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鲁莽之举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4970字
  • 2014-12-28 17:06:18

“多谢您当年救了我!”燕孤云诚恳地弯腰行礼。

那人却冷冷笑道:“不必了。这街上不太平,小鬼,你还是赶紧回家。”

“也不差这一时。没想到还能再见恩人!”燕孤云有些欣喜之色。

那人一直带着蒙纱斗笠,没有露出他的真容。仔细打量了这小鬼,他转身话也不说便离去。

正如他悄悄的来,便悄悄的去。

只剩下燕孤云对着空旷的街道,带着无尽疑惑。

白衣童子问道:“你认识他?”

“嗯!走吧回去了!”

转身,两人离开。

忽而转角处,那人现身,摘下斗笠,脱下斗篷,将这身打扮丢开…

那人继续走在街上,往那间烟云客栈走去。

客栈外,仅剩的旗帜飘飘。

他站在客栈外,冲着里面叫道:“玩够了没!”

忽而那道结界散去,掌柜现身。掌柜恭恭敬敬道:“殿下,您怎如此打扮?”

他表情冷冷,有些孤傲道:“我行事你无需管!只管做好自己的事!”

掌柜赶紧抱拳躬身抱歉道:“小人一时说错话,还望殿下别在意。”

“无妨!这里的事办得如何了?”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随时都可进行!”

“梦魔,此次万不可失手!王为了此事煞费苦心,切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

“殿下放心,小人绝不会失手!”

“那就好!我还有其他事,你接着忙!别忘了我的禁令!玩可以,但绝不能弄出人命!”

“这…殿下,凡人如此可恶,为何还要手下留情!”掌柜不解。

“若你弄出人命,与那些凡人有何不同?我们魔族岂能再被污蔑!”

“小人遵命!”

言罢,他走出客栈…

百两村,月芙蓉拉着月碧儿回到家中。

月彤看到女儿哭着,便问道:“蓉儿,发生了何事?”

月芙蓉抹去泪,笑道:“没有什么…”

月碧儿搞不懂她在想什么,笑道:“既然没有什么,我可要出去了。小鬼让我有些担心,小芙蓉,你就在家呆着得了。”

月芙蓉拉着她的手,一个劲儿摇头,似乎不想她离开。

“到底是怎么了?你不过是在大街上看到了一队兵士而已,却如此担惊受怕?”

“他们…他们…是仇人!”月芙蓉哭道。

月彤已然不记得当年的事,笑道:“傻孩子,哪有什么仇人!”

“娘…”看着娘现在的状态,铁定不记得了,再多说只会让她担心,故而月芙蓉没有继续说下去。

“仇人?”月碧儿有些吃惊。

月芙蓉拉过她,两人站在角落中密语。

“当年苗寨被灭,就是因为渝州城城主岳北风要夺兵主之剑!如今那柄剑就在云哥儿身上背着。碧儿大使,你可一定要保护好云哥儿!”

“竟有此事!那我得抓紧了!你在家等消息好了!”

月碧儿赶紧冲出百两村,去寻小鬼…

打酒归来,夷坚正歪在床上,有些疲倦。

两个小鬼一见,纷纷坏笑。

蹑手蹑脚,燕孤云先轻轻走到他身边,凑过头一看果然是睡着了!他冲着白衣童子一笑。

童子会意,跑到屋外。见着院中一颗小树,便逮下一片柔嫩的小叶子,高高兴兴跑回屋里。

燕孤云结果树叶,笑着轻轻凑过去,挑逗夷坚老头的鼻子。

夷坚在睡梦中感到有些痒,不由动着鼻子。

童子和燕孤云绷不住偷笑。

又反复玩弄了一阵,夷坚老头翻身自往那边睡去。

顿觉无趣,燕孤云将树叶还给童子,坐到门口发呆。

望着高强内外,忽而想到了自家。

小时候也经常坐在台阶上望着墙外,总希望能逃离那间牢笼,逃到城中去玩耍。

曾在街上看杂耍,也曾在街上看画糖人,也曾偷偷摸摸买了几个冰糖葫芦,却不给小顺子分…

多少有些怀念那段岁月,有爹娘在的日子总比现在孤单的身影多几分温馨。

只可惜,这日子一去不复返,再见不到爹娘。

忽而想起一件大事,回了渝州居然没有去爹娘坟前看看。这才想起,都怪自己贪玩,差点误了大事。

燕孤云向着童子说道:“如果夷坚老头醒了,你就给他说一声,我要去看看爹娘。”

童子也想跟着一道去,笑道:“带上我!”

“不行。”

童子努嘴:“不干就拉倒,谁稀罕!”

燕孤云一笑,安慰道:“那是我爹娘又不是你爹娘…你去干啥?”

“你这是欺负我没爹没娘!”童子不开心道。

“怎么可能?没爹没娘怎么会有你?你逗我玩呢?”

“我是真没爹娘…”说着有些孤单落寞,童子坐在台阶上,低着头。

他搂着他的肩,拍拍笑道:“没事,和我去吧!”

童子这才高兴起来。

这两个小鬼便偷偷摸摸溜出渝州府,往百两村外他爹娘的墓那里去。

刚出了门,还没行几步,便见到月碧儿焦急地走来。

月碧儿看到这家伙还活着,这才放心下来,笑道:“还好你活着。”

他听了不乐意:“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她看到了旁边那个白衣童子,感觉有些似曾相识“这位是?”

白衣童子看着眼前这个大姐姐,想了想笑道:“你是女子国的碧儿姑娘!”

她喝道:“要叫我碧儿大使!别老姑娘姑娘的!”

童子翻了个白眼:“什么大使,明明就是个老姑娘…”

“嗯?!”月碧儿忽而捏着拳头,关节作响,不怀好意盯着童子“你敢再说一遍!”

童子感觉气氛不对,立马改口笑道:“碧儿大使!您这么漂亮的人,自然是大人不记小人过!请无视刚才我无意冒犯的话语。”

她冷冷哼了一声。

燕孤云笑骂道:“你这家伙也太没骨气了!敢不敢爷们点!”

月碧儿问:“你怎么会在这儿?”

燕孤云有些惊讶:“你们两个认识?”

月碧儿将燕孤云推到一边,根本不愿搭理他。忽而在童子耳边低声问道:“你在这儿的话,是不是你师父也在?”

童子点头。

她眼神冷冷,似有埋怨:“正好这么多年我有些事要问他!”

“现在不行,师父在睡觉。他最烦别人打扰睡觉,你还是等片刻吧。”

月碧儿努嘴,有些无奈。

燕孤云在一旁,侧着身子想偷听,月碧儿转过身子,扯着他的耳朵:“臭小子,还敢偷听!”

“疼!疼!”

三人倒是有说有笑,高高兴兴往坟地走去。

百两村外,远离渝州城。

这里山水环绕,远离尘烟。山上薄雾已然退去,道上两旁的野草还压着沉甸甸的晶莹露珠。

走到这里时,燕孤云已然没了笑容。

站在山脚下,望着山上。回忆起当年随夷坚大叔送爹娘上山。

那时多少有些不情愿,不愿意相信爹娘离自己而去。如今,八年后,他已接受这个事实。

此刻的父母再无法向他述说那深沉的爱,在犯错的时候再无人打他,在吃饭的时候再无人要他好好拿筷子,在睡觉的时候再无人替他盖上被子…一切切,只能靠自己,靠自己承担。

月碧儿见他表情凝重,她劝慰道:“小鬼,有生便有死,死生相隔乃是天地常理,且放宽心。”

“碧儿姐,你也曾有亲人离去?”他听到了共同之声,故而问道。

月碧儿淡淡笑着:“曾经我有位姐姐,她一去再无下落,也不知现在如何。”

“你的姐姐叫什么名字?”

“小鬼,我才不会告诉你。好好去看看你的爹娘,少来操心我的事。”月碧儿喝道。

踏上山道,露水湿了裤脚,有些冰冷。即便如此也阻止不了他上山的步伐。

山上,一人站在坟前。正对着燕天双和韩紫莹的墓,语调苍凉道:“当年之事,纯属意外。我爹他并不是有心要取你性命…然而事已至此,我再说什么都已无用。若是两位泉下有知,还请见谅…”

忽而,他听到飞鸟惊起,脸上浮过一丝警觉。

燕孤云一行人,走到了山道尽头,童子还要跟去,却被月碧儿拦住。燕孤云便独自看着不远处的墓,缓缓走去。

童子有些埋怨道:“你拦我干啥?”

“这种时候还是让他一个人静静好些,你去了反而会让他压抑心中情感,不肯发泄个痛快。”

“没想到你这么懂!”

“我也只是习惯了,见得太多生离死别…”

童子不满道:“说得好像自己很老一样…”

“本来我就比你大!小鬼!”月碧儿扯着嗓门吼道。

“得了得了,我不和你一般见识。”童子似乎相当老成。

“我姐姐的下路,你知道么?”月馨儿低声问。

“这个…你还是问师父吧,我…也不知道…”

“没用的小鬼!”月碧儿又嘲讽了一句。

童子倒无所谓,心里却苦道:“你姐的事…还是去怪师父吧,我可不想当冤大头。”

那边,燕孤云站在坟前,已成泪人。

他没有自己所想的那般坚强。一想到爹临终前所说的“坚强”二字,他便心底一阵苦痛。说好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在这无人之地哪还管这些。

“爹,娘!你们的大仇!孩儿一定会报!只是现在不知仇家是谁,等夷坚老伯告诉我,我一定会报仇的!您二老尽管放心!”

他跪在坟前,郑重磕了三个响头,起身离去。

见他走了过来,月碧儿觉得有些惊讶:“这么快?不再聊聊?”

“有什么聊的…再怎么说,爹娘都已经无法再听到…留在这儿只会徒增感伤…走吧!”

他带头离去,带着落寞下了山道…月碧儿和白衣童子自然也跟着下了山道。

那男子再度现身,静静望着远去的几人。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在街上遇到的那个救过燕孤云的恩人。

男子化作青烟消散…

走下山道,月碧儿忽而说道:“我的水晶球已经削弱了燕云山庄内的怨气,现在可以去了。要不要随我去一趟?”

燕孤云想了想:“当然!”

童子赶紧劝道:“师父不是说了明日再去,今天去不好吧!”

“我已经不能再等,一定要弄清楚到底是何事!居然将我家弄得天翻地覆,让渝州城变成如今这般衰败!”

童子见他眼神如此坚定,料想也劝不了他,故而不再劝说。

月碧儿道:“不如你回去,守着夷坚老头,万一他来阻止可就不好了。”

“好吧!我先走了!”童子告辞。

就剩下月碧儿和燕孤云欲往山庄内闯…

天色尚早,又是正午时分,阳气大盛,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不做多想,燕孤云和月碧儿走进渝州城,直往西南边燕云山庄赶去。

夷坚尚在熟睡。

城中一切照旧,依然没有生气,一派死气沉沉。

走近燕云山庄,怨念比之前又重了一分。

牌匾还是倒在地上无人去扶,那两盏只剩骨架的灯笼却不知何时掉到地上。

月碧儿站在离门口一丈的地方,取出怀中的水晶球,放在左手掌心,右手催动灵力。但见水晶球闪烁着青光,一刹那青光大盛。从水晶球中射出,撞到山庄朱红的大门上。

忽而大门上浮现一幅封印,寥寥草草画着不知名的图案,当中却贴着一张黄符。

就在两人打算闯入的时候,在街上某个阴暗角落,有一个女子手执两柄匕首,匕首却有些特别,一柄刻着“玲”字,另一柄刻着“珑”字。她正紧张握着,一直盯着这边,时刻注意着动向…

月碧儿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这里被某人下了封印,怪不得那些冤魂不能逃逸出来。小鬼,做好准备闯进去了么?”

燕孤云解下剑,握着剑鞘,拔剑在手。

见他气势汹汹,结果却是一柄残剑…月碧儿大笑:“小鬼,你连把像样的剑都没有?玄黄殿已经穷得剑都发不起了?”

燕孤云瞪了她一眼:“别小看它!这柄剑可是传说中的兵主之剑!”

“兵主剑!哈哈!那柄传世魔剑怎可能在你一个小鬼手上!看来小芙蓉也是骗我的呢,说什么剑在你手,结果是这样一柄破剑!”月碧儿完全不信,有些嘲讽。

“我懒得和你争辩!只要揭开那道符就行了?”燕孤云说话间已经上前,正要揭去符咒。

一股强大的怨念袭来,燕孤云已经感受到了。那怨念化作阴风,吹得他有些睁不开眼。伸出去的手一直在发抖,有些说不清的恐惧。

月碧儿道:“等等!”

燕孤云这才惊醒,后背已经汗湿,没想到这股怨念居然让他心生怯懦。幸而有碧儿姐开口这一句打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怎么了?”他赶紧往后一推,远离那道符咒。

“总觉得好像落了一步,却又记不起来了。”

“碧儿姐,关键时刻你居然说忘了!差点害死我了!”燕孤云不由狠狠埋怨道。

“别管了,好像也没什么大事!走!”

月碧儿不像他那般退缩,直接伸手将符咒揭去。

那一瞬间,从庄内涌出无尽冤魂,怨念肆意,化作浓浓的黑烟,似乌云蔽天,瞬间便将整个渝州城罩住。伴着电闪雷鸣,整个渝州城变得昏暗起来…

那执匕首的女子看在眼里,嘴角浮过淡淡一笑。

烟云客栈内,那男子静静坐着,望着天空异变,淡淡问道:“梦魔,这是你做的?”

“冤魂是我放出来的,但这等异变却不是我做的!”那掌柜应道。

“嗯?不是你做的,却是何人?这渝州城内的安排出乎我的意料,看来有什么人掺合了进来!”

“殿下,我们的计划要继续?”

“当然,你尽管放手去做。其他事由我顶着。”

“小人明白,我这就去!”

言罢,掌柜的化作黑烟消失无踪。

熟睡的夷坚惊醒,一把从床上坐起,望着天空,暗叫不好。

整个渝州府的嚷嚷了起来,众人全都走出来望着昏暗的天空,看见西南角电闪雷鸣,这征兆似乎预示不好。

城主岳北风有些不知所措,久经人事遇到此等异变一时竟不知如何处理,赶紧来找神算子。

夷坚扯过童子,厉声焦急问道:“燕孤云在哪!”

童子支支吾吾:“他…他…在百两村的家中…”

“胡闹!还敢骗我!他是不是到燕云山庄去了!是不是!”老头子有些发疯一般,更多的却是担忧。

从未见到师父如此大发雷霆,童子不敢骗他,老实道:“他和月碧儿去了…”

“月碧儿?这傻丫头也来了!这两个小鬼!还有你,居然不阻止!这一去只怕凶多吉少!他要是有了闪失你也别想活了!”夷坚怒气冲冲,盛怒之下夺门而去。

未走几步便见到城主岳北风,岳北风此刻焦头烂额,赶紧行礼:“前辈,这…”

“我也很为难,事到如今只能先去闯闯了!赶紧召集人马!”

一边走,一边谈。

岳北风立马唤过助手,发布命令,准备进军!

往前厅走去,众江湖人士集结!

天相大变,远在台州城的玄黄殿,也已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