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炼狱之夜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62字
  • 2014-11-22 11:54:53

第四章-

“燕云山庄”四个字在灯笼的微弱红光下显得有些黯淡。

大街上的两人看着牌匾,一人笑道:“是时候了。”

另一人道:“爹,我们要找的人就在里面?”

“孤相信他不会骗孤,一定就在这儿!整整过了八年!终于让孤找到一线希望。”

“他真的知道大姐的下落?”

“走!今日定要弄个究竟。”

朱红色的大门被年长的那人一掌推开。

刹那间,风声哗啦,地上尘土飞扬。

大门口正对着前厅门口,燕天双站在前厅门口,笑道:“天色这么晚了,两位有何贵干?”

年长者道:“孤有一事相请教燕庄主。”

燕天双继续笑道:“请。”

一旁的管家燕小六则感到有些恐惧,一股压迫感袭来。然而老爷却镇定自若像什么事都没有一般,心下不禁佩服老爷。

陌生的两人也没有丝毫见外,仿佛是故友一般,径直随着燕天双走进前厅坐下。

年长者揭下斗篷,露出真容。

燕天双一脸愕然,不禁失声:“是你!”

“没错,是孤。”

“你们…闯到人间所为何事?”燕天双不由有些愤怒和怨恨,双手握拳明显有些发抖。

年长者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道:“燕天双,你的宝贝儿子在哪儿?”

燕天双大怒,拍桌而起:“你这魔头!有什么就冲我来,与我儿子何干!”

燕小六呆在一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见老爷称呼那人为“魔头”看来不是什么好人。心中念道:“此事万分紧急,要赶紧找帮手。”便悄悄离开前厅。

年长者道:“‘魔头’?哼,随你怎么称呼。孤再问一遍,你儿子在哪儿?”

燕天双怒骂道:“魔头,十八年前‘漠北屠魔’之时,你杀了我大哥。十八年后,你又想对我儿子不利?且问我手中剑。”拍桌,登时桌子裂为两半,桌下横着一柄长剑。随手,燕天双拔剑出鞘。

“年轻人,你的火气太大了。”年长者微微一笑。

“魔头,我要为大哥报仇!纳命来吧。”扬剑直指魔头。

另外一人突然上前欲出手,年长者伸手拦住,喝道:“退下。这是我和燕庄主之间的恩怨。你不许出手!”

那人唯唯诺诺退下。

“燕庄主,只要你说出令郎在哪,孤可以饶你。”

“哼,休要猖狂!且过了我手中剑再说!”出手,剑若流星,快如疾风。

长者不慌不忙,嘴角带过一丝蔑视:“不自量力!”

瞬间,全身泛起黑气,双眼冒着血红之光。

两人就这么打斗起来,在这小小的前厅内。燕天双使剑,一步步稳扎稳打,剑剑直取要害。

而长者在原地一步都没离过,只是左右闪躲,就像看着小孩子打架一般,丝毫没有认真应对。

被人如此瞧不起,竟然手都懒得出。燕天双不由一怒,收剑喝道:“你为何不出手!”

“哼,凭你的本事,还没到孤出手的地步。”

“竟敢如此瞧不起人!有本事接我一招。”燕天双喝道。

“接你十招又如何,十八年,你一点长进都没有。看来孤当年真不该放过你。”

“那你就试试接住这招。”燕天双执剑,运用灵力。剑身忽而泛着金光,随即金光消失,笔直一剑刺出。

这一剑与先前没有多大差别,长者也没放在心上。伸手,手背上套着一副利爪,挡住剑身。蔑笑道:“这就是你所谓的招数?”

“看好了!”忽而,剑身再度泛着金光,竟然逼退利爪,发力冲了过来。兵刃相接,火光四溅。剑刃轻轻划过长者手背。

长者暗叫不好,赶紧收手,脚下轻点,退出三尺。微微一瞥自己的右手,一道口子鲜红地划在手背上。

燕天双正义凌然道:“虽然我不知道你真实的身份,但那道黑气我曾经问过高人。那是魔族之气!你是魔族!”

长者全身黑气大盛,幻化出一幅狰狞鬼神面目,喝道:“鬼神降临!”

继而黑气继续化出黑色盔甲之姿,三头六臂。头上长着两只犄角,额头中央竖着一只血色圆眼。

长者怒道:“孤乃魔王玉尊。没想到你居然特意去学了操控灵力之法,果真让孤出乎意料!有趣。”

“你们魔族,寻常兵刃奈何不了,唯有灵力才能克制。可据我所知神界早已降下神魔之印,将人魔通道封印。为什么你还能通过!为什么再次现身人间!”燕天双有些激动。

“小小凡人,何来这么多为什么。孤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的儿子在哪,孤有些问题要问他!”

“休想!即便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动我儿子一根毫毛!”燕天双怒气冲冲。

“冥顽不灵,那就受死!”魔气幻化的鬼神张开大口,喷出黑气。

乌漆墨黑,这小小空间内充满这乌烟瘴气。唯一的灯烛也已熄灭,一片漆黑。

忽而,一阵金光从层层黑气中绽放出,恰似乌云里挣扎出的一丝皎月,与这黑暗抗争。

发力,金光迸发,将魔王玉尊逼到屋外,随即金光也跟着飞了出来。

两人转战到庭院中,金光附体,绽放出圣洁的光芒,那是燕天双。

玉尊有些吃惊道:“战神姿态?你居然会这招!”

年轻人看着局势有些跃跃欲试,更多的是担心。

忽而,一阵哄闹。不少人带着扫帚棍棒之类从后院奔了出来。高呼道:“老爷,我们来助你!”

却是燕云山庄的下人,是那些应该坐马车离开的人。怎么会?

燕天双全身被包裹在金光之中,金光幻化出一副刑天断首的姿态,手执干戚而舞。燕天双揪心道:“你们回来作甚!快走!”

“老爷,我们放心不下您。”

燕小六抱歉道:“老爷,怕您担心,所以小人没有对你说…”

燕天双摇头叹息道:“你们…何必回来送死!…夫人,难道…”

“夫君!”

熟悉声音,音若黄鹂。

熟悉身影,红颜依旧。

“莹儿!”

“老爷!”

虽未别离,却似久别重逢。

年轻男子忽而飘身奔至人群边缘,伸手拦住众人,冷冷喝道:“止步!”

下人们被这一个陌生男子挡住,都面带疑惑。见这凶神恶煞的模样,不知是谁吼了一声:“就是他们要害老爷!”

这一群人瞬间变得分外团结,一致对外,扬起武器便要群起而攻之。

年轻男子,并未即刻出手,瞥了一眼正在战斗的父亲。然而那两人却出奇的都停手,没有继续。

不知是谁,一棒子挥了过来,打在年轻人头上。棒应声断裂,碎为两截。

玉尊微微一怒,鬼神一斧劈向众人。

燕天双见状,似有似无的战神姿态重新焕发斗志。伸手,盾牌死死挡住这一斧。

盾下,众人安好。

韩紫莹望着夫君,笑着道:“感谢夫…!”

随即只听到“轰”,一声巨响!

半空天雷叱咤,霹雳裂空。

地上砖石破裂,只见一个大坑。草木被砍为半截,一把魔斧劈在人堆中。

燕天双的战神姿态的确是稳稳挡住了一斧,然而六臂则有六斧…

一切如此突然。

燕天双回头,含泪望去,不忍心详看。

地上,血流成河。破碎肢体,密密麻麻,血腥之气随风飘荡。

含泪,爆发:“莹儿!小六!”

战神姿态,迸发!灵力汇聚,以乳为目,以脐为口,幻化出双眼和嘴。

雷声炸。撕心裂肺,燕天双似被逼入困境的发狂野兽!含泪怒吼:“玉尊!还我家人!”

嘶吼着,战神姿态,似最终的审判者,抛下盾牌,化出两杆长枪。狂奔,怒目直冲向玉尊。

玉尊愕然,静静没有动作,眼角竟滑过一丝泪。鬼神自主行动,六臂挥斧一齐砍向燕天双被包裹的战神。

刹那间,两道光芒,一黑一红碰撞。在这庭院中,交融。趁着黑夜厮杀。

一切尘埃落定,鬼神六斧尽数砍入战神之内,将其体内的燕天双砍伤。而战神的两柄金枪,一枪刺入鬼神,伤及玉尊。另一枪却被另一尊鬼神所执。

烟消云散,鬼神和战神都散去。

燕天双倒地,全身剧痛。战神姿态虽威力巨大,却需全身灵力发动,施法者因灵力衰竭必死。即便匍匐在地,也要昂首挺胸,望着不远处躺在血泊中的韩紫莹,费力喊道:“莹儿!莹儿!”

韩紫莹躺着不动口中只有出的气,再没有进的气,微微应道:“老爷。”

腿脚已然断了。用尽最后的力气,燕天双爬着,一步步爬到了心爱的女子身边。看似只有丈余之距,一路爬去全是熟悉的人的尸体,阿福、阿财、阿碧、阿晶……

已无法形容那悲痛,身躯不能承受之痛。大吼道:“我燕天双对不住你们!”

“老爷!”哭着,泪湿容妆。

两人相拥在一起,血泪交融。

燕天双喷出一口血:“莹儿,对不住…”

倒在男人怀中,含血笑着,一如初时相见那般天真浪漫:“别这样说,能在夫君怀中…我已…无…憾…”

最后一口气吐出,双眼缓缓闭上,一行泪停在眼角,红颜无声逝去。

搂着她,最后在她额头上一吻,再温柔的喊了一声:“莹儿…”

又一口血,咳…咳…

对面,玉尊捂着胸口,忍不住一口吐血。

“爹!您没事?”年轻人问道。

“你为何要出手!”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玉尊一巴掌打在儿子玉玄脸上。

玉玄没有解释,静静受了着一耳光。

玉尊看着满目的残渣碎块,全是被鬼神降临所弄。这魔头的眼中竟流出泪…

时间往前一点儿,百两村。

破旧的草屋中,“汪汪!”几声,燕孤云被吵醒。

头有点昏,燕孤云坐起,却见一个干柴一般瘦弱的老伯坐在门口。

打雷了,他有些怕。

霹雳照下的白光映着老伯的瘦弱背影,更让他害怕。抱着小顺子,稍微有些放下心来。蹑手蹑脚,眼睛始终不曾离开这老伯,走到他身后,手伸出,却不敢拍下。

忽而老伯道:“你醒了。”

确定是个人,他才完全放下心来,问道:“这是哪?”

“百两村。”老伯望着半空“又打雷了。”

燕孤云可没在乎天象如何,轻轻道:“我想回家。”

“走吧,我送你。”

没想到老伯竟开口答应送他回家,不觉有些喜出望外。这鬼天气在外面噼里啪啦着实有些可怕,他只想早点回家依偎着娘亲。

一老一小便从百两村出发。

燕孤云见着村中破旧的居所,好奇问道:“老伯,为什么他们住得这么破?”

老头笑道:“咱们穷,修不起房子。”

燕孤云天真笑道:“我回去让我爹赏你们一大堆钱,就能盖上好房子了。”

老头哈哈大笑,问道:“你爹是谁?”

提起爹,燕孤云脸上泛着自豪:“我爹就是妇女皆知的燕云山庄庄主燕天双。”

“妇女皆知?你这样说,看样子你爹可不是什么好人呐。”老人笑道。

燕孤云急了,他不认识那妇孺皆知,辩解道:“那个书上说的妇什么皆知。”

“逗你玩的,你爹燕庄主是个大善人。为了帮我们这些穷苦人家,可出了不少金银。”

听到有人夸他爹,他也跟着觉得面子很足,便觉心满意足。

一路上说了半天,终于到了燕云山庄。

灯笼依旧高挂,天上雷鸣却更加剧烈。

燕云山庄的牌匾还是和往常一样。

燕孤云抱着小顺子和老伯道别,自言自语道:“若是被爹发现,今晚肯定又惨了。小顺子,我们要不要走后门?”

“汪汪!”

“唉,还是不走后门了,这么远又黑。”

悄悄靠近紧闭的大门,轻轻敲了两下,使劲咳嗽了两声。这是他和小顺子约定的暗号,突然想到小顺子,说好的冰糖葫芦!

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一时竟让他有些犯难。无意中摸到了怀里,有些鼓鼓的,掏出来一看,喜出望外。居然还有一颗,算是给小顺子一个交代。

过了片刻,还不见动静。燕孤云犯疑,对着怀中的小顺子说道:“糟了!难道小顺子睡着了?可恶的家伙,居然敢把本少爷关在外面。”

一阵风吹过,好冷。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

“我们走后门吧,但愿门留着。”

“汪汪!”

突然,门“咯吱”一声响,竟开了…

“哈哈,果然小顺子没忘本少爷。”

“汪汪!”

门内昏暗,不见五指。忽而冷不防一个摔跤,“好痛!这是什么?”只觉手蹭到了什么黏黏的东西。

天上霹雳闪过,一刹那的纯白之光,照亮这阴暗。只见手上,“血!”

再一道霹雳,庭院中一切都明亮可见。

碎肉残渣,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破碎的肢体。

“啊!”吓得呆坐在地,哇哇大哭,无尽的恐惧袭来。

摇头,发抖,一步步往后蹭。

霹雳再闪过,一个熟悉的人。

哭着喊道:“小顺子!小顺子!你怎么了!小顺子!”

只见小顺子双眼睁着,死死望着天上,躺在血泊中,早已死去。

伤心,嚎啕,恐惧。

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想离开这里。人间炼狱般的地方,可还记得这是温暖的家。

“爹!娘!你们在哪。”

忽而,前厅,一道微弱的火光亮起。

光明刺破这血腥的阴暗,他找到一盏明灯一般,哭喊着,恐惧着,跑了过去:“爹,娘!”

到了前厅,之间地上盖着一块白布。那边椅子上坐着一人,人旁还站着两人。

坐着的人脸色煞白,虚弱无力叫道:“云儿!”

熟悉的声音,燕孤云哭道:“爹!爹!您怎么了?娘在哪?”

燕天双带血的手,按着他的肩头:“云儿,要坚强。以后爹娘不在身边,要照顾好自己…咳咳!”

旁边站着一老一少。

老头夷坚出手,施法替燕天双灌输灵力,燕天双谢绝:“‘战神姿态’本是神族功法,耗尽灵力必死。您为我灌灵撑到现在,我已心满意足,不必再浪费灵力。”

夷坚收手,问道:“为何不听我当年之言?”

燕天双反问道:“为何您知道却不出手相救?”

夷坚被问得没有言语回答,保持沉默。

燕天双笑道:“凡人皆有命数,我虽不信命。但真有命数所定,我又能如何?先前拜托您的事还请答应我。”

夷坚一本正经道:“答应你的事,老夫决不食言。”

“那就好。”转过头,向着儿子道:“好好听这位老伯的话,答应爹要坚强。”

燕孤云不住流泪,看着爹奄奄一息的样子,点头:“嗯!嗯!”

小狗也跟着“汪!汪!”

“你去看看你娘吧!”

燕孤云转身,燕天双沉重一叹,闭目安心逝去。

燕孤云俯下揭开白布,只见娘脸色苍白,冷冷如冰。他问道:“爹,娘为什么这么冷?”

爹却双眼紧闭,没有回答他。

“汪汪!”

“爹一定是睡着了!肯定是睡着了!”

夷坚背对燕孤云,闭目长叹,眼角泪下。

白衣童子看着师父的表情,也不禁黯然泪下,轻声埋怨道:“师父,先前你为何不出手救他们?”

“为师…”沉重无言。

“他们的命运,为师又如何能更改!可恨这‘命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