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仗剑败场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4997字
  • 2014-12-22 19:05:36

三个师姐全都离开,故意将苏昕和燕孤云留在一堆。

苏昕低下头,未曾开口说话。

燕孤云什么都未察觉到,只管施法御起兵主之剑。让剑缓缓落在地上,踏上剑身。冲着她笑道:“昕儿姐,走吧!”

苏昕偏过头,悄悄看了他一眼,有些不好意思,迟迟不见动作。

燕孤云等不及,伸手,一把将她拉到身后:“别磨蹭了!起飞!”

“嗖!”

剑若飞矢,冲天而起。

苏昕冷不防,身子往后一倾,差点摔下去。情急之下抓住燕孤云穿的道袍,这才停了下来。

燕孤云一股劲御剑疾飞,根本未顾及身后的苏昕。

她偏过头往下一望,但见离地数丈有些晕眩,感到莫名的害怕,她瑟瑟道:“木头,我有些害怕!”

风声呼呼,他没有听清楚,笑道:“什么?你说飞得太慢了?”

她扯大嗓门:“我说,飞高了,我怕!”

“怕什么?有我在,保管没事!抓紧了!”

再加速飞去。

两旁白云往后退却,几只白鹤排成一列,与之争先。

苏昕有些担心,下意识地靠近他。看着他道袍背后有几个小洞,她忍不住用手去撩拨。

燕孤云怕痒,苏昕这一弄,他立马察觉。身子有些摇晃,剑身跟着颠簸起来。

“啊!”苏昕尖叫,生怕摔下去。

只因这颠簸,无意中,苏昕紧紧抱住了燕孤云,死死不肯松手。

燕孤云稳住剑身,笑道:“这下没事了。”

她这才放下心来,双手却不愿放开,就这么从身后搂着他。

燕孤云却问到:“昕儿姐,你抱着我干嘛?”

“我冷…”苏昕瑟瑟说道,生怕那家伙不许她这样搂着。

“哦,那就搂紧点,暖和些。”

她开心一笑,一双纤纤玉手绕过他的后背,搂在他身前。她偏过头,脸贴在他背上。

果然温暖,却不知是他的背暖了她的脸,还是她微红发烫的脸暖和了他的背。

就这么,她享受着这一刻。闭着眼,静静贴在他背上,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和开心。不用去想什么寿数无几,不用去想什么谈婚论嫁。就这么,二人世界,有他有我,足矣。

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她不愿睁开双眼。

忽而,耳边风声停住,身子下沉。

她知道这意味着到了终点,她不得不放开手,这大庭广众之下,须得矜持,不能越礼。

燕孤云兴奋道:“昕儿姐,到了!”

放手,睁眼。

见到整个殿的弟子都在此,她略显惊讶。

玄玉偷偷笑着,玄星亦笑。

玄月吵着两人,姨娘则坐在椅子上。

燕孤云走过去,往那边一看,正是玄孝立在师父金志诚身边。

金志诚投来善意的目光,看着他,眼神中似乎充满赞许。

他一笑,算是回礼。

中央擂台上,玄威缓缓登台,宣布道:“玄灵负伤不可再战,与她对阵的玄明直接晋级,参加此次任务。接下来,玄云对阵玄孝,玄忠对战玄天。请各选手准备片刻。”

燕孤云辞了师父:“师父,我去了!”

“注意安全,身子要紧。胜负乃兵家常事,无需太过在意。”

苏昕站在姨娘身后,似有话说却又不好开口。只能默默看着他离开。

玄玉凑过来,推了她一把。苏昕冷不防,冲了出去,撞到燕孤云。

燕孤云眼疾手快,伸掌撑住她,手却挨到了她的小腹。

苏昕脸一红,回头狠狠瞪了玄玉一眼。

玄玉忍不住,哈哈笑着。玄星则给了个眼色,劝她把握住。

燕孤云收手,厉声问道:“昕儿姐,你干什么?”

“我…”苏昕见他言语中有些生气,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傻傻站着。

他转身离去,缓缓走向东边的擂台。

擂台上,玄孝握着剑已经等候多时。

擂台下,苏昕埋怨自己为何没开口…

鼓声三通,“开始!”玄威一声令下,两处擂台同时开战。

今日观众可比昨日多了太多,大家昨日被二师兄的比试吸引,未曾关照过他。今日二师兄已经直接拿到名额,无需比试。这些弟子没了精彩看头,便凑到这边擂台打发时间。

看到这么多师兄围着擂台,燕孤云有些紧张。

玄孝挥手,剑鞘脱去,一道寒光闪过,执剑在手。

燕孤云缓缓取出剑,结果被卡主取不出来。原来是今日走得太急,没有弄好剑鞘。

一连拉了三次,都没拉出来。他不免有些尴尬,这才连着剑鞘从背上取下,拔剑。

观众见了,一阵哄笑。

燕孤云顿觉无地自容,好生尴尬。

台下,玄玉也替他觉得丢人,埋怨道:“小云子在搞什么?这也太丢人了吧…”

苏昕却替他辩解:“大概是出门太急,忘了整理…玄玉姐,你也别怪他…”

玄玉却一口取笑道:“哟,你倒是知道这么多?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她变色,埋怨道:“说什么呢…我才不是!”

师父云璃听到这玄玉叽叽喳喳个不停,喝到:“玄玉,这么大的人了,就不能安分点!”

玄玉被骂,顿时赌气不再看这比试。玄月玄星拿她没办法,只能由着她。

擂台上,燕孤云这才拔出剑。

“一柄破剑,小子,你未免太寒碜了。凭这个就想打赢我?”玄孝指剑问道,言语中带着轻蔑。

这种口气让他很不爽,真想教训这位玄孝师兄。他亦举剑应道:“点到为止,破剑也足够了。”

“有胆气!废话少说出招吧!可别怪我以大欺小。”

燕孤云还没完全准备好,却见玄孝一剑袭来。赶紧用剑格开,闪过一逼。

玄孝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见这小子只是被动防御,此时不攻更待何时。便一个劲攻来,丝毫不肯松懈。

燕孤云越来越被动,开场不过十回合便被他逼到了擂台边缘。

玄孝使剑的同时,得意笑道:“小子,这样下去你没有退路,认输吧!”

“休想!我才不会认输!”

他尽力用剑格住他的一击劈砍,脚正欲往后退,却感觉后跟踩空。原来已经到了擂台边缘。

玄孝也不用其他招式,就这样用剑逼着他,双剑相抗,以自己的力气推他往后。

一步步滑动,离边沿越来越近。他有些着急。

场下,苏昕见他如此吃力应对,看着有些揪心。双手握着那个凤纹金簪,捧在心口默默祈祷,希望能帮到他。

遥远的巫山,朝云宫。

巫山神女淡淡一笑。

小莲在一旁,不解,问道:“神女你在笑什么?”

“我在笑那个小鬼居然碰到了她。”

“她?”小莲更不解,“哪个她?”

“你不是说没有在她住处看见她么?”

“难道…不是吧,这也太胡来了…”

“谁叫她也是个傻姑娘,什么傻事都能干出来。为了小鬼居然做到如此地步,至于么?这不,又在求人帮她。小莲,你说我该不该出手?”神女有些犹豫不决。

“全看神女的意思了,该出手时就出手。”

“说得好,且看我出手!”

神女施法。

遥远的玄黄殿,擂台下。

苏昕手里捧着的凤纹金簪,忽而闪过一丝耀眼金光,随即散去。

燕孤云正僵持不下,有些担心,忽而感到一股力量袭来。顿时觉得全身充满干劲,发力,缓缓将玄孝推开。

玄孝一惊,没想到这小鬼突然之间有如此力道,竟然将自己逼退。玄孝不信,举剑再度劈砍。

燕孤云亦举剑,平着一剑挥去。

“铮!”

两剑碰撞,割划,击出火花。

燕孤云加大力度,左腿撑地,抬过右腿,一击横扫。

玄孝只得往后一推,避开。

燕孤云趁势掩杀过去,劈刺砍每样都来了一番。终于扳回局面,两人重新站到了擂台中央。

忽而只觉身子一轻,失了力量那般。诧异地看着自己的手,完全不信居然能有这种力度。

玄孝疑惑,不再盲目进攻,喝到:“小鬼,你刚才竟然有如此力道,佩服。不过还是劝你别得意!接下来,我要显出真本事了,我可不会像玄礼那般放水!”

放水?说起来是得感谢玄礼师兄。我决不能在此败退,辜负他的好意!

他淡淡应道:“玄孝师兄,接下来我也会好好应对!”

“哼,你想说刚才只不过是为了试探我的实力?小鬼,休要猖狂,看招!长河落日剑!”

此番与先前不同,玄孝使出师父金志诚所授的长河落日剑。

招招式式皆有套路,极力追求攻击,却轻视防守。坚持“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这一准则。

燕孤云一笑,昨晚义叔曾说,最高的剑术是无招胜有招。看玄孝的样子,似乎很在意招数。说不定能诱使他露出破绽,只要找到那个瞬间,一击便可决出胜负。

他故意喝到:“玄孝师兄,我也不客气了!高山流水剑!”

名义上打着“高山流水剑”的旗号,却并非高山流水剑,只是一些寻常基本的攻防套路。他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迷惑玄孝,等他露出那个瞬间。

玄孝果然上当,一股脑儿冲杀过来。只管仗着手中剑,使着引以为傲的长河落日剑。

场下的金志诚一直关注着擂台上的变动,他心底暗叫不好。那小鬼并未使出释离玉的高山流水剑?却故意说是这,莫非在隐藏什么?

他冲着场上的弟子玄孝,叫道:“玄孝,玄云并不是高山流水剑,只管攻他,无需畏缩。”

“弟子明白了!”玄孝更加使劲攻去,暗想:“居然敢骗我,小鬼,接受我的愤怒!”

玄孝直接催动灵力,使出一记落日式,数道剑气袭来。

不愧是长河落日剑的最强招式,威力惊人。剑气点到擂台,划出道道剑痕。

燕孤云一见,不敢大意。只得左突右闪,匆匆忙忙去躲避。

玄孝笑道:“看你能躲多久!小鬼,你输定了!孤烟式!”

急行,提剑。冲他脚下攻来。

燕孤云抬脚躲避,在擂台上一蹦一跳,有些滑稽。

观众见了,带着些许笑意。更多的却是担心这个小鬼在如此攻势之下,能不能坚持下来。再怎么看都是他处在劣势,能不能反败为胜?

燕孤云还在等待,他知道此刻绝不是出手的时机。玄孝士气正盛,只能先避过锋芒,待他疲惫下来再出手。不过话是这么说,形势的变化却不是按照预想那样。

玄孝越战越勇,丝毫不曾懈怠。眼中只有燕孤云像兔子一般躲躲闪闪,他笑道:“是男子汉就别躲躲闪闪!勇敢地站出来一决雌雄!”

燕孤云忽而定住:“可是你说的!来吧!高山流水剑,最后一式,流山!”

玄孝一听,不敢大意!知道这是高山流水剑的最强招式,赶紧施法:“飞漠式!”

燕孤云举剑,灵力汇聚,手中剑结出冰刺,慢慢覆盖剑身。在原本残缺的剑上以冰结出一段剑尖,将剑补全。

场下,金志诚笑道:“玄孝,无需担心。玄云使的是焚天剑咒中的‘皓雪’,并不是流山。”

玄孝忍不住大怒:“小鬼,你接二连三骗我!别怪我下狠手!大漠孤烟直!”

飞漠式与孤烟式合并,接连用出。既攻上路,亦照顾下路。

燕孤云猝不及防,胸口被一剑划到,虽然没有受伤,却将道袍撕出一个大口子。

他有些慌张,没想到玄孝居然下手如此。

场下,苏昕看在眼里,为他着急,见那一剑刺来,仿佛刺在她身上,痛在她心里。

她忽而离开姨娘身后,走出来,站到人群里,喝到:“傻木头,你认输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他看了一眼,有些怒!心想:“你不鼓励也就算了,还要劝我放弃?可恨!已经到了这步,岂能放弃。”

分心乃是大忌,玄孝见他如此,岂能放过机会。

一剑刺来,燕孤云虽然躲过,袖子却被刺了个大洞。他未想到,剑之后还有一掌袭来。

硬生生,一掌击中他肚子。顿觉肚子翻江倒海,一阵酸痛。面上抽搐,似有痛苦。

苏昕没料到自己的一句话却让他受伤,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她心底也不好受。

观众中不少弟子埋怨她,埋怨这个少女什么都不懂,跑在这里让人分心,差点害了这位师弟。不免有人对她指指点点。

苏昕看着周围人的指点,有些不知所措,瞬间成了过街老鼠。一个一个的眼神都告诉她,他们不欢迎她。

感觉有些孤单,自己明明是一番好心劝他,却得来这种结果。

泪,不合时宜地蹦了出来,调皮地见主人的伤心时刻,故意要让她惹上一层哀伤才肯罢休。

哭,那是一阵委屈,她不懂为什么?我只是好心的想劝他不要负伤,那样会让我…心痛…可为什么,傻木头不能懂,反而要如此。那个眼神,明明是恨!明明不会有爱…

小小少女冲出人群,想逃到没人的地方,躲着。

忽而,一人呵责:“昕儿!想跑到哪儿去!”

她抬头,透过朦胧泪眼:“爹!”

爹身后跟着一人,那人走了出来,搂着她,熟悉的感觉。温暖而慈爱。

她哭着叫道:“娘!”

云璃在椅子上坐不住了,起身,走过人群往这边赶来。

云素问道:“昕儿,谁欺负你了!”

“没有…”心里有些不舒服,她不想过多言语,却又忍不住偷偷往擂台看去。

好在擂台够高,站在这儿也能清楚看见。

擂台上,燕孤云捂着肚子,疼痛袭来。他咬牙坚持,正欲出手。忽而身子一软,就这么瘫倒在地。

“怎么会这样?”他不明。

玄孝收手道:“忘了告诉你,我虽然学的剑术,但掌法才是我的强项。小鬼,你太年轻了。你输了!”

“不会的!我不会输!”他不服气,想挣扎着爬起来,却无力,只能瘫软在地。

兵主之剑静静躺在擂台上,陪在主人身边。

他望着剑,缓缓蹭出手,一点点靠近,沾着剑柄却无力握剑。

那一刻,想到了干娘。

“这柄剑…等你以后学好剑术,就能发挥它的实力。”

想到了义叔说的无招胜有招,可是这样的结果?为何,苦苦所学为何不能派上用场!既然不能有用,学它作甚?学它作甚?

他哭了,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这种失落感,与自己练剑时的兴奋形成强烈反差,这就是失败的滋味?

他偏过头,看着玄孝得胜离开的背影。

眼神中映出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输了。

玄威宣布道:“玄云与玄孝对阵,玄孝胜;玄忠与玄天对阵,玄忠胜。至此,四个名额全部产生。玄明,玄忠,玄孝,玄云。你们四人将于三日后下山,前往渝州城查探燕云山庄闹鬼一事。”

三人得令,应声。

燕孤云躺在擂台上,傻傻笑着,不知道他是高兴还是失望。

霍烈上台,扶起他,安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玄云,习惯便好。”

他双眼无神,是绝望,是落魄,是孤单,是落寞。

苏昕看在眼里,忽而觉得心底一阵刺痛…

是我,是我害他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