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玉秀之轩(上)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2544字
  • 2014-12-05 11:36:55

云璃在前厅静静坐着,品茶。

云素带着女儿一路笑着送了过来,踏进门笑道:“让你久等了。”

云璃起身,笑道:“无妨。已经准备好了?”

苏昕接过娘手中的包袱,背在身上,埋怨道:“娘,这么重?又放了些什么?”

“不过是你喜欢吃的零食罢了,上了山可不是那么容易吃到这些…多带点去吧!”

替女儿弄好包袱,娘的手明显有些颤抖,微微一伸,绷着脸,淡淡道:“昕儿就交给你了,我实在是不想送她走出家门。你带着去吧。”

云素手挥着,似在赶她俩。

云璃别道:“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昕儿。大姐多保重。”

苏昕沉默了片刻,随后张开手扑在娘怀中,紧紧抱着。

云素亦紧紧抱着女儿,摸着她的小辫:“上山后好好听姨娘的话…娘不在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昕儿会好好听姨娘的话,也会想娘的!昕儿走了!”苏昕最后再看了娘一眼,挥手,转身和姨娘离开。

云素缓缓上前走了几步,却没有迈出门口。手撑着门,脸倚着门,刹那间觉得自己老了许多,看着女儿一步步走出家门,她的泪亦随着一滴滴滑落脸庞。

慈母的泪,终究是为担心儿女而流。虽然面上并未说出,却在心里祈祷了千百遍:老天爷,你可要保佑我的昕儿…

走在台州城的大街上,苏昕一路笑着蹦着,引来无数路人回头观望。只是因这云璃和苏昕年轻貌美,看不出是姨娘和侄女的关系,不知情者还以为是谁家的姐妹俩。妹妹清纯动人,姐姐虽然板着脸却又多了一份庄严气质。

这不,台州城里的小混混看中这“姐妹”,自然是要惹出一些事来。

两人行在街上,看到小贩卖的玉器。苏昕好奇便停下看看,云璃自然也由着她的性子,陪在身边挑选起来。

不远处,四五个小混混凑在一块商议着什么。

一个小弟建议道:“大哥,你看对面那个女的,怎么样?身材不错吧!”

那大哥看了一眼,笑道:“你小子眼光倒不错,兄弟们闲来无事做,不如去找点乐子!走!”

这伙小混混走了过去,为首大哥张祎乃是台州城出了名的恶棍。只因他生得彪悍,浓眉大眼,口气粗犷,颇有三国时代蜀国大将张翼德的气质,故人称“张二飞”。

这张二飞大摇大摆走在街上,四个小弟唯唯诺诺。

街上行人见了,谁都不敢惹他,见面就恭恭敬敬让路。也正因这百姓怕他,倒使得张二飞日益跋扈,除了城主王旭和苏国舅苏泽伟,他便目中无人。

张二飞走到摊位前,搭讪道:“小娘子,不知是给哪位买这小玩意儿。”

说完,他挑起一块玉,冲着小贩道:“这娘子买玉的钱算在我头上,懂么?”

吓得小贩苦苦求道:“二爷,小的是小本生意,供不起您这尊大佛,您要就尽管开口,哪敢找您要钱…”

张二飞跋扈道:“二爷做你生意,你居然不要钱!岂是欺负二爷没钱?”说完,便从怀中拿出一两银子,一巴掌拍在他摊上。

苏昕见摊主有些畏惧那个什么二爷,天真地问姨娘:“姨娘,那个大叔好心帮我们付账?”

云璃淡淡道:“不要出声。”

苏昕赶紧闭嘴。

张二飞转过头搭讪云璃:“小娘子,选好了么,二爷帮你付了!”

小弟们跟着起哄:“二爷,豪气!”

云璃淡淡一笑,从怀中掏出一锭金子,递给摊主,冷冷道:“这点可够?”

摊主大喜过望,正要伸手去接,却见二爷发怒,于是乎又不敢接手。

张二飞见那女的掏出一锭金子,瞬间感到面子全无,岂能忍!便发威道:“二爷说付就付,你还敢让小娘子破费!找打是不?”

苏昕看不下去,渐渐明白这个男的是坏人,鄙弃道:“你怎么不讲道理!”

被一个小孩如此说道,张祎更加恼火,火冒三丈:“大人说话,哪有你这小屁孩擦嘴的份!哪边凉快那边呆去!”

苏昕这才出家门就见到这种人,一时发了小姐脾气,怒道:“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爹把你丢进牢里!”

五个混混哈哈大笑,张祎见这小孩如此天真,不禁大笑道:“哎哟,叔叔好怕怕!”伸手便要去推这小鬼。

手才刚伸出,却听到小娘子冷冷道:“她只是个孩子,你一个大人还要动手不成?”

张祎大笑:“二爷不出手也行,小娘子陪二爷风流风流,二爷保证让全城人都不敢动这小姑娘,如何?”抛了个勾引的眼神,细细瞧着这小娘子,细皮嫩肉,滑脂如雪,恨不得一口将这小娘子就地正法,好满足他的****。

云璃不由一怒,喝道:“小混混胆敢如此无礼!台州城就无人奈何你?”

“哼,城主是我舅,谁敢动我!小娘子,你就从了二爷吧!”张祎色胆大发,伸手便去摸云璃的脸。

云璃眼映寒光,出手!右手食中二指掐住张祎伸出的右手手腕。

张祎大笑道:“哟!想不到是个练家子!二爷陪你玩玩!”

云璃低声说了句:“昕儿,你闪开点。”

苏昕会意,放下玉,离得远远地。

行人,看到有人敢和二爷动手,全都来看稀奇将这片地儿围得水泄不通。

云璃道:“小子,悬崖勒马可还来得及。”

“小娘子说什么大话,二爷会考虑放你一马,不过你先得陪二爷玩玩!小心喽!”

张二飞手作爪状,乃是虎爪。迈着凌乱步伐,胡乱抓了一通,眼神直勾勾色眯眯盯着云璃呼之欲出的丰胸,一爪爪袭来。

云璃骂道:“无耻之徒!”

挥拳格住那虎爪,还他一记重拳扑向心窝。

张二飞换了个架势,却是学着猴子,灵活闪来闪去。左一下右一下,有点神出鬼没的意思。

云璃看穿了套路,笑道:“如此不像样的猴拳,倒是丢了你师父的脸。且看我一招制服你!”

“休要说大话!”

张二飞又一换,躬身向前,却是螳螂拳。

云璃早已猜到,故意卖个破绽,诱他攻来。张二飞果真出拳,云璃侧身一避,顺势双手牢牢抓住他的手,一脚轻勾,张二飞右脚一滑,身子将倒。云璃再往后一推,双手一拉。张二飞就这么重重摔到地上。

四个小弟挤出人群,一齐过来扶住:“二爷!”

见着这女子打翻二爷,众行人无不拍手称赞,大快人心。

张二飞但觉脸上无光,使性道:“给我上!”

四个小弟齐上,以多欺少。

行人略显担忧,生怕这女子败阵。唯有苏昕一直在旁边鼓劲:“姨娘!打他!打他!”

云璃孤身应对四人却面无惧色,板着脸冷冷道:“你们四个草包,一起上又能如何?”

“找死,兄弟们亮家伙!”四个人却从裤兜里掏出匕首!

行人暗惊,这是要流血呀!

云璃微微施法,一团寒气凭空出现,化出一柄通体雪白之剑,却是雪魄,执剑在手。

众人看得惊奇,怎凭空化剑?使的什么障眼法?

四人哪管那么多,直接就上。举着匕首便刺,云璃扫过四人,挥剑,剑身重重旋过一圈。收剑入鞘。

那四人还要刺,云璃伸手制止道:“你们的裤子…”

四人往下一看,裤子齐刷刷掉到地上。一时羞愧不已,脸色绯红。挽起裤子,死死夹着生怕掉了下来。

这张二飞一见,暗自后悔碰了钉子,磕头求饶道:“姑奶奶,我今儿个有事,改天请你喝茶!”脚底抹油,一下就挤出人群逃得无影无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