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青梅竹马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35字
  • 2014-12-26 13:23:52

“哼,逞口舌的小鬼,你叫什么名字?”陌生的姑娘问道。

“我为何要告诉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为何要告诉你?”

“你!…”

姑娘一笑。细细看去,她是少女模样,身着一身异族打扮,却不是寻常女子。

燕孤云想到了干娘们那村里的人和这姑娘服饰有些相近,他问道:“你和巫山苗寨是什么关系?”

那姑娘听了,先是一惊,随后一叹:“你居然知道巫山苗寨?小鬼,你到底是什么人?”

“实话告诉你,我叫燕孤云是燕云山庄的少庄主。”

“燕云山庄已经这般模样,你还称什么少庄主…”

先前还底气十足,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听了这话,他立马就成了霜打的茄子,呆呆望着现在的燕云山庄,顿时无言。

姑娘见他如此,淡淡笑道:“我叫月碧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

不知为何,他没有怀疑便随这位陌生的女子离了山庄。

久行约莫半个时辰,天色已晚,新月初升。

已经离了渝州城,却是走到了城外。

忽而远远听到一阵狗吠声。

一条狗奔了出来,冲着他叫个不停。

燕孤云见着一条陌生的狗冲他叫,倒有些担心,担心会不会咬自己。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那条狗,奔到他跟前,用身子不停地蹭他,似在讨好他。舌头耷拉在外,摇着尾巴,不时盯着他来两声“汪汪!”

月碧儿笑道:“没想到你和这狗如此有缘,那天我到的时候它可是凶惨了。”

燕孤云只是淡淡一笑,想起了小时候的那条小顺子。也不知它现在过得如何。

往前走去,却是一个村子,村门口竖着一块地界碑,上书“百两村”三字。

他一见,脱口道:“百两村已经变样了!居然有如此规模。”

“你来过这?”月碧儿问他。

“小时候来过,就在那一天…没想到短短六年不见,这贫困的村子居然变得富裕起来,连地界碑上的字都是鎏金的。”

好奇与兴奋并存,忽而一个人影从村里走出来,一直喊着:“小顺子,你在哪?”

小顺子?他一听,这声音如此熟悉。刚有些欣喜立马又被疑惑替代,这不可能。

那人影显出真容,却是个女子,脸上有一道熟悉的伤疤。

就在这村门口,两人碰上。

借着月光,四目相对。

他脱口而出,有些惊讶:“芙蓉?”

那女子一听,偏过头细细打量了他两眼,有些嫌弃地问道:“你谁呀!”

“是我,是我呀!芙蓉妹妹!”他兴奋,没想到在这遇到了故人。

轮到月碧儿犯疑,她疑惑地看着这两人,扯过兴奋的燕孤云问道:“你们俩认识?”

月芙蓉扯过月碧儿,悄声问道:“他是谁呀?”

“咦,你不认识他?他叫燕孤云。”

“啊!”月芙蓉吓得捂住自己的嘴,她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居然是苦苦等候已久的“云哥”!

故人想见,自然是十分激动。

月芙蓉一把扑过去,抱住他,激动道:“云哥儿!真的是你!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燕孤云笑摸她的头,看着比自己矮半个脑袋的芙蓉妹子,笑道:“我回来了!你怎么会到渝州?”

月芙蓉笑着:“说来话长,我们先进去吧!娘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

“干娘也在?”

“嗯。”

说话间,三人走进百两村。

两旁昔日破烂的草庐,早已被鲜艳的木楼取代,不再是当日的贫穷之色。

月芙蓉一路笑着,脸上的伤疤却依旧触目惊心。

燕孤云看在眼里,替她惋惜。

走过空旷的草坪,迈上台阶,便到了北边的那间木楼。

正冒着缕缕青烟,农家炊烟正缓缓升起。

月芙蓉冲着屋子,大声开心叫道:“娘,你看看谁来了!”

过了片刻,一人身披围裙,从屋里缓缓走出来。

两鬓有些斑白,月彤缓缓走出屋子,见到一个陌生的少年,似曾相似,她却没有认出来。

目光有些呆滞,不如当年那般,两鬓斑白过早摧残了她的大好年华,燕孤云看着干娘有些心酸。忍不住泪下,喊道:“干娘,我是云儿!”

月彤有些发愣,缓缓才反应过来:“云儿?”

“云儿是谁?”她忘了。

燕孤云扑在她怀中,原本无限欣喜,却听到干娘已经不认识他。

怎么可能,燕孤云握着干娘有些发皱的手,绝不是当年那嫩滑的红酥手,却分明就是同一人。

他不信,紧紧望着干娘,不停向她解释:“干娘,我是云儿!云儿!您不记得我了?干娘!”

“云儿?”月彤想不起来,摇摇头,两鬓花白让燕孤云心中感到一阵刺痛。

月芙蓉安慰娘,扶她进去。

燕孤云还要跟进去,却被月碧儿阻止。

月碧儿说道:“大祭司的记忆有些残缺,似乎被刻意抹去。”

“这是什么意思?干娘被谁害了!是谁!”他有些愤怒。

过了片刻,月芙蓉从屋子里走出来,摇头道:“云哥儿,我没想到娘将你忘了…”

“到底发生了何事?你们怎么会到渝州城来?”

月芙蓉顿了顿说道:“当年从巫山下来后,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带着童子,劝我们到渝州城,说是将来会再见到你。我一听能再见到云哥儿便拉着娘硬要到这儿来,没想到半路上娘的记忆出了问题,变得有些呆滞。”

“难道是夷坚老伯弄的…怎么会?”他不解,却又不敢确定是夷坚老伯弄的。

夷坚老伯在他心中的地位是无可取代的,他一直都很感激他,故而他绝对不愿怀疑是老伯弄的。

“夷坚?”月碧儿突然对这个名字很感兴趣。

燕孤云赶紧改口:“是一贱,是个很贱的老伯。”

月碧儿不信:“有这种名字?”

“阿猫阿狗都有,为何不能有一贱?”

“这名字果然够贱。”

见月碧儿被糊弄住了,他这才放心。

炊烟袅袅,话说过了这么久确实肚子饿得不行,忍不住又“咕咕”了两声。

撇开这些伤心事,月芙蓉邀云哥儿共进晚餐。

燕孤云笑着答应了…

半夜,躺在床上。坚实的木床睡着有些不习惯,翻来覆去有些睡不着。

久违的亲人之感,让他有些兴奋,窗外半抹新月挂上树梢,静静泻下。

屋内人终于入了梦乡…

村外,一道五彩祥云飘过,降下二人,一老一小,正是夷坚和白衣童子。

夷坚掐指一瞬,捋着胡须笑道:“主角终于登场,看来这场好戏就要开始了。”

白衣童子望着村内,笑道:“师父,燕孤云真的在村里?”

“当然,你想去看他?没门。现在还不到时候。”

“切,非要弄得神秘兮兮的,有什么大不了的!”童子有些鄙视师父,如此说道。

“小鬼,还想不想愉快的玩耍!想不想吃鸡腿!话说,我也饿了。走打酒去!”

“城里都没人了,打什么酒?师父又在胡说了!”

“来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去拜会那个岳城主!该劝劝他因果报应就要到了!可得小心提防。”

“真的好么?”

“有什么不好,又不是你的报应!走!跟为师吃香的喝辣的!”

“这个我喜欢!”

这一老一少,嘻嘻哈哈有说有笑,往城内走去。

次日,天大亮。

燕孤云反身醒来,还有许多烦心事未解决。

首要的便是大叔被困在那个客栈生死未卜,其次是三位师兄要明日才来,该怎么说遇险这一节。

想着有些烦心,燕孤云出了门。

却见到村民们全都围在广场,当中站着一个老人家。

那老人家不是别人,正是村长。当年,自己睡醒一眼所见的那人便是他。

大伙正围着村长,议论纷纷。

燕孤云有些好奇便围了过去,谁知月碧儿和月芙蓉也围了过来。

月碧儿见了这小鬼,喝道:“小鬼,昨也可还习惯?”

“当然习惯。话说别小鬼小鬼乱叫,我叫燕孤云,你叫我孤云也行。”

月碧儿摇头:“不干,在怎么说我也是你阿姨那辈,叫你孤云太便宜你了,叫你云儿得了。”

燕孤云只觉有些好笑,一时笑得肚子痛,捂着肚子道:“你是我阿姨那辈!别逗我,你这样子也不过十五六岁罢了,顶多二十!还想占我便宜!月碧儿大姑娘!”

“你敢再叫一遍!”月碧儿发怒,刹那间便翻脸成了凶神恶煞。

月芙蓉笑道:“使者,您就别和云哥逗了。”

月碧儿笑道:“看在月彤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小鬼,要叫我使者大人,懂么!”

“是,月碧儿使者大姑娘!”

燕孤云故意逗她。

才见过一天而已,没想到这陌生的两人进展如此迅速,已然成了好友。

月芙蓉拉过月碧儿,笑道:“您就别和云哥一般见识,赶紧看看村长有什么要说的。”

“正事要紧,待会再和你理会。”

燕孤云耸耸肩,似乎在宣战。

挤开人群,月碧儿和月芙蓉靠近村长。

有村民问道:“村长,我们还要等多久!城里人都已经走光了!我们再不走,大伙可就完了!”

村长道:“大伙且放心,前几日那位恩人现身,说是会有人来处理的!昨日我们已经等到了前来处理的那人。大家看!他就在那!”

顺着村长所指,众人目光齐聚在这个小鬼身上。

见他身着玄黄殿道袍,手背宝剑,似乎有些修为。

不过看他太过年轻,众人还是有些生疑,不敢全信。

燕孤云原本好好地呆在人群外,闲着无事,正摘着一片树叶吹着好玩。

忽而千夫所指,一群人全都冲他看来,多少有些不习惯。他不知是何事,还以为自己摘了片树叶是犯了他们的大忌。赶紧收好树叶,有些拘谨道:“你们看我干啥?”

“村长,这个小鬼真的没问题?能处理闹鬼一事?”

听到闹鬼,月碧儿忍不住站出来辟谣道:“哪有什么闹鬼一事,那是冤魂不是鬼!你们不要混为一谈!”

“冤魂与鬼有何不同,还不是一样的!都是鬼!”

“谁说的!鬼在人间只能停留七天,七天一过便会到冥府,也就是所谓的阴间,投胎转世。冤魂则不同,他们因为生前遭受冤屈而怨念深重不肯前往冥府,只带怨气消散才能前往重新开始轮回。如果怨念一直不能消散,冤魂绝不会离去。但是他们坚信冤有头债有主,不会对其他人下手。渝州城内最近有发生冤魂袭人事件吗?”

村民想了想,应道:“确实没有听说过。话说这位小姑娘是谁?”

“谁是小姑娘!”月碧儿似乎对“小姑娘”有些反感,立马变脸,着实有些吓人。

月芙蓉劝阻她,她这才收起那副面孔,换做平易近人。

众人一见她变脸,瞬间个个鸦雀无声。

村长道:“这位是女子国派来的使者,专门为了解决‘闹鬼’一事。”

“女子国的人,她跑到我们轩辕国作甚?”忽而有村民生气。

月碧儿听了,心里有些不爽:“你管我作甚!”

丢下这一句,她带着月芙蓉离开人群。

燕孤云一见她两走了,赶紧握拳告辞,随了两人一并离开。

三人走出百两村。

月碧儿有些不高兴,踩着地上的落叶发泄道:“这些人,真是可恨!我好心来帮他们,居然如此说我,怨我多管闲事?妈的,你以为我愿意!”

燕孤云听这可爱的大姑娘居然说了“妈的”!瞬间对她的印象一落千丈。原本以为她是个邻家小碧,没想不到却是个性情中人!敢爱敢恨那般,心里不禁有些佩服她。

燕孤云笑道:“习惯就好。谁叫女子国和轩辕国常年动兵,百姓都互相怨恨了。”

月碧儿忽而狠狠瞪着他。

他本来心情大好,却突然见她板着脸,瞬间觉得杀气肆意。赶紧道:“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

“我们女子国的百姓从不记恨。即便你们轩辕国一直侵犯我国,但我国百姓没有像这些村民那般怨恨对方,而是替你们感到悲哀。”

“这有什么好悲哀的?不就打仗嘛。为了征服天下不也很正常…”燕孤云随口不经大脑应道。

月碧儿停下,忽而语调有些沧桑:“你什么都不懂!战争岂是儿戏!你知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百姓被战火吞噬,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这…碧儿姑娘,我不是故意要勾起你的伤心事,对不起!”燕孤云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看着她有些泛红的眼眶,顿时觉得有些可怜。

“请叫我使者大人!”

“是,使者大人!”

说话间,又走到了渝州城,望着西城门,他忍不住往南边看去,怨气冲天,很想再回一趟燕云山庄,回到那熟悉又陌生的家。

月芙蓉看着云哥儿停下,她也赶着停下抬头往那边望去,却什么都没见到。不禁有些疑惑,问道:“云哥儿,你在看什么?”

“家…”

“你家是?”

“燕云山庄!”

“啊!”月芙蓉有些不敢信“闹鬼的地儿…云哥儿不怕么?”

“若是爹娘,我宁愿他们变成冤魂,好再见一面!”

月碧儿泼了冷水:“虽说冤魂不会对其他人下手,但你若执意闯入他们的领地,可是要吃苦头的。现在想都别想进燕云山庄,要等几天!”

“为何?”

“再等几天,我的水晶球便能吸纳足够的怨气,将此地怨气削弱,到时候再进去便可无碍。”

“那要多久?”

“少则三两天,多则半个月…”月碧儿忽而嘴角浮过一丝坏笑。

燕孤云一听有些担心,虽不知大叔是被什么所困,不过在他看来多半与这怨气有关。若真是如此,当然是越快越好,却没想到要等上这么多天…只怕到时候大叔已经…

他不敢多想,有些失望:“要这么久…”

月碧儿忽而偷笑:“逗你的,今天差不多就能完成了。”

“你!…不带这么逗的!”燕孤云狠狠瞪道。

谁知月碧儿不以为然,反而有些得意笑道:“小鬼,看你小小年纪心事这般沉重,多笑笑,有益身心。”

这一席话说得似有道理,他竟然无法反驳。罢了,他不想理,只管往城内走去。

未走几步,便见到一队人马又在巡逻。

那为首的竟然是昨日的将军,将军责问道:“高人,昨日为何不来见城主,可让兄弟们被城主好生骂了一场。”

月芙蓉见到那大大的“岳”字,忽而有些害怕,有些愤怒,她悄悄躲到月碧儿身后,生怕被看见。

月碧儿不懂,看着她瑟瑟发抖的身躯,心生怜爱。她没有多问,撑开衣服似鸟的双翼,掩护着这小小少女。

燕孤云不知如何应对,想了想笑道:“昨日一时忘了,今日还有要事,来日我在登门拜访。”

转身欲走,忽而两只长戈倒在他身前,拦住去路。

“这是何意?”燕孤云问道。

将军道:“高人,别让兄弟们为难!带走!”

不由分说,一群人便“护着”燕孤云往渝州府赶去…

月芙蓉见着云哥儿被带走,忍不住看了一眼,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