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名花有主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4974字
  • 2014-12-11 14:09:20

轩辕国王子姬辛憨笑着走到他的苏昕妹妹跟前,突然跳出去,拌着鬼脸笑道:“苏昕妹妹!”

苏昕一直专心绣着自己手上的鸳鸯,并没注意到刚才三个师姐的悄然离开。

王子这一跳,打断了她的专注。苏昕被吓了一跳,捂着自己的心口拍着,终于平静下来,埋怨道:“你在干什么?”

王子见被苏昕妹妹骂了,顿时就不开心起来,努着嘴有些低沉,忍不住要哭的样子,埋怨道:“苏昕妹妹骂我!父王,苏昕妹妹不要我!”

苏昕怕他声张出去,影响那边正在练剑的燕孤云。赶紧拦到:“不许哭!”

王子被她一喝,倒成了乖小孩,捂着嘴:“我不哭!苏昕妹妹好可怕!人家好怕怕!”

苏昕相当无奈,这家伙为何会找到这里,便问道:“姬辛哥,你怎么跑这来了?”

他想了想,想不起来,便比划着,站在地上这么一跳,然后双手张开像飞的样子。比划完,这王子还有些洋洋得意。

苏昕想了想,忽而明了:“是谁御剑带你来的?莫非是姨娘?”

看他点头确信的样子,苏昕已得知是姨娘载他来的。想到姨娘居然带这家伙上来找自己,顿时她心头有些不快。放下刺绣扔到筐里,索性端坐起来,问道:“你来干嘛?”

王子成了乖娃娃,双手撑着脸,笑嘻嘻慢吞吞说道:“来看苏昕妹妹呀!”

“我有什么好看的?”苏昕对他这个理由感到不解。

王子急了,扭着身子似发脾气的小孩:“人家就是来看神仙妹妹的嘛!”

苏昕拿他没辙,听说表哥因为一场大病而痴傻。想想倒也觉得他可怜万分,堂堂轩辕国王子竟是这幅模样,想必苏媚姑姑也伤心不已吧。

姬辛毕竟是她的亲表哥,幼时也曾见过几面。故而苏昕虽然也不爽他挨着自己坐着,却也不跟三个师姐那般嫌弃于他。更多的是一种同情,同情表哥的遭遇。

三个师姐躲在一边,看着昕儿与那王子居然说得这么畅快,不禁替小鬼担心起来。

玄玉忽而笑道:“大姐二姐,你们说昕儿会不会喜欢上这个王子?”

玄月听了一惊,疑惑问道:“玄玉,昕儿怎么可能是这种人。倒是你,莫非想做人家的王妃?”

玄星一听,哈哈大笑,有些幸灾乐祸:“活该,被大姐数落了吧,谁叫你话多。”

玄玉哼了一声,朝燕孤云那边走去。

燕孤云还在和大叔释离玉讨论剑术,不时比划着。两人一心沉迷剑术,对王子到来一事到现在都不知道。

玄玉走过,拍小鬼肩膀,道:“小鬼,就知道剑术,鸳鸯都要飞了!”

燕孤云没听懂,埋怨道:“玉儿姐,别打扰我练剑呐!我和大叔还有和很多没探讨呢,您哪边凉快就哪边呆着去。”

玄玉好心没好报,骂道:“傻小子,苏昕都要飞了!”

“飞到哪去?怎么飞?飞了也好,免得有人来打扰我练剑。”燕孤云也没理她,自找大叔继续,“大叔,我们继续!”

释离玉毕竟是久经人事的大叔,自然听懂了玄玉话中的意思,笑道:“玄玉,孤云对儿女之事一窍不通,也不敏感。你不把话说明了,只怕他永远不知。”

燕孤云一听大叔如此评价,登时脸都绿了,不高兴道:“大叔,有您这么损我的嘛!”

“你若懂了还在这傻站着?傻小子!”释离玉冲着苏昕那边,示意燕孤云往那边看。

这慢热的木头这才往那边看去,却见她身旁多坐了一个人,还是个长得不敢恭维的胖子,燕孤云笑道:“那个是谁?”

玄玉爱理不理道:“那个可是轩辕国的王子姬辛!”

他听了有些激动道:“王子!不过为什么这么…帅…”

玄玉忽而灵机一动,拍着他的肩膀道:“那个王子是来抢昕儿做媳妇的,你打算怎么办?”

燕孤云高兴笑道:“好啊,那样昕儿姐就能当王妃,说不准将来那王子继位她还得母仪天下,哈哈,到时候求她办点事岂不是很容易!玉儿姐,你到是去帮帮她呀,别来碍事了。”

玄玉一听,肺都气炸了。一个耳光就扇了过去,也不开口,就狠狠地鄙视地看着他。

燕孤云捂着脸,有些委屈道:“玉儿姐,干嘛打我?”

“打的就是你!”玄玉丢下这句扬长而去。

他转而向大叔诉苦:“大叔,她们女人怎么如此善变?”

释离玉摇头道:“是你该打。”

“连大叔都不帮我!唉,昕儿姐如果做了王妃有什么不好嘛!许多女人不都梦想着当上王妃嘛!”燕孤云揉着脸,气愤道。

“你帮人家想得倒好,可曾问过她本人愿不愿意?你个傻小子,大叔也不好明说。自己好好去想想吧。今日到此为止,明日再练。”释离玉说完也扬长而去。

这片地就剩他在这干杵着,看着手中断剑,自言自语问道:“我到底说错了什么?”

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我去帮昕儿姐得了!这样一想,有些得意,将来说不定她还欠我一个人情呢?想着便行动了,燕孤云往苏昕这边走来。

玄玉愤恨着,回了两个师姐身边,骂道:“傻木头,死木头。真是块破木头!”

玄月安慰道:“怎么了?小鬼惹你如此生气?”

玄玉越想越气:“昕儿小妹到底是哪点看上了这块死木头!真不值得!大姐,你是不知那小鬼说得好气人!”

“罢了,罢了。毕竟那是他两的事与我们无关。你就别多想了,还是自己找个男人嫁了得了,年纪也不小了。”

“我才不要!”玄玉扭过头,坚决不干。

玄月和玄星一笑,再不理她,却关注起这边的进展。

苏昕笑着:“姬辛表哥,你这样出来,王会担心的。”

王子摸着脑袋,一字一句压低声音悄悄说道:“父王恩准了,我要找苏昕妹妹。他们都说我傻,苏昕妹妹觉得呢?”

听这说话,似乎也没什么痴傻,苏昕笑道:“哪有的事,虽然是有那么点…”

王子浅浅一笑,忽而看到有个少年走了过来,便挽着苏昕的手大声嚷嚷道:“苏昕妹妹,人家要尿尿!”

苏昕一惊,这王子前后变化是有点大。说他痴傻,分明又明白事理。这下她也不知这表哥到底是什么情况,只得安慰道:“不急,喊他陪你去呗。”

燕孤云跳过栏杆,蹦了进来,笑道:“王子好!”

王子却像怕极了那般,躲到苏昕身后,瑟瑟说道:“苏昕妹妹,人家好怕怕!”

她无奈,笑道:“哪有什么怕的!你和他去呗。燕孤云,本小姐命令你陪王子上茅厕。”

“求之不得。”燕孤云浅浅一笑,带着王子去茅厕。

一路上,王子压低声音笑道:“小鬼头,你喜欢苏昕妹妹吗?”

他一惊,这王子当真是傻子?回道:“不喜欢,她呀,总是烦我。对了,王子是不是想娶她做王妃,我帮您说说!”

王子一笑:“那就有劳你了。”

随后又嚷嚷道:“人家好怕怕!大坏蛋!”

片刻后,两人上了茅厕回来。

正巧云璃走了过来,冷冷说道:“昕儿,你爹要你回家一趟。”

苏昕低着头,望着筐子里未绣完的鸳鸯。冷冷道:“什么时候?”

“现在!”云璃亦冷冷道。

三个师姐凑了过来。

苏昕十分不愿回去,问道:“姨娘,我能不能不回去。”

云璃摇头。

“我这一回去恐怕再也出不来了…”苏昕垂头道。

玄玉劝道:“放心,以后你若想上山,给三姐说一声,我来接你!”

苏昕没有应她,沉默不语。

燕孤云走了过来,见着苏昕似乎不大开心,便凑到她跟前,弯下身子转过去,瞪着她笑道:“谁惹你不开心了?”

苏昕正垂头,突然看到眼前一个歪着的脖子,却是燕孤云,淡淡道:“我要回家了…”

燕孤云一听,十分高兴:“好啊,你就不会再来烦我了。终于可以安心练剑了!”

苏昕听得心如刀绞,缓缓问道:“我就只会烦你么…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燕孤云挺直身板,想了想:“送饭也不错,昕儿姐,我谢谢你照顾我这么久,保重。”

“我就要回家了…可能再不能上山…”苏昕言语绝望,眼神中却含着期盼,“你就不想说点什么…”

“有什么说的?对了,不如送你个礼物。”燕孤云从怀中掏出一个做工精良的凤纹金簪,那是巫山神女送他的。燕孤云不知这有何用,反正也用不着,不如送她算个人情,说不定以后她真当上王妃什么的,到时候借着这个玩意还能拜托帮帮忙之类。这样一想,他便痛快的伸手递了出去。

苏昕小心翼翼接过,看了一眼,握在手中,贴着胸口,忽而泛出泪花,笑道:“我一定会好好保管它!”

燕孤云见她流泪,有些不好意思。找个借口开溜,说道:“我还要练剑!不送了。”

苏昕似有话说,手伸出欲拦他,却已来不及。欲抬脚跟上去,却被云璃拦住。

她不解,问道:“姨娘,您这是?”

“昕儿,该走了!燕孤云配不上你!”云璃冷冷道。

最后再看了一眼,她带着泪看着远去的身影,无奈摇头,转身踏上云璃的雪魄剑。

一直默默在一旁看着的王子姬辛也跟了上来,站到剑上。

玄月告别道:“昕儿,保重!”

玄星亦跟着道:“保重!”

玄玉却笑道:“记住我说的,以后派人来找我。”

就这么在离愁之中,苏昕离开生活近六年的玄黄殿…

苏昕回了久违的家,一进门,丫鬟苏珊便迎了过来,笑道:“小姐!”

“苏珊!你还在!”苏昕也有些兴奋。这丫鬟从她小时候起就一直陪在她身边,原本还以为六年过去,她早已离开苏府。没想到苏珊一直等这她。

云璃自赶去前厅,冷冷道:“人我已送回,她的病…我还是无能为力…”

谁知苏泽伟一笑:“没事,人回来就好,只要稳住王子就行。”

云璃对此有些反感,问道:“你眼中除了官场便再无他物?昕儿的幸福你可曾想过?”

苏泽伟冷冷道:“我的女儿我自会安排,你不用多管。这六年辛苦你了。苏某在此表示感谢。”

“苏国舅的大礼我承受不起,只是昕儿的寿数不出二十。好好珍惜,她这最后的四年…”云璃转身,含着懊恼离去。路上见着苏昕,她停下。

苏昕见着姨娘离去,问道:“姨娘,感谢您这六年照顾。我已经知道真相…”

云璃一惊:“你知道什么真相?”

“我的病根,不出二十…我早已知道…”

云璃盛怒:“是谁泄密!玄月,玄玉?还是玄星。”

“是姨娘您自己说的,那日在院中您和释离玉大叔不经意间说起,恰好被我听到…”

云璃懊恼,沉默片刻:“你不会怪姨娘太过无能…枉为‘医圣’…”

“人人皆有命数,无需怨谁。我只是希望您能好好对燕孤云,毕竟他是您的弟子,不该因为他是男子便另眼看待…”

“姨娘知道了,昕儿,接下来的四年…好好珍惜…姨娘无能…”云璃哽咽不能言语。

苏昕笑道:“您不必自责,回去吧。释大叔等得急了,可不好。哪日若姨娘办婚宴,可记得请我!”

云璃一笑:“人都老了,还什么婚宴。倒是你的…唉!”

话未说完,她便停下,顿了顿,抹去眼角泪花。

“或许我不配拥有…”看着掌心的金簪,她哭了,随后抹去泪,一笑“我该祝福他!”

“你长大了,昕儿。姨娘该走了…”

“慢走,恕昕儿不送…”

云璃不敢再待下去,她怕会控制不住泪水,反而加重昕儿的无奈。只得匆匆御剑离去,在半空中无人所见,放声痛哭。作为“医圣”的无奈,谈什么医术登峰造极,只是可笑罢了…

台州城,苏府。

王子姬辛嚷嚷着要苏昕陪他,苏国舅和云素自然不敢违逆他的话,便让苏昕陪着。

在书房,姬辛看到那副卷起的字,念道:“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於我归处?”

苏昕夺过字画卷起,笑道:“这里没有外人,表哥就别装傻了。”

姬辛憨笑道:“苏昕妹妹,人家怕怕!”

“没什么怕的,何必弄得自己这么累,表哥!”

姬辛笑道:“果然骗不过你。”

他撕过脸上蒙的一层皮,露出真容。却是貌比潘安,一表人才。

她笑道:“听说表哥小时候生了场怪病以致容貌大变,想必只是姑姑使的障眼法吧。”

“嗯,我这次来只是来看看表妹罢了。好不容易才出宫一趟。”

“看我干啥,有什么好看的?”苏昕淡淡一笑,坐在椅上,展开书桌上的宣纸,镇住,提笔。

“许久不见,十分挂念表妹。表妹的病根…”

苏昕正奋笔疾书,忽而打岔,一横写弯了,在纸上显得与周围的字格格不入。索性放下笔,展开那卷《诗经》。

她淡淡道:“我的病根…只是没救了…”

姬辛一听,顿时愁眉苦脸:“听说表妹的怪病是从小便有,不时头疼发昏,近乎昏死。几次吓得舅母不省人事。起初我还以为是舅舅不愿定下这门亲事而故意推脱,今日一见倒是我想错了。”

“表哥,你还是找其他人吧。从小我就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已经不能陪你…太久…”苏昕哽咽。

姬辛道:“没关系,一年便是一年,哪怕只有一天那也是一天!”

苏昕摇头:“对不起,表哥,昕儿已经有了意中人…”

“可是那个被称为‘木头’的傻小子?”姬辛淡淡道。

“表哥如何得知?”

“那几位大姐一直窃窃私语,我只不过不幸听到了。若是他,我却劝表妹,那傻小子不值得。既无权无势,又无财无德,赳赳武夫能有何作为?听说他是什么燕云山庄的后人,可现在不过是个过时的名头,掩盖不了他只是个孤儿的事实。表妹,这样的傻子不能给你幸福。”

“那表哥又给我什么样的幸福?”苏昕反问道。

姬辛拍手笑道:“表妹只不过十六岁而已,未曾想到竟如此老成,当真是人中难得。表哥若一朝登位,定册封你为后,那时母仪天下青史留名,何等威风!”

“威风?那里只是个囚笼!和这间屋子没有不同。权势名利不过是你们男人所好,我一个弱女子只希望平平淡淡能自由自在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而不是成为花瓶被你们摆来摆去…表哥也好,爹也罢,无一不是这样想的,可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姬辛一惊,淡淡道:“表妹果真是不希望成为我的妃子,那就别怪表哥手段。”

“表哥莫非想强逼不成?”

书桌下,抽屉被她缓缓拉开,寒芒一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