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医术剑术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154字
  • 2014-12-04 18:39:59

“他是谁?”

没想到师父居然说了这么长的话,与她先前那般寡言截然相反。燕孤云好奇心又涌了上来。

“为师多言了…你谁都不像…剑术,为师不能教你。明儿起好好学医术。”说完,云璃急匆匆起身离去。

玉手撑着袖子,走出房门那一刹那,清泪滑落。她却不敢抹去,生怕被徒儿们看见,反倒昂首挺胸自信满满一般,阔步加速冲了出去。

燕孤云和三个师姐,见师父一走顾着说话都还来不及,哪有心去看师父的背影。

师父刚走,玄月就捏着燕孤云的小脸笑道:“小云子,你敢和师父顶撞!你知道大姐可吓惨了,生怕师父打你…”

燕孤云嘟着嘴道:“打就打呗,反正我屁股肉多…”

玄玉“噗嗤”一声掩面笑了出来,顺手就去揪他屁股。

燕孤云捂着屁股扭过身子,生怕被揪到,笑着:“三姐,你就别逗了…”

猝不及防,玄星一把将他抱住,一抬手,小云子便四脚朝地,被抱住腰动弹不得,只能任人摆布。

他紧张笑道:“好姐姐,别揪!”

玄玉奸奸一笑,一把揪住:“哼哼,不是屁股肉多嘛,怕什么!”

使劲揪了数次,燕孤云求饶半天。

玄月收拾碗筷,笑道:“你们两个就别欺负小师弟了,收拾收拾桌子!”

大姐发令,她两不敢不听,燕孤云这才得救。

厨房中,多了他这个活宝,让三个姐姐原本枯燥的生活多了一份乐趣。

这才初来乍到,他就和三个陌生少女打成一片。欢乐之下,倒也暂时忘却了此前经历的种种痛苦。

厨房欢乐,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水月轩内。云璃在月下独自赶了回来,紧紧关上门,迫不及待拉开纱帘。对着灵位坐在蒲团上,冰冷的脸生起愁容,似乎只有在这才会见到她原本的面目。

“师兄,你这一去已经十年,在过三天便是你的忌日。在那边钱可够用,璃儿上次烧得太少让师兄拮据了,这次一定好好补上。”

她取过灵位,就着袖子小心擦拭起来。视如心爱之物,如此专注用心。

屋外,一道黑影早已静静站了多时。

月光之下,这人身着白袍,倚着墙壁。片刻后弓着身子,轻轻点破窗纸,偷偷往里望去。只见云璃虔诚跪在蒲团上,向着灵位合十默念着不知名的经文。

这男子轻声一叹,随即穿过屋檐,一跳,越过围墙,进了隔壁屋子。

隔壁屋子就是燕孤云醒来所在的那间房,男子轻轻推开窗户,一个翻滚进了屋内。

蹑手蹑脚走到床头,借着射入的月光,清楚见到一个包裹。解开包裹,一柄断剑映入眼帘,剑身冒着似有似无的青光。

男子轻轻抚摸剑身,忽而觉得有些刺痛。一看,剑身青光大盛,刺痛加剧,男子捂着手。

“啪!”剑坠地,发出声响,在宁静的夜下有些刺耳。

屋外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男子一闪拉开桌布,躲到桌子下,借着桌布确实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屋外,燕孤云硬要拉着三个姐姐陪他从厨房走到住处。

玄玉极不情愿,一路上抱怨着:“小云子你就这么怕黑?”

他也不知这种感觉是什么,只是隐隐觉得有些害怕,却不是怕夜晚。他应道:“我不怕黑,可是感觉一个人好可怕…”

经过一小片竹子,因风吹动呼呼作响。

燕孤云紧张的抱住玄月,惊叫:“什么东西?”

玄月看着一直发抖的小云子,笑道:“只是竹子被风吹,没什么好怕的。”

玄星忽而施法招出一物,泛着淡淡金光,在燕孤云身前晃过去晃过来。

燕孤云细细一瞧,是九颗莲子串在一起,像个圆环一直旋转不停。有些好奇,便想去抓它,谁知这莲子居然知道躲,抓了几次都是扑空。

玄星得意摇着指头,莲环又凑到他跟前。

燕孤云瞪了一眼,却没有去抓,笑道:“二姐,你看你身后有什么?鬼影啊!”

玄星一听,往身后一望,什么都没有。回过头来,却看到小云子抱着自己的法宝九莲环,不停的鼓捣着。

这才反应过来中计了,玄星笑骂道:“小云子,居然使诈!敢骗二姐!”

玄月和玄玉绷不住笑了起来。

玄星有些不解气,施法,九颗莲子散开,排成环状将燕孤云围在中间。

燕孤云正好奇着,伸手想去摘一颗。突然莲子聚拢,化出丝线将他捆了起来。

挣扎了几番,奈何挣不脱。只能求饶道:“二姐,我错了!”

“好啦,二妹别捉弄他了。时候不早,咱们也该回去睡了。”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门前,燕孤云依依不舍:“明天要来喊我起床哟!”

“看你的样子也累了一天,好好休息吧。”玄月拍了拍他的小肩膀,随后带着姐妹离去。

他自个推开门走进屋,关上门只见床头那把柄兵主之剑居然泛着青光。

有些好奇也没有多想,他一把拿起剑感觉也没什么不同。觉得无趣,便重新将剑放到包内,倒头便要睡下。

过了片刻,桌下那人听得没有动静,悄悄掀起桌布往床上看去。只见到一个睡着的小孩,他便放心地走了出来。

轻轻走到小孩身边,见到他怀中露出一截红绳。男子尖着手指,轻轻将他扯出,却是一块蛇形玉佩。

举着玉佩在月下望去,这块玉。男子忍不住凑过去重新看了下这小孩的脸。看罢,他摇摇头,收好玉佩,悄悄一跳从窗子出去,离了此地。

可怜燕孤云在睡梦中什么都不知道,那块玉就这样失窃了。

次日天明,玄玉一脚踢开门,气冲冲奔到小云子跟前。见这家伙睡得正香,有些阴笑,手从背后伸出却拿着一根狗尾巴草。

玄玉摇着草,轻轻去挑逗他的鼻子,弄得他想打喷嚏又打不出。见他鼻子和眼眉一收一缩,她忍不住捂着嘴巴偷笑。

玩得久了也觉得有些无聊,玄玉扯着他耳朵:“懒猪,起床了!”

这一吼,吓得燕孤云立马坐了起来,揉揉眼一看是三姐,问道:“三姐干什么?”

“起床!”

“哦!”了一声,随后倒头又睡下去了。

玄玉发怒,指尖一点,施法捉弄他。被子竖立,四个角像四肢一般直立起来,左一下右一下就在床上扇这偷懒的家伙。燕孤云受不了,这才被迫起身,埋怨道:“知道了!”

又折腾了半天,燕孤云才起身随三姐去。

穿过拱门,往前走去。远远看见师父和两位师姐在那等着。

他老远就笑嘻嘻招手:“大姐,二姐,早!”

师父依旧板着脸,冷如坚冰,喝道:“第一次就懒床!”

他笑嘻嘻道:“师父不能怪我,是床赖着不让我起来。”

“歪理!”云璃呵斥,“今天起为师教你医术,不过要从基本功练起。”

“什么是基本功?”

“传统之法分望闻问切,我玄黄殿则精于灵力,将其运用医法上,故而你的先掌握灵力。所谓灵力即是创造天地万物的力量,无形无色却又真实不虚…”

“灵力?”燕孤云想了想,神女姐姐已经教过我灵力之法。可她又告诫我不能告诉别人。嗯…谁的话都可以不听,但是神女姐姐的话嘛,必须听。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会灵力。

摇头晃脑想了半天,忽而师父喝道:“为师讲了这么多,你听懂了吗?”

“啊?没懂…”

“玄月,今天的基础可就教给你们了。”云璃有些怒气,自御起雪魄离开玉秀峰。

燕孤云看师父离开,问道:“师父为啥走了?”

玄月叹道:“还不是因为你…”

“大姐,我怎么了?”

“我们三个从来没有违逆过师父,你却…这才第二天就如此…师父一向反感弟子不听话,你呀,这次可惹着师父了。”玄月解释道。

看着三个师姐责备的目光,他这才意识到似乎真让师父生气了。看着御剑离去的师父的身影,他也不知如何是好了。呆呆站在原地,一种孤独感袭来,想到了蓉儿,想到了干娘,想到了神女姐姐,想到了夷坚老头,想到了白衣童子…如果还在他们身边,我不会这么难过吧?神女姐姐,你觉得呢?

遥远的巫山,朝云宫。

神女坐在高台上,双眼望着远方,云聚云散。

手撑着脸,没有精神。

小莲蹦了过来,俯身看着神女出神的样子,拿手在她眼前晃。

神女推开她的手:“别闹了,小莲。”

“神女这是怎么了?”小莲坐下,也跟着望向远方。

“你说小鬼现在过得如何?”愁容带着笑,随即笑又变作愁,更深沉的愁。

“谁知道呢?神女还是别想了…您已经被罚禁足巫山,不能远出…”小莲也带着有些伤感。

“小莲,我当初真的错了么?”

“楚王本来就是个负心人,我真弄不懂,神女你怎么会看上他的?”一想到楚王,小莲就有些生气。

“是我阅历太浅,还是凡人变幻太快?怎么可以随意出你反你?如此不守承诺!”

“唉,您难道不知?当年天帝伏羲不就是因这点才带领众神离开人间的嘛!反正是那些凡人惹的,您就别管那么多了。”

“小莲,我有些担心。”神女轻声叹气。

“担心什么?”

“担心小鬼,他现在只是个凡人,要面对这么多不可靠的凡人,他能不能应付过来。若是以他原来的脾气,恐怕很难融进人间。”神女眉头微皱。

“那可不见得哟!他当年可是在人间待了那么久,连神界都没有找到他的踪迹…可见他还是挺会做人的。”

“但愿他已习惯…想想当年若不是那件事,他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当真是情关难过。”

“别说他了,您不也是因一个‘情’字才受罚于此。”

“话虽如此,即便有错,我也绝不后悔。小鬼想必也不曾后悔罢。”

絮絮叨叨,神女和小莲就在这朝云宫聊着…

玄黄殿,逐星峰。

逐星峰乃玄黄殿北斗七峰之一,其余六峰分别是:金志诚所在的破日峰,霍烈所在的列云峰,祖师祠堂所在的承钧峰,满是冰雪的雪月峰,后山禁地所在的镇魔峰以及云璃所在的玉秀峰。

云璃御剑而来,降下收剑。整整仪容缓步向前。

走在黄泥道上,野草丛生,几颗巨树立在道的两边。看起来像是乡间小道,弯弯曲曲往前延伸,走过一个小山丘,抬头望去。

一座极其普通的篱笆院子现在眼前。看去院中花盆倒是不少,各种各样的花点缀其间,五光十色。

花中,一个妇女不停在木盆中掬水洒在花下,算是给它们浇水。

花的另一边,玄天德正指点着一个女孩。女孩手中拿着木剑,招式凌厉丝毫不弱于同龄男孩,出剑收剑都显得游刃有余,看来是练了很长时间。

云璃走到敞开的大门前,轻轻一敲。

玄天德一见赶紧整好道袍,笑道:“云璃师妹,所来何事?”

那妇女一听亦笑道:“师妹!好久都不曾来过。今儿可得好好呆呆。”

云璃依旧板着脸,冷冷道:“不必。”

妇女放下手中活,笑着迎上来,拉着她便往屋里走:“你看看脸又绷着,还是要多笑笑才好。”

云璃却定在原地,道:“玉莲师姐,不必进去了。我就来问问天德师兄。”

“哦?有什么事?对了,我那义侄怎样?”玄天德倒没忘那个义侄儿。

道不尽的辛酸一般,云璃道:“燕孤云只想学剑术,根本无心于医术。你也知道我的剑术一向不行…”

玄天德哈哈大笑:“学剑术好啊!男子汉大丈夫就当提剑三尺笑傲风云!我还以为他是怕学剑术才拜你为师,想不到还是喜欢剑术的嘛!”

玄天德的女儿玄灵,正是一直练剑的女孩,凑了过来,疑惑问:“爹,那个燕孤云是谁?”

“爹的义侄儿,就是以前和你经常说起的燕云山庄燕庄主的儿子…可怜燕家一夜被灭门…”说道这惨案,他又怒又无奈。

谁知,玄灵看着手中木剑,轻描淡写道:“这么惨?不过他既是燕伯伯的儿子想必剑术应该不差,我一定要找他比比!”女孩棱眼看着剑刃,似乎胸有成竹。

“我看不用比了。他一点灵力底子都没有。”云璃对这个徒儿说不尽的失望。

“别担心,有我教他肯定能行!这样吧,你干脆让他搬来我这算了,也省得你烦恼。”玄天德爽快道。

“也好,我这就将他带来。倒是师兄可不能只教一半就还回来!”

“我是那种人么?定要教他剑术打败金志诚的徒弟!”

“哼,还是那样争强好胜!”妻子赵玉莲不免嘲讽道。

云璃自御剑回了玉秀峰。

玄天德埋怨道:“玉莲,我这哪有争强好胜,不过是看不惯他!”说到这金志诚,玄天德很不爽。

“爹,你放心,灵儿一定好好练习,为您争气!”

玄天德听得大喜,拍着女儿肩膀,大笑道:“爹的女儿一定能争气,让他那班弟子以后服服帖帖的!”

赵玉莲看着这爷俩有些无奈…

玄黄殿,玉秀峰。

三个姐姐还在督导燕孤云练习掌握灵力,她们哪知小云子是练过的。见他不到半个时辰就融会贯通,还以为是天才那般。

玄玉不住夸奖道:“没想到小云子这么厉害!”

燕孤云有些得意:“那是当然!也不想想我好歹也学了两…”说了半句差点说漏嘴,他赶紧闭嘴。

“两什么?”玄玉问道。

“两…两个时辰。”

“哼,明明是一个时辰!”玄星笑道,“不错哟!”

忽而,远远的一个冷冷声音传来:“有什么得意的,花了这么久才会。”

“师父!”四个徒儿几乎是同时喊道。

云璃站在四人面前,看着燕孤云:“燕孤云,为师再问你一面,学不学医术?”

“不学,要学就学剑术!”燕孤云翘着小脑袋道。

“好,我拜托了你义叔玄天德,今天起你就搬到逐星峰,好好跟着他学剑术!”

“今天就走?”玄玉与小云子最要好,听说要撵他走,多少有些不高兴,求师父道:“师父,能不能过几天?小云子昨天才到啊!连玉秀峰都还没逛完呢!”

“就在今天!休要多言。”云璃冷眼瞪她。

玄玉不敢再说下去,只是看着小云子有些伤感。

玄月和玄星又何尝不是伤感,原本枯燥的生活终于有了点调味剂,可转眼间就要离开她们。唉,没办法,师父的命令只能遵从。

燕孤云默默到了住处,提起自己的包,转身就要离开。

三个姐姐排成一排站在屋外,一个个都不高兴。

燕孤云则有些兴奋,一想到马上就能学剑术怎能不开心,可看着三人的表情,学大人安慰道:“不用想我的,我还是师父的徒儿,你们的师弟呀!”

玄玉揪着他的小脸:“以后要回来看我们,逐星峰离我们这不太远,爬也要给我爬回来!听到了吗!这是身为三姐的命令!”

“嗯!我知道了!”

师父云璃走了过来,施法招出雪魄,问道:“有没有什么东西忘带?”

燕孤云摸了半天,突然道:“师父,你昨天还我的玉佩没了,找不到…”

云璃一惊,久久不能言语,沉寂之后,像发疯的老巫婆那般喝道:“玉!玉!在哪不见的!快去找!”

歇斯底里,四个徒儿都被师父的表情吓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