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玄黄之殿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47字
  • 2014-12-04 18:39:19

望着三十岁左右的玄天德,燕孤云并没有太多感觉。殿内的整个环境太过严肃单调,他并不喜欢。

玄天德激动之余又带着感叹:“可恨我连凶手是谁都不知!孤云,你知不知凶手是何人?”

燕孤云摇头。

玄天德又是一阵遗憾。

正中坐的一人银发苍苍,脸上皱纹却没有夷坚老头那么多。此人乃是掌门玄英道:“天德师弟,你且静静。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弄清。”

玄天德这才放开燕孤云回到位置上,一直看着这可怜的孩子。

掌门玄英问道:“孩子,你为何倒在山脚?”

倒在山脚?燕孤云好好一想,弄不懂怎么会倒在山脚?明明没有山的!想了半天不能想通便回答道:“我也不知道。”

掌门左边第一位,眼神犀利盯着燕孤云,冷冷问:“你一个孩童本是渝州人怎会出现在台州城?渝州城可在千里之外,凭你怎可能到此。老实说是不是有什么和你在一起?他们人呢…”

话似说不完一样,源源不断。那语调逼得燕孤云无比压抑,有些不知所措。

玄天德一直关注着他的反应,见他脸色不太好,便打断金志诚:“金师兄,孤云还只是个孩子,你这么问他怎么答?”

金志诚有些高傲不屑的看了玄天德一眼,冷冷道:“那么依天德师弟,该如何问?”

玄天德欲要回答他,谁知金志诚根本不理他,转头向掌门道:“掌门,这小子来历不明可不能轻易留在殿内。”

“金师兄这是何意?孤云父母皆丧,已是孤儿。他是我义兄燕天双之子,乃武林名门之后!何来不明一说!”玄天德登时有些发怒道。

金志诚一听也不由火冒三丈:“既然是你义兄之子,你为何早些时日不去接他,反倒让他一个小孩跋涉如此远。不说别的,你又没见过这小孩,还说不准是不是你的义侄!”

“你…”玄天德握拳含恨。

场上瞬时就剑拔弩张,燕孤云见事由他起,不免有些过意不去。再者在这个陌生的坏境也有些不适应,想着早点离开这沉闷的奉天殿,便说道:“两位大叔,若不能留燕孤云,我这就离开。”

起身,他也不知该何去何从,只是想着离开这里便好。望着紧闭的殿门,往门走去。

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瞬间吓得他动弹不得,双脚定在原地。

却是冷面师父云璃面无表情,冷冷道:“站住!”

玄英将这两个不知好歹的师弟教训了一番:“你们两个,都多大的岁数了!还像小时候,见面就要吵!一点样子都没有!”

被掌门骂个狗血淋头,这两人才安分下来。

另一个,坐在左边的男子建议道:“天德师兄,既然是你的义侄,不如你收为徒儿。”

金志诚争抢道:“天德师弟向来不喜欢收徒,不如就让拜在我门下好了!”

掌门玄英狠狠瞪了他一眼:“刚才还说来路不明,现在又争什么争!简直胡闹!”

冷面师父云璃依旧冷冷:“让他自己选。”

玄天德也跟着赞成:“云璃师妹的建议我赞成!”

他转向对瑟瑟发抖的燕孤云道:“孤云,我们五个当中,你想选谁做你的师父。”

燕孤云抬头一个个扫视了一眼。那个银发掌门目光和蔼,燕孤云对他有些好感。头一转,左边那个逼问他的男子金志诚变了眼神,带着希望一般,一想到刚才被他逼问,心想:“打死我都不会认你作师父!”

直接就避开了金志诚,看到左边另一个男子,刚才是这个大叔建议义叔收自己为徒,他应该也不想我当他徒弟吧。

燕孤云这样一想左边就全放过了。转头右边,先是见到了那个义叔。义叔的感觉还不错。

再偏过去,悄悄瞧了一眼那个一直板着脸毫无表情的冷面师父,她端坐似庄严神女,就是有些太严肃还板着脸!最可怕的是她会吃人!想到先前被她吓了三番两次依旧心有余悸。不过转念又想到那三个姐姐,人不但漂亮还肯陪自己说话,作为一个陌生人在此。还是和三个姐姐在一起好过点。

玄天德带着渴求催问道:“孤云,选谁都可以。想好了么?”

他再看了看冷面师父,还是有些犹豫。

掌门玄英和蔼道:“燕孤云,想好了么?”

拍拍自己的小脸,鼓着腮帮吐了一口气,像拼了一般作出决定,点点头:“我想好了!”

看见孤云目光投向自己,玄天德十分高兴:“来来来!义叔做你师父!”

谁知燕孤云摇头道:“义叔,我想她做我师父!”说完,小手才举起突然见到冷面师父盯着他,赶紧把手放下,身子往前伸了两下,示意就是那个冷面师父了。

金志诚不禁哈哈大笑:“小鬼想拜在云璃师妹座下?哈哈哈,小鬼!她可是从不受男徒儿,你还是到我这儿来吧。”

金志诚旁边的霍烈也忍不住笑了一下。

燕孤云小小的人见这几个大叔都笑话他,倒满不在乎,看着掌门:“掌门大叔,您不是说选谁的可以么?”

掌门一时语塞:“这…这…”不禁目光投向师妹,可师妹还是板着脸,一副冰冷的样子。

掌门改口道:“这个当然是没有问题!只是…”

忽而云璃开口:“还不跪下拜师!”

一语出,众人惊。

燕孤云麻利地双腿一弯,喊道:“师父!”

云璃冷冷道:“磕头!”

“啪啪啪!”三声,三个响头磕完。

在众人惊愕之余,云璃拉着新徒儿直接走出了奉天殿,招出雪魄御剑而去,丝毫不肯多停留片刻。

御剑空中,燕孤云觉得冷,不禁握紧了师父的手,只觉师父的手有些粗糙并不如神女姐姐那般嫩滑。

云璃看了徒儿一眼,冷冷问道:“冷?”

他点头。

云璃稍微放慢速度,还是冰冷的样子不肯多言一句。

燕孤云只好无趣的随处望望,这边一个山头,那边一个山头,山头之外浮云一片,除了白色再无它色,看起来有些单调。

小孩子家还是憋不住话,他问:“师父,为什么不和那些大叔说话呢?”

“多嘴!”

生冷的两个字,硬生生将他想说的话塞了回去。对师父又多了一份理解,除了冰冷之外,还是冰冷,一句都不肯多说。

真是好不容易才挨到了那稍微熟悉的地儿。跳下剑,燕孤云大声喊道:“大姐二姐三姐!我回来了!”

三个少女兴冲冲跑了出来,可一见师父在场,三人瞬间又成了霜打的茄子。

云璃道:“饭可做了?”

“没有…”玄月弯腰道。

“还不快做!”一声呵责似惊天霹雳。

三个少女悻悻奔往厨房,师父云璃自往居处去了。就剩下燕孤云呆在原地,好不容易自由了,却不知道干什么。

低声道:“三位姐姐,等等我!”

一行四人倒一起去做饭了。

厨房内井井有条,大姐玄月忙着切菜,二姐玄星忙着淘米,三姐玄玉则忙着洗碗!

燕孤云见三姐洗碗,凑过脑袋问道:“三姐,咋做饭的时候洗碗?”

三姐忽而眼珠一转,笑道:“你把这碗洗了,我就告诉你。”

“嗯!”小孩子容易打发,燕孤云为了一个莫名的答案就轻而易举中了玄玉的圈套,还挽着袖子高高兴兴洗起碗来。

玄月见了责备道:“小妹,你怎么可以欺负他!”

“他自己要帮我的,我又没逼他。小云子你说是不是?”

“嗯,对了!今天起我就是师父最小的徒弟了!我要喊师姐么?”

三个少女都惊呆了。

玄星倒下米,转身看着他,很明显不信道:“你说…师父收你一个男孩为徒?”

玄月亦是半信半疑:“师父可从不收男徒!你不知有多少男弟子都想到我们玉秀峰学艺哩!”

“哪里是来学艺,分明就是来看我们‘玉秀三美’嘛!”玄玉坐在灶前不由笑道,接着道“尤其是大师兄玄清,哼哼,来了两次都被师父轰走了!”

燕孤云洗好碗,凑到三姐旁。

玄玉让出长凳一半,他坐下,问道:“为什么师父要轰走大师兄?”

玄玉瞟了一眼大姐,凑到小云子耳旁,悄声说道:“大师兄是来看大姐的,师父不干就轰人了呗。”

“看大姐?”燕孤云一惊,吼了出来。

玄月一听便知是玄玉这家伙说的,直接逮着个无用的菜头扔了过来,笑骂道:“小妹!就爱多嘴,信不信哪天把你嘴巴缝上!”

玄玉埋怨起小云子:“都怪你,哼,以后不和你说了!”

“别啊,三姐!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洗碗呢?”燕孤云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玄玉轰他走人:“走开,走开!就不告诉你!”

他狠狠瞪了气人的三姐,转而去问大姐:“大姐,那碗是谁的?”

大姐边炒菜边应道:“那碗是祭奠释离玉师伯的。”

“释离玉师伯是谁?”

玄月伸出食指挡住嘴唇示意小声点:“小云子,这个你就别问了!玄黄殿上下绝口不能提那个师伯。”

“为什么?”

玄玉无奈,怒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别问就是别问!”

燕孤云吐了个舌头算是发泄不满…

玉秀峰,水月轩。

水月轩,是师父云璃的屋子,其余人未得允许都不准进。

云璃揭开一道纱帘,露出一副灵位,上书“姑玄黄殿雪月峰长老释离玉之灵位”。

云璃露出愁容,娥眉微蹙,换下那副冷冰冰不知人情的脸色。顺手在灵位旁拿过一炷香,就着烛火小心翼翼点燃,再缓缓插在小香炉中,弄得烟雾寥寥。

自个儿对着灵位说道:“师兄,今日我在台州城外见到一个昏迷的小子,本来也是普通无奇,可我见到了这个!”

她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却是燕孤云身上揣着的那块双蛇玉佩。

“这块玉佩和师兄身上那块一模一样,师兄曾说这块玉佩世间只有一块,是月馨儿送你的。如今这块玉重现,竟是在一个陌生的小孩身上!师兄,莫非是你在暗示什么?”

烟雾无声无息弥漫,默然的灵位没有应她,也不可能应她。玉荣映泪,眼角暗垂。

屋外,脚步声传来。云璃赶紧抹去泪,竟擦干得连泪痕都看不出来。

脚步声停下,却是玄月在屋外请道:“师父,饭好了。”

“你先下去。”依旧冷冷,刚才的柔情愁意都是过往云烟那般,又是平时那副冰冷的态度…

厨房内,五人围着桌子吃饭。有师父的地方总是有些压抑。

三个少女都只顾着低头吃饭,燕孤云则随意太多。他是新来的自然也不懂规矩,一个劲儿夹菜在碗里,几番狼吞虎咽。

一下子,筷子带出米饭洒在桌上。

云璃停下碗筷,直勾勾盯着对面坐着的小徒弟。

三个师姐悄悄瞟了下师父的表情,暗叫不好。再一看小云子,似乎什么都不知道,还在一个劲儿狼吞虎咽。

三人只能摇摇头,在心里默哀,替他担心。

果然不出所料,师父发威。

云璃冷冷道:“燕孤云!”

“干娘说了,一切先吃完饭再说!”燕孤云应道依旧顾着吃饭。

三个师姐跟着停下碗筷,呆呆看着小云子。第一次见敢跟自家师父叫板的徒弟。三个师姐大有一番袖手旁观的意思。

“燕孤云!”云璃第二次喊道。

“说的先吃饭嘛!师父!您也吃啊!”燕孤云拿着筷子夹了一根青菜伸直了右臂递过去,无奈手太短差那么一点才能够着。试了几下,干脆奋力一抬。

那根无奈的青菜就这么在空中舞了一圈,稳稳中了师父的碗,盖在米饭上,恰到好处。

燕孤云拍着手,自娱自乐般,拉着玄月:“大姐,看到没中了!中了!”

弄得玄月很为难,师父瞪着,她又不好提醒不懂规矩的小云子。只得尽力推开他的小手,免得和这事沾上关系。

他见大姐不理,一连问了二姐三姐,一个个都不敢理。

云璃忍无可忍,发怒。怒拍桌面。

“啪!”桌上的碗筷,跟着一怒,跳了起来。

小子按住碗筷,笑嘻嘻,再捧着肚皮道:“吃饱了!师父有什么事么?”

云璃从袖中拿出那块双蛇玉佩,似严刑逼供那般:“这块玉,为什么在你身上?”

他摇头:“我也不知道,从小我就有了!对了还有一样东西。”

他摸摸自己的脖子,惊讶道:“咦?怎么没了?”

云璃看着小徒弟的举动,无奈喝道:“你真不知道怎么来的?”

“师父,我不是说了不知道嘛!”小子有些不耐烦。

云璃却没有生气,反而很平和道:“你先收好!明日起,好好跟为师学医术。”

三个徒儿惊讶,师父居然没发脾气,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燕孤云收好玉佩,拍了两下道:“学医术能干嘛?”

“医者救死扶伤,悬壶济世。”云璃教育道。

“不学!”燕孤云竟拒绝道。

玄月忍不住问:“那你拜师为何?”

“我也不知道啊?夷坚老大爷什么都没说!”燕孤云有些埋怨。

“夷坚?他是谁?”云璃逼问。

“一个怪老头,就是他要我上山的。”他记不清夷坚老头说的什么怪话,反正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也是他带你从渝州城到台州城?”云璃再问。

“嗯!在台州城还害我被那个什么苏国舅关起来!坏老头!”燕孤云不禁抱怨起来,偷偷看了师父的反应。见她没有怀疑,这才放心。

“苏府?”云璃居然一笑,“在苏府怎么了?”

“苏小姐人不舒服,非要弄药,还要喂…”燕孤云突然捂着嘴,一想,打死都不能说出来。

玄玉有了兴趣,睁着一双大眼问道:“喂什么?”

“喂…喂…喂她吃药!”他有些支支吾吾。

“你喂她?”

“肯定不是的啦,你们…你们…这些大人就知道欺负我一个小孩!”

燕孤云看她们四人津津有味的听他一个小孩道长道短,什么都说了出来,不禁懊恼上当了!转念想到干娘教育他曾说‘云儿,外面的人,人心叵测,你可要小心提防!’

瞬间对这四人不禁有些隔阂,觉得不能全信。

云璃道:“好了,医术不管你愿意与否,都得学!”

“能用来报仇么?”燕孤云忽而冷冷冒出一句。

云璃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回答,没想到这看起来十岁的徒儿居然问她“报仇”二字。想想和他一样大的侄女苏昕,她可是无忧无虑的天真过活着,这与徒儿的境遇截然相反。

云璃忍不住道:“你才多大,竟想着报仇。”

“如若不能报仇,学它何用?”

“你爹娘若在天有灵,不会愿意见你走上这条路…”

燕孤云一时愕然,无言对她。想到夷坚老头也曾说过类似的话,还告诉自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什么什么的。

一直未说话的玄星忽而说道:“小云子,你的心情二姐可以理解,可是你这身板不学医术又能学什么呢?”

“我要学剑术!一个打十个的剑术!”

“一个打十个…你…真像一个人…”云璃看着燕孤云有些感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