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大意犯险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50字
  • 2014-12-25 11:59:32

次日,天明。

燕孤云醒来,独自在屋里整理好包袱,取过兵主之剑背上。

出门,正好撞见苏昕。

“昕儿姐,早!”

见到木头这把打扮,背着包袱似要远行,她问道:“你这是?”

“我有事需提前到渝州城,现在就要走。”

“这么急…”

“嗯!昕儿姐,保重。”他一刻都不愿停留,欲告辞离去。

忽而一人笑道:“何必走得这么急。”

却是大叔释离玉笑着,现在两人跟前。

“大叔?你怎么在这儿?”

“当然是为了等你。这一去只怕有些时日不能回来,还是先去告个别吧。”

“也行,师父在屋内么?”

释离玉点头。

水月轩内,云璃正襟危坐。

燕孤云进屋笑道:“师父我要出发了。”

“我已经知道了,路上小心,千万不要逞强。这瓶东西你带上,说不定会有用。”说着便递给他一个药瓶。

他摇了摇,听出是药丸。问道:“这是什么?”

“止血丸。此去难保不会受伤,带上它以防万一。去吧,回到故乡不要悲伤,凡事看开一点。”

“弟子明白,师父保重。”

言罢,燕孤云郑重磕了三个响头,一如当年。

云璃微微点头,虽依旧不敢放心,却也无可奈何,只能随他去了。

出了门,三个师姐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苏昕也不知何时跟了过来。

玄玉有些感伤,快要哭的样子,捏着小云子的脸,不开心道:“小云子,一定要保重…没有三姐罩着你,万事可要小心。”

他傻傻一笑:“放心吧!有大叔护着我。”

“早知道有大叔我就不担心你了!哼,害我白操心!”玄玉努嘴笑道。

玄月一笑:“小云子,还是那句话,万事小心。”

“我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好歹也是个男子汉!”

苏昕一直在那边默默无语,只是静静站着。

玄星见了,把苏昕拉了过来。笑道:“小云子,难道你没有和我们的昕儿妹妹打招呼?”

“早就说了!昕儿姐,好好保重。”

“保不重了…”语调有些凄凉。

众人一听有些感伤,玄玉赶紧劝道:“昕儿,说什么傻话。”

“一时失态,对不住。”苏昕赶紧改口。

“好啦,不多说了!我们走吧,大叔。”

释离玉施法唤出泣剑,御剑,燕孤云亦施法御起兵主之剑。

就在这院内,站在剑上,准备出发。

苏昕忽而问道:“燕孤云!你还会回来吗?”

却是从来没听到昕儿姐如此称呼自己,微微一愣,却笑道:“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说好了!一定要回来!”

两道光芒远去,苏昕望着那边,大声喝道…

山下,台州城外,密林中。

一人身着黑色斗篷,头戴蒙纱斗笠;另一人身着玄黄道袍,看不清面目。

斗篷男冷冷道:“他们出发了?”

道袍男应道:“是。”

斗篷男冷冷一笑:“如此甚好,只要出了玄黄殿就好办了。”

“依殿下的意思…是要拦截他?”

“大错特错!要让他们一切顺利,才好问出那人的下落。”

“我明白了。剩下的事便交给殿下了。”

“嗯。还有一事,我得提醒道长。你的身份可要注意隐蔽。上次我被释离玉追到了台州城,看来我的身份是保不了了。近期还是不要再见面,免得引起他人怀疑。”

“属下明白,祝殿下一路顺风。”

说罢,斗篷男化作青烟消散无踪…

且说释离玉和燕孤云二人,御剑而行。从一早出发,飞了整整四个时辰,终于飞到渝州城外。

御剑飞了这么久,不免有些饥渴。

两人落地,收剑。

冲着渝州城北城门,释离玉笑道:“这就是渝州城?”

燕孤云有些疑惑:“大叔没来过?怎么会知道路?”

“我是没来过,主人却来过。不要问我为什么记得路,因为我记得。”

释离玉不想过多解释,转移话题继续说道:“飞了这么久,饿了么?”

肚子不争气的“咕咕”了两声,他挠头一笑:“饿了!”

“渝州城有什么吃的?你是本地人应当知道。”

“这个?我先想想…那时候吃的,哦!火锅,可是现在是初春,要是冬天吃着可舒服了。”

“不如就吃这个,走!掌门特别发了百两银子,权当盘缠。”释离玉摇着钱袋,银子发响。

两人从北城门内走进。却见渝州城内,家家闭户,整个街上一片狼藉,就像遇到什么天灾那般。来不及带走的东西全被扔在街上,板凳桌椅横躺在地,簸箕扫帚无力匍匐。一片死气沉沉,唯一的活物只有那些被主人遗弃的家禽,鸡鸭在这街上乱逛,丝毫体会不到这城内的沉闷。

“这…真的还是渝州城么?”燕孤云忍不住感慨道。

想想当年多么繁华的一座城,如今却如此凋敝不堪。

大叔轻拍他的肩膀:“世事难料,兴衰交替也是万物常理。孤云,不必感伤。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客栈之类,你记不记得有什么客栈?”

他想了想:“我带您去。”

街上无人,阵阵春风吹起的不是“春风又绿江南岸”,而是尘沙滚滚,淹没了过往繁荣。

处处都闭着大门,能听到瑟瑟的人声,却见不到人。这氛围着实有些诡异。

释离玉时刻注意着周围的环境,初临陌生之地,一定要小心,说不定就是危机四伏。一柄泣剑在手,多少觉得有些可靠。

走了约莫半刻还是一个人都没见到,却看到一家客栈。残破的招牌旗帜,飘摇着几个破字,在瑟瑟春风中显得极不搭调。

“到了,就是这家。”

燕孤云正要走进去,却被释离玉拉住。

他警觉道:“小心,此处气氛有些不同。似乎有股强大的灵力。”

说罢,释离玉走在前头,燕孤云紧跟在后,进了这家“烟云客栈”

掌柜的是个胖子,脸却如白纸一般颜色,笑眯眯着双眼,却显得有些可怕,笑道:“两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释离玉仔细打量,冷冷道:“住店!掌柜的,大街上为何没有行人?”

“一看就知道客官是外地人,这不燕云山庄闹鬼,这昏沉的天谁敢出门。”掌柜的笑嘻嘻道。

“那掌柜的就不怕?”

“当然怕!可怕的也不止我一人,没看到我这客栈生意爆满,全都是客。这么多人在还有什么怕的,客官要不要加入其中。”掌柜那张苍白的脸露出诡异一笑。

释离玉冷冷一笑道:“也行。”

说罢,带着燕孤云坐到客栈东北角那张桌。

燕孤云闻道一股有些发腥的味道,四下扫视一周。果然客栈爆满,全都坐着客人,一个个都埋头吃着面条。

但是,那些人都和掌柜一样,面色发白如纸,毫无血色。一个个面无表情,却是僵尸一般。

忽而觉得莫名的害怕,燕孤云有些担心,看着大叔道:“大叔,这里感觉有些可怕…我们还是离开吧…”

释离玉将泣剑放在桌上,右手暗中作起剑指,施法。笑道:“既然都来了,怕什么。”

掌柜的亲自端着两碗面条走了过来,笑道:“客官,这是本店新推的美食,免费品尝。请!”

两碗面条,重重放在桌上。

燕孤云早就饿了,迫不及待取过两双筷子,埋头便要吃,释离玉赶紧阻止,喝道:“慢着!”

他不解,筷子已然挑了一箸面条。

释离玉夺过碗筷,冲着掌柜喊道:“掌柜的,你这碗面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新推美食,自然与众不同。”掌柜的奸笑道。

其余桌的客人一见,全都含着面条偏过头往这桌看来。目光呆滞,全都黯淡无神。

燕孤云细细看那面条也没什么异常,只是闻起来有些腥味和发霉。

无意中他往那些客人中一望,却见到一个身着玄黄殿道袍的男子,同样吃着面条双眼无神。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师兄玄清!

燕孤云虽未见几面,却清楚知道那是大师兄玄清。他叫道:“大师兄!”

释离玉一听:“玄清!”

不由心头一怒,喝道:“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掌柜的一笑,往后一退笑道:“不过是玩玩他们,你何必如此生气!释离玉!我可是知道你呢!”

拔剑,作法。

泣剑在手,一道剑气朝掌柜劈去。

那掌柜淡然一笑,站着不动。

眼看剑气就要击中,掌柜的居然消失无踪,似鬼魅一般。

剑气击中了墙壁,划出一道深深的剑痕。

释离玉提剑,往后拉着燕孤云,叫道:“走!”

燕孤云眼见这番变故,赶紧起身,拔出兵主之剑,随大叔一道往外撤。

忽而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这片地儿上响起:“想走?没门!”

妖风大作,呼啦作响。

大门忽而“砰!”重重关上。

四盏灯烛灭去,客栈内瞬间暗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

释离玉一惊,暗叫不好。施法,剑身放出金光,微微照亮。

但见那些客人全都趴在桌上,毫无气力,似昏死一般。

释离玉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哼,无知凡人,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号!”那虚无的声音再度响起。

“有种就出来战一场!何必鬼鬼祟祟!”

“你?若是真的释离玉我还可以考虑。只可惜你不是,没有资格与我对决!且让我试试你的实力!”

忽而火烛重燃,屋内一阵光亮。

原本沉睡的众人,全部睁眼醒来!眼睛血红,泛着血光,带着杀意。

这群人瞬间成了听命的傀儡,往他俩袭来。

释离玉执剑在手,却明白这些都是被控制的活人,不能下手砍杀。只能收了剑,与之肉搏。仗着拳脚功夫,推来挡去。

坚持了片刻,人群袭来。

释离玉和燕孤云被逼到墙角。

燕孤云道:“大叔,怎么办!”

“孤云,是大叔大意了!至少先让你出去!听好,跟我一齐用灵力使出高山流水剑第一式--居高!”

“嗯!”

“一二三…居高!”“居高!”

手作掌状,灵力汇聚,一起发力,对着墙壁,一掌劈开。

燕孤云往外一跳,跳出屋子。

释离玉也跟着一跳,忽而一道红光将此处罩住。他撞到了红光,却像一道屏障,生生挡下。

“结界!”释离玉恼怒,发力一掌,却毫无用处。

结界依旧完好,将他和燕孤隔开。

燕孤云站在屋外,见到大叔被困住。举剑,喝道:“断水!”

灵力化出巨剑,一剑劈下却是绵绵无力,奈何不了这坚若磐石的结界。

他不信,再试了几次,依旧不行。有些无奈,却又不甘心,看着大叔在结界内与那些人搏斗,自己却无能为力。

几番灵力使用,汗流不止,气喘吁吁。他哭了,喝道:“大叔!”

释离玉一听,笑道:“走!别管我!”

还未说完,释离玉便被人群淹没,彻底在他视线消失。

“大叔!”

他哭着,暗骂自己无用。

只能想着等两天,待玄明、玄孝和玄忠师兄一行到来再想办法。

现在该何去何从?他看着下落的夕阳。望了一眼这座诡异的客栈,握着拳头,有些情绪激动。

“大叔,我一定会找师兄们救你!一定要等到!”

无声应他,只有春风拂面,似在嘲讽。

忽而,沉寂的大街上,飘来一阵香气。

在他发呆的瞬间,那道香气从他身边经过,没有看清那人的面孔,他一惊:“好快!”

那人急匆匆前行,没有在意这个小鬼。忽而到了客栈前,那人合掌,施法,那道结界重新现身。

那人淡淡道:“果然是结界!看来二姐担心的事印证了!”

听那话语却是个女子,他一惊。正要去问个清楚,转身一瞥,女子却消失无踪,只有一道似有似无的香气留在街上。

失了大叔,他一个人走着有些落魄,不知何去何从。

忽而,大街上走来一队身着盔甲的将士,手执长戈,旗号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岳”字。

为首将军发令,按剑不动,全军备战,横戈。

将军喝道:“前面那个小鬼,你是何人!”

燕孤云抬头,不认识这个将军,见这幅阵仗似乎把自己当成敌人,他赶紧应道:“我叫燕孤云,是玄黄殿的弟子。”

“玄黄殿弟子!”那将军有些兴奋,赔礼“是我失礼了!高人,这边请!”

总觉得莫名其妙,那将军居然躬身请他。

他毕竟是个涉世未深的小毛孩,对这位将军心生戒备,问道:“你们又是何人?”

“我们是渝州城岳城主麾下的兵士,岳城主前几日才说玄黄殿会派人下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那将军明显有些兴奋。

燕孤云在干娘的故事里,听到过岳城主这个人,没错!就是他想夺取兵主之剑!想到这,他下意识摸了摸剑,想找点东西将剑藏好。他笑道:“原来是城主麾下的,是我失礼!不知城主现在何处?”

“城主就在渝州城的东北角,高人,请!”

他赶紧摆手推辞道:“等会我自行过去,我先逛逛。”

将军一愣,却也没有多想,反而好心提醒他:“此处并不太平,高人还是小心为妙。”

“多谢提醒。”

那队兵士继续巡逻。

好不容易躲开了这群瘟神,燕孤云缓缓输了口气,却想到被困的大叔,心底一阵失落。

发呆中,不知不觉走上熟悉的旧路。

忽而觉得阴风阵阵,有些凉意。他抬头,猛然一见,心底一阵刺痛。

那地方再熟悉不过,看着“燕云山庄”的牌匾倒在大门口。

两盏灯笼只剩下竹架,早已无法随风摇晃。未燃完的蜡烛,在竹架上一直保持着哭泣。

大门紧闭,朱红的漆被剥落,随着落叶堆在门口,无人打扫。

他想走进,却见到一张朱红的告示,不用想也知道多半是说闹鬼。他也懒得去看,欲抬脚却有些瑟瑟发抖,心底泛过一丝恐惧。

真的做好准备直面当年的惨痛?他问自己。

答案是,他怯懦了。那种痛,一直折磨了八年…

梦见那一天,人间炼狱,无数次从梦中惊醒…

再度抬头,如今已是十六岁少年,还是不敢面对…

就在发呆的这段时间,忽而一阵香气袭来,熟悉香味。

四下扫视,没有见到什么陌生人,却忽而一个身影从他身边经过,依旧那么身手敏捷。

那女子又出现在他眼前,他喝道:“你是谁?”

女子没有理他,独自站在告示前,看完告示,笑道:“闹鬼?可笑之极!”

她抬头看着燕云山庄,施法,手中捧出一个水晶球。闪烁着金光。

燕孤云见她行为怪异,走到她身后。

谁知那女子忽而抬脚就是一击袭来。

燕孤云赶紧右手护住,女子不肯罢休,复来一掌。

他往后一推,顺势,一掌劈去。

两掌相接。

“灵力?”那女子一惊!收手,往后一跃,退开。

燕孤云不敢大意,生怕她再偷袭,保持拳脚,备战。

女子喝道:“你为何跟踪我?”

“是你跟踪我才对吧!你这个行事鬼祟的姑娘!”

“别姑娘,姑娘的!我是有名字的!小鬼!”

“别小鬼,小鬼的!我是有名字的!姑娘!”他学她的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