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六年大变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03字
  • 2014-12-10 13:25:16

“昕儿自出生起一直体弱多病,算命先生说她的病根是前世轮回所致,这种病症无法根治,靠药物只能缓解发作推延死期…”云璃低声说着,不时回头看看打闹如此开心的两个小家伙。看着昕儿天真的笑容,她笑一份云璃便心痛一份。

释离玉听完,倒是看得很开,笑道:“算命一说本无可信,世上机缘巧合太多,说不定哪天她得到什么灵丹妙药,没准一下就根治了。你也不用太过悲观。”

云璃摇摇头:“怎能说得如此轻巧,我对此束手无策…”

“连你这个‘医圣’都无法根治,想来是有些严重。别担心,我看好你!”释离玉笑道。

云璃对师兄无奈,谁道他如此乐观。

边说边走便到了厨房,三个少女正窃窃私语,忽而一见师父来了,赶紧收敛笑容,规规矩矩喊道:“师父!”

云璃一笑。

三个徒儿傻眼,师父又笑了!

七人绕着桌正好围住,三个少女自然是端菜盛饭之类。

一桌席上,五个弟子都不专心,不时看看师父和陌生大叔的举动。

只见,云璃挽着袖子,轻轻夹过一块肉添到释离玉碗中。笑道:“师兄,多吃点。”

释离玉看着碗中已然堆积成山的菜肴,无奈看着,也不好意思推搡不吃,只得埋头苦干,当真是含着泪带着笑。

燕孤云亦学着师父,踩在凳上,伸直了手夹过一块肉缓缓放到苏昕碗里,结果在半路上小手一抖,“啪”肉掉到桌上。

三个师姐看了,捂着嘴笑个不停。

燕孤云道觉得没什么,捡着桌子上的肉,夹住却不知给谁,转过去对着苏昕。

苏昕赶紧双手罩着碗,拼命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命令道:“你吃!”

燕孤云摸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问道:“为什么?”

“你忘了怎么答应我的,要好好听我的话!”

“是,苏昕大姐!”燕孤云故意沉着嗓子低沉说道。

苏昕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踢开燕孤云的凳子,差点让他摔到地上。燕孤云一把趴在桌上,“啪!”

云璃板着脸,大声骂道:“燕孤云,吃饭就好好吃!”

燕孤云耳根一红,规规矩矩端着碗,下了席呆到一旁,不敢再看桌面上。

苏昕冲他办了个鬼脸,似在嘲讽他,让你和我斗!哼!

这场简单的饭局就这样在争斗与缠绵中结束,自此释离玉安心住在了玉秀峰,这一住就是接近六年……

这一天是燕孤云满十六岁的生日。

十六岁的少年已经与之前大不相同,粗壮的体格不再瘦弱,嗓门也变得低沉有力。

一大早,释离玉便习惯性地叫他起床,然后带他到庭院中练习剑术。经过五年多的练习,燕孤云的剑术大有长进,灵力修行也有所精进。

释离玉对此相当满意,笑道:“孤云,看你今日剑术已经有成,不妨与大叔对练一番。”

燕孤云立剑笑道:“我一直想知道大叔的剑术究竟高到什么地步,既然您有请,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先出手!”

释离玉施法招出泣剑,默默笑道:“勇气可嘉,不过别大意。开始了!”

“大叔,看剑!”

说罢,燕孤云便动手。

两人开始交锋。

一个是锐气少年勇往直前,一个是高深大叔炉火纯青。两人斗得你来我往,却又招招拿捏得当,点到为止。

斗了十余回合,释离玉有些力不从心,笑道:“人老了,有些舞不动啦!”

燕孤云喘着粗气笑道:“哪有,大叔果然是老姜,够辣!看剑,高山流水剑第六式--曲高,第七式--和寡,第八式--断水,最后一式--流山!”

“慢着!”释离玉收手道。

燕孤云亦收手,问道:“大叔,怎么了?”

释离玉道:“第六式和第七式明明是曲终、人散。为何成了曲高、和寡?”

燕孤云笑道:“大叔,我总不能只照您的剑术练吧。多少觉得这两式听起来有些别扭,什么曲终人散,人不是好好的嘛!曲高和寡得了。”

释离玉这才开怀笑道:“不肯低头,哼,有志气!”

这边两人疯狂痴迷练剑,那边厨房里四个女子正笑盈盈备着早餐。

玄月喝道:“玉儿,别调皮了。”

玄玉一听不高兴道:“大姐,你别老说我。你看明明是苏昕在调皮。”

苏昕也已不是当日那个刁蛮的小姐,如今出落得亭亭玉立,倒是一个绝世美人那般。见她笑道:“玉儿姐,人家哪有调皮!”

玄玉开玩笑道:“哼,你再调皮我就喊小鬼来收拾你。”

苏昕脸一红,皓齿咬着朱唇,埋怨道:“玉儿姐,看你说的什么话。管他什么事?”

玄星见她脸色红扑扑的,故意凑过来取笑道:“哎哟喂,你们看看我们的大美人这脸蛋红扑扑的,准是想那小鬼了!”

苏昕脸更红了,掐着手中的菜根,狠狠笑骂道:“你们这些坏人,尽会拿我说事!”

三个姐姐听了大笑,玄月劝道:“好了好了,别取笑昕儿了。”

苏昕道:“还是大姐人好,不像你们一个个知道就捉弄我。寻我开心。”

玄玉笑道:“谁叫你年纪如此,便有了心上人!”说完哈哈大笑。

苏昕骂道:“人家哪有!玉儿姐,讨厌!”

苏昕恨恨拿着不要的菜头扔了过去,玄玉被击中。

玄玉笑骂道:“嘿,这小姑娘反了!二姐过来搭把手,今个儿不弄弄她,要飞上天了!”

玄星悄悄逼过来,一把从身后把苏昕抱住。

玄玉趁机不怀好意,坏笑着走过来,直挠她痒痒。弄得苏昕哈哈大笑,根本停不下来,痒得笑出了泪,求饶道:“玉儿姐,星姐,我错了还不行么?放过我吧。”

玄月管着众人笑道:“好啦,好啦,待会小鬼来了,她可要诉苦了。”

话未说完,突然一个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却是燕孤云喘着粗气,满头大汗,跳了进来:“各位姐姐,水在哪里?好渴!”

正在厮闹的几人一阵好笑,停手,各自忙活去了。

玄玉不忘开玩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燕孤云不明就理,大声嚷嚷道:“水在哪儿!”往四面晃了一眼,却见水瓢在苏昕身旁,便小跑过去,正要拿过水瓢。

正巧,苏昕也打算拿水瓢递给他,两人就这么一齐去拿,苏昕先拿到,燕孤云粗糙的手停不住一把握住了她的纤纤玉手。

霎时,燕孤云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收手,抱歉到:“对不起!”

苏昕也不理他,自转身护着手,面色绯红。

燕孤云也不理她,夺过瓢舀水便走,又一阵风似的跑离厨房,继续去练他的剑术。

看着他远去,苏昕娥眉微蹙,有些担心。

玄玉骂道:“这小鬼真是块木头,就知道剑术,哪体会到我们可爱的的昕儿的苦心。”

玄月建议道:“昕儿,喜欢就要说出来。小鬼有些木讷,你若不明说他可不会懂。”

玄星插嘴,笑道:“毕竟不是所有男人都是大师兄,敢说敢做。”

玄玉亦哈哈笑道:“就是!”

玄月一听,怒道:“你们两个说什么闲话!”

玄玉不住道:“大姐怕什么羞,大师兄来找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年都要来那么几趟,等我算算…差不多十趟了。大姐,你就求师父把你嫁过去算了,省得我们玉秀峰养着个外人。”

玄玉开怀大笑,玄星也跟着笑,埋怨道:“玄礼那个傻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像大师兄那般!急死人了。”

苏昕一听,抓住机会打击道:“星姐,你也急着想嫁人了。”

玄星道:“比别说我,先想想你自己。时光不等人呐,若是我们玉秀峰收男弟子的话,哼,不是我夸自个儿,我们‘玉秀三美’绝对是人见人爱,哪还有现在这么急躁。”

见这话头越发收不住,玄月赶紧打断道:“别扯闲话,先忙活完再说。今个儿可是小鬼十六岁的生日,咱们唯一的同门师弟,作为师姐总得表示点什么,不如我们把昕儿送他算了!”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整个厨房当真是其乐无穷…

玄黄殿,奉天殿。

殿内长老齐聚,正在议事。

掌门玄英道:“今日轩辕国王子姬辛将要上山,云璃师妹你得好好招待。”

云璃板着脸一副冷若坚冰的样子,问道:“为何?”

不止是云璃不解,其他几个长老也不知为何。

玄天德亦问:“王子上山想必是来游览罢了,为何非要云璃师妹招待?”

金志诚笑道:“莫非那王子看上了云璃师妹不成?”

云璃含怒,冷冷道:“金师兄,说话可得注意点。”

言语冷冷,金志诚感觉后背发凉,笑道:“玩笑而已,玩笑而已。师妹别介意。”

玄英道:“我也不知为何那王子指名道姓要你去接他,还要到你的玉秀峰去。师妹可否走一趟?”

“既是掌门吩咐,又事关玄黄殿,我自去走一趟,王子现在何处?”

“台州城苏府。”

“我懂了。告辞!”云璃起身拂袖而去,脚步匆匆。

只留下这几个大老爷们在奉天殿内议论。

金志诚道:“这几年师妹很少出山可是为何?”

玄天德冷冷道:“你若想知道,你自己去看看不就得了。”

掌门玄英忙摆手:“师弟最好别这样打算。我那大徒儿玄清喜欢她的大徒弟玄月,结果清儿跑了十来趟,云璃师妹死活就是不让这两人见面。想来师妹是不喜欢男人到他玉秀峰。”

玄天德一笑:“这么说来孤云倒是有福气,拜在她门下。”

霍烈笑道:“你们还别说,我倒是好奇师姐当日居然答应了!“

“师妹的心思还是别猜了,常言道:‘女人心,海底针’,再怎么猜也是捉摸不透。”

“既然今日无事,我且告辞了。”玄天德起身离去。

众人也便这样散了…

台州城,苏府。

苏府内此时忙得不可开交,只因这轩辕国王子姬辛的到来。

这姬辛乃是当今轩辕国主与最宠爱的妃子苏媚的爱子,这苏媚也不是别人正是苏国舅苏泽伟的亲姐姐。这样算来,姬辛便是苏国舅的亲外侄,更兼他身份不同,自然不能不好生招待。

谁知这姬辛却有些痴傻,人又长得肥胖,走路极其难看。他却信心满满,自认为貌比潘安。

王子姬辛到了苏府,一直嚷嚷着:“苏昕妹妹在哪,我要见她!我要见她!”

苏国舅自然知道女儿不在府中,这才赶紧派人找到玄黄殿派驻在台州城的弟子,通过弟子向掌门转达此事。

好在云璃是云素的亲妹妹,又监管着苏昕,想必她自会下山来接这个不好打发的王子。

果然如他所料,未过半个时辰。云璃便御剑下了台州城,径寻到苏府。

云璃昂首阔步,冷面走进前厅,看着一人身着服饰极其华丽,不多想便已知这就是那个王子。看他容貌果真也是人间难得一见,不觉心中升起一股厌恶。

苏泽伟似见到了救星,笑着迎上来:“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云璃微微一笑:“劳姐夫挂记,今日找我所为何事?”

苏泽伟十分难受地指了指王子姬辛,摇头道:“王子指名道姓要见昕儿,我也是没办法…你看…”

“无妨,我已接掌门之令,不过是载他上山而已,小事一桩。”

苏泽伟一笑,拍马屁道:“果然有本事,姐夫还有一事相求。”

“但说无妨。”

“昕儿上山这么久,你姐很想她,能不能把她送下山。”

云璃沉默,考虑再三,应道:“当然可以,若是无事,我现在就启程了。”

“请!”

云璃走到王子身前,做了个万福,冷冷道:“王子,请随我一同上山。”

王子一见这个女的不是苏昕,嚷嚷道:“我要苏昕妹妹,我要苏昕妹妹!”

云璃一惊,没想到这王子是个傻子…哄骗道:“王子的苏昕妹妹就在山上,请随我一道上山。由我带你去看她。”

“看妹妹,好耶!看妹妹去!”这王子居然拍手,憨笑着,恰似九岁孩童那般。

云璃施法,就在屋内招出雪魄剑,横剑在地。请过王子,御剑。谁知剑重重一沉,差点掉到地上。云璃不得不加大灵力,御剑而起。

这一段路飞得如此累,这王子竟这么重!害得一路上不时调整灵力,消耗了不少,这才稳稳飞到了玉秀峰。

玉秀峰,院门紧闭。

王子姬辛咬着手指,狠狠踢门,踢了几脚感觉有些痛。抱着脚在原地弓着身子,哎哟道:“我的脚!好痛痛!好痛痛!”

云璃对他相当无奈,摇头长叹一口气。叩门喝道:“玄月!”

屋内玄月一听这才来应门,见到师父回来,笑道:“师父,这大清早上哪去了?”

云璃没有应她,向着王子邀请道:“王子请!”

王子姬辛这才趴着门,往里面往来望去。

玄月一见有些吃惊,看他二十来岁的模样,谁知行事却是如此…傻?!玄月轻声问道:“师父,这个王子…是不是有点…太…”

“傻,是不是,为师也是这么觉得。”云璃笑了一声,“叫给你了!”

说完她便大步离开,将这重大的包袱丢给玄月。

玄月无奈也只归无奈,还得硬着皮头去迎接,强颜笑道:“王子,这边请!”

王子咬着手指,憨笑:“大姐姐!嘿嘿,大姐姐!”

玄月耸肩相当无奈,一路将王子哄到院内。

众人都在院内嬉闹玩耍,苏昕坐在亭子里跟两个师姐学刺绣。正手执针线绣着鸳鸯。

亭子外那片空地上,燕孤云和大叔还在讨论剑术,还在比划。

但这平静的一切都因这王子的到来发生改变。

王子望着陌生的地方,一眼便瞧到了亭子内坐着的苏昕妹妹。于是乎,他便留着口水,喝道:“苏昕妹妹!苏昕妹妹!”

众人一听都惊住,一齐往那边看去,一个肥头大耳的丑八怪走了过来。留着口水还喊着苏昕。

那王子就这么走了过来,笑着拍手:“苏昕妹妹!我找到苏昕妹妹!妹妹!”

重复了半天,都没说出个新意。

玄星撤离亭子,忍不住低声问道:“大姐,这王子是不是有点…”

“傻,为师也这么认为…”玄月故意学师父说话的口气说道。

玄玉也凑过来。十分嫌弃道:“这个…真的是王子?”

“嗯!虽然是丑了点,傻了点…”

玄玉突然惊叫道:“那他色眯眯的样子瞪着昕儿小妹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还想娶我们的仙女妹妹!这可不行!为了小鬼,我们得做点什么!”

看着毫不知情,一心练剑的燕孤云,玄玉忽而继续道:“这木头果然就是木头,都到了‘危急存亡之秋’,他居然还如此平静。”

玄月劝道:“你就别嚷嚷了,小鬼都不急你急什么!就看昕儿如何处理了。”

三人目光远望看着孤军奋战的昕儿,只能默默祈祷道:“神啊,您就帮帮她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