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难言心语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4931字
  • 2014-12-23 11:47:42

她远远望着那家伙被霍烈扶下擂台,垂头丧气,完全不是平日那般斗志昂扬。

她望着有些出神,以至于娘叫她,她都未听到。

云素轻拍她的肩膀,笑道:“在看什么?”

苏昕抹去泪水,勉强笑道:“没什么…娘,你怎么上来了?”

苏泽伟冷冷道:“若不是你昨夜失踪,你娘又岂会上山来寻你。不过没想到,你还真在山上!昕儿,随爹回去。鲁公子可还等着你。”

她下意识往后退去,看着爹,含着怨,摇头:“我不想再回去。”

“由不得你!”苏泽伟铁了心要将女儿带回去。顺势给了个命令,两个家丁从他身后站出,身材魁梧,一齐冲过去要抓住小姐。

苏昕面对两个家丁的围捕,丝毫没有办法。

忽而,一道寒光一闪。一柄通体雪白的剑,平平稳稳地悬在她身前,剑尖直逼两个家丁。

雪魄剑映着白雪,冷若寒冰。剑身借着灵力化出白雪,进而在这方寸之地下起雪来。

苏泽伟一愣,云素一喜。

两个家丁忽而抬不了脚,低头一看却是被雪覆盖,脚已经被冻在地面上。

忽而一个声音冷冷传来,喝道:“玄黄殿由不得你们放肆!”

苏昕大喜,喊道:“姨娘。”

云璃板着脸,缓步走到苏昕身前,把她护在身后。

玄玉也跟来,握着佩剑,护着苏昕。

苏泽伟冷冷问道:“云璃妹子,你这是何意?”

“玄黄殿上由不得苏国舅如此放肆,连家丁都不好好管教。”

针锋相对,两人话语都有些火。

一听云璃长老发火,霎时间玄黄殿弟子从四面聚来。上百人将苏泽伟和云素围住。

见如此阵势,苏泽伟也不是傻子,缓过口气,笑道:“何必弄得如此,先消消气。”

剑拔弩张。金志诚闻到这味走出来当和事佬,笑道:“云璃师妹,先收剑,有话好说。”

云璃冷冷“哼”了一声,指头轻点。

瞬间冰雪散去,一切就当没发生过。

两个家丁得了自由,不敢看她,灰溜溜躲到了老爷身后,规规矩矩站着,生怕再惹那冷冷冰冰的美人生气。

云素亦劝道:“妹妹,好歹他是你姐夫…”

云璃冷冷应道:“苏昕…我绝不会再让她受半点委屈!尤其是你这个当爹的让她委屈!告辞!”

冷冰冰而来,冷冰冰而去。

云璃带着玄玉和苏昕离去。

云素高声叫道:“昕儿,好好听姨娘的话。”

她露出一笑,看了一眼娘,随即跟着姨娘走了。

那边椅子上,燕孤云静静坐着,一直低着头。玄月和玄星问他也是一句不回,成了木偶一般。

云璃回来,只丢下一句:“孤云,走!”

燕孤云低着头,默默起身。

“算了!你这样子如何御剑!霍烈师弟,麻烦你载他一程。”

“师姐难得需要帮忙,小弟自然乐意!”霍烈高兴道,施法唤出自己的宝剑,名为:炙炎。扶起燕孤云,乘风而去。

云璃施法载着苏昕离去。

玄玉施法载着玄月离去。

只剩下玄星干站着,看着师父和姐妹离去,她着急道:“师父,我怎么办?”

玄玉在半空扮了个鬼脸,笑道:“自己看着办!玄礼师兄不是在么?”

“你…!好吧…”玄星一笑。

玉秀峰,水月轩。

玄天德已从酣睡中醒来,静静坐在庭院内的凉亭中。

忽而阵阵急促脚步声,却是云璃带着一干弟子回了山头。

从人群中,他一眼便看到了燕孤云。却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不是那个时时刻刻都斗志昂扬的燕孤云。

玄天德淡淡问道:“今日比试…”

话未说完,云璃便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会意,闭嘴无言。看小鬼的状态,不用说也知道结果…

燕孤云却抬头道:“我输了…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玄月好心道:“正是午饭时候,先吃饭再休息。”

“不必。”他一把挣脱霍烈的搀扶,自个儿往房内走去。随后一声沉重的“砰”,门被重重关上。

苏昕看在眼里,被那一声摔门声弄了一惊。看着紧闭的木门,她心底又埋怨自己做错了事。不由得低下头默默无语。

云璃无声,摇摇头。

霍烈见师兄在此,问道:“天德师兄,你怎么也在这?”

“别问我,你不也来了么?”

“哈哈!”

两个师兄弟就在此东拉西扯,说个不停。谁还管那小鬼在想什么。

午饭,苏昕吃了几口,便放下碗筷,离了席面。

她转身便要离开,却被云璃叫住。

云璃道:“昕儿,你现在去也没用…他不会听进任何言语。”

脸上显出一番担忧,苏昕没有打算罢手,应道:“姨娘,我要试试才行,毕竟是我害他输了…”

“傻孩子,即便你不说话,他依然会输,这不能怪你。”

“可我过意不去…”

玄月站出来替苏昕恳求道:“师父,你就让昕儿去吧。小云子说不定会听她的。”

“他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和犯倔的驴一样。”

“师父,你就让昕儿去吧。”玄玉扯着师父的衣角,有些撒娇的意味。

玄天德似乎明白了什么,哈哈笑道:“原本我还打算让孤云娶我家灵儿…”

玄灵正刨着饭,差点被爹的话噎着,忍不住咳嗽起来。

赵玉莲赶紧拍着女儿后背,狠狠盯了玄天德一眼。

玄天德毫不在意,继续说道:“没想到苏昕姑娘如此有意,我这个做义叔的就不再提这事了。苏昕姑娘可要好好照顾这小鬼…”

“您说哪的话!人家才没想照顾那个死木头…”不觉面上发烫,一阵红晕恰如天边云彩。

云璃淡淡道:“去吧!”

满堂人大笑。

苏昕摇着牙,捂着脸赶紧跑了出去。这才觉得舒畅起来,脸上洋溢着笑容。

偏头,往那边走去。穿过拱门,一小片竹林洒着些许清凉。凉亭依旧,木门也依旧。

望着紧紧闭上的门,她没有底气,不知道能不能劝成。小心翼翼,轻轻叩门。

静静无声,只有风无忧无虑的吹过,卷起她的秀发,那门后却没有应她。

闪过些许失望,她一咬牙,再叩门,加大力度。

清脆的叩门声,换来的还是寂静。

此刻的燕孤云,静静躺在床上,没有睡去,也不可能睡去。

静静望着瓦片,一层层,乌黑的瓦片就这么叠起,却能遮风挡雨。

为何我的剑术却不能替自己打开一个未来,赢得一番胜利。为何?

他想不通,一直纠结着这个问题,没有想到答案。

清脆的叩门声,一阵接着一阵。

他没想去开门,也懒得去开门,只希望能这样一个人静静的躺在这儿,回忆那些点点滴滴。

门外,苏昕敲门无人应。敲了片刻,觉得有些累了,放下手静静站着,背倚窗台。

门内,光线从窗台透过薄薄的白纸窗射入屋内,带来些许光明。忽而被人挡住,光线暗了下来。在白纸上微微显出一个妙曼的人影。

他偏过头,冷冷看了一眼,又偏回来,继续望着屋顶的瓦片发呆。

呆了片刻,苏昕想到了什么。匆匆离开这儿,往自己房内走去。

窗子重新透出光明,他感受到。心底却惹出一种失落,仿佛不见人影少了些什么。

过了许久,忽而一阵琴声。

这声音?些许熟悉。

不觉间,双眼渐渐闭上,一阵困意袭来。他睡着。

睁眼,这里是?香气四溢。

起身,推门,却见到一汪池水,一座凉亭,亭内一个女子端坐,一双酥手正在弹琴。

琴音袅袅,绕梁不绝。

他想起,上次来过这里。迈步跨出门槛,一身火云金甲消散,换做一身白袍。

“西王母…”他叫出声。

女子轻轻一笑,却又一顿,笑容散去,淡淡道:“你叫我西王母?好多年没听到你如此疏远地称我为西王母…”

“不过是个代号,你又何必在意。”

“…你还是叫我瑶池…好些…”女子眉目间闪过一丝淡淡忧愁。

“瑶池,为何我又在这儿?”他站在亭里,面临那往池水,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如此问道。

“当年一别,你说会回来…我这一等就是这么多年。一见面你却喊了一声‘西王母’…如此生疏…”

“辛苦你了,瑶池。我为何在你这?”

“那你觉得应该身处何地?是人间女子国?还是…魔界…”

他微微一笑,显然对这个结果早有所料。依旧望着一汪池水,笑道:“你已经知道了。”

女子表情难堪,似幽怨,似无奈:“你真的投靠了魔界?”

他言语冷冷,负手而立:“我说的话你信么?”

她没有应他,抚琴的手亦停下,曲子弹道一半忽而中断。

“你既然不信,我亦不必再说。此番在你这儿也好,有些话可以说说…”

“你…想说什么?陆吾!”她带着期盼,静静聆听。

“你还是离我远些罢…我有必须完成的使命。即便背上这骂名…但是我不希望你被卷入这无谓的争斗。瑶池,离我远些!这将是我最后一次站在昆仑山瑶池。”

“这是何意?你…你要去做什么?”她愕然不知所措,只是如此问道。

“我的使命…瑶池,对不住了。多谢你替我疗伤,但是以后不必了…”

说完,他转身欲走。

她一口叫道:“你等等,我有话说。”

他立住,忽而化出一身火云金甲,手执金枪。

“说!时间可不多了。”

“我…算了,这里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你逃不掉了。乖乖束手就擒吧,叛…神…陆吾!”她缓缓应道。

金枪动,一点寒芒直逼她脖颈,离她喉咙只有半寸距离。

他没有下手,冷冷道:“早该想到!早该想到是你通风报信!瑶池,你骗我…”

“我没有!陆吾,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走错…”

“可是你知道这样会害死玉姬!”他有些激动,执枪的手颤动。

点点寒芒,就在她脖颈前晃动,却没有伤她分毫。

她忽而伸手,抓住枪头,问道:“你若觉得是我害了你,下手吧!”

说完闭目,静待他的抉择。

“你!”他无奈,重重收枪,转身离开。

忽而一阵金光闪烁,十来个身披银甲的神兵出现。

他横眉,丝毫不放在眼里。金枪在手,喝到:“我不想出手,别逼我。”

“将军,您不得离开这里。”一神兵道。

“若我执意要走,你们要如何?”

“天帝有令,拿您归案。”

“哼,先帝崩驾,大哥倒是如此性急。你们不是我的对手,退下!”威风凌凌。

神兵挺枪,执意要拦住他。

他一震,神力激荡。数十神兵被击倒在地。“我已经说过你们不是我的对手,回去告诉天帝,我陆吾就此与他划清界限,不必顾及兄弟情谊。”

言罢,转身化作金光散去…

只剩下瑶池,抱着琴,在厅内,独自垂泪…

室外,哭声。

“我错了还不行么,死木头!你开门!”却是苏昕含着泪,敲着门。

他一梦醒来,肚子有些咕咕叫,顿觉饿了。

起身开门,却已是日薄西山,过去一个下午。

苏昕哭了,泪纵横,湿了妆容,胭脂弄花了脸庞。

“吱!”门开了。

那个瞬间,四目相对。

他睡眼朦胧,她泪眼朦胧。

她透过泪,看到傻木头完好地出现在她眼前。一笑,天真一笑。不带任何犹豫,她一把扑了过去,搂着他,哭着,笑着。

他有些惊讶,完全未料到,有些嫌弃,两手推开她:“昕儿姐,你干什么?”

“我…我…”她涨红了脸。

他见了笑道:“咦,怎么脸红了?”

“我…我…”她结巴起来,咬着朱唇,眼睛转来转去不敢看他,却又很想看着他。

忽而凉亭那边,三个师姐坐在一排,一齐看着这边。

玄玉笑道:“昕儿,不要怕,勇敢地说出来。”

听着姐姐们的加油,她却越发慌乱,不知所措。朱唇咬得更紧,摇摇头,索性抓着头发,暗自埋怨这死木头,偏偏什么都不懂!非要人家…说出来…干嘛!

燕孤云避开她,从她身边走过,冲着三个姐姐道:“你们又想戏弄我!我才不上当呢!”

那一刻,他从她身边离开。她心底却出奇的平静。

水月轩内,云璃静静透过窗户看着几个徒儿的把戏。露出会心一笑。

玄天德还未离开,带着妻女正要道别却见到这场好戏,便停下来观看。

玄天德见师妹笑了,便笑道:“师妹难得一笑。”

“哪有,现在我可不想再生皱纹。”云璃笑道。

“对了,这些天可曾与释离玉师兄联系?”

“没有,禁地无人。也不知他在忙什么。”

忽而赵玉莲问道:“师妹,师姐有一事相求。”

“师姐但说无妨,何事?”

“我想让灵儿留在你这儿学习医术…”

玄天德不乐意了,埋怨道:“学什么医术,跟着为父学习剑术岂不是更好。”

赵玉莲骂道:“就知道打打杀杀,女儿都混成什么样了?哪有一点淑女的风范。再跟着你混,真怕她以后嫁不出去!”

玄灵一听就不乐意了:“娘,我才不嫁呢!我要一辈子陪在娘身边。”

“说什么傻话,你看看人家苏昕,现在正向云儿表白哩!”

“切,苏昕不敢说出来的,不信您瞧。”

屋里人都望着那边。

燕孤云走到了凉亭内,笑对三个姐姐。

玄月推着他笑道:“小云子,苏昕有话要对你说,还不快去!”

“唉,半天都不说一句,有什么话说!”他有些不耐烦。

玄星使了个眼色,玄玉会意,跑到苏昕身边,硬拉着她往这边走。

苏昕摇头,却又无奈,只得随了玄玉,埋怨道:“三姐,你弄疼我了!”

“昕儿,你也傻了?小鬼正是低落的时候,需要安慰。你这个时候去说保管能事成!”

“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苏昕努嘴。

玄玉故意大声喝道:“谁说什么今天一定要向那个死木…”

苏昕赶紧捂着玄玉的嘴:“求你啦!别说…”

“好啦!逗你玩的,快去!你看小鬼不是为你开门了嘛,说明他还是很听你话的!好好抓住机会哟!”

“这个…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低着头。

“去吧!就三个字而已,怕什么!”玄玉推了她一把。

苏昕就这么站在他眼前,一袭鹅黄薄纱长裙,随风摇摆,掩不住欺雪肌肤;一肩乌黑秀发,随风飘飘,映着夕阳柔色。

燕孤云忽而脱口道:“昕儿姐,为何你今天漂亮了些?”

苏昕淡淡一笑,深呼吸,听得自己小小的心儿如小鹿那般乱撞,“砰砰砰!”不停地加剧袭来。如此清晰,如此兴奋,不知所措,却又如此享受。

开口,朱唇轻启,皓齿雪白,却久久不见声音…

他看着她,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她看着他,不知道他听得懂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