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欢聚一堂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4976字
  • 2014-12-09 12:25:09

男子见这小鬼突然倒下,赶紧伸手扶住。燕孤云就这样被大叔抱着昏了过去。

男子沉默片刻,实在看不出个所以然。只得先抱着他,推门进去。

好在现在是大白天,云璃正在水月轩内。

忽而,寂静的小院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伴着一声:“姨娘!”随后是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云璃听出这声音,起身快步走了出来。

只见玄月一伙扶着苏昕,苏昕面色苍白已然双眼一闭昏了过去。云璃冷冷喝道:“你们是怎么照顾昕儿的!”

话未说完便匆忙走了过来,抱着昕儿入了屋内。片刻后,正施法欲唤醒她。

突然,又是一阵脚步声,却并不匆忙。

屋外,玄月喊道:“这位大叔有些面生,请问你找谁?”

男子应道:“我找你们的长老云璃。”

玄星一听,赶紧进来通报。

云璃早听得是他的声音,霎时有些欣喜道:“请他进来!”

玄星得令自然是奔了出去,恭恭敬敬请这陌生大叔进来。

男子抱着燕孤云走了进来,言语中有些焦急:“璃儿,你快看看你的徒儿!”

云璃有些忙不过来,正竭尽全力施法稳住苏昕,脉脉朝那边看了一眼。只见徒儿燕孤云同样是脸色苍白,昏了过去,竟与昕儿的症状相似。便指着苏昕睡着的床,说道:“师兄,你把他放到这儿。”

男子照她所言,小心翼翼将小鬼平放在苏昕身旁躺下。

云璃同时施法救治两人,一时间灵力加剧,消耗过甚,面上汗流不止。

男子静静立在身旁,看她正专心施法也不好打扰,沉默了一阵,终究是有些担心道:“你这样施法只怕身体吃不消…我能帮上什么忙?”

云璃笑道:“没事。你把门关上再说。”

男子走到门口,却看见那三个少女正探着脑袋往屋里看,不时议论纷纷。他也没管这几个家伙在说什么,便一把,用力将门关上。

屋外,三个少女好奇。

玄月道:“这个大叔之前没有见过,为何师父却笑着接待他?”

玄星想不通,摇摇头道:“师父可从没对玄黄殿上的那些男人笑过。”

忽而玄玉蹦出来问道:“两位姐姐,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

两人齐摇头。

玄玉似乎知道些什么,得意笑道:“这还不简单…”故意卖关子,闭口不说。

惹得玄星急了,玄星扯着玄玉的辫子,笑道:“坏丫头,还不告诉姐姐们。”

玄玉护着头发,求饶道:“我说还不行嘛,先放手。”

玄月笑道:“得了,星儿妹妹别捉弄她了。玄玉你且说来听听。”

玄玉偷偷一笑,伸手示意凑过来,两个师姐就这么凑过去,要听她说出什么密语。

玄玉朝着门口看了两眼,垂过头低声道:“师父不笑那是因为那些个师伯师叔本来就不咋地,师父笑了则代表…”

玄星抢话道:“难道师父对这个大叔有意思?不会吧!这么邋遢的大叔,师父居然会看上他?”说着是一百个不信的眼神。

玄月亦不信:“不可能,我比你们先上山。师父这八年来可从没有对师叔师伯笑过。连熟人都没有笑过,更何况这大叔是陌生人,师父更不可能对他有什么意思。我猜那是师父娘家的人!”

玄玉不高兴道:“大姐怎么知道?万一他不是呢?我们打赌!”

玄星起哄道:“赌什么?”

玄玉想了半天,拍手道:“谁输了今天午饭就归谁做。”

玄月笑道:“好。我赌他是娘家人!”

玄星跟大姐一样,笑道:“我听大姐的,小妹输了我们可不会帮你做饭哟!”

玄玉努嘴:“切,我赌那大叔是师父的情人!”

“情人?!”玄月和玄星几乎是同时叫了出来。

玄玉洋洋得意,坐在台阶上,撑着脸笑道:“待会就知道分晓了!”

正说话间,门响了。

四只脚一齐踏了出来,往上瞧去,看得玄月和玄星目瞪口呆。只见两只手紧紧挨在一起,纠缠不清。

一双粗糙的手在下,抬着一双细腻的雪白嫩手。再往上瞧去,竟然是师父和那个陌生的大叔!

玄月不禁低声道:“小妹!居然被你说中了!”

玄玉翘着头,十分得意:“午饭就有劳了!”

玄星冲着她吐吐舌头,些许不甘心:“这都被你说中了!”

云璃似乎这才看到了对面台阶上坐着三个徒儿,一时倒有些不好意思。忙挣脱他的手,无奈那双粗糙大手紧紧将她捆住丝毫不肯松动。

她笑着,含着一抹娇羞。霎时,岁月不曾侵蚀的脸上,彤云密布恰如当年少女之时那般娇脆欲滴。轻咬驻村,娇羞道:“大庭广众之下,师兄也不害臊。”

男子大笑:“有何害臊的,喜欢就是喜欢,掖着藏着也该拿出来晒晒太阳,万一发霉可就没得喜欢了。”

对面三个少女见着师父和那陌生的大叔如此亲近,竟然众目睽睽之下牵手!有些大跌眼球,玄月不禁想鼓掌,替勇敢的师父感到高兴。

玄玉却一把拉着两个师姐,向着师父道:“师父,我们还有事先走了。不打扰你了!”

也不管两个师姐愿不愿意,玄玉就使着劲拉走碍事的两人。

云璃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像平时那样责骂。反而是长舒了一口气,巴不得这三个家伙走得越远越好,毕竟这二人世界哪里容得下外人。

云璃这才轻声问道:“你不是说还有些时候才回到我…我们身边,为何今日突然来了。”

释离玉放开他的手,招出泣剑,一脸严肃道:“是它带我来的,并非我愿来…不过来了也不错。只是…怕又得回到禁地去躲着…”

说道躲,云璃走上前和他并肩站着,望着天上自由自在的白云,轻声道:“你躲了这么多年,我又何尝不是躲着…”

话锋一转,看到现在的样子她已十分满足,笑道:“能有现在的时刻,我从没想过…”

释离玉收起泣剑,看着她。

四目相对,一个脉脉含情,一个铮铮有意。这个时刻仿佛只有他们两人,除此一切都不放在眼里。

释离玉笑道:“我可以留下吗?”

云璃淡淡一笑:“求之不得。”

释离玉大笑:“好,我愿意一直陪在你身边。”

“又来了!以前师兄可不会说这么肉麻的话!当真是因月馨儿没有迷惑你,师兄反倒放开了…”云璃笑道,不小心说出了月馨儿。

听闻月馨儿,原本欢快的气氛瞬间被哀伤取代。

释离玉低沉地坐在台阶上,抬头望着幽怨的浮云,淡淡道:“馨儿…你不该这样说她。”

云璃急了,听他似有责怪的意思,赶紧辩解道:“师兄,我没有别的意思…”

谁知,释离玉竟哈哈一笑:“逗你玩的,看你紧张成什么样了。”

云璃呆住,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师兄性情改变了这么多!真不像原来的师兄那般。忍不住细细看他,那眼那脸那声音,无一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师兄。她没有多想,埋怨自己,为何要这样想。师兄好不容易才回到自己身边,怎能怀疑他!

心里微微放开,决定不想这些烦心事。他就在眼前,就是那个朝思暮想的师兄!

释离玉没有理她,独自望着天外。心中想着:“主人,月馨儿的事,我真没有感觉。她是您的爱人不是我的,请原谅我的无意冒犯。很感谢祖师能给我这幅容貌,主人,我会替您完成遗憾,加倍补偿你亏欠云璃师妹的那份真情。”

浮云下,两人坐在一堆。彼此都不知道各自的心思,却都默默希望能就这样一直坐下去…

约莫两刻钟后,屋内。

燕孤云沉醉梦里,又回到了那个可怕的夜晚,又再次看到那副人间炼狱。

惊醒,惊魂未定,吓得大汗淋漓,全身因惊恐而发抖。瑟瑟躺在床上,随手抓着床单,却抓到了一只玉手。温暖的感觉从手心传来,却掩盖不了那份恐惧与绝望。他本能抓着这救命稻草,抓着那只手不放。全身痉挛,止不住蜷缩成一堆。

那只手的主人正是躺在旁边的苏昕,因为手被弄疼,苏昕惊醒。

床不停摇晃,她睁眼一看却是那个小淫贼搞的鬼,不禁大怒,举着手便要扇他。

谁知,那小淫贼转过头,两眼似绝望的豺狼,似困兽要做最后一搏,眼神冷若坚冰直射入人心,让人觉得身处九重寒天。

一惊,她呆住,不敢扇去。收手,护着胸,摇头道:“你想干什么?”

燕孤云没有应她,全身发抖,双手不停颤动,面容扭曲有些狰狞恐怖。顶着她,抱头挣扎,似在绝望的深渊边缘游走,随时都可能掉下去那般。忽而,他仰天一吼,近乎狼嚎。

苏昕见了,下意识往后退,就在这床上分寸之地,往后退,她一个小女孩,害怕:“你…你…你别过来!我…我…喊人了!”

那野兽一般的燕孤云没有应她,猛然一跃,跳过来,骑在她身上,左手死死掐住他的脖子,右手高举,五指并立,似开山利斧,直面被他压在身下的苏昕。

苏昕极度惶恐,忍不住大声叫道:“救命!咳…咳…”

脖子被掐住,呼吸有些困难,苏昕只觉渐渐无力。

燕孤云右手逼近,眼神绽出杀气,往下刺去。离她脖子只有半寸,他的手停下。

头疼欲裂,却清楚看到了苏昕脸上两行玉泪。

泪,看着动容,燕孤云清醒了一份,头疼。忍不住双手抱头,挣扎。

苏昕得了自由,赶紧起身却一把从床上跌到了地上。忍不住转身看了他一眼,突然觉得他备受折磨,有些可怜。心底不禁对他产生一抹可怜,她站住没有离开。没有害怕,没有仇恨,静静站在离他六尺的地方,喊道:“小淫贼,清醒点!”

他听到了呼声,却在眼前看到了另一幅场景。

泪,滑落脸庞。

那是个一个绝世女子,泪从他脸庞滑落滴在他脸上。

那女子哭了,问他:“你真的不肯悔改么?”

他身着火云金甲,狂傲不拘道:“杀便杀,吾虽死无悔!”

女子转身,应道:“你若执意如此,我只能…执行…”

“辛苦你了!”

燕孤云想晃动,却发觉双手已被铁链栓住,拴在两道铜柱上。

仙风吹拂,五光十色。数千神将神兵分列两旁,他被困在中央两道柱上。

女子哭道:“让我再为你弹最后一曲…”

“不必!”

女子俯身坐着,取出琴,那副古琴如此眼熟!对了,那朦胧场景里的琴正是这把!

女子鸣奏,一曲哀怨…

曲终,人当散。

女子缓缓,颤抖的打开一道密卷,瑟瑟念道:“罪神陆吾,身犯天条。置神界尊严于不顾,私通魔界,实为众神不耻!天帝令,罚去陆吾神魂…身识…两裂,贬为…开明兽…永镇昆仑…”

女子忍不住痛哭,再问到:“你真的…不后悔吗?”

“为爱而死,至死无悔!赐吾永生,却是一辈子被困在神界这个牢笼之中,虽生却不如死!行刑吧!掌管刑罚的西王母瑶池!”

女子轻声在他耳畔说了几句。

听完,他大笑:“不必!”

闭目,天雷滚滚,向他劈来…

燕孤云神智清醒,却看到右手泛起黑气。心中暗叫不好,魔气居然发作。

苏昕在一旁静静看着,担心道:“小淫贼小心黑气!”

她好言相劝,却被燕孤云冷冷一瞪,骂道:“要你多管闲事!”

燕孤云念着清心咒,左手将右臂压住,黑气渐渐淡去。

此时,听到呼救,云璃这才急匆匆奔了过来。

抢进屋内,问道:“昕儿,怎么了?”

有些担心,她拉过昕儿,检查了半天。苏昕不乐意道:“姨娘,没什么事,不用担心我!”

“那你喊什么救命!吓死姨娘了!”云璃狠狠训了她。

燕孤云收起袖子,将手遮住,生怕被发现。终于黑气消失,这才放心转过身面对众人。

释离玉在云璃背后,一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云璃将两个孩子带了出去,走到庭院中,云璃问:“燕孤云你为何回来了?”

他自然不好意思说出实话,总不能理直气壮的说是自己犯了错,然后赌气回了山头。想了想如何搪塞,他应道:“义叔说他教不了我,所以让我回来了。”

云璃将信将疑:“天德师兄一向信守承诺,怎么可能半途把你赶回来?”

燕孤云生怕师父起疑,有些紧张。

释离玉却突然替他遮掩道:“大概是天德师弟真教不了他,这小子使的是我的‘高山流水剑’。以玄天德的能力自然是教不了。”

云璃笑道:“若是师兄的剑术,他自然无法教了。谁叫师兄是玄黄殿第一高手。”

释离玉哈哈一笑,建议到:“走,开饭了!”

燕孤云突然对这大叔充满好感,多亏他帮自己遮掩。却又看到玄灵,也很感谢她没有说出实情,转身不好意思看了她一眼。

苏昕努嘴,一副不搭理的表情,从他身边经过。

他凑了过去,她往旁边一闪不想挨近他。

他再挨了过去,她再一闪还是不想接近他。

他没办法,隔了三尺远,悄悄说道:“对不起。”

苏昕一听,冷冷哼了一声,故意捂着耳朵,问道:“你说什么?听不到。”

燕孤云只得愤愤瞪了她一眼,却又无可奈何,谁叫自己犯了错。声音稍微大点,又生怕被前面的师父和大叔听到,轻轻道:“对不起!弄疼你了。”

苏昕脖子一歪,有些趾高气扬:“小淫贼,要是你再敢欺负我,信不信我把你身上黑气的事告诉姨娘!”

这一听,他急了。神女姐姐说道的话,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他身负魔气!他赶紧制止道:“求你别说!”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苏昕见这家伙中计被她牵着鼻子,她故意问道。

“以后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绝对听你的话!”燕孤云信誓旦旦道。

“真的?不许反悔哟!”苏昕得意笑道,看着傻傻的家伙被自己捉弄,她忍不住笑。

这边,燕孤云没意识到上当,还以为真的封住了她的嘴,学大人发誓道:“我燕孤云对天发誓,一定好好听…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话说他还不知道眼前的女孩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姓苏,除此之外一概不知。

苏昕有些生气,居然不知道本小姐的大名!故而骂道:“本小姐叫苏昕!以后叫我姐!明白吗!”

燕孤云低声下气,唯唯诺诺道:“是!苏昕大姐!”

差点没气炸!苏昕一听,顿觉嘲讽,大声骂道:“小淫贼!”

走在前面的云璃听了一笑,也没转身去理这两个小家伙。

反倒是释离玉对燕孤云很感兴趣,冲着云璃笑道:“身后的两个小家伙倒像是一对冤家。”

云璃却失了笑容,沉重道:“师兄有所不知,昕儿她…”

“她怎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