那边,原本娘躺着的地方,早没了白布,只剩下无尽灰尘,静静叠砌,诉说着无尽的过去。

他完全醒来,知道刚才所见全是泡影,没有任何真实可言。

他似发疯的无头苍蝇,无奈吼着:“爹!娘!”

空旷的屋子,没有应他。

忽而一道人影袭来,却是掌柜的现身,就落在他身前。

他喝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困住大叔!”

梦魔淡淡一笑:“还不够!你差的太远了!小鬼!”

故地重游,爹娘远去的打击再度重伤他的内心,不由一股怒气大发。

“我要杀了你!”燕孤云震怒,执剑在手。

挥剑一阵乱砍,冲着梦魔。

梦魔嘴角拂过一丝不怀好意的阴笑,往后一推,站到椅子旁。

燕孤云双眼只有无尽的怨恨,死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举剑冲着他脑袋砍去。

谁知梦魔一闪,消失不见。

燕孤云一剑砍中了爹临终所坐的椅子,“砰”应声断为数截。

梦魔在桌子旁现身,嘲讽道:“这就是你的实力?啧啧,完全不行!”

燕孤云咬牙,顺着愤怒之心,举剑再砍。

剑影闪过,桌子被劈为两半。

梦魔却又消失不见,忽而在门口出现,带着挑衅的笑。

那张脸让他无比生气,挥过手中剑,冲着那掌柜掷出。

又消失不见,扑了个空。

随即却听到一声“铮”!

分明是兵主之剑撞到了兵器。

燕孤云赶紧跑出门口,正见一个女子手执两柄匕首,一个“玲”字,一个“珑”字…

他以为这女子是刚才的掌柜所化,二话不说,提过插在地上的兵主之剑,举剑便砍。

只管发泄着心中无尽的怒火,根本不管什么招式,就这么顺着心意胡乱劈砍。

那女子,闪过冷冷的眼神,似要逼死人那般犀利。

沉着舞着手中匕首,硬接下眼前这少年的进攻。

燕孤云见着女子出手不凡,暗想碰到了好手。不敢大意,使出全力,这才想到用起剑术,喝道:“高山流水剑-居高!”

出手,剑若疾风,刹那便刺到女子跟前。

那女子沉着应对,没有避开。两柄匕首一横,用匕首的钢铁之躯格主这一剑,俯身一计旋腿,一扫。

燕孤云下盘站立不稳,被她这么一扫便要到底。赶紧取剑,撑着自身。

双手借着兵主剑发力,两腿凌空向她踢去。

女子倒也不闪,迎着他出腿,两人竟又比试起腿法。你来我往,斗了几回合。

那女子忽而往后一跃,喝道:“你是什么人?”

燕孤云俯身取剑,指着她喝道:“你又是什么人?”

“我叫玉玲珑!你为何要攻击我?”女子收手,两柄匕首收入袖中。

见她不战,燕孤云收剑入鞘,看着这名为玉玲珑的女子。她一头飘逸秀发没有任何装饰,就这么偏分倒在一边。

容颜带着几分俊秀,却和师父云璃一样有些冰冷,一直伴着脸。

燕孤云笑道:“刚才在下以为姑娘是那个可疑的掌柜所变,故而出手相搏。现在看来是在下错看了,对不住姑娘!”

玉玲珑冷哼了一声,眼神冷冷打量着这个可疑的少年,喝道:“你为何要潜入燕云山庄?”

“这话该是我问姑娘才对!”

“我想来便来,难不成还得向你报告?”女子眼神中透出不羁。

燕孤云一愣,笑道:“那倒不是。”

忽而,一个人影闪过,疾驰如风,那身形却像极了刚才的掌柜。

他岂能放过,立马追去,喝道:“别跑!”

边说着,边施法,剑指一出。

“嗖嗖!”两道剑气便从指间射出,却都没有击中那人影。只在墙上弄出几个大洞,激起阵阵尘烟。

玉玲珑也小心跟去。

庭院中不知名的角落,月碧儿躺在地上,醒来。

摸着自己的脑袋,有些疼。刚才好像被什么人偷袭,把她打晕了。

她摇摇头,好在还清醒。抬头看着浓烈的黑色天空,心中自然有些不快。

招出水晶球,泛出金光照亮前路,不停喊道:“小鬼!小鬼!”

却寂寂无声,静得出奇。

原本没有雾气的燕云山庄,不知何时也开始涌出雾气,看不清前方。

燕孤云放慢步伐,取剑在手,小心扫视四周。他刚才亲眼见那道人影在此地消失。

这儿已经是燕云山庄的后半部分。借着微弱的光亮,燕孤云见到一条黑色石板铺就的平坦小道,笔直通往前方。

那小道与众不同。他还记得幼时曾问过爹,问那小道通向何处。

爹说:“那路的尽头就是我们一族的来历之所。”

那是年幼没懂这句话,如今想来大概是通往祖庙之类。

燕孤云换个姿势,捏着剑,掌心已然汗湿。

身后,玉玲珑跟了过来问道:“你知道这里的路?”

“这是我家,自然记得!”

“那你是…燕天双的后人?”

“不错!我便是燕云山庄的少庄主燕孤云!虽不知那人是何来历,但是在我家闹事我绝不会袖手旁观!”言语中透着决绝。

玉玲珑忽而嘴角浮过淡淡一笑…

沿着黑色小道,显得有些肃穆。

燕孤云一步步小心往前,这之后是和景象他也不知,因为小时候他并未去过。

阴暗中,那梦魔奸诈一笑,手中亮出一柄锐利的钢爪,套在手上。

往前一冲,出手,偷袭!

燕孤云猝不及防,胸前被那钢爪划过,道袍被撕出三道口子,胸膛亦显出三道血痕。

血腥之味,惊扰了沉睡的冤魂。

那小道的尽头,忽而传来一声长啸,这声音有些熟悉。

燕孤云一听,心底震动,加速冲去。也不管这白雾挡住视线。

玉玲珑喊道:“小心点!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切不可鲁莽行事!”

燕孤云根本不听,一个劲往前冲。

路的尽头,一扇门紧闭。

却是一座庙,上书着“祖庙”二字。

未做多想,燕孤云一把推开门。

一道腥风刺鼻袭来,忍不住有些想呕吐,这味道太过浓烈。

奇怪,此处却没有被大雾侵扰。

燕孤云立剑在前,做出防御姿势。

玉玲珑跟了过来,施法,忽而现出一道偌大的阵法,与之前庄门上的阵法有些相似。

燕孤云见在眼里,问道:“难道是你将这些冤魂封住不让它们逃出去?”

“嗯!若我没有看错,这里就是怨气的源头,一定要小心,说不定会蹦出什么强大的冤魂!”玉玲珑小心举着一双匕首。

“哈哈!真是妙极!”半空不知从何处传来一个令人惊恐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困住大叔!”燕孤云冲着半空叫嚷道。

“哼哼,小鬼,吾乃梦魔!即使你们凡人永恒的梦靥!惊恐吧!绝望吧!迎接死亡吧!这里的冤魂都是我唤醒的,你可喜欢!小鬼,这两人你一定会更喜欢的!哈哈哈哈哈…”

忽而一阵青光闪过,周遭四盏石灯同时点亮。

照出的不是温暖的烛火,而是阴森的幽绿之光。

庭院中央,忽而一阵异动。

“吼!”一声咆哮。

一道青光忽而从这祖庙的庭院中央升起,渐渐凝聚成一个人形。

那冤魂执剑在手,对着燕孤云。

这熟悉的声音,这熟悉的身形…

燕孤云含怒!恨得咬牙切齿!骂道:“梦魔,你竟然!竟然玩弄我爹的冤魂!”

眼前这冤魂不是别人,正是他渴望再见一面的爹燕天双。只是他希望见面的是活人,而不是别人操控的冤魂傀儡!

看见爹被梦魔操控,没有意识,只是杀戮木偶!身为人子,他岂能不怒。

那梦魔在半空笑道:“你不是很想再见一面嘛!我如你所愿!”

又是一道青光从庭院中升起,却是他娘韩紫莹。

“梦魔!我饶不了你!”

“还是先想想如何解决为好,稍微处理不当,你爹娘就无法投胎转世了。可别怪我没有好好提醒你哟!哈哈哈哈…”

“你!”

燕孤云含怒的拳,死死握着,青筋暴起。

扬剑在手!喝道:“爹,得罪了!”

冤魂燕天双睁眼,漆黑的眼窝映出两团青色鬼火,执剑在手。

玉玲珑道:“小鬼,你争取时间,我来催动往生咒,让你爹娘前往轮回。”

他应道:“多谢!”

出手,兵主之剑在手,以灵力化出前半段剑尖,凑成一柄“完整”的剑。

燕天双亦动手,手中握的正是那柄“开辟剑”。

父子交手,燕天双使的是燕家剑术,燕孤云使的是高山流水剑,就这么在此缠斗…

夷坚和玉玄静静看着这举动,玉玄一笑:“看来已经找到我想要的了,再继续下去已经没有必要。夷坚大叔,接下来的事交给你了,后会有期。”

“等等!”

谁知玉玄并没有理会他,直接化作黑烟消失无踪。

只剩下夷坚在地上默默站着,看着熟睡的释离玉,施法将他唤醒。

释离玉醒来:“这是哪儿?”

却看到这个白发苍苍的老者,那个瞬间往事重现。

当年在雪月峰,他亲眼所见。见到主人的尸体正要被那个不知名的魔头摧残之时,是眼前这个老伯,是他出手拦住了玉尊。

他打心底里感激这老伯,却一直没有机会感谢他,没想到如此机缘巧合居然见到了这个恩人。

释离玉跪在地上感谢道:“多谢恩人,当年保住主人的尊严!”

夷坚却并不懂他在说何事,问道:“你认得我?”

释离玉道:“十六年前,玄黄殿后山禁地草庐内,您和那个魔头的举动我都见到了。”

夷坚闪过惊讶,随后平静道:“你不是释离玉。”

“我不是…只是他的替身…我也希望自己就是主人…”

“你为何要叫他主人?”夷坚有些不明。

“主人对我有恩,一直教导我,他是大哥一般的存在!”

夷坚听了这层关系,忽而心生一计,笑道:“你的主人还活着。”

“什么!”释离玉大惊,却又平静“不可能,主人已死!”

“信不信在你,要不要听我一言。”夷坚笑着。

释离玉想了想,凑过耳。夷坚对着悄声说了半天。

听罢,释离玉一脸惊愕,久久不能平复。过了片刻才缓过神来:“这…这是真的吗?”

“当然。你可要好好对他。”

“我一定会好好保护!”释离玉举掌发誓!

“这里已经没什么事了,只剩下街上的冤魂该让谁去料理就该谁去,也是他的报应。你且去燕云山庄内帮助燕孤云。”

“多谢您提醒!却不知恩人尊姓大名,可否告知?”

“夷坚!”说罢化作金光消散无踪。

与此同时,渝州府内的白衣童子也化作金光消散无踪。

释离玉听罢,心底一震。夷坚!这个名字,是祖师的大忌…

然而他没有多想,正是他保住了主人的尊严,这个忙我一定会还回去!

施法唤出泣剑,御剑前往燕云山庄。

正巧,玄英带着三人刚好从此经过。

玄英惊道:“释师弟!怎不见玄清!他在哪儿!”

释离玉冲着客栈指了指,加速往燕孤云那边赶去。

玄英则带着三人降下,寻大徒弟玄清去了。

街上,雾淡了一分;天上,云清了一分。

冤魂渐渐势弱,而士兵多已战死,可这纷争还未结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